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 月 主 題

2010年7月(第70期)

 


楔子、哪個才是「正版」的「足印故事」?

這是一個在「教會」裡流傳已久,卻是我最討厭的所謂「足印的故事」

有一個人夢見和耶穌在沙灘上走,回顧生平,卻看見沙灘上留下兩行足印──主耶穌一直與他同走人生之旅。但他發現,在他最艱難、最痛苦、最軟弱時,沙上只留下一雙足跡。他不禁怏然問主耶穌:「主呀,為甚麼在我最艱難痛苦的歲月裡,你竟然離我而去?」主耶穌卻回答說:「親愛的孩子,你看見的那一行足印是我的。因為在你最痛苦軟弱的時候,是我背起你來走的。」

這個「足印傳說」不單只有「故事」,還有「詩歌」以至各色各樣的「精品」。可是,這個像「褓母」一般的「耶穌」,就是聖經啟示與我們的主嗎?

對,沙灘上的確不時只留下一雙「孤單足印」,而且,那也的而且確是主耶穌自己的,不過,原因,卻不是這「足印故事」所詮釋的那麼「溫馨浪漫」……

真正的「版本」是這樣的:

他不禁怏然問主耶穌:「主呀,為甚麼在我最艱難痛苦的歲月裡,你竟然離我而去?」

主耶穌卻回答說:「噢,你看見的那一行足印是我的,不過,卻不是因為在自以為最艱難痛苦的時候,我把你抱起來,而是,在最痛苦艱難的時候,更正確說,是你認為跟著我太痛苦艱難的時候,你把我撇下了!」

……

人類離棄上帝、撇下基督,這種版本的「足印故事」,充滿在聖經裡:

申 31:16 耶和華又對摩西說:「你必和你列祖同睡。這百姓要起來,在他們所要去的地上,在那地的人中,隨從外邦神行邪淫,離棄我,違背我與他們所立的約。……」

撒上 8:8 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

約 16:32 看哪,時候將到,且是已經到了,你們要分散,各歸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獨自一人;……

太 26:56 ……當下,門徒都離開他,逃走了。

加 1:6 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

彼後 2:1 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地滅亡。

人為甚麼總是常常離棄上帝、撇下基督呢?有人以為,那必是因為上帝(基督)的步伐太快之故,於是,他們就跟不上,或者不願跟了!真相卻是剛剛相反,是因為上帝(基督)的步伐太慢--甚至「超慢」之故,慢得超過常人的耐性和理解力的極限,於是,他們都撇下祂,寧願照著自己或世界的「標準步伐」自己走了。

上帝究竟有幾「超慢」

祂「慢」得不只不可能「一步到位」,甚至不是「一日一小步」,甚至不只是「蹉跎歲月」和「原地踏步」可以形容得了!

上帝的「慢」,是理性不能了解,經驗無法感受,就連宗教(一般的宗教)都不能意想的。除非你有真正的「信心」,否則,你絕不可能--

與 上 帝 同 步 !

今期主題頁,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上帝有幾「超慢」,並我們要有怎麼樣的「信心」和「氣質」才能與這位「超慢」的上帝「同步」!

 


一、還要等到幾時呢?

從上帝決定將始祖送出伊甸園的那天開始,祂就開出一張又一張「支票」,或說一再「延伸」那張「支票」,要人耐心等待其最終和完全的「兌現」。

創 3:14 耶和華上帝對蛇說:「你既做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 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

上帝含含糊糊地應許(或說「開出支票」)始祖,說將來會有一個身份特殊來歷特異的女人的後裔出現,祂會擊倒蛇(撒旦),給人類某種「解救」,可以挽回今天始祖被逐出伊甸的局面。然後,上帝又更加含含糊糊地「送」上各人一件「皮衣」,隱寓著某個關於「贖罪羔羊」的應許。

開下了這兩張「支票」(應許)後,上帝就把人送出伊甸。這些應許的具體指向撲朔迷離,但十分顯然的,是在這兩張「支票」上面,都沒有寫上「兌現日期」。於是乎--

從此「等待」就成為人類的宿命,或說歷史的本質!

