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4月(第 81 期)

 

楔子、你不必訝異……

 

 

這一頭牛犢終於走了,

你無須歡喜;

那一頭牛犢正稍稍的來,

你也不必訝異。

 

2008年十月,在美國紐約華爾街發生一宗小規模的「現代金牛犢事件」,使得一些人「歡喜」,也引致一些人「訝異」:

在2008年一月,美國亨通神學的大牧師 Cindy Jacobs 在禱告時突然有感動,她說上帝告訴她這個世界會發生大事情,所以要叫一群人到華爾街的那隻牛前去禱告。於是她就開始招聚一群人,在2008年10月29日那天去紐約華爾街銅製金牛前禱告。因為10月29日是1930年代世界經濟崩盤日,所以必須要選那一天去禱告,不然世界經濟會崩盤。結果真的就有很多人照著她所呼籲的,在那一天圍繞著那隻銅製的金牛唱歌禱告,他們禱告的內容是「上帝啊,熊市牛市我們都不要,我們要獅市,因為耶穌就是獅子,他來了我們就不會崩盤,以後就是永遠都很興旺。」……【轉引自此網站,但此文連同其上篇,立場避重新輕閃閃縮縮,各位小心過濾。】

為著這宗「現代金牛犢事件」,有些衛道之士就大感訝異、尷尬以至於憤怒。參看這網頁我卻以為,你可以尷尬,可以憤怒,但你不必訝異。因為人心很古,日光之下,諒無新事。所謂「金牛犢事件」,單就聖經記載,已有過一次、兩次了,你「訝異」甚麼呢?你若以為「聖經記載過的」事情就不應該「歷史重演」,那麼,你是太過太真太過傻了。若是這樣,就不會有第二次金牛犢事件,也不該有第二次以色列亡國、第二次聖殿被毀,第二次……

人心很古,真的!

 

這一頭牛犢終於走了,

你無須歡喜;

那一頭牛犢正稍稍的來,

你也不必訝異。

 

 

上篇(前世):牛犢是這樣「出來」的

 

金牛犢的「埃及根源」

以色列人拜的金牛犢必定有埃及根源,這是明顯不過童叟皆見的事實。第一次金牛犢事件就發生於他們出埃及之後不足半年間。時維主前約十五世紀中葉。

出 19: 1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後,滿了三個月的那一天,就來到西奈的曠野。2他們離了利非訂,來到西奈的曠野,就在那堛漱s下安營。

在這段期間,上帝在山上顯現,百姓則在山下安營,而摩西就上上落落了好幾回。大家特別留心在意,摩西並不是等到上帝「寫」完了兩塊法版才將誡命告訴百姓的。

出 20: 22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向以色列人這樣說:『你們自己看見我從天上和你們說話了。23你們不可做甚麼神像與我相配,不可為自己做金銀的神像。……』」

24: 3摩西下山,將耶和華的命令典章都述說與百姓聽。眾百姓齊聲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4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清早起來,在山下築一座壇,按以色列十二支派立十二根柱子,5又打發以色列人中的少年人去獻燔祭,又向耶和華獻牛為平安祭。6摩西將血一半盛在盆中,一半灑在壇上;7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他們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

注意,摩西是「將耶和華(在此之前吩咐)的命令(大約等於出埃及記二十至廿四章的內容,其中必然包括「十誡」)都寫上」,又將「約書」(相當於上述摩西已經寫下的內容)念給百姓聽,而百姓也許諾「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之後,才再一次上山去領受法版的。

出 24: 12耶和華對摩西說:「你上山到我這堥荂A住在這堙A我要將石版並我所寫的律法和誡命賜給你,使你可以教訓百姓。」13摩西和他的幫手約書亞起來,上了上帝的山。14摩西對長老說:「你們在這媯扔菕A等到我們再回來,有亞倫、戶珥與你們同在。凡有爭訟的,都可以就近他們去。」15摩西上山,有雲彩把山遮蓋。16耶和華的榮耀停於西奈山;雲彩遮蓋山六天,第七天他從雲中召摩西。17耶和華的榮耀在山頂上,在以色列人眼前,形狀如烈火。18摩西進入雲中上山,在山上四十晝夜。

但是,這次一上就上了四十日,肯定比前幾次所花的時間長很多,而也是在這四十日之內「出事」的。

出 32: 1百姓見摩西遲延不下山,就大家聚集到亞倫那堙A對他說:「起來!為我們做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甚麼事。」2亞倫對他們說:「你們去摘下你們妻子、兒女耳上的金環,拿來給我。」3百姓就都摘下他們耳上的金環,拿來給亞倫。4亞倫從他們手堭給L來,鑄了一隻牛犢,用雕刻的器具做成。他們就說:「以色列啊,這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5亞倫看見,就在牛犢面前築壇,且宣告說:「明日要向耶和華守節。」6次日清早,百姓起來獻燔祭和平安祭,就坐下吃喝,起來玩耍。7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下去吧,因為你的百姓,就是你從埃及地領出來的,已經敗壞了。8他們快快偏離了我所吩咐的道,為自己鑄了一隻牛犢,向它下拜獻祭,說:『以色列啊,這就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

以色列人拜的第一隻金牛犢就是這樣「出來」的。

這時離出埃及不足半年,一路上居無定所,沒有與任何異族異教長時間接觸過,百姓也不可能無中生有發明金牛犢崇拜。無疑,那一定是他們在埃及「學」回來的。金牛犢必有埃及根源,無可置疑。

問題是:埃及宗教裡滿天神佛,常見的神明也有二百個之多,何以百姓獨愛這「金牛犢」?而且,百姓於不久之前才領受過「約書」,明明知道「除耶和華以外不可以拜別神」,明明知道不可以造偶像代替耶和華,還口口聲聲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為甚麼還會面無愧色地造像,並且是個金牛犢之像?再者,你看這群百姓,他們似乎真的相信這隻金牛犢真的可以代表耶和華,何以這樣?

