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 月 主 題

2010年10月(第72期)

 


引言、我不以為恥!

這很可能是俄網自「創刊」以來最「行貨」的一期,因為其中的內容和信息,甚至於不少細節,六年以來,我一定已經在不同地方說過許多遍,一定再搞不出甚麼新意來,但我不以為恥!因為「創新」從來都不是俄網的使命、也不是我的呼召。我的召命僅是「忠於原著」,忠心傳述那老舊的福音與原始的聖經啟示。至於別人眼中看為的「創新別緻」(善意地說)或「乖謬偏激」(惡意地說),統統都是一場誤會,查無其事。

在第三十九期主題頁來了個甚麼上帝裡,針對《黎多件衰鬼上帝》這齣不知所謂的「福音電影」,我寫了這麼的一段:

更露骨的還有,只在乎你有否「用心」去看--

這鏡頭不是對「耶穌基督」(童女生子)的嘲笑和侮辱嗎?

「THE 40 YEAR OLD VIRGIN MARY」活像一齣色情片名字,

「NOW PLAYING」云云,不正有「玩弄」的意思麼?

此片中的上帝沒有一處顯明他與基督有關,唯一的這處,卻倒顯明他是「敵基督」!

真正忠於基督愛護羊群的「牧師」,單看這鏡頭,就要「封場」,還怎可「包場」?

網上有「有識之士」看了,就嘲笑筆者為「無識之士」,竟不知道這鏡頭是「幽了男主角一默」,因為《黎多件衰鬼上帝》的男主角史提夫加維(Steve Carell)曾自編自演過一齣電影,就叫做《處男四十戇居居》(The 40 Year Old Virgin),並因而一鳴驚人云云。但我不以為恥!因為誰告訴你我是「影評人」?我不曉得誰拍過甚麼電影,不知道誰當過甚麼影帝,有何相干?我是一個牧者、一個傳道人、一個基督徒,知道「THE 40 YEAR OLD VIRGIN MARY」顯然是侮辱馬利亞和褻瀆主耶穌基督,會因此而忿怒,因此而提醒弟兄姊妹「慎防假冒」,就十分足夠了!可恥的應是那些「包場」的「牧師」吧!

我不是「創作人」,也不是「影評人」,我無義務「創新」,也不保證對任何電影的分析論述,會「專業」到毫無差誤遺漏。

我是上帝的僕人,關心的只是祂的真理有沒有被歪曲,祂的榮耀有沒有被羞辱,祂的旨意有沒有被遵行;我是群羊的牧者,關心的只是牠們能否出入得草吃,會否被豺狼侵襲,會否被惡賊引導誤入歧途。就算我寫的是某種「另類影評」,我的層次也在這裡,我的關切也在這裡。

事實上,好像《末日救未來》這類的荷里活災難片或末日片,從內容到情節到信息甚至畫面,都千篇一律,調子老套得絕對比俄網的不遑多讓,筆者何苦「創」甚麼「新」呢?「老招」就用「老招」來拆,就很夠用了!

既然不是寫「一般影評」,對於這電影的情節、製作、陣容等等「電影原素」,我都不會作詳細介紹(反正我也不很懂),有興趣的讀者,大可看看維基百科:中文版英文版。(英文版比較詳盡)

這一期,新意是沒有的了,但真理依然,真情依舊,還請大家用心細讀。

 


老調一:打著「基督」.否定基督

這一齣荷里活「末日片」的第一個「老調」,就是混集數目上不算少,但是內容上要嗎「貧乏」、要嗎「取巧」的所謂「基督教」,譬如:

