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9月(第 80 期)

 

引子、我真傻……

 

 

鎮上的人們也仍然叫她祥林嫂,但音調和先前很不同;也還和她講話,但笑容卻冷冷的了。她全不理會那些事,只是直著眼睛,和大家講她自己日夜不忘的故事:

「我真傻,真的,」她說,「我單知道雪天是野獸在深山裡沒有食吃,會到村裡來;我不知道春天也會有。我一大早起來就開了門,拿小籃盛了一籃豆,叫我們的阿毛坐在門檻上剝豆去。他是很聽話的孩子,我的話句句聽;他就出去了。我就在屋後劈柴,淘米,米下了鍋,打算蒸豆。我叫,『阿毛!』沒有應。出去一看,只見豆撒得滿地,沒有我們的阿毛了。各處去一向,都沒有。我急了,央人去尋去。直到下半天,幾個人尋到山坳裡,看見刺柴上掛著一只他的小鞋。大家都說,完了,怕是遭了狼了;再進去;果然,他躺在草窠裡,肚裡的五髒已經都給吃空了,可憐他手裡還緊緊的捏著那只小籃呢。……」她於是淌下眼淚來,聲音也嗚咽了。

這故事倒頗有效,男人聽到這裡,往往斂起笑容,沒趣的走了開去;女人們卻不獨寬恕了她似的,臉上立刻改換了鄙薄的神氣,還要陪出許多眼淚來。有些老女人沒有在街頭聽到她的話,便特意尋來,要聽她這一段悲慘的故事。直到她說到嗚咽,她們也就一齊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淚,嘆息一番,滿足的去了,一面還紛紛的評論著。

她就只是反復的向人說她悲慘的故事,常常引住了三五個人來聽她。但不久,大家也都聽得純熟了,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們,眼裡也再不見有一點淚的痕跡。後來全鎮的人們幾乎都能背誦她的話,一聽到就煩厭得頭痛。

「我真傻,真的,」她開首說。

「是的,你是單知道雪天野獸在深山裡沒有食吃,纔會到村裡來的。」他們立即打斷她的話,走開去了。

她張著口怔怔的站著,直著眼睛看他們,接著也就走了,似乎自己也覺得沒趣。但她還妄想,希圖從別的事,如小籃,豆,別人的孩子上,引出她的阿毛的故事來。倘一看見兩三歲的小孩子,她就說:

「唉唉,我們的阿毛如果還在,也就有這麼大了……」

孩子看見她的眼光就吃驚,牽著母親的衣襟催她走。於是又只剩下她一個,終於沒趣的也走了,後來大家又都知道了她的脾氣,只要有孩子在眼前,便似笑非笑的先問她,道:

「祥林嫂,你們的阿毛如果還在,不是也就有這麼大了麼?」

她未必知道她的悲哀經大家咀嚼賞鑒了許多天,早已成為渣滓,只值得煩厭和唾棄;但從人們的笑影上,也仿佛覺得這又冷又尖,自己再沒有開口的必要了。……

魯迅《祝福》【閱讀全文

我真傻,真的--

我以為大家都知道,炒作雷曼迷債引發金融海嘯禍及全球禍延至今的公司總裁、基金經理與股票交易員,與九一一恐襲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倒下時的絕大多數「受難者」,是同一路甚至同一夥人。許多人年薪過億,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平民」--除非你是個「才子」,以為坐勞斯萊斯的仍算「平民」。

我又以為大家都知道,拉登策動襲擊的,是紐約世界貿易中心與華盛頓五角大廈,是掌控世界經濟命脈與全球軍事形勢的「大本營」,也是「美國霸權」的重大象徵,絕不是工廠、醫院、學校、幼稚園之類的「民用設施」。

我又以為凡是「基督徒」都知道,「貪財乃萬惡之根」,上帝不喜悅以色列人「多積金銀多置軍馬」,上帝與瑪門(財神)誓不兩立,耶和華與金牛犢無可兼容,十字架與方尖碑截然有別。

我還以為,不可一世的世貿與國防部的倒下和崩塌,會使美國人稍稍醒悟自己對金錢和武力的盲目崇拜,以至對所謂「天佑美國」一廂情願的迷信有所質疑──不是質疑上帝,而是質疑他們信的那個是甚麼「上帝」。

我甚至以為,只要揭發共濟會存在的真相,揭發共濟會「混亂基督教」的陰謀,揭發所謂「美國精神」背後的是共濟會而不是基督教,人們就會稍稍醒悟,離開假冒,回頭去認回他們祖宗的「原來上帝」。

