每 月 主 題

2010年9月(第71期)

 


引言、問你怎麼「看」?

在但以理書第八章的預言裡,提到有「四國」和「一王」:

23 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 24 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 25 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埵菾爬菑j,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 26 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

這「四國」和「一王」究何所指,好些解經家「對號入座」,就說「四國」是指主前四紀末亞歷山大大帝死後,瓜分他的帝國的四個將軍所建立的四個政權,而「一王」就是指這「四國」之中,於主前二世紀中葉,侵略聖城和褻瀆聖地的那個敘利亞王安提阿哥四世。這個解法並非沒有根據,但是,憑著:

一、經文本身的暗示:譬如「末時」和「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等字眼顯然可見的「末日意味」,而「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也暗示這人不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個暴君。

二、聖經預言的「可延展原則」:譬如耶利米書廿五章說的「七十年」到但以理書九章就延展為「七十個七」,而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廿三、廿四章對聖城被圍和聖殿被毀的預言,在主後七十年羅馬將軍提多毀城的事件之中,只應驗了很小的一個部分,最終及完全的應驗,一定指向末日。

我們都可肯定,這個「一王」的「形象」是可以延展到末日的「敵基督」的身上去的。至於敵基督的形象,可以包含許多方面,本篇只集中於一點:

他能用雙關的詐語……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

甚麼是「雙關的詐語」

我且「以畫為喻」--請大家細看以下兩幅圖畫(我想大家或者早看過了),看看其中畫著的究竟是甚麼?

 

圖一            圖二

圖一,驟眼看,你會看到一位用側臉朝向你的「少女」,但是換個「看法」,你又會看到其實是一個垂下臉來的「巫婆」。

圖二,驟眼看,你會看到一隊「白色的雁鳥」朝著「右邊」飛去,但是,換個「看法」,你又會看到一隊「黑色的雁鳥」朝著「左邊」飛去。

究竟那個「看法」才對呢?

答案是「兩者皆可」,因為這些圖畫的內容是「雙關」的,即是:你這樣「看」可以,你那樣「看」也未嘗不可!

說過「以畫為喻」後,我再「以言為喻」。

最近,就聽到一位所謂「牧師」大講「末日預言」,不過,觀乎其言辭閃爍、模稜兩可,卻十分可以作為「雙關的詐語」的一個「經典例子」。【因為不想引發「無窮的爭論」,也就不注明出處了,見諒!】

這位「牧師」一面說他的「預言」(或說他對「共濟會計劃」的「破解」)相當準確,至少有「五成」的「命中率」(這已為他的「不中」留下了另外「五成」的後著),但又請他的會友一起「禱告」,祈求上帝(?)阻止這些陰謀得逞,言下之意,是這些「預言」或「破解」又會有某種終歸「未必應驗」的可能。

聰明的讀者,請大家想想,這是多麼模稜兩可的「詐語」:

一旦他的「預言」或「破解」應驗了,這位「牧師」自然就會成為萬人景仰的「先知」,但是,就算他的「預言」沒有應驗,那也只是因為他事先已經「預言」了,而大家又合力「禱告」制止了這事態發生之故,即是這位「牧師」的「預言」或「破解」仍然是正確的,至少你無法「證明」他的「預言」出錯了。

這位「牧師」就憑著這些模稜兩可(即「雙關」)的言辭,使他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這類近乎「無間道」的圖畫或言辭,玩玩可以「怡情」,但是,這些伎倆若落在不懷好意別有用心的人手上,卻很可以借此「冒主名來迷惑多人」,甚至「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極之可怕,不可不防!

聖經警告我們,敵基督、他的「智囊團」,以及他們的背後靠山(魔鬼),都必定是一些最擅長使用「雙關的詐語」的「說謊之人」

今期主題頁,我會以丹布朗先生的大作《失落的秘符》為例--更正確說,是作為入手點,帶大家看看共濟會是如何巧用「雙關的詐語」欺世盜名

又是大而化之,以下我只會簡單分為三大部分論述:

一、共濟會(美國)的非基督

二、共濟會(美國)的冒基督

三、共濟會(美國)的反基督

因為,共濟會的「詐術」不外乎這個「三部曲」:

共濟會本身根本是「非基督」(完全不是基督教的),但又用各種手法巧計「冒基督」(大量盜用基督教的用語和概念,製造一個「模稜兩可」的錯覺),最終的目的是「反基督」(混入教會,為要取代基督,奪取教會以至世界的控制權,最後公然作反。當中還可再仔細分為「明反」和「暗反」,詳見下文)。

由於我已經寫了另一期主題頁《棄暗投明--評丹布朗<失落的秘符>》,為免過於重複,下文我會說得相當大刀闊斧,基本上不會仔細引錄原文、標明章節和複述情節,不明底細的,請先看或重看一遍棄暗投明。至於共濟會的「通識」,則請參看主題頁第一至三期。見主題頁目錄不僅如此,我更希望的是:

你們自己親自去讀一遍《失落的秘符》,親自去感受其中的「詐語」是多麼的恐怖、邪惡、詭詐,從而「絕望」--令你們對世界、主流和自己都全然絕望,於是,就能全心相信聖經警示和聽候上帝「發落」,不作他想。

換個講法,我之所以略去複述細節,除了因著自己「懶惰」之外,更大的原因是不想你們「懶惰」,過分倚賴別人。

當此末世,滿街都是「詐語」,共濟會自不是好東西,但來向你「揭發共濟會」的也不一定就是好人,你若是連半點「自行分辦」的能力都沒有,胡亂信人或胡亂不信人,就隨時都會遇上足以「滅頂」的大危險。

  

另外,最近才發現一本叫《破解失落的秘符》的「週邊書」【見上右圖】,這情況極不尋常。記得《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出街」的時候,好一大堆「週邊書」幾乎同步出版,好不熱鬧。但是,針對《失落的秘符》,我直到最近才發現這一本,場面異常冷清。由此可知,《失落的秘符》的話題的「敏感性」一定遠遠高於前面的兩本,使許多人不敢或不許出版相關的書籍。這本所謂「破解書」大家可以上網找找看看。參考至於這位作者仁兄對共濟會的「立場」如何,為甚麼他竟可以出版這書,大家只要看一看該書的前言,就會一目了然了。

 


一、共濟會(美國)的非基督

實在要「感謝」丹布朗先生,他很用心細緻地用「美國」作為「示範單位」,告訴我們共濟會操控下的國家,是如何非基督、冒基督、反基督的。

丹布朗也實在「老實」,或說共濟會與美國政府都很「老實」,單單看他們的國家心臟--華盛頓國家廣場(National Mall)上的所有建築物,就一眼可以看得出美國的「立國精神」完完全全是非基督教的,因為上面沒有一樣東西,有半點基督教的意味。請看:

國家廣場上的林肯紀念堂是希臘巴特農神殿的複製參考,傑弗遜紀念堂是羅馬萬神殿的翻版參考,華盛頓紀念碑則是最大碼的埃及方尖碑參考,全部都是百分之一百的異教產物。

 

至於國會大廈穹頂上的自由女神「來歷不明」,但怎看都不會是基督教的,而穹頂下的壁畫《華盛頓之化神》上面更是「滿天神佛」,連所謂「國父」華盛頓,因其創建美國的豐功偉業,最後也「變成神」羽化升天哩!參考

至此,你看到有「最低限度」的基督教嗎?抱歉,一點都沒有!

國家廣場上完全沒有基督教的「立足之地」,但是,自稱「不是宗教」又「包容萬教」的共濟會,卻在上面佔了好大的空間。史密森學會的辦公大樓與博物館群(不是一間而是一群),就佔據了廣場上大片的中心地段。參考至於史密森學會與共濟會究竟有多大關係,你問問丹布朗吧,他一定知道!

奇怪的是,書中丹布朗卻不怎麼重視和提及白宮--總統先生(美國理論上的最高領導人)的官邸,倒對與白宮設於同一條街(第十六街)上相隔十三個(留意十三這個「共濟會聖數」呀!)街口的「共濟會聖殿堂」恭敬有加【見下圖】,不禁使人覺得,「共濟會聖殿堂」才是美國真正的「權力中心」。

 

至於這座共濟會聖殿堂,頂部是一座平頂金字塔,門口是兩尊獅身人面像,非常的埃及化參考,與美國國璽(背面)上的平頂金字塔【見上右圖】與位於這座共濟會聖殿堂正南方的華盛頓埃及方尖碑「遙遙呼應」。此外,這座共濟會聖殿堂與華盛頓埃及方尖碑的位置,也與書中「密碼」的布局完全吻合。【見下圖,細節請自己看原著及參考《破解失落的秘符》一書。】

至於華盛頓--美國首都還有幾多「異教」(非基督教)的建築、神像、符號、傳統(譬如建築奠基時很講究「星座時辰」),幾乎是「三位一體」的共濟會、丹布朗與蘭登都沒有向大家「隱瞞」,說得上都是非常的「老實」。

總而言之--

美國的非基督本質,昭然若揭,實無秘密可言!

