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8年2月(第53期)

評奧巴馬(2009年1月21日)總統就職演說

 

引言、「說教」釋義

俄網的長期讀者大概會有一個印象,就是筆者很著意用力為每期的主題頁及背景教事改名。這是真的。為今期的主題頁,筆者更考慮了許久要取個甚麼名字。

有讀者或會以為筆者太迂腐和膚淺,過於著重門面包裝。其實不然。

因為於我,能夠起到個貼切、精當的名字(題目),就等於我已經找到了整個主題的神髓和主旨,「胸有成竹」,不但取得落筆點,連大綱和結論的整體輪廓都一併有了。簡單說,改好名字,就基本等於有齊主旨、大綱和結論,以及貫串全篇的神髓,也就是等於「完成」了一大半了。

其實,我「蘊釀」每篇講章的情況也與此相類哩!

言歸正傳,最後,我終於為本期主題頁「正名」之曰:

總統說教--評奧巴馬(2009年1月21日)總統就職演說

這名字中最關鍵的,是「說教」二字。

所謂「說教」是甚麼意思呢?

這「說教」一語雙關:

第一、是長篇大論、不厭其煩、嚕嚕囌囌地說話(說)來教訓(教)別人。

第二、是透過說話(說)來表達甚至傳揚某種教訓、教條甚至教義(教)。 

我並沒有誇張,奧巴馬的總統就職演辭的「說教」意味的確非常的重,不僅長篇大論地「教訓」美國以至全世界人民,更像一篇典型的「宗教布道文」,非常著意地闡述及傳揚某種「宗教」。

不信麼?

告訴大家,頗不少的美國傳媒與筆者「不謀而合」,有意無意的說溜了嘴,在報導這就職典禮(不只是就職演辭)的時候,都用了相當「宗教化」的字眼: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首席全國特派員畢茨(ByronPitts)形容奧巴馬就職時全場肅靜,「現場宛如全國的佈道壇,禮拜儀式連綿數哩」。

該電視台主播史密斯(Harry Smith)形容總統就職典禮是「我們國家的宗教聖禮」,出席觀禮者一個個是「朝聖者」,他們到華府見證這「神聖的(sacred)一刻」,而「sacred」常用在神性、禮拜用語之上。

美國廣播公司(ABC)記者麥費登(CynthiaMcFadden)形容當天舞會炫眼耀目時,用語也引爭議。她用the majesty形容白天的就職典禮莊嚴之美,用themagic形容舞會搖身一變的魔幻神奇。事實上majesty這個字源自於上帝的偉大。

國家廣播公司(NBC)特派員柯旺(Lee Cowan)形容奧巴馬宣誓就職時「萬人空巷,全場靜默,現場就像是一座政治大教堂」。

資料來源:http://epochtimes.com/b5/9/1/22/n2406080.htm

今期,我將與大家一起「分析」奧巴馬這篇近乎(甚至是超越)一般「宗教布道文」的就職演辭,細看他究竟在「說」著一個甚麼樣的「教」。

 


凡例:

1、以下, 藍色粗體字 為奧巴馬演講辭的譯文,據「大紀元」版本(該網頁還附有英文版),愛看視象的請按這裡,有英文字幕及普通話傳譯。

2、譯文中 【方括號內的黑色粗體字】 為另譯或英文原文或簡單夾註,方便對照。

3、譯文中 紅色粗體字 為筆者所加的著重標記,以資「醒目」。

4、每段後附有筆者的評語,評論該段及分析它與上下文的關係。

5、圖片多為電視畫面及網上圖片,部分經筆者「修飾」,恕不一一註明出處。

6、為理清眉目,方便大家了解,我將奧巴馬的的就職辭分為三大部分,每部分再分若干小段,末了是總評。

 


第一部分:引子--迷魂三步

 

一、由「偽謙卑」引入

我的同胞們:

我今天站在這裡,以謙卑的心情面對著在我面前的使命,對於你們賦予我的信任心存感激,也不敢遺忘開國先賢們所作的犧牲。我感謝布什總統為我們國家所作的服務、以及在政權交接過程中他所展示的大度及合作。

到現在已經有44位美國人進行了總統就職宣誓。這些言辭在繁榮興旺時以及和平時期作出。但是,也有一些時期,這些誓言是在陰雲密佈和暴風雨來襲時作出。在這些時期裡,美國繼續向前行,不單單是身為總統者的睿智和遠見,也是因為我們身為人民者【WE THE PEOPLE】仍然忠於開國先賢們的理想、以及忠實執行開國時的文件宣言。