我真傻,真的--

我卻不知道,「主流教會」與資本主義如魚得水打成一片,已經是五百年的事。馬丁路德以後的宗教改革,完全是另一碼事。我足足落後世界五百年。

我卻不知道,紐約猶太人一面堅持「安息日不用電」一面繼續「一至五炒股票」,是這樣「自然」的事,與他們的祖宗明明對著「金牛犢」都可以喊得出「耶和華」一般的「自然」。

我也不知道,人們竟有這樣的巧言本事,將九一一事件詮釋為「攻擊美國人的自由精神」,而不是「針對美國的世界霸權」;又將所謂悼念的焦點集中在殉職消防員,彷彿拉登是來襲擊紐約消防局似的。

我更不知道,「海軍陸戰隊」隊員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領著一眾交易員唱「天佑美國」,可以唱得如此「天人和諧」、「一體共融」,與主耶穌在聖殿裡大發脾氣,不容人在那裡做買賣的「暴戾畫面」,有天淵之別。

我更更不知道,人們竟可以如此「喪事當喜事辦」,絕口不提九一一事件所反映的美國人在各方面的失敗甚至不堪一擊的事實,卻一味強調美國歷史的「光榮」與美國精神的「偉大」,更誇言其永不倒下,天下無敵。

我更更更不知道,不知道真正「不知道」共濟會存在的原來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知道了共濟會存在而會「介意」的,也只有我一個人。丹布朗先生就毫不諱言:「共濟會?華盛頓特區,不是一街都是麼?」

我真傻,真的--

我不單只不知道自己落後世界五百年,甚至不知道自己活在地球,還以為自己身在火星。我花了足足一個「十年」,才終於領會,甚麼叫做「枉作小人」。

她未必知道她的悲哀經大家咀嚼賞鑒了許多天,早已成為渣滓,只值得煩厭和唾棄;但從人們的笑影上,也仿佛覺得這又冷又尖,自己再沒有開口的必要了。

連祥林嫂都知道,「自己再沒有開口的必要了」,我卻是到如今還要開口說話,我真傻,真的……

 

 

上篇、為了忘記的記念

 

 

九一一十週年,舖天蓋地的,是所謂「悼念」活動。這些活動,掛的招牌幌子,除了星條旗之外,無一例外,一定是叫你「不可忘記」。但是,骨子裡,它們叫你「不可忘記」的究竟是甚麼?暗暗地誘使你去「忘記」的,又是甚麼?

我真傻,真的--但「傻」如我都可以一眼看出,就是這些所謂「悼念」活動,其實都是一些「為了忘記的記念」……

 

 

忘記「天不佑美國」

從近距離看,這些「為了忘記的記念」,是要你在一片《天佑美國》的歌聲中陶然大醉,好忘記一連串「天不佑美國」的不祥之兆。

既說近距離,稍稍遠的,譬如 2005 年 8 月水淹新奧爾良城的大風災, 2007 年 10 月火燒南加州的大火災,都不說了,只是九一一十週年前夕個把月間來「贈慶」的一系列事故,就很夠說了:

駐阿美軍8月傷亡慘重

在即將過去的8月份,迄今有多達66名美軍士兵在阿富汗喪生,使得8月成為阿富汗戰爭爆發近10年以來,美軍傷亡最慘重的月份。……而在陣亡的66名美軍士兵中,近一半在8月6日喪生。

當天,美軍一架CH-47「支奴干」大型直升機在阿富汗東部被塔利班武裝分子擊落,造成包括30名美軍在內共38人死亡。這是阿富汗戰爭爆發以來,美軍單次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戰役。死者中包括美軍最精銳的「海豹」突擊隊至少17名隊員……

最掃興的,自是擊斃九一一「元兇」拉登,風光一時無兩的「美軍最精銳的海豹突擊隊」竟然至少有 17 名隊員被殺,「神威」一朝掃地。

百年大震 民眾驚嚇

美國東部維吉尼亞地區(8月)23日下午1時51分發生芮氏規模 5.8 地震,紐約、新州、長島等地區明顯感受到地震搖晃之感,不少民眾都驚慌跑出室外。在九一一恐怖襲擊十周年即將來臨之際,這次地震使有些人甚至擔心是另一起恐襲事件。……

這場地震雖然震級遠不如四川汶川或日本福島地震震級,但因為美東地區鮮少發生地震,仍引起不少民眾恐慌。這是自1897年以來美東地區最高震級的地震。

這場美國東部「百年一遇」的地震,在「敏感」的九一一前夕發生,來得完全「不是時候」,而更予人「不祥」之感的,是地震殺傷力雖然不大,但卻有十分明顯的「針對性」……

國葬教堂崩頂 華盛頓紀念碑現裂縫

地震破壞了華盛頓多個地標,曾為列根、福特等美國前總統舉行國葬的華盛頓國家大教堂(Washington National Cathedral),約90米高的中心塔樓損毀嚴重,塔樓頂端的4個小尖塔,其中3個的十字形裝飾石掉下,另一小尖塔傾斜,周邊結構亦輕微受損。……