我知道必有些「善心」的讀者,以為筆者「以偏概全」,一下子否定美國所有的基督徒和基督教及他們的貢獻,既乏「愛心」,也不「客觀」。

但我要說,在美國這樣子的「信仰底子」下,「好人」或「真信徒」都不可能有甚麼大作為,明白和接受此中的不堪事實,盡量遠離共濟會的影響,那麼,個別教會或信徒還有望保得住。但是若還是「愐懷」過去那一場「誤會」,還迷信美國真是那麼的「基督教」,不及早抽身與共濟會劃清界線,就只會自尋短見。

另外,我也說過了,那些「招牌」並不很靠得住:掛著基督教(甚或清教徒或加爾文派)的招牌的,不一定是基督教的,但沒有掛著共濟會招牌的,卻很可能是共濟會的。譬如說,《美國憲法》上的五十六個簽名人中,究竟有幾多個是共濟會員,傳聞就有不知多少種說法,就我所知,由十三個五十三個都有,差異極大。至於設計美國國璽的湯姆森,據稱也沒有人能肯定他是不是共濟會員。還有幾乎是一手擬定美國《獨立宣言》的「開國元勛」傑弗遜,據說也不是共濟會員云云。--但你相信嗎?

對於用「雙關的詐語」用得出神入化的共濟會(詳見下文),你也得要「靈巧像蛇」一點呀!不要天真到去糾纏於這些數字和招牌,或是去費神「破解」一些其實並不相干或不重要的「密碼」,只要看一看那些最後的「製成品」是多麼明明白白的共濟會化非基督化,就一目了然了!

言歸正傳。

本來,美國是「非基督教」,共濟會也是「非基督教」,大可以由得他們自顧自繼續「非基督教」,不必管他,正是人各有志,各為其主,各走各路就是了。

卻是,眼見今天美國及「美國化」的「基督教」竟可以與共濟會界線含糊、稱兄道弟、攜手合作甚至差不多「殊途同歸」,而各種異教邪術(非基督教)又在「宗教自由」和「人類共融」的幌子底下,更正確地說,是在共濟會這個巧言善辯的「媒人」(淫媒)的「撮合」底下,將基督教逐步「同化」到幾乎要「人間蒸發」的地步,筆者作為基督徒,作為牧者,就不得不「管」了。

怎麼會搞到這個田地?

對此,我們實在不得不「佩服」共濟會使用「雙關的詐語」那出神入化的伎倆與苦心經營的耐力!不過,「佩服」之餘,就是「防範」,於是,請大家繼續細看以下的部分,特別要留意其中從「非基督」到「冒基督」到「暗反基督」到「明反基督」的邏輯步驟!


二、共濟會(美國)的冒基督

美國的立國精神明明是沒有一點基督教的,共濟會當然也沒有一點是基督教的,但最後,怎可以幾乎「兼併」了基督教呢?

這方面,我們一定要知道共濟會的「詐語」是如何模稜兩可、語帶「雙關」、真假難辨、手段高超、細意經營。以下便是他們的三大「經典之作」:

詐 語 與 事 實
詐語:共濟會自稱「不是宗教」,只是一個「勸人為善的互助社團」,自然就不會與「基督教」有「衝突」了。因為基督教是宗教,而共濟會不是宗教,二者既不同範疇,那就無可比較,也就更說不上有「衝突」了。
事實:但是,一個規定入會資格是一定要相信一位「至高神」的存在,又大量採用異教的意象、儀式和符號的組織,可以辯說自己「不是宗教」嗎?
詐語:共濟會聲稱他們的宗旨是「講求道德教人為善」,而基督教和所有「主流」宗教也是講求道德教人為善的,彼此之間並無矛盾,故此,大家可以一齊集會,甚至一齊「敬拜」。
事實:但是,憑著「講求道德教人為善」這個「HCF」(最大公因數)就可擺平基督教與共濟會和其他宗教的分別嗎?基督信仰獨一無二的「救贖論」,使我們與任何宗教的「道德觀」都截然有別。基督徒不是反對善行和道德本身,而是堅決反對將「好行為」凌架於因信稱義的根本信仰之上。
詐語:共濟會員不管是甚麼宗教(猶太教、回教、天主教、基督教甚至信黃大仙或精靈教)的背景,都一定相信一位「至高神」的存在,在這方面與同樣是相信「一神論」的基督教毫無衝突。至於採用「宇宙的大建築師」作「共名」而不使用上帝、真主等等,只是為減少「會內弟兄」之間不必要的爭論。
事實:但是,基督信仰(其實原裝正版的猶太教也應該相類似)堅持的不是泛泛的「相信一神」,而是「只相信耶和華--我們獨一的神」,並且亦相信只有主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兒子所啟示和指向的那一位,才是這位獨一的真神。

經「詐語連篇」之後,共濟會就立於「不敗之地」了:

共濟會既然「不是宗教」,與作為宗教的基督教查無衝突,所以一個人就可以同時擁有這兩個「會籍」;而共濟會員也相信「至高一神」的存在,與基督教的「一神教義」亦所差無幾,可以和平共存;不但如此,共濟會還十分「講求道德勸人為善」,與基督教的「互助精神」其實大同小異,甚至很有共同參與「慈善事業」的「合作空間」……

當基督教被撤去「歷史根源」和「基督中心」,就真與共濟會所差無幾了!

至於在共濟會的符號和儀式裡到處都見的「異教」甚至「邪教」意味,丹布朗說那些只是「象徵」,大家不必當真,因為共濟會重視的不是儀式的外表,而是對內裡蘊藏的遠古「文化」「精神」的承繼與發揚云云。

明明是「宗教」,共濟會卻巧立名目含混其辭,說這些是「文化」、「精神」,甚至是寶貴的「人類遺產」,故此共濟會保留它們並不表示相信異教,只是珍惜愛護古人的文明和成就而已云云。

大家明白嗎?同一個詞語,譬如「宗教」,共濟會可以隨時按著他們的需要而「自行定義」,一時說自己「相信一神」但「不是宗教」,一時說「進行異教儀式」只是「尊重古文明」,不等於「跪拜邪神」。結果,一個共濟會員,就可以因為共濟會既「不是宗教」又沒有「跪拜邪神」,就可以同時是共濟會員和「基督徒」,可以在教會內自出自入,甚至站上講台。如此這般,此君若還貴為總統政要、公司總裁、主教牧師、學者教授,這家「教會」,就「凶多吉少」了。

 1

話不在多,丹布朗也不「避嫌」,公然告訴大家,美國國家級的,一眾總統政要與大布道家經常出沒的華盛頓國家大教堂的所謂「主教」,不但是一位共濟會員,還是一位極為「資深」又「忠心」的「共濟會守護人」,而在他手上的更是一本「加料版」的所謂聖經--即是根本不是聖經。事實上,這家華盛頓國家大教堂的奠基人,正正就是身為共濟會會員的總統西奧多,羅斯福--這是上述那本《破解失落的秘符》告訴我的。

至此,大家看到共濟會如何巧用「雙關的詐語」嗎?

他們說「一 神」,天真的你以為即是我們主耶穌的天父,當然不是!

他們說「聖 經」,天真的你以為即是我們的新舊約全書,當然不是!

他們說「行 善」,天真的你以為即是聖經裡的道德教訓,當然不是!

他們使用相同的「詞語」,但語帶「雙關」:一方面,是誤導你,使你很自然地聯想到「你所以為」的定義,於是不虞有詐,甚至以為與他們是某種「同道中人」,但是,另一方面,他們「實質指向」的,卻是與我們的全然不同甚至彼此敵對的觀念。簡而言之,共濟會使用相同的字彙,卻引誘人走向相反的方向!

【類似的「詐術」,在奧巴馬的總統就職典禮上,就用得極之出神入化,將基督教非基督教(共濟會)的信念、意象和用語「混亂」到幾乎「不著痕跡」的「最高境界」!詳細請看主題頁《總統說教》。】

問題卻是,共濟會為甚麼要「冒基督」呢?共濟會明刀明槍跟基督教決鬥,不可以嗎?為甚麼要藏頭露尾,閃閃縮縮呢?但是與之同時,它又為甚麼要這樣「衝」著基督教而來呢?