用來截擊彗星打救世人的太空船被命名為「救世者號」(MESSIAH,中文字幕僅作「救世號」,不夠準確),並且出自一個「疑似基督教國家」的「總統」的口裡,這就多少會給人一點「基督教聯想」
這位「美國總統」還在電視直播上公開聲稱「我信賴上帝」,又勸人民「祈禱」祈求保佑以對抗彗星的來襲,這又給人們一點「基督教聯想」。
這位「美國總統」還將修建來避難的「洞穴」形容為留下物種以供將來重建新世界的「方舟」,(字幕譯作「避難所」,不正確)。這又給我們更多一點的「基督教聯想」。
電影還出現了一位「牧師」角色在主持婚禮,更唸了幾句聖經,這也應該是「基督教」的吧!
在「救世者號」上的一位太空人,還勸他的太太在他「犧牲」之後一定要「上教堂」,這又給人們更多一重的「基督教聯想」。
電影中當然還有許多團結互助、相親相愛、彼此饒恕、捨己為人的情節與場面,很符合泛泛的所謂「基督教精神」
我甚至疑心,「救世者號」奮身衝向彗星坑道之內引爆身上核彈,與之同歸於盡以打救世人的這個「偉大行為」,又會被「牧師」或「學者」們類同為「耶穌基督的捨己精神」,說不定,只要附會一下,更會成為一齣「福音電影」哩!

當然,這種「含混基督教」絕不會令你聯想起真正的基督信仰,例如:

上帝的創天造地與主宰萬有的主權,

人類的罪惡反叛與必要被救贖的需要,

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贖罪救恩與再來審判的事實,

在片中統統欠奉。至於末日大災難(包括「彗星襲地球」)與人類罪惡、上帝公義與基督再來的關係,此片更是「諱莫如深」。

事實卻是,對於將會有類似「彗星(隕石)襲地球」的末日大災難發生,聖經是早有明言的,我疑心電影編劇肯定是有「參考」過聖經的「劇本」的:

太 24:29 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30 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路 21:25 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 26 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27 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 28 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

啟 6:12 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 13 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 14 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 15 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 16 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 17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

啟 8:6 拿著七枝號的七位天使就預備要吹。 7 第一位天使吹號,就有雹子與火攙著血丟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樹的三分之一被燒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燒了。 8 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彷彿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變成血, 9 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隻也壞了三分之一。 10 第三位天使吹號,就有燒著的大星,好像火把從天上落下來,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眾水的泉源上。 11(這星名叫「茵蔯」。)眾水的三分之一變為茵蔯,因水變苦,就死了許多人。

彼後 3:10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 11 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 12 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

整合上述的經文(劇本),我們可看出一幅相當明確的「末日畫象」,就是一場空前絕後的「隕石襲地球」會是末日大災難的「重頭戲」。「隕石」(或彗星)會由小型(雹子與火攙著血)到中型(彷彿火燒著的大山)到大型(燒著的大星)向地球「連珠發炮」,最後地球(至少是地表上)陷入一片火海,「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劇本」更提到許多人「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堙v,大概是為了避過這場「隕石襲地球」的末日大浩劫。事實上,這樣的「火劫」,在聖經的記載中,早就跟「劇本」來「預演」過相當神似的一次了:

創 19:24 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堶偵P所多瑪和蛾摩拉, 25 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堜狾釭漫~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

彼得更提醒我們不要忘記這個歷史教訓,並警告必有類似且更大的末日審判:

彼後 2:5 上帝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 6 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 7 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 8 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 9 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等候審判的日子。

最近,我更在電視上看到了一齣《末日救未來》的「姊妹之作」,叫做《隕石襲地球》(METEOR),情節上更加依足聖經的「劇本」,大家可參考對照。

可是,這些人雖然明明看過「聖經劇本」,還會盜用「基督教術語或概念」,但是,他們所傳達出來的,卻絕對不是基督教信息,而是另一種「信仰」,一稱公然「敵對基督」、「反抗末日審判」的乖謬信仰。

 