這疑問暫且按下不表。先說以色列人的第二次金牛犢事件。

第二次金牛犢事件是南北分裂時由北國的王耶羅波安「復興」的,時維主前931年左右,是在第一趟金牛犢事件大約500年之後。

王上 12: 26耶羅波安心婸﹛G「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27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媊m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28耶羅波安王就籌劃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29他就把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參看下圖】30這事叫百姓陷在罪堙A因為他們往但去拜那牛犢。

並且這一「拜」,就「拜」到主前722年北國以色列被亞述滅亡為止。

王下 17: 22以色列人犯耶羅波安所犯的一切罪,總不離開,23以致耶和華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正如藉他僕人眾先知所說的。這樣,以色列人從本地被擄到亞述,直到今日。

由耶羅波安一手「復興」的這個第二趟金牛犢事件也有埃及根源嗎?從遠處看,耶羅波安明言「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就明明遙接500年前西乃山下的那趟金牛犢事件,概無異議。從近處看,耶羅波安本人亦與埃及很有淵源──為逃避所羅門的追殺,他曾長時間「流亡」在埃及

王上 11: 29一日,耶羅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羅人先知亞希雅在路上遇見他;亞希雅身上穿著一件新衣。他們二人在田野,以外並無別人。30亞希雅將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31對耶羅波安說:「你可以拿十片。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必將國從所羅門手媢雃^,將十個支派賜給你。……38你若聽從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謹守我的律例誡命,像我僕人大衛所行的,我就與你同在,為你立堅固的家,像我為大衛所立的一樣,將以色列人賜給你。39我必因所羅門所行的使大衛後裔受患難,但不至於永遠。』」40所羅門因此想要殺耶羅波安。耶羅波安卻起身逃往埃及;到了埃及王示撒那堙A就住在埃及,直到所羅門死了。

王上 12: 1羅波安往示劍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2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堙]他聽見這事。)3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來,他就和以色列會眾都來見羅波安,……

不管是第一或第二次事件,金牛犢崇拜必定有埃及根源。

但是我們必須進一步問:為甚麼是金牛犢?為甚麼金牛犢與耶和華在以色列人(甚至亞倫)心目中竟可以這樣容易就「混同」起來?換言之,兩者會被輕易「混同」的那個深層原因才是我們真正要探究的金牛犢的埃及根源,而這個深層的埃及根源才是我說的金牛犢的「前世」。

明乎這「前世」,我們才會知道它的「今生」與「末日」。

 

 

歌珊地的「區徽」

聖經多次提到以色列人入埃及後聚居在「歌珊地」

創 47: 1約瑟進去告訴法老說:「我的父親和我的弟兄帶著羊群牛群,並一切所有的,從迦南地來了,如今在歌珊地。」

出 8: 20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清早起來,法老來到水邊,你站在他面前,對他說:『耶和華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21你若不容我的百姓去,我要叫成群的蒼蠅到你和你臣僕並你百姓的身上,進你的房屋,並且埃及人的房屋和他們所住的地都要滿了成群的蒼蠅。22當那日,我必分別我百姓所住的歌珊地,使那堥S有成群的蒼蠅,好叫你知道我是天下的耶和華。23我要將我的百姓和你的百姓分別出來。明天必有這神蹟。』」

歌珊地究竟在埃及那裡?準確地域很難確定,但一般認為是在尼羅河三角洲東部

古埃及與任何國家一樣,分為若干個行政區域,像中國的省或美國的州。古埃及的行政區稱為「諾姆」(nomes)按此參考,而每一個「諾姆」都有它的圖騰(類似今天的「區徽」)。相當「巧合」的是,在最接近以色列人聚居的下埃及的中部至東部一帶的那些「諾姆」,以「牛」為「區徽」的比例異常地高。

 

古埃及各「諾姆」的位置及「區徽」【圖片來源(略有加工)】

這顯示「牛崇拜」在歌珊地一定非常盛行,以色列人在這裡居住四百年,耳濡目染習非成是,「隨手」就弄出個金牛犢來拜,似乎是「合理自然」的事。事實上,「牛崇拜」在整個埃及都非常盛行,埃及諸神中起碼就有數十個與「牛」有關,要非以牛為「造型」,就是以「牛角」為頭飾,或以牛的「生殖力」比喻其能力。

 

阿庇斯(Apis)--埃及最出名的牛神 伊西斯(Isis)--埃及最重要的女神

不過,這個與「埃及牛崇拜」泛泛的連繫,可以解釋剛出埃及不久的以色列人為甚麼會拜金牛犢,卻無法解釋他們何以可以將金牛犢與耶和華「類同」甚至「混合」起來!

我們必須進一步問:在埃及的神話系統裡,金牛犢的「真身」究竟是甚麼?它憑甚麼可以與耶和華(至高神、獨一神、造物主)「匹配」?