另外,高169米的華盛頓紀念碑(Washington Monument)近頂部位亦出現裂縫,當局出動直升機檢查裂痕,紀念碑部分地方暫時關閉。此碑為紀念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而建,是世界最高的石製建築,也是全球最高的方尖碑。……

1 

非常可惡的,是這些「針對性」的破壞,是明明衝著「美國精神」的重要標誌,以至九一一十週年的「悼念活動」(更正確說是「慶典」)而來的:

起重機翻覆 華府國家大教堂再受創

一座500呎高的起重機7日在雷暴雨中,在華府國家大教堂( National Cathedral ) 翻覆,砸壞相連的兩座建築物和多輛汽車。……

官員正調查事件起因,職業安全與衛生管理局人員在現場巡視。大教堂的發言人透露,起重機砸壞教區主教的總部大樓,和教堂的精品店 Herb Cottage。

事發前,工人正使用該起重機,修理在上月美東地震中受到破壞的教堂塔頂。
這座著名的百年大教堂,坐落在華盛頓的最高點,一直是總統就職典禮和葬禮、以及遇上國難時舉行祈禱的地方。

該教堂定於11日舉行九一一10周年紀念活動,歐巴馬總統屆時將會出席。由於教堂嚴重受損,紀念活動是否另尋地方,目前尚不清楚。

如此連番不巧,九一一「悼念活動」的煞科戲--甚麼希望音樂會,就只能移師別駕避避風頭了:

罹難者家屬、政治人物及宗教領袖約2000人擠滿甘迺迪中心(Kennedy Center) 廳堂,參加長達90分鐘的紀念音樂會活動。

由華盛頓國家大教堂主辦的這場音樂會,因教堂所在地之前發生事故,改到甘迺迪中心舉辦。

結果,《天佑美國》似乎只能在「證交所」由「海軍陸戰隊」領唱,而不能正正經經在「教堂」由「牧師」領唱。當然,那些「教堂」或「牧師」是否就等於「正正經經」,會不會不過是變相的「證交所」和「海軍陸戰隊」,大家且發揮一下想像力。

話休煩瑣,地震雖然殺傷不大,但驚嚇也不算小。不過,好戲還在後頭。百年一遇的地震過後,驚魂未定,又來了廿年一遇的特大颶風:

颶風癱瘓紐約 「不夜城打盹」

颶風艾琳昨正面吹襲美國最大城市紐約,帶來狂風大雨,哈德遜河水位滿溢,導致下曼哈頓地區水浸,市內地鐵、巴士停駛,大型商店與娛樂場所停業,交通與商業活動癱瘓,美國傳媒形容,艾琳令紐約這座不夜城「打了一個盹」。艾琳昨晚減弱為熱帶風暴,但其橫掃美國東岸已造成逾330萬戶停電,至少14人死亡。

艾琳(Irene)繼周六在北卡羅來納州登陸後,昨晨5時30分(本港時間昨日下午5時30分)在新澤西州第二度登陸,以逾百公里的風速撲向紐約。當局發出龍捲風及水浸預警。狂風引起的風暴潮導致哈德遜河(Hudson River)與東河(East River)水位暴漲,洪水淹過曼哈頓島的防洪堤,導致沿岸街道水浸。

禍不單行,颶風送走一個(艾琳)又來一個(李爾),搞得連場暴雨到處水浸:

美東洪災 13萬人疏散

熱帶風暴「李爾」帶來的暴雨,在美國東部地區引發洪水,致使賓夕凡尼亞州、紐約州及馬里蘭州十三萬人被逼疏散,當中有六萬五千人來自賓州。部分地區水浸高達二點四米,至今已有五人在賓州及弗吉尼亞州死於洪水。

看倌更別忘了,九一一襲擊的焦點--紐約曼哈頓,是美國經濟以至於世界金融的中心,衝擊她最厲害的,還不是地震、颶風、洪水,而是某種「海嘯」……

市場憂海嘯重臨 專家﹕資本主義陷危

2008年的金融海嘯是歐美經濟的分水嶺,在此之前,歐美民眾與政府在景氣泡沫下先使未來錢,金融機構則為賺厚利而過度槓桿借貸,大搞高風險投資,包括大量由按揭打包而成的債務抵押債券(CDO)。但美國樓市泡沫爆破,令CDO紛變毒債,最終導致投資大行雷曼勁蝕破產,引發海嘯。

要撥亂反正,勒緊褲頭和減低槓桿是無可避免,但3年過去,歐美民眾不願面對緊縮苦果,而減低槓桿則令經濟惡化,令歐美面臨新一場衰退。……

……

我很知道,許多美式牧師學者,像他們的總統先生一樣,很會用「雙重標準」--殺死九一一「元兇」拉登自然是「天佑美國」,「海豹」中伏卻是恐怖份子殘暴詭詐;連場地震風災洪水但損失尚算輕微,就少不免「感謝上帝」,但何以會有這連場地震風災洪水,還來的時候這樣不巧(九一一前夕),震倒的地方這樣掃興(作為「悼念」會場的國家大教堂),自然純屬天災意外,無從稽考。

我敢保證,在所有「九一一悼念會」之上,這些掃興的話題事故,雖然都是個把月內的事,都一概不提,都齊齊忘記!