究竟要「等」甚麼呢?上帝沒有說得十分清楚,但是,當下既是被逐出家門,那麼要等待的,想必是「回家」,或說「回家的呼喚」

……

然而,「等待支票兌現」,等待「回家」或「回家的呼喚」,既是渺渺無期,全由上帝發落,但「活在當下」,卻是實實際際,是人力可以安排和主宰的,於是,打從人類的第二代--該隱--開始,人類中的「主流」就決心要打破這個「等待的宿命」,而開始了「種地」、「建城」、「活在當下」、「持續發展」、「共創明天」,諸如此類,直到今天。

自然還有一些對那些「支票」上心在意的人繼續在「等」,譬如,該隱的弟弟亞伯就是其一。亞伯天天盼望著伊甸園的大門可以「重新打開」,都洗耳恭聽著「回家的呼喚」,可惜,他等到死,還是沒有等得著。

亞伯等到死--被哥哥殺了,上帝的回應,卻仍是一貫的含含糊糊:

創 4:10 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做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埵V我哀告。 11地開了口,從你手堭筐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 12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

上帝似乎是說,亞伯的死是不會「不了了之」的,祂總會給他一個「交代」,好回應他的血的聲音的「申訴」。但如何交代,幾時交代,卻是語焉不詳。

從此,人類不僅要「等待回家」,而人類當中那些含冤受屈的「義人」,還要有再多一重的極沉重的等待,就是「等待上帝最終的審判與報應」

但 都 要 等 到 幾 時 呢 ?

……

自然,滿心反抗的還是會繼續反抗,該隱反抗「等待回家的宿命」,而他的第六代子孫拉麥更是絕對「青出於藍」,要反抗「等待上帝的審判與報應的宿命」。他要自己立自己為「終極法官」,由自己出任「最後裁判官」:

創 4:23拉麥對他兩個妻子說:亞大、洗拉,聽我的聲音;拉麥的妻子,細聽我的話語: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 24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

該隱子孫,不但決心「不回家」,更決心把世界打造成為一個無需上帝,「完全自足」,由人類來自己「立法」自己「執法」的世界。

自然,仍在「痴等」的還有亞當的第三子--塞特--的子孫們:

創 5:6 塞特活到一百零五歲,生了以挪士。 7塞特生以挪士之後,又活了八百零七年,並且生兒養女。 8塞特共活了九百一十二歲就死了。 9以挪士活到九十歲,生了該南。 10以挪士生該南之後,又活了八百一十五年,並且生兒養女。 11以挪士共活了九百零五歲就死了。 12該南活到七十歲,生了瑪勒列。 13該南生瑪勒列之後,又活了八百四十年,並且生兒養女。 14該南共活了九百一十歲就死了。……

他們的「長壽」,動軏八、九百歲,膚淺的人必以為是「福氣」,卻當知道,他們一生都是在,在等「回家的呼喚」,等「公義的伸張」(大家請想象一下,他們與強悍暴戾的拉麥之流的該隱子孫同活在一個地球上,會怎樣受盡「欺凌」!)結果,差不多個個都是等了八、九百年,到老到死,還是等不著。

如是者過了不知多少千年,到挪亞的父親--另一位拉麥,都還是在等:

創 5:28 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 29給他起名叫挪亞,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

這等待是關乎一位上帝所恩賜的「兒子」,會解救他們脫離最初的咒詛,遙遙呼應那個「女人的後裔」的應許,但又不完全是。

……

挪亞終於出世了,然而,這「解救」卻又要再等到六百年後,即挪亞六百歲的日子才成就。而所謂「解救」的方式,是人所共知的洪水與方舟。

洪水退後,上帝在彩虹中給挪亞的,並不是出伊甸時的「支票」的兌現,而是另外的一張「支票」,或說原來的「支票」的延伸:

創 8: 21 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婸﹛G「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媄h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 22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

洪水與方舟所帶來的,顯然是一個「不很徹底的兌現」,人類的罪惡根性並沒有根除,世界還在某個終必被毀滅的「陰影」之下。上帝只開出另一張「支票」或延伸了本來的「支票」,就是讓這個世界暫時存留一段日子,直到最後所有的「支票」都會「兌現」的那日。

還是照舊,這張「支票」也是含含糊糊,沒有寫上確實期限。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洪水後、方舟後,人類的宿命--等待「回家」、等待「最終審判」的宿命,並沒有實質改變。意思是--

請 繼 續 等 !

這時距上帝開出第一張「支票」的日子,少說已有數千年了。

……

自然,不肯「等」,反抗「等之宿命」的人,總是「主流」。洪水後的第四代(挪亞--含--古實--寧錄),人類又固態復萌:

創 11:1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 2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堙C 3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 4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結果,在上帝的「介入」下,「巴別工程」半途而廢,人類四散,離家門更遠,也就是距回家之日,更是渺渺無期。

……

又不知過了多少年日,上帝終於在「主流」之外找到一個竟然「還在等」的人,就是亞伯拉罕,向他發出了「回家的呼喚」,或說又開出了一張「支票」:

創 12:1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2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 3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然而,這個「回家的呼喚」,卻也是一個非常「遙距」的呼喚。亞伯拉罕本身,以至他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都沒有一個能在有生之年,見到上帝的應許的真正兌現。他們只是在人間流浪,甚至流浪到埃及,最後為奴為婢……直到摩西領他們出埃及,不過,那已是八百年後的事了。

摩西領以色列人入迦南號稱「建國」去後,又輾轉了三、四百年,到大衛所羅門手下,才勉強說是江山大定,建了個其實只有廣東省大小的「王國」。上帝給亞伯拉罕開的「支票」,至此只是兌現了很少很少的一部份,但這已是上帝跟亞伯拉罕說話一千二百年後的事了。

……

在大衛朝上,上帝又向他開出了「支票」:

撒下 7:12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後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 13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 14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 15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 16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

沒想到「支票」開了,但是這個小小的「大衛王朝」竟只有兩代就告南北分裂,然後,三百年後,北國以色列亡國,四百年後,南國猶大也亡國。歷時五百年的「以色列國」就幾乎灰飛煙滅。之後呢?

之後,當然還是等待,等待另一張「支票」--「復國」的兌現:

耶 25:11 這全地必然荒涼,令人驚駭。這些國民要服事巴比倫王七十年。 12七十年滿了以後,我必刑罰巴比倫王和那國民,並迦勒底人之地,因他們的罪孽使那地永遠荒涼。這是耶和華說的。

這次上帝開出的「支票」算是好一點,起碼有個兌現期限--七十年。卻是,好不容易才等到的那個「復國」,卻是很「不三不四」的:

第一、「復國」云云,只是換了個比較開明的主子--波斯王,願意給以色列人多一點「自治權」吧!

第二、後來的五百年,主子幾度換人,由波斯人到希臘人到羅馬人,但實質仍是變相的「亡國奴」,算甚麼「復國」呢?

第三、雖云有甚麼宗教改革,但是要非很不徹底,就是矯枉過正,終於變成主耶穌時候的律法主義、教條主義與猶太人自驕自義的民族主義。

第四、最要緊的,是復國的靈魂--大衛子孫執政掌權,卻是連個影都看不見,現實中掌權的是羅馬主子、賣國求榮的祭司集團、投機取巧的希律家族及三方的各種「勾結」等等。

五百年後,即紀元前後,到上帝的兒子、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童女馬利亞的兒子--主耶穌基督,即是來「兌現」以上所有「支票」的那個「女人的後裔」終於出現的時候,這個所謂復了國以色列,竟然認不出祂,還把祂殺了。