 

 

金牛犢的「真身」

在埃及宗教神話中,「金牛犢」不是隨隨便便的一個「牛神」,而是「太陽神」,或說「太陽神之子」。

據種種神話傳說,原初的太陽為一金牛犢,為天宇所生。天宇被想像為一碩大牝牛,橫亙天宇,其軀體佈滿星辰。

《金字塔文》載:「拉,金牛犢,為天宇所生。」

又說,初生之太陽「坐於天之牝牛梅赫特——烏爾特的背上,浮動於地平線上。」

太陽神拉生於牝牛之時,有群猴為之歡呼。

據晚期之一說,初生之太陽坐於荷花之上,兩牝牛立於荷花之兩側。

【《古代埃及神話》,山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頁186】

拉和努特是用來描繪太陽和天空的核心詞彙。但是我們記得一個王后被稱為「生出了公牛的母牛」;而阿蒙被稱為「四個少女的公牛」,恰似大地神蓋伯是天空女神努特的「公牛」。 類似的,太陽變成了一頭偉大的野牛,天空變成了一頭母牛,升起的太陽變成了一頭每天早晨出生的牛犢。在一首太陽頌中,這個最後的肖像像下面這樣加入了:

永不枯竭者生了你。
他們對你說:
為你歡呼!為你歡呼,你,牛犢……
出自天空的海洋。
你的母親努特對你講話。並伸出她的雙手來歡迎你;
你已經(被我)哺育了。

《王權與神祇》網絡版

如果你夠眼利,會發現在埃及的「牛神」頭上或其他神的「牛角頭飾」上,往往有代表太陽的「圓盤」,即是,牛頂上的「太陽(神)」才是他們真正拜的那個神,而不是那頭「牛」。【再看以下兩圖】

 

總而言之,拜金牛犢不是拜「牛」──泛泛的一個異教神,而是拜「太陽神」──埃及宗教體系裡的某種「至高神」。

以色列人就是將這個「含混至高神」「耶和華」混同起來溝亂來拜。這就解釋了何以亞倫與百姓並不需要「商量」,就一致同意用金牛犢來「類比」耶和華。

 

 

埃及太陽神與「含混一神教」

埃及人雖是「多神信仰」,但他們的太陽神卻是眾神之始和眾神之首,具有某種意義下的「獨一神」、「至高神」、「造物主」甚至「父神」的意味。好些關乎埃及太陽神的「傳說」或「頌歌」,你若「含含糊糊」,就會以為它們說的是我們的天父,讚美的是耶和華:

赫利奧波斯的創世說

至理名言。宇宙之主宰出世後說:「我是同赫普拉一樣出世的。我出世,萬有亦見之於世。我出世後,萬有始見於世,眾多實體出於我之口。

「沒有天,也沒有地。沒有土壤,也沒有蛇。
「從努恩【按:混沌之水】中,從虛無中,我創造了這一切。
「我沒有找到可立足之地。
「我在自己心中思想,所思者依稀顯現於面前。於是,我獨自造了萬有,因為我(還)沒有吐出舒【按:大氣之神】,我(還)沒有排出泰芙努特【按:濕氣之神】;還沒有誰與我共同創世。……

【古代埃及神話,頁21】

月、大地神之被造(對太陽神拉的頌讚)

……
讚美你,至尊的眾神生育者
你自造自身,
你造兩地,
你以自己精血之力造成自身,
自己造成自己的軀體
既沒有育成之父,
又沒有生身之母,
且又無生育之所,
大地處於幽暗之中,
當你出生之後,世間一片光明。
你的光輝照耀埃及,
當你的日輪升起。……

【古代埃及神話,頁27】

這些「埃及版創世說」,說從「混沌之水」中先出現「光」(太陽神,第一神),再由他「造」出天地和中間的空氣。撇除當中的「擬人」色彩,不是很有點類似創世記第一章嗎?故此,就有些無是生非之徒,說摩西五經是抄襲埃及神話的哩!

如果你還是有點頭昏腦脹,以下這段整理總可以讓你看出一個眉目:

通觀古埃及有關諸說,均有關於「努恩」之說:天地初創之前,有一亙古即存的始初瀛水,為大神努恩的化身。始初的宇宙被想象為「混沌」,即努恩。眾神生於「混沌」(水淵「努恩」);他們並造天、地、人、動物和植物。大陽神被視為亙古第一神,又被視為造物主。相傳,一丘阜自水中隆起,一朵荷花開放於其上,一幼兒(即太陽神拉)在荷花上赫然出現。另說,太陽神的出現同卵相關聯。此卵為巨鳥「大戈戈通」生於隆起於水淵中的丘阜。又說,太陽神為一碩大牝牛(天)所生,其形象為一牛犢。【古代埃及神話,頁10】

古埃及甚至有一個時期(約主前十四世紀),當時的法老大力提倡「罷黜萬神獨尊亞吞(某個太陽神)」,有更為強烈的「一神教」傾向。按此參考雖然只維持了十多年,但是這也足以證明在埃及的宗教體系,尤其是當中的「太陽神體系」裡,的確有某種「含混一神教」的傾向。

由於埃及太陽神很有「含混一神」的性質,這便為牠可以「冒充耶和華」開了一片「方便之門」,這亦解釋了以色列人在拜金牛犢時,的確不以為自己在拜「別神」,反以為自己在真正敬拜著著耶和華,因為他們把金牛犢背後的太陽神與耶和華混同,以為兩者既然都是號稱「第一神」或「至高神」或「造物主」,應是「大同小異」,甚至壓根兒是同一個神的不同「化身」而已。事實上,埃及太陽神本就有無數的「化身」或「化名」,例如拉、荷魯斯、阿蒙、阿吞、阿圖姆,隨意得很,百姓很可能以為耶和華只是「其中之一」。按此參考

 

 

誰之過?

不過,如果你眼利之外還能心清,卻應發現,摩西「學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在埃及深宮中更「浸」足四十年,卻為甚麼他又不會耳濡目染,「大大約約」就將埃及太陽神與耶和華類同起來,而要「死心眼」往他的以色列人「弟兄」之中尋找他們「祖宗」的那個上帝?