就讓我們一齊在華爾街的開盤「平安鐘」鐘聲中,隨著陸戰隊美妙的歌聲同唱《天佑美國》,直到「天不佑美國」的那日……

 

 

忘記「九一一本質」

稍稍抬頭,從中距離看,你還會知道,這些「為了忘記的記念」,是要你忘記九一一恐襲的真實本質,及它應該引起的深刻自省。

請看他們在「悼念」甚麼:

殉職消防遺腹子:你是個英雄

在911事件10周年前一天,紐約曼哈頓聖帕特里克座堂舉行大型彌撒,向10年前勇敢奔向世貿中心救災而犧牲的343名紐約巿消防員致敬。其中一名上台發言的來賓特別引人注目——他是年僅9歲的帕特里克(Patrick Mate Lyon)。他是其中一名英勇消防員的遺腹子,他要向從未見面的父親說:「很高興知道你是個英雄」。

兩位總統先生的「悼辭」及重點「活動」

奧巴馬透過廣播、網路發表演講:「10年前,美國一般百姓展現了勇氣的真諦,他們衝上樓梯,衝進熊熊燃燒的災難現場,或衝進飛機駕駛艙。」

「沒錯,我們面臨堅決的敵人,他們會試圖再次攻擊我們,但如同本週末再次展現的防衛,我們依舊保持警覺,我們盡一切保衛我們的人民。」……

紐約聖派屈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今天替911事件罹難者舉行莊嚴的追悼儀式,包括343名救難殉職的消防員。

在賓州,911受難者親屬今天聚集於姍克斯維爾(Shanksville),看著前總統小布什(George W. Bush)、克林頓(Bill Clinton)和現任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為紀念碑揭幕,悼念聯合航空93號班機罹難者。

大片的白色石牆於當時波音757班機墜毀的賓州郊區廣場現場揭幕。石牆上刻著2001年911事件第4架被挾持班機中,與蓋達恐怖分子搏鬥乘客的名字。…

小布什對機上4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表示敬意,因為他們挺身阻止劫機犯,讓飛機未按計劃撞上美國國會大廈,避免了更嚴重的慘劇。

布什告訴群眾:「我們在911記取的教訓之一在於邪惡確實存在,而勇氣也是」。……這40人的英勇行為是「對恐怖戰爭的首度反攻,和美國歷史上最具勇氣的行為之一」。

在眾多「悼念活動」之中(至少是傳媒集中報導的「悼念活動」中),不知何故,焦點總是十分集中於紐約殉職消防員的「捨己救人」以及聯合航空93號班機上的乘客和機組人員的「英勇抗敵」之上,甚至高調請來他們的「孤兒寡婦」出席集會以至發表講話,大打「煽情牌」。

一時之間,好像拉登策動九一一恐襲的目的,是處心積慮要攻擊紐約消防局,並且專事傷害美國人最手無守鐵的「孤兒寡婦」。

這就是九一一恐襲的本質嗎?

九一一恐襲的目標,明明是紐約世貿中心和華盛頓五角大廈,毫無疑問,都是「美國霸權」的象徵,是影響世界經濟和軍事形勢至大至巨的大本營,絕對不是甚麼「民用設施」。而九一一的死難者,絕大多數是在這兩部維持「美國霸權」的「機器」的重要「部件」,不少更是年薪過億的公司總裁、基金經理和股票交易員,而非你想象中的那種「平民」,更不是「孤兒寡婦」。

我不能否認,殉職的消防員及他們的「孤兒寡婦」,確是相對無辜的,但是九一一恐襲的目標卻也不是他們,不能無恥地利用他們來轉移視線。世貿中心倒下的絕大多數死難者,明明是那幫引發金融海嘯的「貪婪者」的同一路甚至同一夥人,但我卻從未聽聞,至少新聞媒體極少提及,有專為九一一事件中死難的「公司總裁、基金經理和股票交易員」開的「悼念會」。我雖然很「傻」,也聯想到一些箇中原因。

將九一一的悼念活動,集中於「記念」少數而且與九一一恐襲的本質實質無關的死難者及其家眷,目的就是要你「忘記」,「忘記」九一一恐襲的本質,「忘記」那些主要的、真正相關的死者並非真正無辜的--他們制定或至少協助制定的經濟及軍事策略,直接間接,見血不見血地,殺害過無數至少比他們更加無辜的真正平民,罪大惡極!!!