所以,世代一直是如此的。所以我們這一代的美國人也必須如此。

演辭的第一部分,我統稱之為「迷魂三步」。簡單說,這是引子,用中醫的講法,是「藥引」,是為要「引出」下面的主體正文的「藥力」的前奏。

大家不要輕看這個引子,因為它的作用很大,就是「引你入局」,好使你痴痴迷迷地進入對方的「設置」,迷迷糊湖地接受對方給你所「說」的「教」。

這引子細分三小段,這是第一小段。

我說這小段是「由偽謙卑開始」,意思是奧巴馬先用一些貌似「謙卑」的字眼措辭,又將自己及對方(聽眾)納入一個「大網絡」(即美國人的祖先的所謂傳統與理想)中,好像要「自我矮化」,表示自己及聽眾「都算不得甚麼」(夠謙卑吧?!),都只是繼承(也不能不承繼)著先人的努力與目標而已。

經奧巴馬如此一「引」後,聽眾就會「覺得」眼前的是一個很「謙卑」的總統,而自己呢,就當然一樣「謙卑」啦!不過,大家不可不知,「自以為謙卑」卻極可能是「更大的驕傲」,並不知不覺地「自我膨脹」。所以說,這是「偽謙卑」。

奧巴馬說到「WE THE PEOPLE」時,作了頗長的停頓,明顯是要凸顯聽眾(美國人)是很「重要」的,這樣就在「偽謙卑」的掩飾底下,植下了「真驕傲」的種子。

 


二、以「假認罪」強化

我們現在非常瞭解我們正處於危機之中。我們的國家正在作戰狀態,對抗一個暴力和仇恨的廣大網絡。我們的經濟大大受到削弱,這不僅是一些人【the part of some】貪婪和不負責任的後果,也是我們在做出艱難抉擇,為國家進入新時代進行準備方面的共同失誤【collective failure】所使然。房屋失去了;工作機會流失了;商業陷入凋敝的困境。我們的醫療費用過於昂貴;我們有太多的學校令人失望;每天都有更多的證據顯示,我們使用能源的方式只能令我們的對手變強,同時威脅到我們的星球。 【開口閉口都是「新紀元」(新時代),大家可以試試找找奧巴馬究竟說了多少個「新紀元」!】

這些就是危機的信號,數據和統計結果都顯示出來。數字不容易顯示出來的、但是卻不容忽視的是,我們全國各地有些信心正在消蝕,擔心的是美國的衰落不可避免,擔心我們的下一代不得不降低對未來的期許。

這是引子(迷魂三步)的第二小段,再以「假認罪」來強化「偽謙卑」的效果。

所謂「認罪」,就是泛泛地「承認」美國正在面對很大的困境(重點是反恐戰爭及經濟不景),並好像很誠懇和老實地承認造成今天困境的部分原因是「美國人自己」。

不過,明眼人卻一眼看出,這個「認罪」是假得不能再假的。

你看奧巴馬如何「言辭閃爍」:

第一、這是「一些人貪婪和不負責任的後果」;

第二、這是「我們……共同失誤所使然」。

原來,錯就只是錯在「一些人」(即是說不上是你還是我呀!)以及「共同」(即是「全部人」,我「個人」當然算不得甚麼啦!)。這兩個指責,前者過於具體,後者又過於抽象,都是空洞無物。於是,奧巴馬本人及所有「台下聽眾」自然懂得「過濾」,統統下意識地將自己「置身事外」(唔關我事)。

骨子裡,奧巴馬帶領著一眾美國人「認」的,只是「一些人」及「共同」的罪,實際上呢,都與「本人」無關!--心底裡絲毫不會引起真正令人「痛悔」和「不安」的罪咎感。【即基督徒常說的「扎心」】

不過呢,經此「口頭」一說,卻好像真的「認了罪」,好像很負責、很謙卑,甚至很「虔誠」的樣子。如此這般,聽眾就更覺得眼前的總統與他們自己,既連「認罪」都肯,就真是「謙卑」得不得了,於是,就更加傲謾,更加目中無人目中無神

 


三、用「真驕傲」作結

今天我要對你們說的是,我們面臨的挑戰是真實的。這些挑戰不僅嚴峻,而且複雜。應對這些挑戰絕非易事,更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美國,請明白這一點:這些挑戰將會面對。

到了第三小段,即「迷魂三步」的結筆部分,奧巴馬終於「落重藥」了,就是向聽眾明明白白的宣告「我們美國人天不怕、地不怕」這個一早就「預設」了的「結論」。

看到嗎?前兩小段的「謙卑」與「認罪」,全都是假的,因為畢竟「我們美國人」還是非常了不起的--這不是「驕傲」又是甚麼呢?