顯然可見,摩西關心在意的不只是耶和華是不是甚麼「至高神」或「造物主」,而是祂是否他的「弟兄之神」、「祖宗之神」──這點正正是百姓毫不關心的,也是耶和華與埃及太陽神以至任何所謂「至高神」誓不兩立無可兼容的關鍵。

可以這麼說,如果百姓(包括兩次金牛犢事件裡的以色列人)有像摩西那樣的「信仰規格」,他們是絕不可能因為幾個疑似的相似點,就將耶和華與埃及太陽神類同甚至混同起來。可以推想,百姓一定是按著某種「非摩西的信仰規格」來搞,才會這樣輕易單單以「至高神」或「造物神」這些「含混一神」的特點,就混同埃及太陽神與耶和華。換言之,很有可能是某種「非摩西的信仰規格」對群眾產生了誤導。

這種「非摩西的信仰規格」從何而來?

抱歉得很!它很可能來自「牧師至愛」的──約瑟

約瑟直到晚年甚至臨死,才能認認真真「鎖定」耶和華是他祖宗的上帝,有著獨一無二的姓名籍貫履歷,而不是含含糊糊的至高神或造物神,更不是埃及太陽神。

約瑟一生,至少就聖經所記,從未稱呼過上帝為「耶和華」(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的專用名字),總是用泛泛的「神」字。

有好些人以為,摩西是第一個知道他祖宗亞伯拉罕的上帝名叫「耶和華」的人,這名字是他八十歲時在荊棘叢中向他顯現的上帝告訴他的。

出 3: 13摩西對上帝說:「我到以色列人那堙A對他們說:『你們祖宗的上帝打發我到你們這堥荂C』他們若問我說:『他叫甚麼名字?』我要對他們說甚麼呢?」14上帝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堥荂C』」15上帝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上帝,就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打發我到你們這堥荂C』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

問題是,在創世記的記載中,卻出現極多的「矛盾」,就是許多比摩西年代早很多的人,一早已經曉得稱呼上帝為「耶和華」。

創 4: 1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

創 5: 28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29給他起名叫挪亞,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

創 9: 24挪亞醒了酒,知道小兒子向他所做的事,25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26又說:耶和華──閃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願迦南作閃的奴僕。

創 15: 2亞伯蘭說:「主耶和華啊,我既無子,你還賜我甚麼呢?並且要承受我家業的是大馬士革人以利以謝。」

創 27: 5以撒對他兒子以掃說話,利百加也聽見了。以掃往田野去打獵,要得野味帶來。6利百加就對她兒子雅各說:「我聽見你父親對你哥哥以掃說:7『你去把野獸帶來,做成美味給我吃,我好在未死之先,在耶和華面前給你祝福。』……

創 28: 16雅各睡醒了,說:「耶和華真在這堙A我竟不知道!」17就懼怕,說:「這地方何等可畏!這不是別的,乃是上帝的殿,也是天的門。」

對於這個「矛盾」的一個合理解說,是摩西以前的先祖未必真曉得用「耶和華」這個名號來稱呼上帝,但聖經不是「錄音」,摩西「同情地理解」他們說的的確是「耶和華」,故此就算他們用的是其他字眼,都可以視為「耶和華」。事實上,「耶和華」這個字眼作為上帝的名字,重要的決不是這個字眼的「發音」,像那些專好「咬文嚼字」的學者斤斤計較的甚麼「耶和華」或「雅威」之類按此參考,而是這個名字的「寓意」──它寄寓著上帝與亞伯拉罕(甚至早及亞當及挪亞)彼此「鎖定」的那份天長地久的立約關係。簡言之,「耶和華」一名的應用,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雖非絕對)是要區分「泛泛的一神」與與以色列人立約的那位「立約之一神」。按此,摩西在創世記中對約瑟的描寫就非常可圈可點了。

首先,但凡由摩西以第三身(客觀)方式寫約瑟的遭遇的地方,摩西大多數都用「耶和華」,即顯明那不是「隨便一個所謂至高神」的作為:

創 39: 2約瑟住在他主人埃及人的家中,耶和華與他同在,他就百事順利。……21但耶和華與約瑟同在,向他施恩,使他在司獄的眼前蒙恩。……23凡在約瑟手下的事,司獄一概不察,因為耶和華與約瑟同在;耶和華使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但是,記到約瑟本人的第一身(主觀)對話時,摩西從未用過「耶和華」這個稱呼,而只用一般的「神」字:

創 39: 8約瑟不從,對他主人的妻說:「看哪,一切家務,我主人都不知道;他把所有的都交在我手堙C9在這家堥S有比我大的;並且他沒有留下一樣不交給我,只留下了你,因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呢?」

創 41: 50荒年未到以前,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兒亞西納給約瑟生了兩個兒子。51約瑟給長子起名叫瑪拿西,因為他說:「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52他給次子起名叫以法蓮,因為他說:「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

創 45: 4約瑟又對他弟兄們說:「請你們近前來。」他們就近前來。他說:「我是你們的兄弟約瑟,就是你們所賣到埃及的。5現在,不要因為把我賣到這埵蛩~自恨。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全生命。6現在這地的饑荒已經二年了,還有五年不能耕種,不能收成。7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給你們存留餘種在世上,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們的生命。8這樣看來,差我到這堥茠漱ㄛO你們,乃是。他又使我如法老的父,作他全家的主,並埃及全地的宰相。9你們要趕緊上到我父親那堙A對他說:『你兒子約瑟這樣說:使我作全埃及的主,請你下到我這堥荂A不要耽延。……

摩西這個「春秋筆法」告訴我們,客觀上,施恩與約瑟及雅各全家的,當然是「耶和華」他們祖宗的上帝,但是,在約瑟的主觀感覺上,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那卻一直只是一個「含混一神」,與埃及太陽神沒有多大分別,甚至基本上可以「重疊」。

我不是咬文嚼字,你看,約瑟娶安城祭司(正正就是埃及太陽神的司祭)之女毫無難色,發達後,若非因緣際遇弟兄們來找他,他想也沒想過回家鄉。從他為兩個兒子的命名得知,他甚至想忘記老家(瑪拿西)和在埃及落地生根(以法蓮)──全然想不到他祖宗的上帝與他的父家及迦南應許之地是不可能分割的--這正是耶和華這立約之名最關鍵的寓意

事實明明白白,約瑟雖然開口上帝閉口上帝,還說得頭頭是道(弄得一眾牧師學者為之「神魂顛倒」),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根本搞不清自己在說那個上帝,正與今天那些連十字架與方尖碑都分不清的牧師學者一個模樣。

公道的說,約瑟晚年確也終於「覺悟前非」了,終於能夠「鎖定」他祖真正的耶和華上帝,為自己的遺骨留下遺命,立心重返家鄉認祖歸宗。不過,天才如約瑟,在辨認誰才是真正的「獨一神」和「造物主」上,都可以糊塗混亂到這個地步,一般百姓會糊塗混亂到一而再地將金牛犢混同耶和華,不是「自然」不過麼?