知否,資本主義最大的詭詐與邪惡,與將一個「殺人程序」分工:執行員工將責任推給決策高層,決策高層將責任推給公司股東,最後是推給天下無敵的「X」--所謂「自由市場原則」。於是,肆意剝削壓榨奴役真正手無寸鐵的窮人,不見血地殺害無數人,卻是所有人都毋須負責--滿手是殺人的血,還妄稱自己「無辜」!!!

 

 

忘記「祖宗的上帝」

更足以致命的,是從遠距離看,這些「為了忘記的記念」更是要你忘記我們列祖列宗的上帝,忘記亞伯拉罕的上帝、摩西的上帝、主耶穌的上帝與眾先知使徒的上帝,原本是「姓甚名誰」的。

兩吋厚的聖經,幾千年來的以色列歷史的深刻教訓,本來很有足夠的提示,讓我們可以透過九一一事件的本質,重新回歸基督信仰:發現人類的無能、審判的真實、末日的逼近、信仰的本質,以至上帝的「姓名」。悲哀的卻是,我所知道的幾乎所有「記念」活動,都與之背道而馳。

世貿的倒下,五角大廈的崩塌,「美國霸權」如此不堪一擊,本來,作為基督徒,很可以合理、合情、合法地聯想到以下經文,這絕對不是膚淺的「對號入座」,更不是涼薄的「傷口撒鹽」,而是深刻動情的信仰反思: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

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詩 127: 1

世貿中心,紐約人自炫自耀的世界級摩天大樓,幾小時之內就灰飛煙滅;五角大廈這個「國防部」,卻竟然連架民航機都「防」不了,自身難保,被轟得灰頭灰臉。

說世貿倒下成灰,是「報應」,是大快人心的「公義伸張」,很過分麼?經上不是記著說:

結 28: 17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我已將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們目睹眼見。18你因罪孽眾多,貿易不公,就褻瀆你那堛爾t所。故此,我使火從你中間發出,燒滅你,使你在所有觀看的人眼前變為地上的爐灰。19各國民中,凡認識你的,都必為你驚奇。你令人驚恐,不再存留於世,直到永遠。

看著世貿裡那些最善「營利」最會「計算」的「金融精英」被困火場以至最終縱身而下,這樣的聯想不是「殘忍」,而是至為「仁慈」的「警世」,免得有更多人「如此滅亡」,是基督信仰對世界最偉大的貢獻之一:

詩 49: 6 那些倚仗財貨自誇錢財多的人,7 一個也無法贖自己的弟兄,也不能替他將贖價給上帝,8-9 叫他長遠活著,不見朽壞;因為贖他生命的價值極貴,只可永遠罷休。

……11 他們心堳銩Q:他們的家室必永存,住宅必留到萬代;他們以自己的名稱自己的地。12但人居尊貴中不能長久,如同死亡的畜類一樣。……

17 因為,他死的時候甚麼也不能帶去;他的榮耀不能隨他下去。18他活著的時候,雖然自誇為有福(你若利己,人必誇獎你);19他仍必歸到他歷代的祖宗那堙A永不見光。20 人在尊貴中而不醒悟,就如死亡的畜類一樣。

至於摩西傳達的「不可多積金銀軍馬」的立國憲章,保羅說的「貪財乃萬惡之根」的警誡,主耶穌基督強調的愛上帝與愛瑪門(財利)之不可兩全,以至眾先知一生對抗的「巴力(財神)崇拜」和以色列人因「不符經濟效益」而不肯認真守安息日和安息年(裝模作樣「安息日不用電」自然不算數)的貪婪惡行,本來,透過世貿的倒下與五角大廈的崩塌,很可以讓全世界的基督徒重新認真反省,重新發現我們的天父上帝究竟「姓甚名誰」--祂與一元美鈔上的那個「God」、華爾街那隻金牛犢和華盛頓那幢方尖碑,都毫無關係!