不過,經過前兩小段的「偽謙卑」與「假認罪」的布局後,這個「真驕傲」就來得非常「自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就潛入了聽眾的心中,使他們「服從」了總統先生所「說」的「教」,就是:

人類很偉大、美國很偉大、美國人更偉大、美國總統更更偉大等根本教義!

就職禮上最「搶鏡」的,除奧巴馬和國會山莊外,就是方尖碑【見下文】及十分「招搖」的美國國旗

 


第二部分:正文--事在人為

 

一、基本教義(巴別精神)--「發展」與「合作」

我們今天聚集在一起,因為我們選擇了希望而不是恐懼,選擇了眾志成城而不是紛爭不和。

我們今天共同來宣佈,讓心胸狹窄的怨言和虛妄的諾言成為過去,結束相互指責和攻擊以及令人厭倦的教條,這些已經窒息壓制我們的政治太過長久。

奧巴馬用引子「迷魂三步」來「迷」住了聽眾的「魂」後,就開始長篇大論「說教」(傳教)--進入正文部分了。

這正文一開首,就列出他們的「基本教義」:

第一、是要「發展」--「選擇了希望而不是恐懼」;

第二、是要「合作」--「選擇了眾志成城而不是紛爭不和」。

甚麼「人類一定要發展和合作」,君不見,今天幾乎在任何場合,這都已經成了不可質疑的「真理教條)」麼?奧巴馬使用了類似「打破教條」的字眼,確是「很有意思」的,因為他自己在「傳」的也是「教條」。

不過,你若身為督基徒,讀過一下聖經,應知這個「發展與合作」的教義卻與「巴別精神」是一脈相承的,令人不寒而慄。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堙C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媗僆疇L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堣懂畢b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為耶和華在那媗僆瓣悀U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創 11:1-9)

看到嗎?「傳揚我們的名」就是「發展」,「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就是「合作」,今天的「美國精神」與當年的「巴別精神」實在「神似」得太過份了吧?大家想想,總統先生在「說」的是甚麼「教」呢?

你不會以為這是「基督教」吧???!!!

 


二、混淆視聽--混亂聖經的話,傳揚共濟之教

我們仍然還是一個年青的國家,不過用聖經的話來說,拋棄幼稚東西的時間已經到了【聖經的原意就是這樣的嗎?】。現在,我們要彰顯美國的持久精神,創造新的歷史,繼承和發揚代代傳承的珍貴才智和崇高的理想:那就是上帝賦予我們的,人人平等,人人自由,人人都有機會尋求最大幸福【這是聖經說的嗎?】

重申我們國家偉大的同時,我們深深懂得,偉大從來不是與生俱來的【上天賜予的】。它必須努力贏得;我們的道路從來沒有捷徑,也沒有妥協。……

  

奧巴馬確立了「基本教義」(巴別精神)後,進一步闡釋演繹這個教義。

他含含糊糊地引用聖經,經文出處應該是:

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林前 13:11)

經文原意如何,大家一看上下文就知道:

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原文是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知道我一樣。(林前 13:9-12)

經文指向的不是「現在」就要放棄「過去」的幼稚不足,而是「將來」就會撇下「現在」(對主認識)的幼稚不足。而且,這個將來更不是泛泛的未來,而是「等那完全的(即主基督)來到」,與主「面對面」的時候,簡單一句,即「末日」。

保羅的原意,是要我們放眼末日,盼望將來,奧巴馬卻不斷誘惑人們定睛今生,注目現在【請見下文】--完全顛倒了聖經的原意,卑鄙可惡之極。

還有,奧巴馬「虛幌」一下,引一引聖經後,就又說到他們美國人祖宗十八代的「偉大信仰」,就是有一個「來歷不明」的「上帝」,應許他們說「人人平等,人人自由,人人都有機會尋求最大幸福」。前一句提到「聖經」,後一句就拉到某個「上帝」及其「應許」,這「假動作」認真「迷(惑)人」,使人「錯覺」以為他(或美國傳統)口中的「上帝」即是聖經所啟示的「耶和華上帝」,或至少,這「兩個上帝」是大同小異的。

大家一定要記得,將「所有上帝」混為一談或一視同仁,卻排斥基督徒的「獨尊基督的父」,是共濟會的根本教義和主要使命。

美國根本是個「共濟會國家」,鐵證如山!