只過了三十年左右,這個不三不四的以色列復國,終於被羅馬大軍攻滅,再一次名實相符地「亡國」了。這次「亡國」後,以色列人更四散天下。那些不肯接受耶穌基督就是救主的猶太人,唯有去「等」下一趟更加渺渺無期的「復國」。

到了一九四八年又有一趟「復國」,但其不三不四、不倫不類的程度,比主前五八六年的那次更加離譜百倍。

……

至於相信了耶穌基督為救主的基督徒,並不等於他們的「等待」結束了,即上帝開出的所有「支票」都兌現了。

施洗約翰就曾雀躍萬分地「迎接」基督,因他以為,主耶穌很快、甚至馬上就會雷厲風行地施行終極審判,引入天國:

太 3:7 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 8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9不要自己心婸﹛G『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 10 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堙C 11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 12他手堮陬袺偕腄A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堙A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

但他失望了--

路 7:11過了不多時,耶穌往一座城去,這城名叫拿因,他的門徒和極多的人與他同行。 12將近城門,有一個死人被抬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他母親又是寡婦。有城堛熙\多人同著寡婦送殯。 13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說:「不要哭!」 14於是進前按著槓,抬的人就站住了。耶穌說:「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 15那死人就坐起,並且說話。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 16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上帝,說:「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又說:「上帝眷顧了他的百姓!」 17他這事的風聲就傳遍了猶太和周圍地方。

18 約翰的門徒把這些事都告訴約翰。 19他便叫了兩個門徒來,打發他們到主那堨h,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主耶穌並沒有像他想像一般的「雷厲風行」地施行審判,卻是「和風細語」,與群眾「有說有笑」,「萬分溫柔」。 他不禁疑心自己是不是「等錯人」了。

當然,施洗約翰沒有「等錯人」,他並不需要「等候別人」,不過,他卻需要等候同一位基督的第二次降臨

事實上,主耶穌第一次來,只是含含糊糊地兌現了以往的全部「支票」的一小部分,明明白白的,卻是祂又開出了另外一張「支票」,或說極大幅度地延伸了從前開出過的所有「支票」的內涵和指涉,要我們--

等 祂 第 二 次 來 !

太 24:29「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 30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31他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 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

啟 22:12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

祂說完一句「我必快來」就走了,「下文」如何?

「下文」是這樣一等,一等就是差不多二千年了……

眼下,距亞伯拉罕之最初之約,是四千二百年,距伊甸之約,更久遠得誰也說不清楚有多久了--

還 要 等 到 幾 時 呢 ?

……

 


二、一本聖經就是一個「等」字

看到嗎?一本聖經,由創世記到啟示錄,上帝不停地開「支票」,卻沒有一張到現在是完完全全、清清楚楚、正正經經地「兌現」了的,每張都只「兌現」那一丁點兒,就開出另一張「更新版」或「擴充版」的,然後,叫你繼續等、慢慢等、耐心等,動不動又要等上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

總而言之,整整一本聖經,都是上帝頻頻「開出支票」又慢吞吞地「兌現支票」的實錄,都是人類「等」還是不「等」的抉擇和掙扎的記載。甚至可以這麼說,打開聖經一看,其實只得一個字--

不只是「得個等字」,上帝的「進度」,更實在是 極 慢超 慢……

於是乎,「主流」早就決心不等了,而「次流」等幾下等不著,就紛紛都歸向「主流」,剩得下來的,就只有屈指可數的「末流」了。這些「末流」終其一生都在等待著「回家」,得待著最後的「公義伸張」。

所謂 信 與 不 信 ,其實就是 等 與 不 等 之別。

 ,是等待上帝再領我們回家,不自伸冤而等待上帝的公義伸張!

不等,是意想在人間建立萬世基業,要自我保護自我伸冤自我主宰!