悲哀的是,在一眾「記念」中,世貿裡遇襲死亡的「公司總裁、基金經理和股票交易員」,要非因為「形象欠佳」而鮮少提及他們的職業,就是重新包裝,包裝為「年青有為的金融精英」,而不是「不能自救的貪利之徒」。就連許多牧師學者,都是這樣地人云亦云,不知所謂。

九一一事件,美國霸權如此不堪一擊,本來,也很可以使人們懷疑總統牧師們口中的「天佑美國」的真實性,懷疑這種其實靠「財技」(巧取)與「軍技」(豪奪)撐出來的所謂「天佑美國」是靠不住的,因而至少會多一點謙卑自省,少一點「大美國主義」,少一點對「財技」與「軍技」的迷信與追逐。更好一點的,是開始認真思考末世審判以至誰才是真正上帝等事關生死的信仰問題。

悲哀的是,在一眾「記念」中,舖天蓋地的信息都幾乎背道而馳。總統先生的演辭自然可作為最佳代表:

過去的十年表明﹐美國沒有向恐懼妥協。……﹐被摧毀的企業得到重建……過去這十年講述了一個關於不屈不撓精神的故事。五角大樓得到了修復﹐……

他們會知道﹐沒有什麼可以擊垮真正代表美利堅合眾國的意志。他們會記得﹐我們一路走過了奴隸制和南北戰爭﹐見證了排隊領麵包的隊伍和法西斯主義﹐經歷了經濟衰退和動亂﹐也征服了共產主義和恐怖主義。有人會提醒他們說﹐美國並不完美﹐但美國的民主是久經考驗的﹐這種民主反映出人類的不完美﹐但同時也讓我們有機會改善我們的國家。在舉國悼念的日子裡﹐我們引以為榮的就是這些永不磨滅的美國歷史和推動我們合眾為一、向前邁進的決心。

……我們堅守信仰、遭到沉重打擊並變得更為堅強的故事將流傳給後人。……

以公正的上帝作為我們的向導﹐讓我們向那些逝者致敬﹐努力為實踐那些令我們國家卓爾不群的精神而奮鬥﹐讓我們滿懷希望暢想未來。……

……

天下無敵的「大美國主義」以及與其並生掩過一切的「含混一神教」,通過這些所謂或不知所謂的「九一一悼念活動」,再一次向美國人以至全人類發放,要所有人都好好「記念」。

當「陸戰隊」在「交易所」領唱《天佑美國》的時候,「大美國主義」的兩大支柱--五角大廈的「軍技」與世貿中心的「財技」一同被記念了,「大美國主義」的背後信仰「含混一神教」被記念了,「大美國主義」要建立千秋萬世的「人間天國」的徹底「反末世論」也被記念了。至於原來的上帝究竟姓甚名誰,「不可多積金銀軍馬」的立國憲章,基督必要再來審判世界領入天國的末日信息,自然統統都被「忘記」了。

這些就是「為了忘記的記念」,辦得(或說扮得)非常「成功」。

 

 

下篇、人生有幾個十年

 

 

人生有幾個十年?我的一個,就虛耗在我的「真傻」之上。

這十年,於我,是「萬事無成空過日」:     

霽後江城風景涼,豈堪登眺只堪傷。遠天螮蝀收殘雨,映水鸕鶿近夕陽。
萬事無成空過日,十年多難不還鄉。不知何處銷茲恨,轉覺愁隨夜夜長。

戎昱《江城秋霽》

枉做了十年「小人」,到處向人家「揭發共濟會」,還煞有介事搞個網頁,原來人家一早就知道了,或者知道了也毫不在乎,這不是「萬事無成空過日」,是甚麼呢?此中「無聊」,真不足為外人道,更非呆看雨後風景看到天黑的無聊可堪比擬。

這十年,於世界,是「四海十年不解兵」

四海十年不解兵,犬戎也複臨咸京。失道非關出襄野,揚鞭忽是過胡城。豺狼塞路人斷絕。烽火照夜屍縱橫。天子亦應厭奔走,群公固合思升平。但恐誅求不改轍,聞道嬖孽能全生。江邊老翁錯料事,眼暗不見風塵清。

杜甫《釋悶》

打了十年的所謂「反恐戰爭」,由阿富汗打到伊拉克,由伊拉克打到巴基斯坦,連所謂「元兇」拉登都擊殺了,但這世界,就如總統先生所說的,「更安全」了嗎?若是更「安全」,美國的軍費何以是天文數字?而且,令世界更加不安全的,究竟是恐怖分子,還是四出招搖煽火的美軍艦隊和到處銷售軍火的美國軍火商?

安史之亂後,然後吐蕃入侵,輾轉十年,表面的禍亂雖然稍稍平定,但是「嬖孽能全生」,即罪魁禍首(指專權亂政的宦官)卻逍遙法外,杜甫深知道「內奸不除,外患不止」,換湯卻不換藥,遲早舊事重演!

九一一的真正元凶,是拉登嗎?還是美國人自己的自負與貪婪?「內奸不除,外患不止」的道理,自視為「文明典範」的美國人,明白嗎?以色列並不是亡於外患(巴比倫的入侵),而是亡於內奸(耶洗別與巴力教的滲透),自視為「基督教」還會引用聖經的美國牧師,有多少知道呢?