回到真正的聖經,對不起,「應許」人以甚麼「自由」的,不是上帝,而是魔鬼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 3:1-5)

甚麼「你們不一定死」,意思就是你們是「自由」的,自由到可以不打破一切宿命,甚至否定上帝限定的旨意。這其實是魔鬼派的「軟糖」,聖經中的上帝卻從來沒有「應許」過我們這麼大的「自由」。

跟著自然就繼續離經(聖經)叛道(基督真道)下去了--甚麼「偉大從來不是與生俱來的它必須努力贏得」,根本就是百份之一百的「行為主義」,是一切「反基督教理論」的最根本的形式。

大家飽讀聖經,怎麼還不明白:稅吏妓女的罪不致於死,致死的罪,是法利賽人的自以為義

總之,奧巴馬門面引一句聖經,內裡卻徹底否定了聖經真理,大肆宣揚共濟會的教義。但不知情者卻誤以為聖經真理與共濟教義大同異小,不分彼此。此中迷惑之甚,當今世上,大底難出其右。

 


三、大講「見證」--以「美國列祖」為「信心典範」

……我們的道路從來不是懦夫們所走的,也不是給那些喜歡輕鬆,或者喜歡追逐財富和名譽的人走的。而是給那些不畏風險的人、腳踏實地的實踐者、那些發明創造者。帶領我們走向繁榮和自由的漫長崎嶇之路的前進者之中,有些有名聲的人,但是更多的是工作中默默無聞的男女大眾。

為了我們,他們背起簡單的行囊,飄洋過海,尋求新的生活。

為了我們,他們在血汗車間和作坊中辛勤勞作,並且在美國的西部紮下根,他們忍受皮鞭的抽打,在堅硬的土地上辛勤耕作。

為了我們, 他們在康科德和蓋底斯堡,在諾曼底和溪山出生入死地戰鬥。

為了我們能夠過上好日子,我們的這些男女大眾,前仆後繼,英勇奮鬥,不懈犧牲,直到他們的雙手粗糙地磨出老繭;他們看到的美國是一個理想高於個人雄心壯志的國家,他們把美國的理想看得高於個人的生死,高於財富和派別。

正如一般「宗教布道文」一樣,講了比較抽象枯燥的「教義教條」後,就要說一些具體生動的「見證故事」。所以呢,接下來,奧巴馬就大講他們美國人的「列祖」(很似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的「信心名單」啊!),以他們作為台下聽眾的「信心榜樣」。

不過,這種「信心」卻是不折不扣的「自信」,與希伯來書第十一章所說的「信上帝(不信自己)」完全背道而馳。

事實上,奧巴馬口中的「上帝」是極其詭異的:

第一、這個「上帝」表面上不斷勵鼓你「信自己」,肯定你配得甚麼自由、平等和權利;

第二、這個「上帝」骨子裡卻是叫你「信牠」即「不信真正的上帝給人類所設的限定」。

這樣的「上帝」,無論怎樣曲為之說,都更似「魔鬼」!

 


四、定義信心--憑「有限的過去」預見「無限的未來」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繼續進行的旅程。我們依然是世界上最繁榮、最強大的國家;我們勞工的創造力並沒有比這場危機開始的時候低;我們的思想也沒有缺乏創造性;對我們產品和服務的需求,也沒有比上個星期或者上個月或者上一年減少;我們的能力依然沒有減弱;但是,我們那種一成不變,保護狹隘利益,推出不受歡迎決策的時代注定已經成為過去。從今天開始,我們將重新鼓舞,揩乾淨身上的灰塵,重新開始重新創造美國的任務。

放眼四周,到處是需要從事的工作,目前的經濟狀況需要我們迅速採取果敢的行動,我們將行動起來,不僅要創造就業機會,而且還要為今後的發展奠定基礎。我們將修路架橋,架設電力網線,修建通往商務和連接民眾的數據通道。我們將恢復科學應有的正確位置。利用科技奇蹟提高醫療保健的質量,同時降低成本。為了能為我們的車輛和工廠提供能源,我們要進一步利用陽光,風力和土壤。我們要改造學校和大學,滿足新時代的要求;我們有能力完成上述任務,我們一定能夠完成上述任務。

現在,有些人對我們的雄心壯志表示懷疑,他們說,我們的體制不可能讓我們實現這麼多的宏偉計劃。這些人的記憶實在太糟了。

因為他們忘記了這個國家過去已經取得的成就,忘記了當自由的男男女女的想像力為了共同目標而激勵、而聚集在一起的時候,能夠達成些甚麼。

那些瑣瑣碎碎的具體政策,其實大家可以不理,因為更重要的,是字裡行間的「信仰精神(教義)」。

這個「信仰精神」就是:

憑「有限的過去」就可以預見「無限的未來」

奧巴馬的意思,是他們美國人「過去的成功」,就是他們能夠相信甚至肯定「將來也一定成功」的「信心來源」。

大家聽我最近關於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的講章,就應知道聖經對信心的定義是完全相反的: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 11:1)