信與不信,並不能從你口頭上的「教義」是否正統和行為表現上是否「體統」準確反映出來,而在於,你是否實實在在地等--等候著上帝的應許應驗之日。

不過,「不等」也有兩種型態,一是「世俗主義版」,一是「宗教主義版」。

世俗主義的「不等」表現為沉迷於在今生現世裡建基立業,但注意,這不一定意味這樣「不等」的人會看上去很自私,反之,他們可以表現得很偉大,很無私,譬如為全人類及子孫萬代打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之類。不過,無論他們看上去自私自利還是偉大無私,他們都不在意於等待上帝再領他們回天家,不熱切於等待上帝最後的公義伸張,故而都在本質上等同不信。

宗教主義的「不等」卻是更狡猾,因為它可以虛構為某種「永恆事業」,好像是在為將來、為死後、為天國努力著似的。但事實上,它偷換了基督信仰裡「等」的本來意義(等待上帝領我們回家,等待上帝的公義伸張),將它改換為做點甚麼讓天國早日實現、讓基督早點來,或讓祂的「精神」可以早點體現在人間之類。他們好像「在等」而事實「非等」,他們根本沒有耐心等候,卻想通過人為造作的「宗教活動」來「催促」甚至「代替」上帝行事。這種心態,從本質上說,與不信所差無幾,甚至更詭異難辨。

從你的肯等與不肯等,耐等與不耐等,就可以相當準確地判別,你究竟是信還是不信!

 


三、等待的「邏輯」

1、等待是信仰的靈魂

等待作為基督信仰的核心與靈魂,其重要性遠遠超乎想象。

沒有綿長的等待, 就不成其為信:

來 11:1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13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沒有綿長的等待, 也不成其為愛:

林前 13:4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5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6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7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沒有綿長的等待, 自也不成其為望:

羅 8:22 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23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媦萛均A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24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25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

架空了「等待」(時間)這個決定性原素及其蝕骨傷心的蒼涼意境,所謂信、愛、望,就必定會成為一種浮泛的「人道主義」或空洞的「宗教概念」。

等待--且必要是蝕骨傷心的等待,賦與基督信仰必不可少的血肉與靈魂。為了成就真實的信、愛、望,天父上帝要我們等,一等再等,我們也要忍耐著等,一等再等。基督徒一生的使命,也不外是耐心地等,等他所信的、所愛的、所望的。

2、誰是能等的人?

如此綿長的等待,沒完沒了的等待,誰可以呢?

當「主流」早已經不會等,「次流」漸漸也不再等,那屈指可數的「末流」,怎麼還能等下去呢?此中必有一些超乎意想的「邏輯」。

能等的人,第一,必定是善良的人!

不過,這「善良」,卻不是飽食無憂的中產階級式的所謂「優雅品格」,也不是少年財主自信自恃可以做得來的「善事」,而是一份天真、一種傻氣,像亞伯、像挪亞、像亞伯拉罕、像摩西、像大衛、像眾先知和使徒那樣,上帝說一句話,做一個動作,他們就上心在意,相信幾十年、苦等幾百年,等到老,等到死,都願意。

只有這樣的「痴等到底」才配稱為「善良」,因為只有真正善良的人,才會不問情由、不管邏輯、不顧現實甚至「不知死活」地,相信上帝也是一樣的善良,或說都是 一樣的天真一樣的傻 --祂所說過的話,不管是過了千年萬年,祂都一定記得,都必要全數兌現。

自己不愛善良的人,總會疑心人人都不善良,沒有人說過的話,會過了幾百年、幾千年之後還會兌現,連「上帝」也不會。但真正愛善良的人,即使是終生遇見的都是不守信約的惡人,甚至明白到連自己也是不守信約的惡人中的一個,但是,他畢竟仍是嚮往善良守約,故此,假若人間沒有,今生沒有,也總還希望、還相信,天上有,將來有。於是,他寧願冒極大的風險,亦即交付非常的信心,去相信上帝是必然信實的,並耐心等待上帝的應許終必會全然兌現的那一日。

即是,你的信與不信,不在於你是否能滿足泛泛的善良標準,而是你是否深愛著善良本身。吊詭的是,一個人就算自己不很善良(其實哪有善良的人?),就算他一生遇見的人都多麼的不善良,但只要他始終愛善良--心裡有著這最深刻的愛,就是愛愛本身,他總能信,總會等。

能等的人,除了第一要善良(傻)之外,第二就是要「曾經愛過」,即是曾經與上帝、與基督真實地「邂逅」過。因為:

你不曾愛過的人,你怎會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痴等一世?