我自是「一事無成」,無可諱言;但是,這個世界很「多事」(這邊是「恐」那邊是「反恐」),也不見得就很「有成」。日光之下,虛空的虛空,何止十年,即使千年萬代,誰不是「一事無成」,誰可以擾擾攘攘而終歸「有成」?總統先生的滿口「大話」,牧師學者的滿口「平安」,你真相信麼?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江城子》

據說,紐約「九一一紀念館」終於落成開放了,死者的姓名都刻在碑上供人憑吊,算是有個「安息」了;但是,許多死者的骸骨至今仍無法尋回或確認,仍未得「入土為安」。十年生死,親友連「孤墳」都無從為他們立一片,就更是「無處話淒涼」。

罹難者遺屬反對未辨認骸骨置911紀念館

部份在近10年前「911」恐襲中遇難人士的遺屬,周日(3日)聲言反對當局要把超過9千塊未能辨認人類骸骨放置在「國家911紀念與博物館」地下展廊的計劃。

這些遺屬表示,把這些無人認領與無法辨認的人類骸骨放在一道鐫刻古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詩句的牆後,是不能接受的做法。……911遺屬對當局如此處理這批可能包括他們至親的骸骨,把遺骸列作吸引遊客的展品,感到震驚,他們認為這些骸骨應存放在一個獨立的地面紀念所內。

但是,更淒涼可悲的,更生死茫茫的,是這些生者與死者,至今都還是「生得不明所以」,「死得不明不白」。

不明不白的,不是死者的「死得無辜」,而是他們死得並非如他們自己想像或某些人詮釋得那樣「無辜」--他們既是維持和運作「美國霸權」的「機器」(世貿中心與五角大廈)的「部件」,運用他們的「財技」與「軍技」見血或不見血地「殺」過無數比他們更無辜的人,就不能算為「無辜」。不明所以的,是生者既不知道死者的並非真正無辜,於是,只會繼續維持、運作甚至歌頌讚美「美國霸權」的「機器」,最終的下場,必是重蹈覆轍,與那些死者一般無二。

九一一事件,本來是一個極有價值的生死教訓,叫人們「知死知生」,不再迷戀今生與人力,仰首盼望永恆與救恩。但是,十年過去,人們卻「喪事當喜事辦」,明明是血的教訓,換來的,竟然是更加不可一世的自吹自擂,與將來一樣甚至更悲慘的覆沒下場。

茫茫啊!

至於我,十年前「好管閒事」:

九一一那天,電視畫面上世貿灰飛煙滅、「金融精英」自身難保的一幕,使我不禁聯想到貪財自負的果報、末日審判、主必快來和假基督的現身,有意無意間,就在網上第一次發現共濟會的存在與陰謀,於是以為是「驚世大發現」,就學人去「揭發共濟會」,甚至天真到以為,世貿中心與五角大廈的頹然傾倒,必定是意味共濟會與假基督「氣數將盡」的「末日喪鐘」。

此生誰料,十年過去,共濟會遙逍復遙逍,風光更風光,全然看不見有甚麼「末日徵兆」。我自己,卻因此「好管閒事」,而招來了自己的「末日」!

先是知道共濟會的存在與陰謀後,從此就「無處容心」,末日情懷揮之不去,對於煞有介事的神學教義儀式制度聖經考古、夸夸其談的教會發展十年大計福音遍傳,統統都提不起勁無心過問。及後「病情惡化」,由「無處容心」變成「無處容身」,再無法在「建制」中「生存」下去。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月色好誰看。
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路難。已忍伶俜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

杜甫《宿府》

杜甫自安史之亂後,「失業」流落了十年,終於來到成都投靠朋友嚴武,做個小小的幕僚,還算有一個暫時棲身的枝頭。而我,十年來終於流落到俄網,但眼下離結業之期,怕亦為時不遠了。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華筵終散場。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夢盡荒唐。
漫言紅袖啼痕重,更有情癡抱恨長。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曹雪芹《回前詩》

這面「俄網」,2004年10月「開張」至今足足七年,但其靈感與心血,卻更是足足十年,始於十年前的九一一事件。

這十年來,「萬事無成空過日」,唯一可以「傳世」的,就只有俄網上的胡言亂語。於牧師學者才子看來,自是「滿紙荒唐言」,於我卻是「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卻是,人生有幾個十年?

 

 

結語、為了記念的記念

 

 

九一一十年過去了,許多人為了「忘記」而假裝「記念」,而我,卻是因著「記念」而很想「忘記」。

誰想老是記住:十年來枉作小人,「萬事無成空過日」?

誰想老是記住:「四海十年不解兵」,人類正在狂妄無知中重蹈覆轍步向滅亡?

