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6月(第 78 期)

 

楔子、還要等嗎?

「還要等嗎?」

「是的,還要等嗎?」連夜來合不攏眼,困倦中,彼得分不清這是自己的聲音,還是別人的聲音,卻喃喃自語地回應著。

彼得強睜倦眼,他很害怕萬一睡著,又會錯過甚麼。他已經錯過了太多。

「還要等嗎?──西門!」聲音又響起,這趟卻附上了彼得的本名。彼得本能地回過頭來。原來是西庇太的兩個兒子──雅各約翰兄弟。

三個黑影並肩而坐。

 

 

一、黑門甘露

夜色裡,遠處隱約可見的是黑門山。山上終年積雪,近處的加利利海(其實只算是個內陸湖)的湖水,主要就是來自黑門山的融雪,經約旦河上游流到這裡來。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

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

因為在那埵陪C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詩篇133篇)

這是大衛王燴炙人口的詩作,他們幾乎還未曉得說話,就已經懂得背誦。這詩篇預示著一個永恆之國,一個將由一位「大衛子孫」建立和永遠掌權的永恆之國。這位「大衛子孫」,不幾天之前,他們還在那個建造在「錫安山」的聖城裡見過祂,而更早之前,他們甚至追隨過祂,達三年之久,並且,就是從這裡--加利利開始的。

如今,他們重回舊地,就是要「應約」等這個「人」。雖然他們一萬個不明白,在耶路撒冷受死復活,已然「大功告成」的主,為甚麼要約他們回到這裡來,好像要「重頭開始」似的,而將這約會轉輾相告的,還是一些不很「靠得住」的婦女們。【關於主耶穌復活的情況細節,綜合四福音,婦女們的說法很混亂,倒是主約門徒到加利利見面一節,相當一致。】

天使對婦女說:「不要害怕,我知道你們是尋找那釘十字架的耶穌。他不在這堙A照他所說的,已經復活了。你們來看安放主的地方。快去告訴他的門徒說:『他從死奡_活了,並且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塈A們要見他。』看哪,我已經告訴你們了。」婦女們就急忙離開墳墓,又害怕,又大大的歡喜,跑去要報給他的門徒。忽然耶穌遇見他們,說:「願你們平安。」她們就上前抱住他的腳拜他。耶穌對他們說:「不要害怕,你們去告訴我的弟兄,叫他們往加利利去,在那堨疏ㄖ琚C」(馬太福音28章)

因著不明白,他們耽延了;雖然耽延了,他們到底還是應約赴會了,來到了這加利利海邊。

 

 

二、曾經撇下

午夜的加利利海,對彼得、雅各和約翰三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他們都是加利利沿湖村鎮的漁民,在湖中黑夜作業更是他們的本行故業。彼得有自己的漁船家當,西庇太兄弟更是世代以捕漁為業,都算是家道小康。【三人並不是想像中的「窮人」,否則他們為主「撇下所有的」就不免矯情造作了。】

唯是三年之前,就是在這湖岸,他們遇上了那個最特別的「加利利人」後,一切都改變了──或說,都「曾經改變」了。

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行走,看見弟兄二人,就是那稱呼彼得的西門和他兄弟安得烈,在海媦遣禲F他們本是打魚的。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從那堜鼠e走,又看見弟兄二人,就是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他兄弟約翰,同他們的父親西庇太在船上補網。耶穌就招呼他們。他們立刻捨了船別了父親、跟從了耶穌。(馬太福音4章)

「還要等嗎?」

三人都待要開口,但最終卻沒有一個說出來,只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三個平常最愛衝口而出的人,竟就這樣,幾乎一宿無話。

等亦難,不等亦難。

 

 

三、你愛我麼?