說約瑟早年立下的「壞榜樣」直接導至後來百姓拜金牛犢,那是言重了,也難找出直接的證據來。不過,其中的共通點,至少讓我們看到,人的「宗教性」或任何「宗教常識」都絲毫無助於人認祖歸宗。可以這麼說,同樣誤導約瑟與以色列百姓的,是人的「宗教性」與「宗教常識」──自作聰明,以為用自己的「虔誠」或「神學」,就能夠接近或推論出上帝來,但這樣搞出來的,至終只可能是一個「金牛犢」。

人的「宗教性」與「宗教常識」除了有產生「含混一神教」的傾向之外,還有很強烈的「權宜性」傾向──即是,任何可以讓人裝出個敬虔的樣子,但並不認真要他付出敬虔的代價的做法,都特別有「市場」。不管第一或第二次金牛犢崇拜的設立,其實都為了一個「方便」,就是既可應酬「敬拜耶和華」的要求,但又比較「省事」。

總而言之,金牛犢崇拜既能滿足人思辯性方面的宗教本能,可以相當「合理」地與泛泛的一神教「正統神學」混同,又能滿足人實用性方面的宗教本能,可以以最為「省事」的方式完成「宗教義務」。如此既又「合理」又「省事」,何樂而不為?故此,嚴格地說,「金牛犢」的真正根源並不是「埃及」,而是人的「宗教本能」。

以上就是「金牛犢」的「前世」。

 

 

中篇(今生):金牛犢的「不死之謎」

 

究竟有幾多「次」?

俄網素不喜歡咬文嚼字,這次是例外。

我將聖經記載的金牛犢事件算為「兩次」是極之牽強的,特別是所謂第二次金牛犢事件反覆延綿了兩個世紀【見下文】,很難算為「一次」。

不過,在所有金牛犢事件之間,卻又有著若隱若現的「暗線」相連,甚至連許多看不見「牛」的「事件」也很有金牛犢事件的特質,很可以貫串起來,故而自古至今,從初始到末了,或者只曾發生過「一次」金牛犢事件……

其所以如此,大抵與金牛犢的「前世」有關--牠既根源於人同此心的宗教本能,那麼,牠自可以在人心裡「無限復活」而近於「不死」。

在聖經中,在歷史裡,在現實中,「金牛犢」無處不在,這就是牠的「今生」

 

 

要拜到幾時呢?

金牛犢如何「死而不死」?

關於「金牛犢之死」,第一次是這樣的:

出 32:19摩西挨近營前就看見牛犢,又看見人跳舞,便發烈怒,把兩塊版扔在山下摔碎了,20又將他們所鑄的牛犢用火焚燒,磨得粉碎,撒在水面上,叫以色列人喝。21摩西對亞倫說:「這百姓向你做了甚麼?你竟使他們陷在大罪堙I」22亞倫說:「求我主不要發烈怒。這百姓專於作惡,是你知道的。23他們對我說:『你為我們做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甚麼事。』24我對他們說:『凡有金環的可以摘下來』,他們就給了我。我把金環扔在火中,這牛犢便出來了。」25摩西見百姓放肆(亞倫縱容他們,使他們在仇敵中間被譏刺),26就站在營門中,說:「凡屬耶和華的,都要到我這堥荂I」於是利未的子孫都到他那婸E集。27他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舍。』」28利未的子孫照摩西的話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

以色列人造的第一個金牛犢的下場是「用火焚燒,磨得粉碎」,「陪葬」的還有三千個拜牠的以色列人。

這「教訓」理應很大吧?誰知,五百年後,金牛犢竟能「復活」,還一分為二(一隻在伯特利,一隻在但),還幾乎拜足二百年。

這二百年間,上帝絕非撒手不管,祂曾三番四次的嚴厲警告與管教,但都無效。單就對第二次金牛犢事件的始作俑者耶羅波安,上帝已經屢下重手,一度使他殘廢,甚至連他的兒子都擊殺了,也是無用:

王上 13: 1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2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堨畦秅@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3當日,神人設個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4耶羅波安王聽見神人向伯特利的壇所呼叫的話,就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吧!」王向神人所伸的手就枯乾了,不能彎回;5壇也破裂了,壇上的灰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華的命所設的預兆。6王對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求耶和華-你上帝的恩典使我的手復原。」於是神人祈禱耶和華,王的手就復了原,仍如尋常一樣。7王對神人說:「請你同我回去吃飯,加添心力,我也必給你賞賜。」8神人對王說:「你就是把你的宮一半給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吃飯喝水;9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10於是神人從別的路回去,不從伯特利來的原路回去。……33這事以後,耶羅波安仍不離開他的惡道,將凡民立為邱壇的祭司;凡願意的,他都分別為聖,立為邱壇的祭司。 34這事叫耶羅波安的家陷在罪堙A甚至他的家從地上除滅了。