你不曾真實「邂逅」過的人,你怎會真實地愛慕他(她)?

你若不曾真正遇上基督,你也不會愛祂,更不會痴痴等祂!

許多「基督徒」根本不在乎基督是否回來,因為,他們從不曾遇見過祂!

自亞伯、挪亞到亞伯拉罕、摩西、大衛,眾先知和使徒,他們都不是信一堆教規教義,而是信一位上帝、一位基督--那位他們具體地接觸過、邂逅過的上帝。

他們對這位上帝的傾慕不是來自「神學分析」,不是來自「功利考慮」,而是來自在真實的交往互動裡建立的深厚情誼。上帝於他們,不是一個「沒有臉面」的至高主宰,或是一個「木無表情」的道德判官,而是情深義重的父親、朋友、愛人。他們與上帝「一見傾情」,從此朝思暮想,深盼著幾時可見到祂的「第二面」。沒有真實與上帝有過這「一面之緣」的人,不可能盼望見祂的「第二面」,即絕不可能對祂如此地「痴等」一生一世。

讀者或者以為,耶穌基督已經離開了二千年了,我們又不是「第一代信徒」,怎可能「邂逅」基督(上帝)呢!

我說了八百遍,信仰就是進入一個「共信的群體」,與他們甘苦與共,哀樂同歌。我們若真的是基督徒,不要說「第一代信徒」,就是亞伯、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和眾先知,我們都必能夠與他們分享幾乎一樣的過去與將來,分享所差無幾的榮辱與盼望。所以,他們如何與上帝、與基督「邂逅」,我們都能夠有很大程度的「現場感」!

亞伯拉罕的神就是我們的神,摩西的神就是我們的神,約翰的基督就是我們的基督,保羅的基督就是我們的基督,本質無別!--所以,我們絕對可以在他們的「邂逅」中也與上帝「邂逅」、和基督「邂逅」,因此,也必定能像他們一樣,切切地盼望天國、期待基督,耐心等待。

你若真愛善良,你若曾經愛過,就必肯等下去!

3、等待的威力

然而,等還等,上帝卻為甚麼要這麼 ,要我們 久 等 呢?

無止境的等,總會叫人心動搖,而不禁問上帝:

你究竟是「來」還是「不來」?

你說了幾百遍的「降臨的日子」,究竟是有還是沒有?

你卻怎麼老是這樣,說了一句「應許」(開出一張「支票」),然後,就沉默幾年、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又或者,久不久就「兌現」那一丁點兒,卻是似無還有,似有若無!又或者,忽然又「擴充」、「延期」那張「支票」,完全無準,好像永遠都不會「認真」兌現一樣?

這像甚麼呢?

就像一個少女,等著她心儀的少年「表態」,可是,他偶爾獻上一點呵護的殷勤,偶爾又送上兩眼迷離的目光,然後,又若無其事,又顧左右而言他,或說些無聊笑話。這愛意究竟有還是沒有?沒有,我就死心算了;若有,你怎麼不跟我說個明白?……

弟兄姊妹,我說的不是「比喻」,若你真實地愛過上帝,也隱約「領教」過祂的愛眷,甚至稍稍懂得一點戀愛以至「單戀」的滋味,你也必然會有這種撲朔迷離,叫人夜不成寐,輾轉反側之感!

信仰就是等待,但決不是泛泛的等待,而是等待心儀已久的愛人「明確表態」的那種等待,這樣的「痴等」,怎可能不使你傷心蝕骨呢?