誰想老是記住:十年過後,依舊是「生死兩茫茫」,人們仍以為自己是被「壞人」所害,而不知是自己的貪婪自負無知殺了或將要殺死自己?

誰想老是記住:自己「伶俜」(落拓)十年,還是連「一枝」安身之處都沒有?

誰想老是記住:那些「看來皆是血」的文字,都是「不尋常」的「辛苦」?

十年湖海扁舟。幾多愁。白髮青燈今夜、不宜秋。中庭樹。空階雨。思悠悠。寂寞一生心事、五更頭。

毛滂《相見歡》

十年湖海扁舟,寂寞一生心事,誰忍「記念」?連「哀悼」都像是「自挖瘡疤」!

……

然則,九一一十週年,就真是甚麼都無須記念,都無從悼念麼?

或者,我應該悼念自己的這個「十年」,一個比某些九一一的死難者「死」得更血肉模糊不明不白的「十年」?

或者,我應該悼念「世人」,一切對九一一的本質、原因與教訓至今仍然不明不白的世人,為他們已經或將要「死」於自己的貪婪、自負、無知而哀悼?

或者,我應該悼念「基督教」,悼念它連上帝的「姓名籍貫」都忘得一乾二淨?或者悼念它連上帝的「姓名籍貫」都忘得一乾二淨都無所謂?

或者,我最應該「悼念」上帝,因為祂已經「死」了,至少,在世人甚至「教徒」的心目中,祂已經死了,被埋葬了,卻是沒有復活,連留下個「姓名籍貫」的墓碑都沒有,比屍骨不存的九一一死難者,好不了多了,或者更壞。

誰來為上帝起個「紀念館」?

我「萬事無成」,將必被「大有為」的世人忘記,無話可說。但是,連上帝都要被世人忘記,就要遠比我更可憐可憫了。尚幸的是,兩個都被忘記的人,倒可以不管世人冷眼,而互相記念:

路 23: 35 百姓站在那媃[看。官府也嗤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他若是基督,上帝所揀選的,可以救自己吧!」36兵丁也戲弄他,上前拿醋送給他喝,37 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38 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寫著:「這是猶太人的王。」

39 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笑他,說:「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40那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上帝嗎?41 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做過一件不好的事。」42 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43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堣F。」

這強盜,大概沒人替他開追悼會,更別說建紀念館,但他被上帝記念,就有永生。

九一一十週年了,十年來的「記念」活動,已經很足夠使幾乎所有人把甚麼都忘記了--忘記九一一事件的本質與教訓,忘記聖經的原來啟示,忘記自己的苦罪絕望,忘記上帝在末日的拯救與審判。

卻是,人若幾時知道,最應該悼念的是他的「忘記」,因而「記起」那些他曾經忘記卻不該忘記的,像約西亞王時候,在聖殿的「雜物堆」中找回律法書一樣,那人就有福了!

他大概像約西亞一樣,還是無力救世,但至少在審判之日,可以救他自己。

王下 22: 8大祭司希勒家對書記沙番說:「我在耶和華殿堭o了律法書。」希勒家將書遞給沙番,沙番就看了。……10書記沙番又對王說:「祭司希勒家遞給我一卷書。」沙番就在王面前讀那書。

11王聽見律法書上的話,便撕裂衣服,12吩咐祭司希勒家與沙番的兒子亞希甘、米該亞的兒子亞革波、書記沙番和王的臣僕亞撒雅,說:13「你們去為我、為民、為猶大眾人,以這書上的話求問耶和華;因為我們列祖沒有聽從這書上的言語,沒有遵著書上所吩咐我們的去行,耶和華就向我們大發烈怒。」14於是,祭司希勒家……都去見女先知戶勒大。……

15她(戶勒大)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你們可以回覆那差遣你們來見我的人說,16耶和華如此說:我必照著猶大王所讀那書上的一切話,降禍與這地和其上的居民。17因為他們離棄我,向別神燒香,用他們手所做的惹我發怒,所以我的忿怒必向這地發作,總不止息。』18然而,差遣你們來求問耶和華的猶大王,你們要這樣回覆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

至於你所聽見的話,19就是聽見我指著這地和其上的居民所說、要使這地變為荒場、民受咒詛的話,你便心媟q服,在我面前自卑,撕裂衣服,向我哭泣,因此我應允了你。這是我--耶和華說的。20我必使你平平安安地歸到墳墓到你列祖那堙F我要降與這地的一切災禍,你也不致親眼看見。』」

……

 

別人為了忘記而記念,我們為了記念而記念

當此九一一十週年之際

讓我們一同悼念,悼念自己的「忘記」

好讓我們重新記念上帝,終而也被上帝記念,那就

不 致 滅 亡,反 得 永 生

 

這就是我的《 911 十週年悼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