聖經真理告誡我們,真正的信,永遠不是人類有限的理性與經驗能夠推論和引伸出來的,換個說法,是它永遠超過人「有限的過去」。聖經一再伸言,天國的福樂、末日的審判、最後的災難,都是超過人類(尤其是不信的惡人)的「眼界」的。

奧巴馬之流,誘導人們「沉醉」於過去的「成功經驗」,不相信聖經一再揚言的「人類末路」,如此高舉人的自信與自由,實際是明明的「沖」著上帝的說話和旨意,大大歪曲「信」的真義,是極大的迷惑,也是極可惡與不可饒恕的反叛行為。

 


五、注目今生--宣揚可怕的「實用主義」

這些冷嘲熱諷的人不可能理解的是,他們腳下的這片土地已經發生了變化,長期以來耗盡我們精力的無聊的政治辯論已經不復存在。我們今天要問的,不是我們的政府是否太大或者太小,而是我們的政府是否起到作用,是否幫助美國家庭找到一份像樣收入的工作,能夠支付起醫療保險,一個有尊嚴的退休生活。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我們就應該繼續執行。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麼計劃將會停止,那些負責管理公共資金的人應該負起責任。我們的支出必須睿智,必須改變壞習氣,運作必須光明正大。只有這樣,才能恢復美國人民和政府之間至關重要的信任。

市場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力量,這也不是我們面臨的問題。市場給人們帶來的財富和擴大自由的力量是無可比擬的。但是目前的金融危機提醒我們,如果缺乏監督,市場可能會失去控制。如果一個國家只追求繁榮,繁榮是不可能長久的。美國經濟之所以成功並不總是因為我們國內生產總值的規模,而是因為經濟繁榮已經滲透到各個領域和層次,是因為我們有能力向一切願意接受幫助的人提供機會。我們幫助其他國家不是出於慈善,而是因為這是達到我們共同利益最可靠的途徑。

我再說一遍,那些瑣瑣碎碎的具體政策是可以不理的,因為更重要的,是字裡行間的「信仰精神(教義)」。事實上,將美元由這個機構「注」入那間公司,將美軍由伊拉克「撤」到隔籬的阿富汗,我不懂經濟外交,也知是「得啖笑」的假動作而已,大家還是省點力吧,不要管他了!

回看這一小段,奧巴馬繼續誘使人們定睛今生,注目現在,痴痴迷迷的繼續想著甚麼「救亡」與「發展」,否定並忘記聖經一再強調的末世警告。

打蛇隨棍上的,是奧巴馬「混水摸魚」,趁著天下大亂人心惶惶之際,大肆宣揚極可怕的「實用主義」:

我們今天要問的,不是我們的政府是否太大或者太小,而是我們的政府是否起到作用……

言下之意,是「抽象的教條」是不打緊甚至有害的,最要緊的只有一樣,就是「實用」。

再言下之意,是甚麼「信仰」、哪個「宗教」、甚至哪位「上帝」都不打緊,總之「有用」就OK啦!--還記得這齣電影中的總統先生如何教人「祈禱救未來」嗎?

 

電影《末日救未來》的畫面

這不是共濟信仰,是甚麼?

當然,大家應該知道,幾乎所有(或者根本是所有)荷里活的「災難片」都與奧巴馬等「總統先生」的口徑完全一致,就是只要我們努力合作,在「美國」的領導下,或再加上在某個「上帝」的庇佑下,都可以有能力「打救」我們的未來!

聰明的你難到看不出來:

美國政府的「思想控制」,手法之高明,法西斯與共產黨都望塵莫及呀!

這段末了,奧巴馬講來講去,卻沒有一隻字真正否定和責難過「資本主義」。當然啦,因為「資本主義」的上帝(巴力,即財神)才是他們背後的「大老闆」,怎能否定呢?

美鈔上的「神(GOD)」,自然是「財神(巴力)」啦!

