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 月 主 題

2010年6月(第69期)

 


楔子:請試試「垂直」讀經

本文不會對《尼希米記》作詳細的釋經和背景介紹,大家可以先行閱讀相關經文及自行查閱背景資料。以下,我只會簡單提供一個「時序簡表」,為的只是方便大家試試「垂直」地讀經。

主前 722 年 北國(以色列)亡於亞述手上。亞述擄去以色列人,又將異族人遷入撒馬利亞居住。 從此撒馬利亞就產生了「混種」的猶太人,為「純種」的猶太人所鄙視。
主前 586 年 耶路撒冷陷落,南國(猶大) 亡於巴比倫手上。巴比倫先後擄去幾批猶太人,包括先知以西結、但以理等。  
主前 539 年

波斯滅巴比倫,取代巴比倫成為近東霸主。

主前 538 年 在波斯王古列恩准下,所羅巴伯率領第一批猶太人回歸祖國,並任第一任猶大省省長。 所羅巴伯乃主耶穌的祖先。
主前 536 年 開始重建聖殿工作。  
主前 530-520 年 因受附近的外族人中傷和波斯王的猜疑,聖殿重建工作被迫中斷。  
主前 520 年 聖殿在大利烏王年間再得恩准復工,但百姓倒並不積極,要先知哈該、撒迦利亞等責備和鼓勵,重建工作才再度積極開展。 先知哈該、撒迦利亞事奉時期。
主前 516 年 重建聖殿完成。
主前 458 年 文士兼祭司以斯拉率領第二批猶太人回歸祖國,在群眾中推行復興聖殿祭禮、對律法的嚴格遵守和「清算」與異族通婚的問題。  
主前 445 年 尼希米獲波斯王亞達薛西恩准,回耶路撒冷展開重建城牆的工作。  
主前 445-433 年 尼希米任猶太省省長十二年間,嚴厲推行「猶太教復興運動」  
主前 432- ? 年 尼希米一度被召回宮,不久回耶路撒冷,可能出任第二期猶大省省長。 先知瑪拉基事奉時期。

舊約終結

 

新約啟始

聖經記載的「沉默的四百年」。
猶太教中的法利賽人撒都該人等「建制派」都在這個時期出現。
主前 7-6 年 施洗約翰出生。  
主前 6-5 年 耶穌基督降生。  
主後 28 年 施洗約翰脫離「建制猶太教」,在約旦河邊施洗,宣告天國近了和預備迎見彌賽亞(主耶穌基督)的信息。  
主後 28-30 年 耶穌基督與「建制猶太教」發生連番衝突,最後,被祭司長等合謀殺害於十字架上。  

為甚麼要「垂直」地讀經?

因為每卷聖經,孤立地讀,沒前沒後地讀,可以「讀出一個意思」,但是,與全本聖經一貫地讀,有前有後地讀,又會「讀出另一個意思」,而《尼希米記》肯定是個「最佳的例子」。

孤立地看《尼希米記》,看尼希米如何「熱血」、「冒險」、敢於「付代價」,既有周詳計劃部署,又能雷厲風行地推行,十二年間的「猶太教復興運動」,成績斐然。綜觀聖經,似乎無人能出其右。於是,頗不少「牧師」和「學者」,就將尼希米捧為最成功甚至最「完美」的事奉典範。

不過,奇怪的是,在他成績斐然的「猶太教復興運動」之後的四百年,主耶穌基督降生了,但是,當時的「建制猶太教」並沒有因尼希米的「悉心栽培」,而能好好地迎見救主基督。反之,「建制猶太教」竟然成了反對主耶穌基督的「主力」,甚至成為謀害基督的「主謀」!何以致此?

是不是在新舊兩約的「沉默四百年間」,發生了一些非常的事,徹底敗壞了尼希米所「苦心經營」的成果?還是,尼希米看似虔誠端正又成績斐然的「猶太教復興運動」的本身,早就隱伏著某種「敵對基督」的「種子」……

世事,真是曲折難料--至少,不像我們的「牧師」和「學者」們看得的那麼「理所當然」……

 


引言、誰是「完人典範」?

聖經中,「最完美的人」是誰?