老調二:萬神共融.獨斥上帝

第二個「老調」,是電影大力宣揚諾斯底主義的「善惡二神論」和共濟會的「萬教歸一論」。

這齣電影顯然傳遞了某種「有神論」,但是拉拉扯扯、閃閃縮縮,最後,一面「包融」了所有的「神」,一面又排斥了伶伶仃仃的一位「上帝」。

這位「美國總統」說「我信賴上帝」,還勸導人民「祈禱」,當然算得上是「有神論」。
電影還含含糊糊用了一大堆宗教術語、意象或概念,譬如「救世者」、「上教堂」、「做好人有愛心」等等,至少對「有神論」並不反對。
電影中提到用來近距離攔截彗星的導彈稱為「泰坦導彈」(TITAN,字幕譯為「巨人」,亦有譯為「大力神」,都未夠準確)。「泰坦」是古希臘的神族,當然絕不是基督教的,但至少表明此片接受很寬泛的「有神論」。
但聖經一直堅持,賜福與降禍的都是耶和華,使天火(隕石)焚城的是耶和華,末日讓「隕石襲地球」的,也是同一位上帝。不過,這電影對於那顆來襲擊地球的「彗星」的屬靈來源,卻一直諱莫如深,不致一辭。但請記得,此片的信仰基調是「有神論」。怎能如此?

來「襲擊」我們的是那位「神」,電影沒有明白向我們交代,但是,有可能來「保護」我們的是甚麼「神」,這位「美國總統」卻講得非常的露骨明白:

你相信的任何神!

向你相信的任何神祈禱,那個神都一定會聽到你禱告?但是,你向祂們禱告來「對付」誰呢?

這究竟是甚麼「神學」呢?究竟是那一路的「基督教」呢?

在這樣一齣明明白白的「有神論」電影裡,來「襲擊」地球的彗星會沒有「靈界力量」的來源嗎?

片中,幾乎沒有一個「壞人」,那麼,來「襲擊」我們善良的人類的,就一定是個兇殘的「惡魔邪神」。而我們向之禱告求救的「任何神」,不管是誰,都必是「正義之神」「正義之神」的分身或變體。

這是甚麼「神學」呢?

正神與邪神大鬥法,這當然就是「諾斯底善惡二神論」的翻版;萬神合於一,這當然就是「共濟會合眾為一說」的舊調。俄網當然老套,但這些「傳教電影」的主題信息中心思想,何嘗不老套?

卻是,回到聖經,所有「靈界力量」(你相信的任何神)都會集合起來對付的,又會是那一位神呢?你是基督徒,不要我解釋吧?這樣的電影,其反上帝、敵基督,扭曲聖經末世論的企圖,連瞎子都應看得出來!


老調三:萬教歸埃及.同心拜太陽

第三個「老調」,是萬教(萬神)歸一的目標,總是指向埃及。

這電影之中,萬教歸於的那個「一」(至高神),「救世者號」的「動力來源」以至連「彗星的命名」使人聯想到的那個「神」,都有極明顯的「埃及色彩」。

電影中彗星被命名為「胡夫.彼德曼」(Wolf.Biederman),表面理由是取自這顆彗星的兩位發現者的名字--Marcus Wolf 及 Leo Biederman。但是,這樣的名字,也會使人聯想到埃及的胡夫金字塔(Khufu)及塔前的獅身人面像。(Leo 就是獅子座)

更「巧」的是,在電影的後段,彗星被炸到一分為二,在前面較小的部分叫做「彼德曼」(Leo Biederman),在後面較大的部分則叫做「胡夫」(Marcus Wolf),其「結構布局」竟然與在埃及吉薩的獅身人面像與胡夫金字塔的一模一樣。

不要告訴我這是「巧合」!!!

電影中的「救世者號」的「動力來源」更莫名其妙高深莫測,它的推進系統竟稱為「獵戶座」。獵戶座與古埃及人的宗教信仰及金字塔的建造有幾大關係,足以寫成一篇專文,筆者懶散,請參考網上資料。埃及金字塔與獵戶座

不要告訴我這又是「巧合」!!!

有些「巧合」驟看也似乎太過份,我自己也心裡不踏實不敢肯定,但既然連上面那些「巧合」都可一再出現,我也不妨「大膽假設」了。電影中「預言」彗星會在8月16日撞向地球,但這個日子可有「典故」?請看以西結書八章十六節

祂又領我到耶和華殿的內院。誰知,在耶和華的殿門口、廊子和祭壇中間,約有二十五個人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

原來,那是寓指有些人將會聯手共拜太陽神--埃及的至高神。別忘了,回到聖經,這日子正是以西結被擄後的第六年六月六日(666)。

一個所謂信奉「基督教」(或至少奉行「基督教精神」)的國家拍出來的電影,何以念念不忘埃及?