矇矓中,彼得終於見到了主。

主問他:「你愛我麼?」

彼得支吾了一下,然後低聲說:「我……我愛你!」

「真的嗎?──給我再說一遍,要肯定!」黑暗中看不分明,但彼得想像到主懷疑的眼神。

「我……我……我愛……」彼得卑怯得哪裡敢「肯定」,連「你」字都咽了下去,不敢說出口。

「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彼得幾乎要衝口而出,卻又馬上把這句「撇撇脫脫」的話「收回」。他很記得,幾年前,又是在這裡,他曾對主這樣說過。

講完了,對西門說:「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西門說:「夫子,我們整夜勞力,並沒有打著甚麼;但依從你的話,我就下網。」他們下了網,就圈住許多魚,網險些裂開,便招呼那隻船上的同伴來幫助。他們就來把魚裝滿了兩隻船,甚至船要沉下去。西門彼得看見,就俯伏在耶穌膝前,說:「主阿!離開我,我是個罪人!」(路加福音5章)

每次想到那一句話,彼得都很後悔自己妄撞,因為主只要說一句「好啊」,他就一切都完了。

「我再問一遍,你給我說個清楚──你究竟愛我不愛?」主的聲音堅定如鐵。

「我…不!…」彼得的聲音卻軟弱得在不斷顫抖。這次他沒有咽下「你」字,還加上了一個。「你…你知道…我…我愛…愛你!」

「怎麼『我知道』?你自己愛不愛我你自己也不知道麼?豈有此理──」

……

彼得冒出一身冷汗。

「原來是夢!」

「西門,沒事吧?」雅各發覺彼得的異狀,關心地問。

「也許並不是夢,像我這樣的人,不是該受這樣的斥罵麼?」彼得卻像沒有聽見,只是繼續沉思。

彼得「想」見主嗎?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四、分頭行事

「西門,別太自責了!」雅各似乎看穿了彼得的心事。

是的,彼得有太多的理由自責。遠的都不說了,至於那三趟不認主的事,已成「城中熱話」,更是提也不要提了。就這趟姍姍來遲,錯過了「加利利之約」,最不可饒恕的不就又是他嗎?主復活那天,透過婦人們「指名道姓」,分明吩付彼得帶眾兄弟到加利利來見祂,他卻耽誤到如今。

她們進了墳墓,看見一個少年人坐在右邊,穿著白袍,就甚驚恐。那少年人對她們說:「不要驚恐,你們尋找那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他已經復活了,不在這堙C請看安放他的地方。你們可以去告訴他的門徒和彼得說:他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塈A們要見他,正如他從前所告訴你們的。」(馬可福音16章)

是的,「正如他從前所告訴你們的」,主在受難當晚,其實一早就約定了這個「加利利之約」,只是門徒都心不在焉各懷心事各有打算。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都要跌倒了,因為經上記著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但我復活以後,要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馬可福音14章)

主第二度向眾門徒在樓房上顯現之後,便一直無影無蹤。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門徒六神無主,繼續等又不是,散夥又不是。又搞了幾天,還是靠那幾個「靠不住」的婦人的提醒,彼得和眾兄弟才記起這個「加利利之約」,才想到動身往加利利來跑一趟。

但他們還是疑心重重,又怕婦人們畢竟胡說八道,又怕這是祭司長調虎離山之計,半路上會被一網成擒,又怕加利利之約已經過了期限又或主又改變計劃,左思右想,最後想出個「分頭行事」之計,七個跑到加利利這裡來「應約」,四個「留守」耶路撒冷,再看「事態發展」。

卻是,一行七人到了加利利又已經好幾天,主還是全無音信。

「都是我不好,負了主,又累了兄弟……」彼得抱著頭,自怨自艾,雅各怎麼安慰也沒用。

 

 

 

五、主生氣嗎?

「主是生我們的氣嗎?」雅各幽幽地說。他心裡也不好受。

雅各怎麼不知道,他兄弟倆的脾氣比彼得好不到那裡去,主就給他們起了個「雷子」的綽號。那趟他們還在主面前爭著要坐祂的「左右」,搞得兄弟們都吵起來,想起來也覺得丟人。還有,那一晚,「眾人會離開你,我總不會」這句「海口」,不只彼得說過,他們每個都說過。

彼得說:「眾人雖然跌倒,我總不能!」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就在今天夜堙A雞叫兩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彼得卻極力的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眾門徒都是這樣說。(馬可福音14章)

至於「多疑」又豈只是多馬的「專利」,他們「親眼」見復活主前,個個都不信。

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穌復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耶穌從他身上曾趕出七個鬼。她去告訴那向來跟隨耶穌的人。那時他們正哀慟哭泣。他們聽見耶穌活了,被馬利亞看見,卻是不信。這事以後,門徒中間有兩個人,往鄉下去;走路的時候,耶穌變了形像向他們顯現。他們就去告訴其餘的門徒;其餘的門徒也是不信。後來十一個門徒坐席的時候,耶穌向他們顯現,責備他們不信,心堶韏w,因為他們不信那些在他復活以後看見他的人。(馬可福音16章)