最標準的答案,當然就是耶穌基督。

但是,這個答案卻不很可以再說下去。因為耶穌基督實在太「高」了--祂根本是「神」,說祂同時是「人」,固然是「神學正確」,但骨子裡總給我們某種「偷換概念」的感覺(雖然不敢講出口)--覺得祂之為「人」與我們之為「人」,總是有「天淵之別」,故而祂作為「人」之「完美」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於我們實際上是「沒有意義」的。於是,我們就退而求其「次」了。

聖經中,「最完美的人」是誰?

「次標準」的答案,就大概輪到亞伯、以諾、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和眾先知使徒等等了。

不過,這張名單之中,除了很可能因為「死得夠早」而來不及行差踏錯的亞伯,因為「事跡夠含糊」而沒有讓最愛拿「放大鏡」的「學者」和「牧師」們找到他行差踏錯的「罪證」的以諾之外,每一個都總可以找出「不夠完美」的地方來。

首先是關乎「品格」的,譬如挪亞之醉酒裸體、亞伯拉罕的不認老婆(還要兩次之多)、摩西的衝動(先而殺人後而擊打磐石,臭脾氣不改),還有約拿的反叛、彼得的粗魯、以利亞和耶利米的悲觀求死等等,至於大衛之犯姦淫就更不用說了。

其次是關乎「建樹」的。「牧師」和「學者」們自然不敢過分露骨地「以成敗論英雄」,可是,不過在應許之地「流浪」了一輩子的亞伯拉罕,領百姓出埃及卻連自己都進不了迦南的摩西,口水都說乾了也沒有人理會,並最後「全軍覆沒」的眾先知等等,在他們的「潛意識」裡,卻始終與「完美」有某種格格不入的距離。

結果呢,要有「品格」又有「建樹」,兩全其美的,綜觀聖經(至少是舊約),最合資格的人選,就非尼希米莫屬了。

許多「牧師」和「學者」固然不時「稱讚」挪亞、摩西、大衛等人,但罵起他們的缺點來,也是很可以說上幾嘴的。卻是,尼希米卻受到「萬千寵愛」,我幾乎未聽過有「牧師」和「學者」說過他一句「壞話」。至於「好話」呢,就滿街都是:

有稱讚尼希米說:「他雖然是一普通的信徒,但聖潔如祭司,勇敢像先知,而威嚴如王。」尼希米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領袖,正如中國人說:「千軍易得,良將難求。」孫德生(J. Oswald Sanders)更以尼希米為聖經中模範領袖,主因他是有高尚的品格。尼希米事奉神的心志以及如何處理事奉時所遇到的難處,這一切對於事奉主的人都值得思想與效法。【不一一注明出處,因為不想扮學術,也不擬與誰爭論,就無謂引經據典了。】

好一句「聖潔如祭司,勇敢像先知,而威嚴如王」,把希尼米捧到上天上去,一身兼備祭司(如亞倫)、先知(如以賽亞)、君王(如大衛)的「本事」,儼然是一位「亞耶穌」(僅次於主耶穌)的偉大人物。我非常疑心,在許多「牧師」和「學者」的心目中,「最完美的人」其實就是這位尼希米,一個既有「品格」又有「建樹」的了不起的人物。

平心而論,我完全無意挑尼希米的碴子,畢竟,說他立心不良毫無建樹,不僅言過其實,也太沒良心了一點。而且,人總有限制不足,他的作為,也許已是他最「盡力」的表現了。

事實上,我寫這期主題頁,與其說是批評尼希米本人,不如說是批評那群淺薄不堪的「學者」和「牧師」對尼希米的盲目吹捧。這種盲目吹捧的最大罪惡,是立下極為偏差的榜樣,誘導信徒離開希伯來書第十一章開列給我們的「信心經典」,而去追逐某種「屬靈次貨」--用泛泛的宗教工程,取代真正的信仰生命。

 


一 尼希米的「呼召」

別的暫且不說,單看尼希米的「呼召」本身,就已經「疑點重重」。請看:

1:1哈迦利亞的兒子尼希米的言語如下: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我在書珊城的宮中。2那時,有我一個弟兄哈拿尼,同著幾個人從猶大來。我問他們那些被擄歸回、剩下逃脫的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3他們對我說:「那些被擄歸回剩下的人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4我聽見這話,就坐下哭泣,悲哀幾日……