王上 14:5耶和華先曉諭亞希雅說:「耶羅波安的妻要來問你,因她兒子病了,你當如此如此告訴她。她進來的時候必裝作別的婦人。」6她剛進門,亞希雅聽見她腳步的響聲,就說:「耶羅波安的妻,進來吧!你為何裝作別的婦人呢?我奉差遣將凶事告訴你。7你回去告訴耶羅波安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從民中將你高舉,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8將國從大衛家奪回賜給你;你卻不效法我僕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一心順從我,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9你竟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為自己立了別神,鑄了偶像,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後。10因此,我必使災禍臨到耶羅波安的家,將屬耶羅波安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必除盡耶羅波安的家,如人除盡糞土一般。11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這是耶和華說的。』12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腳一進城,你兒子就必死了。13以色列眾人必為他哀哭,將他葬埋。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墳墓;因為在耶羅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顯出善行。14耶和華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羅波安的家;那日期已經到了。15耶和華必擊打以色列人,使他們搖動,像水中的蘆葦一般;又將他們從耶和華賜給他們列祖的美地上拔出來,分散在大河那邊;因為他們做木偶,惹耶和華發怒。16因耶羅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堙A耶和華必將以色列人交給仇敵。」17耶羅波安的妻起身回去,到了得撒,剛到門檻,兒子就死了。18以色列眾人將他葬埋,為他哀哭,正如耶和華藉他僕人先知亞希雅所說的話。

及後,北國以色列在撒瑪利亞的「王座」幾度易手(通過政變的手段),但金牛犢在伯特利的「聖座」卻穩如泰山:

王上 16:1耶和華的話臨到哈拿尼的兒子耶戶【是一位先知,不是殺亞哈全家奪位的那個耶戶】,責備巴沙說:2「我既從塵埃中提拔你,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你竟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我民以色列陷在罪堙A惹我發怒,3我必除盡你和你的家,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一樣。4凡屬巴沙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

到亞哈王時甚至變本加勵,在金牛犢以外大量引入外國邪教:

王上 16:29猶大王亞撒三十八年,暗利的兒子亞哈登基作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兒子亞哈在撒馬利亞作以色列王二十二年。30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31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32在撒馬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堿陘琱O築壇。33亞哈又做亞舍拉,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

就連奉上帝之命剿滅了巴力崇拜的耶戶,基於與耶羅波安相同的「政治考慮」,也不肯同時清除金牛犢崇拜:

王下 10:28這樣,耶戶在以色列中滅了巴力。29只是耶戶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堛漕爾o,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犢。30耶和華對耶戶說:「因你辦好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亞哈家,你的子孫必接續你坐以色列的國位,直到四代。」31只是耶戶不盡心遵守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律法,不離開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堛漕爾o。

最後,北國以色列就是這樣,由開國到亡國,任政權如何數度易手,都離不開金牛犢崇拜。

王下 17: 13但耶和華藉眾先知、先見勸戒以色列人和猶大人說:「當離開你們的惡行,謹守我的誡命律例,遵行我吩咐你們列祖,並藉我僕人眾先知所傳給你們的律法。」14他們卻不聽從,竟硬著頸項,效法他們列祖,不信服耶和華-他們的上帝,15厭棄他的律例和他與他們列祖所立的約,並勸戒他們的話,隨從虛無的神,自己成為虛妄,效法周圍的外邦人,就是耶和華囑咐他們不可效法的;16離棄耶和華-他們上帝的一切誡命,為自己鑄了兩個牛犢的像,立了亞舍拉,敬拜天上的萬象,事奉巴力,17又使他們的兒女經火,用占卜,行法術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18所以耶和華向以色列人大大發怒,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只剩下猶大一個支派。19猶大人也不遵守耶和華-他們上帝的誡命,隨從以色列人所立的條規。20耶和華就厭棄以色列全族,使他們受苦,把他們交在搶奪他們的人手中,以致趕出他們離開自己面前,21將以色列國從大衛家奪回;他們就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作王。耶羅波安引誘以色列人不隨從耶和華,陷在大罪堙C22以色列人犯耶羅波安所犯的一切罪,總不離開,23以致耶和華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正如藉他僕人眾先知所說的。這樣,以色列人從本地被擄到亞述,直到今日。

更詭異的,是以色列亡國,但和伯特利都被亞述攻破,百姓被擄,那兩頭金牛犢要非被拆毀打碎,就是被亞述人擄去,但是金牛犢崇拜卻仍是「陰魂不散」:

王下 17: 24亞述王從巴比倫、古他、亞瓦、哈馬,和西法瓦音遷移人來,安置在撒馬利亞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們就得了撒馬利亞,住在其中。25他們才住那堛漁伬唌A不敬畏耶和華,所以耶和華叫獅子進入他們中間,咬死了些人。26有人告訴亞述王說:「你所遷移安置在撒馬利亞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規矩,所以那神叫獅子進入他們中間,咬死他們。」27亞述王就吩咐說:「叫所擄來的祭司回去一個,使他住在那堙A將那地之神的規矩指教那些民。」28於是有一個從撒馬利亞擄去的祭司回來,住在伯特利,指教他們怎樣敬畏耶和華。29然而,各族之人在所住的城埵U為自己製造神像,安置在撒馬利亞人所造有邱壇的殿中。30巴比倫人造疏割•比訥像;古他人造匿甲像;哈馬人造亞示瑪像;31亞瓦人造匿哈和他珥他像;西法瓦音人用火焚燒兒女,獻給西法瓦音的神亞得米勒和亞拿米勒。32他們懼怕耶和華,也從他們中間立邱壇的祭司,為他們在有邱壇的殿中獻祭。33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從何邦遷移,就隨何邦的風俗。34他們直到如今仍照先前的風俗去行,不專心敬畏耶和華,不全守自己的規矩、典章,也不遵守耶和華吩咐雅各後裔的律法、誡命。……41如此這些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他們的偶像。他們子子孫孫也都照樣行,效法他們的祖宗,直到今日。

大家務必記得,金牛犢崇拜的「精髓」不是一般拜偶像,而是「一腳踏兩船」。這些從外地遷到北國居住的外族人,真是人同此心,與以色列人一樣,「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他們的偶像」,只是沒有像以色列人拜金牛犢那樣拜到「融合」到「二合為一」而已。

金牛犢「精神不死」!