 


六、自吹自擂--美國始終是「救世主」

至於我們的共同防禦,我們認為在我們的安全和理想之間做出選擇是錯誤的。我們的建國先賢們在面對難以想像的危險的時候,他們起草了一份確保法制和人權的憲章,一份後來用幾代人的鮮血發展的憲章。他們的理念如今依然照亮著全世界,我們不應該為了權宜之計而放棄。今天,觀看這場就職典禮的世界各地的所有人民和政府,無論是在大都市,還是我父親出生的小村莊,都知道,美國是所有追求和平與尊嚴的國家和人民的朋友,美國已做好準備,將再次成為世界領導人

回想前輩們通過牢固的盟友和堅定的信念,而不是導彈和坦克,來面對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將別人都「妖魔化」,他們就成了「天使」或「救世主」了。】他們明白,僅靠我們單獨的力量是不能保衛我們自己的,而且我們也無權隨心所慾要做我們想做的事情。他們知道只有通過明智的使用力量,力量才會增強,只有通過我們正義的信念、自身的榜樣,以及具有人道主義和自我克制的溫和素質,才會有國家的安全。

我們是這些美國傳統的保持人,在這些原則再一次的指引下,通過各國之間更好的合作、理解和更多的努力,我們能夠面對那些新的威脅。我們將開始負責任地撤離伊拉克,把伊拉克交給她的人民,並且鞏固得來不易的阿富汗和平。我們將跟老朋友和從前的對手在一起,不辭辛勞地來減少核威脅,減少全球溫室效應。我們不會為我們的生活方式而道歉,也不會放棄保衛這種生活方式。那些通過恐怖主義和屠殺無辜的方式來達到目的的人,我們現在要對你們說,我們的信念比以前更加強壯,是堅不可摧的,你們不會比我們更長久,我們一定會打敗你們

這段膚淺得不想也不必多解了。

奧巴馬一再指斥所謂「恐怖份子」,不過,「恐怖份子」再「恐怖」,都遠遠及不上一個「自命為救世主」的國家或者領袖更加「恐怖」--

第一、這些「救世主」自命為懷著了不起的「救世使命」,就可以更「恐怖」地違反國際法和別國人民的意願,動用更可怕的武力和詭計逼使別人就範,要「領導」甚至「統一」全球。

第二、這種要「領導」甚至「統一」全球的霸心與行動,骨子裡,就是要「取代基督」而成為天下共主--這正是「假(敵)基督」的基本定義。

各位細心看看,以下幾位仁君,後者除了更加「迷(惑)人」外【因為更「好樣」更「自然」】,從基督信仰的角度看,有甚麼分別呢?

  

你不會說一張「假鈔」只要製作得「好看」和「自然」,即「不像假的」,就算它是「真」的吧?!

吊詭的是,「仿真度」越高的假鈔,「欺哄性」也越高,即是,更「假」!

 


七、高舉「多元」、讚美「大同」、獨斥基督

因為我們知道,多元化的傳統是我們強點,而不是弱點。我們是一個由基督教和穆斯林、猶太教和印度教以及無信仰者組成的國家,我們是由來自地球每個角落的各種語言和文化組成的【「萬教共融獨斥基督」的總綱出台了!】;因為我們承受過內戰和種族隔離的痛苦洗禮,走出黑暗的歷程,我們更加堅強,更加團結。我們不得不相信,以前的仇恨總有一天會過去,派別分歧遲早會消失。隨著世界在變小,我們共有的人道主義精神一定會展示出來,美國一定要率先走進新的和平紀元

針對穆斯林世界,我們要在相互有利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尋找新的推動方式;針對那些企圖製造衝突,或者把自己的社會問題推卸給西方的各國領導人,要知道,你們的人民會用你的建設成就,而不是摧毀能力來評判你;針對那些通過腐敗、欺騙和鎮壓異議人士來維持權力的人,要知道你們是在錯誤的歷史一邊【解釋請見下文】;不過只要你們願意放開拳頭,我們願意向你們伸出手。

針對那些貧窮國家,我們保證和你們一起工作,讓你們的土地肥沃,讓清水長流;我們會滋養飢餓的身軀,灌輸飢渴的頭腦。針對那些和我們一樣相對富足的國家,我們要說,對我們境外的痛苦,我們再不能無動於衷了,在消耗世界資源的同時,我們不能不考慮後果。因為世界已經改變了,我們也一定要隨之改變。

在含含糊糊的地方,奧巴馬就又聖經又上帝,但在清清楚楚的地方,他就一點不含糊,極力提倡和宣揚「多元主義」,指出其實甚麼「教」都無謂,因為在那個「共有的人道主義精神」上,都是「殊途同歸」,大可以「合而為一」的。

奧巴馬大賣「溫情」,指出甚麼「內戰和種族隔離」的痛苦,言下之意,是叫「萬教萬族」一體言和。但是,作為真正的基督門徒,我們卻一萬個不能容忍這種「架空基督」的邪惡言論與行為。

我在「俄網」上已經警告過八百次:

「泛人道主義」不但不是基督信仰的朋友,更是最可怕的敵人!

後面的兩段沒甚麼好說,只是承接上文對「多元主義」的崇拜與讚美,將之落實,寄望建立一個「大同世界」而已。不過,無論說得多麼人道偉大慈悲,骨子裡,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自把自為,「排斥基督」,將真正的天地的主「驅逐」出世界之外。

 


第三部分:總結--勝券在握

 

一、「真理」在我們這邊!