這是因為共濟會有非常的目的,而它與基督教,也有非常的關係……


三、共濟會(美國)的反基督

共濟會與基督教,確有非比尋常的關係。

共濟會的起源含含糊糊,神神秘秘,但比較為人所知的「近代共濟會」的起源則是中世紀的歐洲的「石匠公會」,其時的歐洲文化背景是所謂「基督教(天主教)世界」,而這些「石匠公會」的主要工作,更正正就是建築大教堂!至於當今四百多萬共濟會員中,絕大部份都是所謂以「基督教」為主的英國人和美國人,而其中所謂「基督徒」的比例,更是相當的不小。

所以,共濟會一面是「包容萬教」,也很有埃及宗教的色彩,但是,在某些場合或時間,所謂「基督教」的「影子」,確又明顯比其他宗教較多。最起碼,放在華盛頓方尖碑下的是一本(所謂)聖經而非佛經或可蘭經,美國的一眾總統雖然開口閉口都說「尊重所有宗教」,但沒有一個會公然承認自己是回教徒或佛教徒或猶太教徒,卻絕大多數或多或少都「返教會」,並聲稱自己是「基督徒」。【大家在最近奧巴馬被指「疑似相信猶太教」但其本人又矢口否認一事上,亦可見一斑。】

非常明顯,共濟會明明「非基督」,又處處「冒基督」,其目的之一,必是「收買基督徒」,或是吸納基督徒「入會」,或是給基督徒某種「好感」,好魚目混珠。

大家要明白,所有異教,與共濟會都無必然的敵對關係,雖然偶然會有一些利益或權力上的衝突。譬如曾有一些回教國家禁止過共濟會活動,但那更多是由於利益或權力上的原因(譬如認為共濟會代表某些「西方」或「猶太人」的勢力,會進行顛覆活動),與信仰或教義倒無甚麼關係。

事實上,從信仰內涵上面講,共濟會的根本「教條」--相信人類可以透過某些「神力」的幫助,靠著修身行善的方式來「自救」甚至於「成為神」,與所有異教,都有可以「溝通」和「重疊」的地方,唯獨與基督教的信仰,才會是真真正正的水火不容無話可說。

如果,大家心清眼利,就會發現共濟會最重要的「教義」,或說最詭詐惡毒的「詐語」,都是「衝」著基督教來說的。作為基督徒,你絕對不可不知道我們的信仰有著四大支柱,或說「四個唯獨」:(「唯獨」是單單相信或單單倚靠的意思。還有某一些教派提出第五個「唯獨」--「唯獨上帝得榮耀」,但相當「可疑」,容後另文詳說。)

唯獨基督 唯獨聖經

唯獨信心 唯獨恩典

但請看共濟會如何「打著紅旗反紅旗」:

共濟會強調「一 神」,卻蓄意架空耶穌基督,是否定唯獨基督!

共濟會強調「聖 經」,卻是「加料版」的假聖經,變相否定唯獨聖經!

共濟會強調「行 善」,實質是假仁假義地否定唯獨信心和唯獨恩典。

可以這麼說,共濟會的「教義」是極有「針對性」和「目的性」的,就是要摧毀基督信仰的四大信仰支柱:唯獨基督、唯獨聖經、唯獨信心、唯獨恩典。至此,大家應可以看到一幅極詭異的圖畫:

共 濟 會 運 用 大 量「基 督 教 術 語」,

卻 借 此 傳 達 大 量「反 基 督 信 息」!

問題是,共濟會要反基督,但是,它又為甚麼不像回教、佛教或共產黨那樣,明明白白地「明反」,卻要這樣閃閃縮縮地「暗反」呢?