 

 

 

金牛犢的再度「頻死」

歷史自然還是有所反覆的,金牛犢除了在摩西的手下,在約西亞王的手下,也曾經歷過一次「頻死狀態」

王下 22:1約西亞登基的時候年八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一年。他母親名叫耶底大,是波斯加人亞大雅的女兒。 2約西亞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行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不偏左右。

北國亡國後約一百年,南國猶大的約西亞王執行了一次似乎非常徹底的異教大清洗,甚至及於原北國境內的金牛犢崇拜中心--伯特利

王下 23:1王差遣人招聚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眾長老來。2王和猶大眾人與耶路撒冷的居民,並祭司、先知,和所有的百姓,無論大小,都一同上到耶和華的殿;王就把耶和華殿堜珣o的約書念給他們聽。3王站在柱旁,在耶和華面前立約,要盡心盡性地順從耶和華,遵守他的誡命、法度、律例,成就這書上所記的約言。眾民都服從這約。4王吩咐大祭司希勒家和副祭司,並把門的,將那為巴力和亞舍拉,並天上萬象所造的器皿,都從耶和華殿媟h出來,在耶路撒冷外汲淪溪旁的田間燒了,把灰拿到伯特利去。5從前猶大列王所立拜偶像的祭司,在猶大城邑的邱壇和耶路撒冷的周圍燒香,現在王都廢去,又廢去向巴力和日、月、行星,並天上萬象燒香的人;6又從耶和華殿堭N亞舍拉搬到耶路撒冷外汲淪溪邊焚燒,打碎成灰,將灰撒在平民的墳上;7又拆毀耶和華殿徥傿ㄙ澈峇l,就是婦女為亞舍拉織帳子的屋子,8並且從猶大的城邑帶眾祭司來,污穢祭司燒香的邱壇,從迦巴直到別是巴,又拆毀城門旁的邱壇,這邱壇在邑宰約書亞門前,進城門的左邊。9但是邱壇的祭司不登耶路撒冷耶和華的壇,只在他們弟兄中間吃無酵餅。10又污穢欣嫩子谷的陀斐特,不許人在那堥洠鄐k經火獻給摩洛;11又將猶大列王在耶和華殿門旁、太監拿單•米勒靠近遊廊的屋子、向日頭所獻的馬廢去,且用火焚燒日車。12猶大列王在亞哈斯樓頂上所築的壇和瑪拿西在耶和華殿兩院中所築的壇,王都拆毀打碎了,就把灰倒在汲淪溪中。13從前以色列王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前、邪僻山右邊為西頓人可憎的神亞斯她錄、摩押人可憎的神基抹、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所築的邱壇,王都污穢了,14又打碎柱像,砍下木偶,將人的骨頭充滿了那地方。15他將伯特利的壇,就是叫以色列人陷在罪堙B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築的那壇,都拆毀焚燒,打碎成灰,並焚燒了亞舍拉。16約西亞回頭,看見山上的墳墓,就打發人將墳墓堛瑰e骨取出來,燒在壇上,污穢了壇,正如從前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17約西亞問說:「我所看見的是甚麼碑?」那城堛漱H回答說:「先前有神人從猶大來,預先說王現在向伯特利壇所行的事,這就是他的墓碑。」約西亞說:「由他吧!不要挪移他的骸骨。」他們就不動他的骸骨,也不動從撒馬利亞來那先知的骸骨。19從前以色列諸王在撒馬利亞的城邑建築邱壇的殿,惹動耶和華的怒氣,現在約西亞都廢去了,就如他在伯特利所行的一般;20又將邱壇的祭司都殺在壇上,並在壇上燒人的骨頭,就回耶路撒冷去了。

經文沒直接提及金牛犢,卻提到「他(約西亞)將伯特利的壇,就是叫以色列人陷在罪堙B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築的那壇,都拆毀焚燒,打碎成灰」,這很自然使人想起那第一隻金牛犢的下場,「(摩西)將他們所鑄的牛犢用火焚燒,磨得粉碎」。

然而,金牛犢第一次「頻死」後可以「復活」,難道第二次「頻死」後就會永遠消失麼?當然不會……

這一頭牛犢終於走了,

你無須歡喜;

那一頭牛犢正稍稍的來,

你也不必訝異。

 

 

無處不在的「金牛犢」

據說,埃及人之所以這樣崇拜「牛」,就是因為牠象徵無比的生命力與繁殖力,金牛犢有著驚人的「復元力」,完全可以「理解」。故此,就連約西亞王雷厲風行的宗教改革都不可能消滅金牛犢,正如他無法挽回南國猶大的亡國厄運一樣。

金牛犢又「復活」了,而且不只像耶羅波安那樣「一分為二」,而是變成無數似牛或非牛的「化身」,無處不在。

你若然知道:

金牛犢崇拜不是表面上的「牛神崇拜」。

它是一個根源於埃及宗教,扣連於太陽神崇拜,帶有含混一神教的特色以至能「冒充耶和華/基督教的上帝」,並且最為符合人類思辯性與實用性的宗教本能的一種「宗教範式」。即是--

金牛犢崇拜的本質不是偶像崇拜,而是含混一神教

那麼,你就會發現「金牛犢」無處不在:

當發源於埃及亞歷山大城的異端諾斯底主義標榜一個「含混至高神」又盜用大量基督教術語的時候,你應看見,這裡就有一頭「金牛犢」。

當君士坦丁大帝聲稱他看見一個「太陽加十字形圖案」的所謂「異象」並藉此「得勝」並因而奉基督教為「國教」云云,你應看見,這裡又是一頭「金牛犢」。

當一眾美國總統向著方尖碑(根源於埃及宗教,扣連於太陽神崇拜)說我信「上帝」(含混一神),又按手「聖經」發誓又請個「牧師」同台祈禱(似基督教),但又開口閉口說美國精神是「包容所有宗教」(非基督教),你更應看見,這裡又有一頭「金牛犢」。

當一眾美國太空人在阿波羅XX號(根源於希羅宗教,但希羅宗教受埃及影響甚大,亦扣連於太陽神崇拜,明明是非基督教)上大談「上帝」(含混一神)還引用「聖經」後來更作「見證」(又疑似基督教),你也應看見,這裡頭的還是「金牛犢」。

至於「現代金牛犢崇拜」的「精神支柱」,自是「信奉一神」又「包容萬教」的共濟會。

幾十人到華爾街去圍著隻「金牛」祈禱作法,嚴格而言不符合「拜金牛犢」的規格與範式,聖經展示的金牛犢事件,是「群眾一人一票贊成的」(第一次),是「國家元首以國家級數推行的」(第二次),我上面舉的那幾個例子,才夠「經典」。

不要告訴我「美國總統太空人都信神」這些含含糊糊的「見證」可以東拉西扯到耶和華或主耶穌那裡去。重要的不是這些含含糊糊的「見證」可否東拉西扯到耶和華或主耶穌那裡去,而是這些含含糊糊的「見證」可以不必拉扯到耶和華或主耶穌那裡去,甚至可以更自然更合理地拉扯到共濟會等一眾異端邪說去。

容我再說一遍:拜金牛犢不必有隻「牛」在那裡,只要它能偷樑換柱,冒名頂替,以「含混一神」取代耶和華--阿伯拉罕的上帝,主耶穌基督的父,就是不折不扣的拜金牛犢。

事實上,今天一整個主流基督教就是一台「金牛犢祭壇」,當中的「上帝」的面目真是含糊得不能更含糊。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麼?

我不說了,因為俄網從第一天起,就竭力對抗金牛犢崇拜,就用盡方法費盡唇舌幫大家分別耶和華與共濟會的「含混一神」。大家要看,就請重溫俄網的主題頁吧!

 

 

 

下篇(末日):天地同心,其利斷「金」

 

金牛犢無法消滅的人

金牛犢的「復活」能力驚人,曾叫以色列終歸亡國,眼下,更幾乎「消滅」了整個基督教會。不過,總有一些人,是金牛犢無法「消滅」的。

來 11:24摩西因著信,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25他寧可和上帝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26他看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賞賜。27他因著信,就離開埃及,不怕王怒;因為他恆心忍耐,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

摩西在埃及「浸」了四十年,但是「埃及一神教」始終無法取代他對他「弟兄之神」與「祖宗的神」的死心塌地。

摩西深厚綿長的「子性」(就是信心)讓他紋風不動地鎖定他「弟兄之神」與「祖宗的神」,他以天長地久的關係來定義上帝,而非含糊的神學概念與惡俗的宗教功能。故而金牛犢的「神學」可以迷倒「牧師」,金牛犢的「方便」可以滿足「眾群」,對摩西卻全然不起作用。

我知道,這些人,從來不多,甚至如鳳我麟角人間極品。但至少,人心裡確實存在一種金牛犢無法消滅的氣質,值得我們用畢生精力去復生、去發掘。據我觀察,神學教育與宗教操練對復生或發掘這種氣質無甚功效,倒是很傳統很傳統的「忠君愛國」思想,或有一點作用。

只是,「民主萬歲」的今天,誰還記得「忠君愛國」

 

 

被終極焚毀的「天牛」

歷史上的金牛犢,一再被「燒」而不「毀」,總能死灰復燃,正像埃及神話中的金牛犢是每天初昇的太陽神,每早晨都能「復活」那樣。

但是,聖經應許我們,埃及神話中生出金牛犢的「天牛」(天空女神)終有一天會被烈火焚燒,會被「廢去」。這樣連根拔起釜底抽薪,它便不可能再「生」出下一頭金牛犢混亂真道遺禍蒼生了。

彼後 3:3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4「主要降臨的應許在哪堜O?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5他們故意忘記,從太古,憑上帝的命有了天,並從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6故此,當時的世界被水淹沒就消滅了。7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8親愛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9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10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

人的「改革」,就算像摩西、約西亞那樣的誠懇用力,都不可能根除金牛犢,因為它太符合人(包括許多「信徒」)愛「一腳踏兩船」的「宗教本能」,必須等到基督再來以「上帝之火」來更新一切,才會被徹底清除一倒不起。

金牛犢不是真金,牠經不起紅爐火!

……

這就是金牛犢的「末日」,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要成就這事。

不過,弟兄姊妹,卻要知道,今天的主流仍是金牛犢的天下,你必須謹守你的心,與上帝的熱心相配,免得你與金牛犢一同被消滅,像第一次金牛犢事件中「培葬」的三千人,或像第二次金牛犢事件中被擄去永不能歸家復國的以色列人。

彼後 3:11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12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13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14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15並且要以我主長久忍耐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著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16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事。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17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然預先知道這事,就當防備,恐怕被惡人的錯謬誘惑,就從自己堅固的地步上墜落。18你們卻要在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願榮耀歸給他,從今直到永遠。阿們!

聖潔、敬虔,不是泛泛的「宗教好表現」,而是咬牙切齒地鎖定上帝,不讓任何「含混一神」冒名頂替我們的天父上帝。

記得,天地同心,其利斷「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