當我們思考未來的道路【這顯然也是在宣揚某種「末世論」,只是與聖經的一味唱反調】,我們要帶著謙卑的感恩之心,牢牢記住那些勇敢的美國人,他們現在正在遙遠的沙漠和山脈執行巡邏任務。他們今天有話要告訴我們,就像安葬在阿靈頓那些逝去的英雄一直對我們低語一樣。我們向他們致敬,不只是因為他們捍衛我們的自由,他們更落實了服務的精神,他們願意尋找比自己意義更重大的事情。在這個時刻,這個將定義整個時代的時刻,正是這樣的精神,必須長存在我們心中。

不論政府能夠或者需要做甚麼,這個國家最終仰賴的還是美國人民的信仰和決心。在堤壩決堤的時候,接納一個陌生人所展現的仁慈;因為不願意看到朋友失業,而寧願減少自己的工時所展現的無私,這些美德幫助我們度過最黑暗的時間。消防隊員衝進滿是濃煙的樓梯間所展現的勇氣;父母教養孩子展現的自發性,這些最終決定了我們的命運。

我們的挑戰或許是全新的。我們解決的方式也可能是全新的。但是我們的成功所仰賴的價值觀卻是恆古不變的,這些價值觀是辛勤工作、誠實、勇氣、公平、寬容和好奇。這些是真實的。在歷史上,這些是推動我們前進的寧靜力量。現在需要的是回歸這些真理。我們現在需要的一個弓新的責任世紀。每一個美國人都要認清,我們對我們自己、我們的國家、世界都有義務。我們不是勉強的接受這些義務,而是歡欣的接納。我們堅定的知道,沒有甚麼比為艱難的任務全力付出更能滿足我們的精神,更能定義我們的特質。

這是公民權的代價和承諾。

這是講辭的第三部分,簡單說,就是總結,要結論出「美國人必勝」的理據所在。

上文中,奧巴馬惺惺作態「譴責」所謂「恐怖主義者」和「獨裁領袖」時曾說:

你們是在錯誤的歷史一邊……

言下之意,是「成敗得失」,關鍵是一個「站在哪邊」的問題。至於美國人「成功」呢,當然就歸因他們「站對了邊」。

第一個「站對」了的,是「我們站在真理那邊」,或說「真理在我們(美國人)這邊」--所謂「捍衛自由」是真理、「團結共融」是真理、連甚麼「辛勤工作、誠實、勇氣、公平、寬容和好奇」等泛泛的「價值觀」統統也是真理,還是「恆古不變的真理。因為擁有這些真理,我們(美國人)過去就成功了;只要繼續擁有、發揚這些真理,我們(美國人)將會繼續、永遠地成功下去,世世無窮,萬代無疆。

總之,我們一定會成功,因為「真理」就在我們(美國人)這邊嘛!

 


二、「上帝」也在我們這邊!

這是我們自信的泉源。我們知道神召喚我們為了要塑造這個充滿變動的未來。【應譯作「滿有變數的未來」,即有無限可能的未來。This is the source of our confidence - the knowledge that God calls on us to shape an uncertain destiny. 事實上,這幾句話徹底「沖」著聖經「寫死」了的末世論,呼喚人們在某個「神」的幫助下,聯手反抗聖經,宣揚「不一定死」的大迷惑。】

這是我們的自由和信仰的意義,這說明了為甚麼不同種族和信仰【見下左圖】的男女和幼童相聚在這個宏偉的廣場上;這說明了為甚麼一個當他的父親在不到60年前或許還不能在餐廳裡接受服務的人,今天能夠在你們面前,許下這個最神聖的誓言

讓我們以這樣的態度紀念這一天:我們記得自己是誰,我們前進了多遠。在美國誕生的年代,在最寒冷的月份,一小群愛國者在冰凍的河岸上,蜷縮在將熄的營火旁。那時,首都被遺棄了。敵人正在向前推進。白雪上沾染了鮮血。當時,我們革命的結果遭受最大的懷疑,但我們的建國之父命令要對人民宣讀這些文字:

「讓未來的世界知道,在寒冷的冬天,這個只有希望和美德能夠生存的時候,受到一個共同危機挑戰的城市和國家,曾經勇敢的面對他。」

美國。面對我們共同的危機,在這個艱苦的嚴冬,讓我們記得這些永恆的字句。帶著希望和美德,我們再次勇敢的面對冰冷的激流,承受未來可能降臨的風暴。讓我們的下一代傳頌,當我們受到考驗的時候,我們拒絕結束這場旅程。我們沒有回頭,也沒有步履蹣跚。我們的眼光定在地平線上,神的恩典【見下右圖】顧及我們,我們帶著一份偉大的禮物,也就是自由【留意,這個「上帝」總與「自由」拉上關係】,向前進,然後將這份禮物安全的交給未來的世世代代。

謝謝大家!