何足怪哉?這個國家的國徽、地標、鈔票,到處都是「埃及」呀!

這幢醒目的華盛頓埃及方尖碑,和那個頭頂放光的太陽神造形的自由女神像,不是天天提著你這個到底是個信甚麼「教」的國家麼?

還有偉大的美國國璽、迷人的一元美鈔,暢銷全球的丹布朗先生的大作……都可作證!

誰叫你還「不信」?!

 


老調四:明天會更好.我們一定得

第四個「老調」,是大力宣揚人類一定可以剋服萬難、反抗末日、再建新天地的積極思想、可能思維、正面信息。

電影中的「美國總統」與現實中的美國總統一模一樣,都向人們大力宣揚「我們有選擇」的自信觀念,即是「不一定死」的所謂「正面信息」。

【這個「不一定死」,你從哪裡聽過?】

這位「總統」還教我們可以借助「滿天神佛」的力量,團結起來共抗那顆「彗星」以及(沒有說出來的)其背後的「力量」。

總之,人類必要有「信心」(自信與對滿天神佛的相信)--不管你信的是甚麼神(自然是除了基督)!!!

這電影宣揚對上帝的狂妄反叛,對上帝的判審的死命對抗,可以及於你可能全不在意的「細節」之中。不過,只要你知道他們「形跡可疑」,又對我們的信仰的「典故」有最起碼的掌握,左面的這個片段就理應引起你的注意:

為甚麼是《無比敵》(又名《白鯨記》),為甚麼是「以實瑪利」?大家有耐心的,請讀完以下這幾個附件,自己去感應一下當中對上帝的反叛意識是何等的邪惡可怕:

以實瑪利新解】 【亞哈形象翻身

白鯨喻指何人】 【指火神罵何神

長話短說,電影的「結局」是這樣的,完全「公式化」:

 

雖然那個「邪神」又想再一次使用「洪水」來摧毀人類的建設與文明……

 

但是,海水畢竟退卻了……

 

最後,美國(埃及),又必會像當年的洪水過後,再一次復興起來,重建天下……

 

 

大家見我寫得多麼「簡略」,因為實在無話可說!

惡人是這樣地表面文明正義、內裡囂張狂傲,而主流教會又是這樣大夢不醒,認賊作父,還有甚麼話可以說呢?


結語、誰更可恥?!

一齣電影這樣「逐格看」,竟可以看出這麼多「東西」來,我有時也疑心:是否自己神經過敏、無是生非、不務正業?

但我不以為恥!

因我不過是忠於原著,忠於我蒙召的「正業」。

可恥的,應該是這樣偽善詭詐、邪惡反叛,詐語連篇、至死不悔的奸惡之徒;可恥的,應該是連這樣露骨的邪惡都看不出來或不當回事的「牧師」和「學者」!

我不知道誰拍過「The 40 year old virgin」,有甚麼可恥呢!我至少知道「The 40 year old virgin Mary」跟「The 40 year old virgin」,雖然只相差「Mary」(馬利亞)一個字,但已經謬之千里--那就斷不是「誰幽了誰的一幽」,而是明明白白地侮辱馬利亞、褻瀆主基督。如果,連這些都不知分辨,還敢自稱為「牧師」和「學者」,就一萬個「可恥」都未足以形容了。

本期主題頁沒有新意,不是反對諾斯底、就是反對共濟會,又有何可恥呢?可恥的,應是那些荷里活的製片人吧!誰叫他們拍的災難片和末日片,都是這樣的千篇一律,以至我回應起來,也被逼像他們一樣的了無新意哩!

當然,這些「毒蛇之種」最可恥的不是沒有新意,而是不斷將牠們的祖先的千篇一律的「老舊的毒藥」(譬如「蛇」在伊甸園裡歪曲上帝的說話,誘惑人反抗上帝的旨意),注入不同的「酒瓶」裡,誤己害人。

不過,說到尾,最最最可恥的,可能是你,因為你既知道這些那些人這樣那樣地可恥,怎麼你還是若無其事……

知恥近乎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