「難道主還沒有足夠理由生我們的氣嗎?更何況,我們這趟又小信,又遲到了!」雅各和彼得,不約而同,都這樣想。

 

 

六、在父懷裡

「主是生我們的氣嗎?」雅各再說,問他的弟弟約翰。

小約翰(使徒中他年紀最小)卻不回答。他有一種「么子」的天性,他很少看自己做到甚麼做不到甚麼,做對甚麼又做錯了甚麼,他總是相信──兒子總可以無條件地挨在父親的懷裡,是的,無條件。

從來沒有人看見上帝,只有在父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

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側身挨近耶穌的。(約翰福音1章,13章)

小約翰沒有彼得和哥哥雅各的深沉自責,卻很相信,沒有不可饒恕的兒子,只要兒子還記得爸爸。──主會回來的!

「主必快來!」小約翰很直覺地相信,並不需要理由。

他望向天際,似有所待。

 

 

七、不可思議

加利利湖的夜晚很平靜。事實上,由於地處低谷群山環抱,這裡的風浪一向不大。不過,那幾趟他們在大風大浪中幾乎「喪命」的經歷,他們卻都很記得,一生不忘。但使門徒最不能忘記的不是風驚浪險,甚至不是風浪中主「大顯神跡」,而是主的「不可思議」。譬如,那趟他們在風浪中呼天搶地的時候,主竟然呼呼入睡;又譬如,那趟他們搖櫓甚苦寸步難行的時候,主卻久久不見蹤影。

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罷。」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麼?」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罷!靜了罷!」風就止住,大大的平靜了。耶穌對他們說:「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麼?」他們就大大的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馬可福音4章)

到了晚上,他的門徒下海邊去,上了船,要過海往迦百農去。天已經黑了,耶穌還沒有來到他們那堙C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門徒搖櫓約行了十里多路,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走,漸漸近了船,他們就害怕。耶穌對他們說:「是我,不要怕!」門徒就喜歡接他上船,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約翰福音6章)

主總是不可思議地「遲到」的──比門徒想望的時間,遲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直到他們筋疲力盡灰心沮喪絕望待死的時候,才施施然出現,才施施然出手。

「今晚也是這樣嗎?」彼得這樣想,卻弄不清楚,這是希望,還是絕望。

 

 

八、必有驚喜

「兄弟們都睡了嗎?」彼得終於問起兄弟來。

「還沒有!你看──」雅各指向彼得身後,有四個人影漸行漸近。

靠著星月微明,最前的兩個依稀可辨,一個是拿但業,一個是多馬;而後面的兩個就看不分明。

卻說兄弟們決定「分頭行事」,部分來加利利,部分留守耶路撒冷的時候,拿但業和多馬兩個都堅持要跟著來。有兄弟以為,多馬因為「多疑」被主責備一番後,想冒著風險和長途跋涉,來這裡見主好「將功補過」,至於拿但業何以這樣堅持,他們就不太知道了。唯有「么子」小約翰心清眼利,他知道,拿但業和多馬對主都有不比尋常的信心,因為他們都曾經被主充份「證明」過他們自己不可信,就是他們對主的「判定」完全失準。

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甚麼好的麼?」腓力說:「你來看。」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著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堿O沒有詭詐的。」拿但業對耶穌說:「你從那堛器D我呢?」耶穌回答說:「腓力還沒有招呼你,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拿但業說:「拉比,你是上帝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約翰福音1章)

那十二個門徒中,有稱為低土馬的多馬;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和他們同在。那些門徒就對他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堙A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多馬說:「我的主!我的上帝!」(約翰福音20章)

拿但業和多馬都經驗過主很可以「出人意外」,因為連人自己都無法參透的奧秘,就是人性裡最深不見底的自以為義與自作聰明,主都可瞭如指掌,入心透骨。他們堅持著要來,就是因為他們隱隱相信,這個眾門徒判定為「不合情理」的加利利之約,最後「必有驚喜」