上帝為甚麼要這樣「殘忍」,要我們「痴痴苦等」?

答案是「牧者」不解的「溫柔」,是「學者」不通的「至理」,卻是但凡「少女」都能明白的「心事」:這就是「愛的要求」--

歌 2:7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

8:4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

多美妙的一個「等他自己情願」!

少女痴等她的愛人「表態」,直等得傷心蝕骨,卻還是要等他「自己情願」,因她十分知道:「自發」的才是愛情,「耐等」的才是真愛;要愛能天長地久,就要等得海枯石爛!

只有「足夠長久的等待」,才能夠試出真情,才能夠煉出真愛,這就是「等待」的威力,也是基督信仰的核心精神。

 


結語、又傻又慢的人,有福了!

要「信」必要能「等」,而等待的精神,具體表現在一個人的「氣質」之上,又是怎麼樣的呢?

……

最近經常與人分享一齣動畫片:《麥 兜 響 噹 噹》

這片的主角--麥兜的特色,是十分

這片的主要題材--武當太極拳的特色,是非常

這片的最大道具--青銅古董鐘的特色,是超級

因為麥兜的慢(蠢笨,直腸直肚),麥太怕他成為競爭下的失敗者,於是,為他部署了許多「增值計劃」。

因為太極拳的慢(不止動作慢,而且訓練方法古老,追不上時代),道長怕它成為武學競爭下的失敗者,於是,要進行各種「改革」。

因為青銅古董鐘的慢,慢到根本看不出它還在動,不知為何物,以致沒有一家博物館肯收留它。總之--

,就 是 失 敗 的 代 名 詞 !

然而,這片的結筆卻發人深省:

這個 廢 物 一般的青銅古董鐘, 慢 慢 地走了一千年後,終於 準 時 第一次報時……這證明,它不但不壞,而且,很準……

我想到,曾幾何時,在人類社會裡,也曾出現過一件很近似的「超級大廢物」-- 挪 亞 方 舟 ,它一直在建造,造好了就放那裡,一百二十年來,一點用處,甚至可能的用處都沒有。它是一個「無 用 之 物」,這是當代所有的人給它的結論,除了兩個(天一個地一個)之外。

卻是,一百二十年後的某日,它的「作用」終於呈現出來了,它也成為在那個生死攸關的一剎那,唯一的「有 用 之 物」

人類歷史,還有一樣「超級超級大廢物」,就是 上 帝 的 應 許 (支票)。它們「兌現」的速度之慢,極慢, 超 慢 ,簡直是難以想象,是常人無法理解,更加不堪忍受的,以致幾乎所有「聰明人」都判定它們,說:

這些「支票」都是早已報廢的「廢票」,

      都是永遠不會「兌現」的廢紙!

只有「傻 子」才會檢起這些「廢票」,珍而重之,痴心妄想著這些「支票」終必會有它們「兌現」的一天。

為甚麼他們會這樣呢?因為這些「傻子」能夠「與上帝同步」,即是,他們跟上帝差不多一樣地「超慢」

以下的說話,我想,絕對是匪夷所思,不符「正統」,也不合「體統」的,但請你記得,我保證,這些話救不了你的「今生」,但可以救你的「永恆」:

上帝是傻的--祂很慢,說了幾百年、幾千年的話,幾乎再沒有一個人記得的話,祂竟然還記得,還在意,還要去一一兌現它們。

而那些信的人,他們也是傻的--他們也很慢,上帝說了幾百年、幾千年,並且似乎「毫無下文」的話,他們卻還記得,還在意,還相信上帝終必一一兌現它們。

上帝是傻的,信祂的人也要是傻的,上帝很慢,信祂的人也要這樣慢,這就是--「與上帝同步」。

夠「快」的人或會贏得今生,

但只有夠「慢」的人,才會贏得永恆!

又傻又慢的人,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