對此,大家一定要明白這兩個事實:

第一、共濟會並不急於「兼併」其他異教,因為它們的本質與來源,本來就大同小異,眼下可能倘有一些權力或利益之爭,但「成功合併」是遲早的事。唯是基督信仰那極之「死心眼」的「四個唯獨」,卻始終與共濟會的「教義」誓不兩立無可兼容。所以,為了「成功兼併」基督教,共濟會就必得下非常而且有針對性的工夫和部署,盡量將自己包裝成為某種與基督教「差不多」的信仰團體。

第二、共濟會並不是回教、共產黨或希特勒,它存在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要「消滅基督教」,而是要「取代基督」。但是,為甚麼共濟會又要這樣著意於冒認信徒、混入教會和取代基督呢?理由相當匪夷所思但又合情合理,就是因為:

共濟會比許多基督徒更加「相信」聖經(原裝正版的聖經),更加知道主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的身份,更加曉得哪一位才是真正的「獨一的真神」。

共濟會正正知道只有耶和華才是獨一的真神,只有大衛的子孫--主耶穌基督才是真命天子,所以,他們才要千方百計,先是「冒基督」,混合教會,伺機奪取領導權,最後才露出本來面目,指使已被他們控制的「假教會」來「反基督」。這就正如一個政變者要奪取政權,就當然要特別針對當下的當權者(即上帝)或王位繼承人(即主耶穌基督)來部署,而不會隨便樹敵、胡亂開火。

【還有一點是大家需要知道的,就是共濟會有很強烈的「猶太根源」,譬如共濟會傳說中的起源就是建造「所羅門聖殿」的某些(非全部)「建築師」,共濟會最高層中猶太人的比例極高,《失落的秘符》裡的共濟會頭子叫彼得.所羅門,一看名字就知是猶太人。何以某些猶太人領袖會對基督教較之於其他異教更有敵意,大家細看新約聖經便會「感應」得到。這方面,有機會稍後詳述。】

但你或又會問:共濟會(及其背後的魔鬼勢力)怎麼不索性在教會「外面」進攻教會,消滅教會,然後「自立為王」,那一樣可以「取代基督」作王呀!卻是為甚麼要這樣花氣力工夫偽裝自己來「鑽」進教會「裡面」,從「裡面」來顛覆教會,這樣繁複曲折、以身犯險呢?

弟兄姊妹,你究竟信不信天父上帝大有能力?究竟信不信主耶穌才是真命天子?撒但比我們更有「信心」,所以,某方面講,牠比我們更「敬畏」上帝,更知道不可能與上帝「明鬥硬拼」。

記得呀,撒但絕不是「神」,共濟會也不是神通廣大到無所不能,在歷史上,他們也確曾被「打壓」過一些年日。我們的天父上帝,我們的主耶穌,一直都是宇宙和教會的掌權者(雖然有時不怎麼看得出來),這點,你或者不知道,但是撒但很知道。牠知道與上帝「明鬥硬拼」,牠完全不可能有勝算。於是,撒但就想出最歹毒的一招,就是--

綁 架 教 會

撒但知道,天父最疼愛的是祂的兒女--用基督寶血買回來的基督教會,於是,教會就無形中成為了撒但發動叛變時的最佳的「藏身之所」。因為撒但之徒藏身教會後,教會裡面就同時混雜著「麥子」、「稗子」和好些胡里胡塗到「不能分左手右手」的「基督徒」,一時之間,真假難辨認,善惡未分明,而天父上帝又「投鼠忌器」,就是這樣,假信徒就因著真信徒的存在和天父的仁慈寬容,而得到某種「保護」,進而「坐大」。最後,到共濟會判定「時機成熟」,就會「挾持教會」群起公然作反。我頗疑心,他們會以為天父會因為「婦人之仁」而不忍下重手,最後會讓他們的詭計得逞。【大家看啟示錄,就應該很知道上帝最後是會「下重手格殺勿論」的,就像以色列亡國時一樣,所以,聖經才一再提醒我們「遠離惡人」,甚至要逃離所謂「聖地」,免得與惡人一同有罪、一同滅亡。參太廿四及啟十八。】

不很想說傷心事,但一說大家就必定都會明白:

一個獨行槍手如何可能與數百軍警對恃大半天?

還不是因為他「挾 持 人 質」麼?