事實上,三年來,他們的主,沒做過幾件「合情理」的事。

 

 

 

九、譏誚的話

卻是,在這「平靜無事」的加利利海邊,一天一天的過去,「必有驚喜」的期待,也不免一天一天地褪色了。

「還要等嗎?」多馬問。這一趟,大家都不敢說他「多疑」了。

沒有回應,只見天已微明,攏在淺灘上的那艘小漁船,輪廓已依稀可辨。

「還要等嗎?」

這問題,他們問自己,問對方,都不知問了多少回了,甚至,附近相識的漁夫,過路不相識的商旅,見他們七個在這海邊上形跡古怪,坐立不安,也曾問過他們,有些甚至頗帶一點譏誚口吻:

祂要來的應許在哪裡呢?

你們說的主,他來了,又死了,又說復活了,

這世界還不是跟先前一樣嗎?

你們還要等嗎?

卻是不管別人怎麼問,他們都沒有開口回答。

怎麼答好呢?

等亦難,不等亦難。

 

 

 

十、晨星初現

忽然──

「大家看──」小翰約遙指天邊。

「看甚麼?主嗎?」彼得驚問。

「不,是晨星!」是日出前,東方天際上最亮的一顆星。

「嗯──」彼得卻是無心看星。

許多年前,曾出現過一顆「猶太王之星」,這故事有點遙遠,彼得早忘記了。至於將來會有一日,「晨星」出現會帶來永恆希望,這刻,彼得的心思還未能想象得到。

小約翰卻凝視天際。

「主必快來!」他如此相信,憑「么子」的直覺,沒有理由。

 

 

 

十一、祂會知道

「我打魚去!」說著,彼得站起來,脫下外袍,向那小漁船走去──

那小船,是他曾經「撇下」過的。(其實,他不是撇下小船,而是撇下以小船為家為業的人生,願意為主「斷送一生」。誰知,此刻卻重回舊地,甚至重操故業!)

三年相伴未知愁,

不羨小漁舟。

如今夢斷何處?

舊地怕重遊。

恩未報,

志難酬,

淚空流。

還操舊業──

前事不提,

有夢皆休!                   【調寄《訴衷情》】

「我打魚去!?──是甚麼意思?是等還是不等?」門徒擾攘著。但不一陣,他們停止了擾攘,都起來,隨彼得「打魚去」了。

「打魚去」--究竟是等還是不等?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只有主知道

主知道誰在等祂,正如祂不必彼得說,也知道彼得愛祂一樣。

所以,當門徒上船「打魚去」後,祂並沒有失望而回,或悻然離去,倒在岸上為他們預備早飯。

祂沒有叫門徒「失望」,祂總是「出人意外」

 

 

 

十二、等待之夜

小約翰如今已成了老約翰,他已近百歲高齡。

他此刻身在以弗所,一個在亞西亞的大城市,與他的家鄉加利利距離有千里之遙。但是,那個湖濱海上的「等待之夜」,他卻一輩子都記得,永遠都記得。

老約翰撂下紙筆,舒了口氣,因為他已經為他的福音書補完了最後一章。其實這福音書早已完工,但幾年過去,他卻越發相信,有必要補上這最後一章:

《 等 待 之 夜 》

他曾經是門徒中的「么子」,眼下,卻已是長老中的長老。同輩中親眼過主的人,如今只有他一個還存活著,而他,竟可看見第四、第五代的門徒。卻沒想到,因著他的長壽,就有江湖傳言,說他會「永遠不死」,或會「活著」等得見主耶穌再來。

彼得轉過來,看見耶穌所愛的那門徒跟著,(就是在晚飯的時候,靠著耶穌胸膛說:「主啊,賣你的是誰?」的那門徒。)彼得看見他,就問耶穌說:「主啊,這人將來如何?」耶穌對他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於是這話傳在弟兄中間,說那門徒不死。其實,耶穌不是說他不死,乃是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約翰福音20章)

約翰曾經也這樣想過,正如彼得、雅各都曾這樣想一樣。但他的親哥哥雅各,主升天後,很快就殉難了,等不及親眼見主回來。彼得也早在三十多年前為主殉難了,至於其他兄弟也相繼而去,至今,只剩他一人。

「還要等嗎?」

這卻不是當年加利利海邊兄弟們的互問,而是後輩信徒對老約翰的詢問,有時,更近乎是質問。

是的,六十多年都過去了,主還未回來──還要等嗎?