上帝保佑你們!

上帝保佑美國!

 

所有(不同)信仰者卻領受著(同一)上帝恩賜的甚麼「自由」?

總統先生,你究竟說著哪個上帝?!

  

最後,奧巴馬再一次「祭」出「上帝」,一個「恩賜」人以「自由」的所謂「上帝」,並指出在這個「上帝」的庇蔭底下,人類將可以有本事「拒絕結束這場旅程」,「世世代代」無窮地發展下去。

簡直是見神殺神、見佛殺佛、阻我者死!

何等可怕的大口氣!

當然,這樣的大口氣背後是要有「靠山」的,就是你除了要「站在真理那邊」外,還要站在「這個上帝」的這一邊。至於「這個上帝」與「那個上帝」斷然不同,牠絕對不會否定我們和世界的「無限潛能」,更不會掃興和討人厭地天天提著你「人人難免一死」和「世界會有個末日和審判」這些負面的話。

就與「宗教佈道文」一樣,奧巴馬向所有聽眾發出一個不必宣之於口的「呼召」,要我們「決志」:

你們只要站在「這一個上帝」的這邊,

聯手對抗「那一個上帝」,

我們「這一個上帝」就會保佑我、保佑你們、保佑美國,

世世無窮,亞門!

不過,很想大家明白,抗拒、反對聖經的末世論,鼓吹甚麼「無限發展」,不是反對一個「論」,而是從根本上反對「基督本身」,反對祂再回來收拾和掌管這個世界。這是撒旦(奧巴馬口中的所謂「神」)與這世界上一眾「既得利益者」的最大想望與陰謀--大家看到嗎?!

 


總評--究竟誰是你的上帝?

 

其實我是非常同意奧巴馬的「結論」的,就是若你要「成功」,就一定要站在「真理」和「上帝」的這一邊。可惜呢,我與他的「共識」就只有這麼一點。

問題卻是--誰是上帝?甚麼是真理?

奧巴馬之流,憑著二百年的所謂「美國成功經驗」和區區的甚麼「美國先祖」的「信心範例」,就說真理在他們那邊,連上帝都在他們那邊。

明眼人應該看到,當奧巴馬在國會山莊上宣誓,並「願上帝庇佑」的時候,他對著的不是基督教十字架,而是埃及式方尖碑(所謂華盛頓紀念碑),誰都知道,方尖碑是供奉太陽神的聖物。

事實上,一眾美國總統們,無論他們站在白宮、國會山莊、林肯紀念堂外講話或「發誓」,都是對著這幢方尖碑「致意」的。【見下圖】

圖片參考:http://dcpages.com/Tourism/Maps/Washington_DC_Map/

 在報導奧巴馬的就職演說的電視畫面中,這幢方尖碑簡直無處不在,形影不離--

  

看不清楚?

看下圖吧!這方尖碑「宏偉不凡」,肯定是方圓十里,抬頭可見的。

悲哀的是台下的群眾都像「瞎了心眼」,不知道他們面前的總統在說著「上帝」的時候,對著的是他們背後的「方尖碑」。【我有時覺得這些「美國人」被他們的領袖愚弄,很是可憐,特別是那些真正的基督徒。責備之餘,也應記念這些弟兄姊妹!】

本來,「信仰自由」嘛,這些人喜歡對著方尖碑「發誓」或「胡謅上帝」,就由得他們吧!

不過,若是這樣,他們為甚麼又要「做大戲」混淆視聽?

  

為甚麼請個甚麼「牧師」祈禱?…  為甚麼按住「聖經」發誓?…  為甚麼還參加「教會」祟拜?…

這還不算「冒認基督」(冒基督的名義),又是甚麼?

 

宣你的誓、發你的夢、說你的教、胡謅你的上帝,都可以,但請不要一面指住「金牛犢」,一面又說這就是「耶和華」,好嗎?

對,我們都站在「上帝」那邊,不過,你的上帝與我的上帝卻不是站在同一邊!

 

弟兄姊妹,是的,我們都必須站在上帝「那邊」,

不過,你知道哪個才是上帝嗎?

記得,我們只有一位上帝,天上人間只有一位上帝,就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

所以,重要的不是站在上帝「那邊」,

而是,你究竟站在「哪個上帝」的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