這就是撒但和共濟會的如意算盤。


眼下,連《失落的秘符》這樣露骨的書都可以出版,大概就是共濟會所判定的「時機成熟」了。所以,單看《失落的秘符》的用語和情節,大家就發覺,共濟會對基督和教會,已經不是「暗反」,而是相當明目張膽的「明反」了。

最明顯的,是過去還會稍事掩飾的,譬如同時是共濟會會員的「神職人員」為免過分招遙而不戴共濟會戒指,現在都不遮不掩「表露身分」了,又譬如華盛頓國家大教堂的主教原來是共濟會的「守護人」,他手上的聖經原來是「加料聖經」,現在都不怕告訴你了。甚至,當許多基督徒仍痴迷著美國是「基督教立國」時,共濟會已經明刀明槍地與基督教「劃清界線」,只差在未「公開宣戰」而已。

還有,在《失落的秘符》一書中還有許多寓意,都是極盡詆譭天父,褻瀆基督之能事,丹布朗都不怕把它們寫出來。譬如,書中的歹角(其實是唯一的歹角)扎伽利有兩個最重要的「化名」,第一個是「邁拉克」(Malakh),希伯來文,意為「天使」,丹布朗同時還強調它與「摩洛(克)」(Moloch,見七十七章,是聖經提到並強烈譴責的一個嗜血的邪神)大有關連。

利 20:1 耶和華對摩西說: 2 「你還要曉諭以色列人說:凡以色列人,或是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把自己的兒女獻給摩洛的,總要治死他;本地人要用石頭把他打死。 3 我也要向那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因為他把兒女獻給摩洛,玷污我的聖所,褻瀆我的聖名。 4那人把兒女獻給摩洛,本地人若佯為不見,不把他治死, 5 我就要向這人和他的家變臉,把他和一切隨他與摩洛行邪淫的人都從民中剪除。……」

將「邁拉克」(天使)和「摩洛」(邪神)這兩個名字合起來看,就成為了「邪惡天使」,不過,這亦很易使人聯想到聖經裡的「滅命天使」。但大家記得,聖經提到的「滅命天使」,統統都是上帝指派的,沒有一個是所謂「邪惡天使」。這樣將天使與邪神的名字相混,不僅是要醜化上帝所派來的「滅命天使」,更是要醜化上帝本身,蓄意「影射」祂,罵祂降下審判災難是「殘暴不仁」。

不止於此,丹布朗還要更惡毒地「醜化」主耶穌基督。原來,扎伽利還有第二個重要「化名」,就是「克里斯多弗.阿貝當」(Christopher Abaddon)。大家知不知道「阿貝當」是甚麼人呢?請看:

啟 9:1 第五位天使吹號,我就看見一個星從天落到地上,有無底坑的鑰匙賜給它。 2 它開了無底坑,便有煙從坑堜馱W冒,好像大火爐的煙;日頭和天空都因這煙昏暗了。 3 有蝗蟲從煙中出來,飛到地上;有能力賜給牠們,好像地上蠍子的能力一樣, 4 並且吩咐牠們說,不可傷害地上的草和各樣青物,並一切樹木,惟獨要傷害額上沒有上帝印記的人 5 但不許蝗蟲害死他們,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這痛苦就像蠍子螫人的痛苦一樣。 6 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決不得死;願意死,死卻遠避他們。 7 蝗蟲的形狀,好像預備出戰的馬一樣,頭上戴的好像金冠冕,臉面好像男人的臉面, 8 頭髮像女人的頭髮,牙齒像獅子的牙齒。 9 胸前有甲,好像鐵甲。牠們翅膀的聲音,好像許多車馬奔跑上陣的聲音。 10 有尾巴像蠍子,尾巴上的毒鉤能傷人五個月。 11 有無底坑的使者作牠們的王,按著希伯來話,名叫亞巴頓(亞貝當),希臘話,名叫亞玻倫。

驟眼看,「亞貝當」也是個「毀滅者」的形象,與上述的名字「邪惡天使」的寓言基本一致。但同樣地,請大家十分留意,「亞貝當」雖是個「毀滅者」,形象也有點含糊,但聖經裡沒有一隻字暗示他是「邪神」或「惡魔」,最起碼,他是上帝容許之下才可以進行毀滅的,而且,他的「手下」更被規定「惟獨要傷害額上沒有上帝印記的人」,即是,他絕不是「濫殺無辜」的,倒是要執行公義,這方面,與上帝差來的其他「滅命天使」相同。

看到嗎?丹布朗一再將其實並不像表面般代表邪惡的「滅命天使」與「阿貝當」全面醜化,將任何施行毀滅的人物,都一概視為惡魔,按著這樣的「邏輯」,在出埃及時降下十災,在末日會以大災難審判世界的上帝,就同樣是惡魔了。這是明明白白地侮辱上帝,也是典型的諾斯底「善惡二神論」!【參考主題頁《大愚若智》】大家如果更夠心清眼利的話,留意章節,還會見到「亞貝當」的名字就出現在啟示錄 9:11,看到嗎?是「九一一」呀!這樣,上帝簡直就成為了所有「恐怖分子」的背後黑手了。(這不是孤立例子,類似的對上帝的詆譭到處都是!)