不必說六十年前那麼久遠的事了,就是他在拔摩島見異像寫成《啟示錄》傳與眾教會後,至今又輾轉經年了,「主必快來」已經喊了許多日子,主卻還是渺無蹤影。

「還要等嗎?」

誰可以不「多疑」呢?

事實上,早到在三十多年前,即是彼得過世之前,已有許多人「等不耐煩」,彼得更為此立下「遺囑」再三提醒,要信徒後輩耐心「等待晨星」:

我以為應當趁我還在這帳棚的時候題醒你們,激發你們,因為知道我脫離這帳棚的時候快到了,正如我們主耶穌基督所指示我的。並且我要盡心竭力,使你們在我去世以後,時常記念這些事。我們從前,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大能和他降臨的事、告訴你們,並不是隨從乖巧捏造的虛言,乃是親眼見過他的威榮。他從父神得尊貴榮耀的時候,從極大榮光之中,有聲音出來向他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我們同他在聖山的時候,親自聽見這聲音從天上出來。我們並有先知更確的豫言,如同燈照在暗處。你們在這豫言上留意,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你們心堨X現的時候,纔是好的。(彼得後書1章)

彼得還叫他們格外提防那些「好譏誚的人」:

親愛的弟兄阿,我現在寫給你們的是第二封信,這兩封都是題醒你們,激發你們誠實的心,叫你們記念聖先知豫先所說的話,和主救主的命令,就是使徒所傳給你們的。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堜O?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他們故意忘記,從太古憑神的命有了天,並從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故此,當時的世界被水淹沒就消滅了。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親愛的弟兄阿,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彼得後書3章)

是的,要耐心等候,「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你們心堨X現的時候,纔是好的」,要永遠記得那個「等待之夜」,要拒絕一切「譏誚之言」!於是老約翰也要像彼得那樣立下「遺囑」,就是他剛寫完的那最後的一章,要告訴千秋萬代的信徒們,那「等待之夜」再淒苦漫長,最終都不會白等,都必有驚喜,都值得世世代代等下去!

 

 

 

結語、回憶就是力量

沒有回憶,就沒有信仰!

神學不能讓你朝思暮想、教訓不能讓你魂牽夢縈、應用不能讓你死心塌地不見不休,能如此的,只有奠基於有血有肉的「回憶」之上的真信仰。

老約翰寫下他的回憶,更細意補上那個珍貴無比的「等待之夜」,忠心地為主也為我們留下了真實的信仰!俄網丟開神學、無視教訓、不管應用,卻細意「演繹」眾使徒的回憶與心路,以及那「等待之夜」的刻骨銘心與愛意綿長,都只是希望忠心地為你們留下最珍貴的信仰回憶,最真實的人間信仰!

我們沒有末世論,只有約在他生不見不散的末世情。

回到那個「等待之夜」,與眾使徒一起期待、一起自責、一起掙扎,甚至一起手足無措六神無主,以至一起「打魚去」都可以,因為主知道誰在等祂。

有人「打魚去」仍在等主,有人「搞宗教」卻了無心肝。主知道!

。  。  。

至於為甚麼要有這多此一舉的「加利利之約」?因為這是「橄欖山之約」能永遠堅定的客觀及主觀的全部基礎。「加利利」證明主的可信,在祂絕無戲言;「加利利」也幫助我們建立對主的能信--凡真實地經驗過某種「加利利之約」的痛苦和掙扎的生命,都可以結出耐心等待的花果,使他們能等得到「橄欖山之約」的終極成就:

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說了這話,他們正看的時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雲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見他了。當他往上去,他們定睛望天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身穿白衣,站在旁邊,說:「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有一座山,名叫橄欖山,離耶路撒冷不遠,約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當下,門徒從那埵^耶路撒冷去……(使徒行傳1章)

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你們要從我山的谷中逃跑,因為山谷必延到亞薩。你們逃跑,必如猶大王烏西雅年間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樣。耶和華--我的上帝必降臨,有一切聖者同來。(撒迦利亞書14章)

對「加利利」的回憶,是等待「橄欖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