順帶一提,不久前在電視上看了一齣荷里活片《強戰世界》,正是抄襲並歪曲啟示錄「阿巴頓」的形象的,而且還明顯有醜化教會的企圖。參考大家若是無聊得像我一樣,可以找來一看!

電影中的「疑似阿巴頓」就「剛好」落在「教堂」門前!參考

回頭再說丹布朗的「大作」。

更加離譜的是,大家有留意到「克里斯多弗.阿貝當」(Christopher Abaddon)這名字裡還有個「Christopher」嗎?這個「Christopher」在網上的解釋頗為混亂,從「心裡有基督的人」到「帶來基督的人」到「誕下基督的人」到「信仰基督的人」都有,但「望文生義」,不管怎樣,「Christopher」的意思總與「基督」(Christ)或「基督徒」(christian)大有關聯吧!

請看,的確是邪惡的「摩洛」(邪神)、被歪曲醜化的「邁拉克」(天使)和「阿貝當」(毀滅者),再加上「基督」的名號,全部都合併起來,會成了個甚麼「怪物」?大家想,要這樣做的「居心」何在?

不說更多了,其實都明明白白,共濟會的「陰謀」已日益「陽謀化」,「暗反」也已日趨「明反」了。【眼下,其實連甚麼「解碼」也不大必要了,因為:第一、共濟會自己基本上都已不介意「揭」給你看了,因為大局已成,你奈他何?第二、許多人都(以為)知道了,都見怪不怪。第三、重要的記號都一望而知,譬如美國國璽的喻意,不必去解;而不重要的,哪又何必浪費時間呢?第四、那些總是「看不見」的或只是一味喜愛「好奇探秘」的,你也無謂費神對他們多說,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或真正明白。】

實不相瞞,筆者之能看出或識破《失落的秘符》中的許多「詐語」,並不是筆者聰明過人,也不是共濟會說「詐語」的能力有所下降,而是實在「再沒有這個需要」了。共濟會既判定差不多「時機成熟」了,則大局已然在握,自然就不必再藏頭露尾了。如此這般,「陰謀」就可「陽謀化」,「暗反」也可進而為「明反」了。


結語、是誰的「時機成熟」?

這絕不只是一個比喻:

太 13:24 耶穌又設個比喻對他們說:「天國好像人撒好種在田堙A 25 及至人睡覺的時候,有仇敵來,將稗子撒在麥子奡N走了。 26 到長苗吐穗的時候,稗子也顯出來。 27 田主的僕人來告訴他說:『主啊,你不是撒好種在田媔隉H從哪堥茠管子呢?』 28 主人說:『這是仇敵做的。』僕人說:『你要我們去薅出來嗎?』 29 主人說:『不必,恐怕薅稗子,連麥子也拔出來。 30 容這兩樣一齊長,等著收割。當收割的時候,我要對收割的人說,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堙C』」

撒但確是「苦心經營」,千年萬代、千方百計「安插」牠的爪牙(共濟會)混進教會裡,果然因著天父仁慈「投鼠忌器」,不想「殺錯良民」,信徒又「睡覺」睡到沒知沒覺,而日漸坐大起來,並且據他們的判斷,更快要到「時機成熟」--可以公然反叛,奪權自立的時候了。

不過,魔高一尺,道高萬丈,共濟會自以為「大功告成」的時機成熟之時,也是我們的天父「大功告成」的時機成熟之日。主耶穌說:

容這兩樣一齊長……

原來,容許牠們「坐大」(長起來)其實也是主耶穌的謀略的一部份,因為牠們若是不「坐大」,就不會「現身」,牠們不「現身」,就不好「對付」了。

現在,那些人既然(自以為)「坐大」了,是時候「現身」了,於是,天父「引蛇出洞」的大計,也就時機成熟,而天國降臨的應許,也快要水到渠成了!

詭詐的人,終必會死在自己的詭詐手上!

有耳可聽的,請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