首先、尼希米的「呼召」其實不過是由於某種「感動」--對於亡國破家,人民離散的某種「感動」而來的,這是任何稍有「民族良心」的人都應該有的,不能證明這就是來自上帝的「呼召」。

當然,公道的說,許多真呼召都是始發於類似的感動,摩西如此,眾先知如此、眾使徒如此。我自己也是個「民族感情」很重的人,故此,我絕非不欣賞別人也有民族感情,我只是強調,由「民族感情」而來的觸動,不能簡單算為「呼召」。

(我)在天上的上帝面前禁食祈禱,說:5「耶和華--天上的上帝,大而可畏的上帝啊,你向愛你、守你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6願你睜眼看,側耳聽,你僕人晝夜在你面前為你眾僕人以色列民的祈禱,承認我們以色列人向你所犯的罪;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7我們向你所行的甚是邪惡,沒有遵守你藉著僕人摩西所吩咐的誡命、律例、典章。8求你記念所吩咐你僕人摩西的話,說:『你們若犯罪,我就把你們分散在萬民中;9但你們若歸向我,謹守遵行我的誡命,你們被趕散的人雖在天涯,我也必從那堭N他們招聚回來,帶到我所選擇立為我名的居所。10這都是你的僕人、你的百姓,就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所救贖的。

感性過後,接著,尼希米便回復其「理性」本色,引經據典地「推論」上帝必定會施恩與被擄的猶太人,給他們某種「回歸」和「復興」的希望。基於上述的「感性的感動」和「理性的分析」,尼希米再按自已的「身份」和「條件」我是作王酒政的來「推論」出他的「呼召」或「使命」來:

11主啊,求你側耳聽你僕人的祈禱,和喜愛敬畏你名眾僕人的祈禱,使你僕人現今亨通,在王面前蒙恩。」我是作王酒政的

所謂「酒政」未必是「大官」,但專事幫王上「試食」(試毒?),就很可能是頗得王上「信任」的一種職位。尼希米心中「推論」,因這個「近身機會」,上帝就頗可能會給他某種「呼召」去做一點甚麼。

當然,這還未足以使尼希米確認自己的「呼召」,按常情常理,還欠一樣:

2:1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擺酒,我拿起酒來奉給王。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2王對我說:「你既沒有病,為甚麼面帶愁容呢?這不是別的,必是你心中愁煩。」於是我甚懼怕。3我對王說:「願王萬歲!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城門被火焚燒,我豈能面無愁容嗎?」4王問我說:「你要求甚麼?」於是我默禱天上的上帝。5我對王說:「僕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歡,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6那時王后坐在王的旁邊。王問我說:「你去要多少日子?幾時回來?」我就定了日期。於是王喜歡差遣我去7我又對王說:「王若喜歡,求王賜我詔書,通知大河西的省長准我經過,直到猶大;8又賜詔書,通知管理王園林的亞薩,使他給我木料,做屬殿營樓之門的橫樑和城牆,與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上帝施恩的手幫助我

結果,因著「王就允准我」和「喜歡差遣我去」這樣「順利」的事態發展,尼希米再「推論」出這必定就是意味「我上帝施恩的手幫助我」了,如此這般,就「充份證明」了他的所謂「呼召」了。

看到了嗎?尼希米的「呼召」--他相信確是上帝召他回國去做點甚麼--是他自己通過:

一、感性的感動;

二、理性的分析;

三、環境的判斷;

四、事態的發展。

四個條件「推論」出來的。事實上,綜觀整卷《尼希米記》,上帝根本沒有向他說過一句話,連透過先知說的也沒有,更別說「呼召」他回國去重建甚麼了。

這種幾乎統統都是「靠估」(瞎猜)的「蒙召見證」,今天通街都是,甚至幾乎成為了「標準規格」。我隨口也可以「作」一個給大家聽。譬如:

一、感性的感動--我去非洲旅行看見許多「失喪的靈魂」……

二、理性的分析--聖經說「上帝願人人得救」……

三、環境的判斷--我剛好有一個「醫生」的資格……

四、事態的發展--我工作的醫院竟讓我放大假去「醫療宣教」……

這樣的「蒙召見證」是否說得「頭頭是道」?尼希米之所以那麼符合現代人的「口胃」,因為「彼此彼此」也。

不過,回到聖經啟示而不是人類的宗教常識,尼希米的「呼召」不單只算不上「典型」,嚴格說,甚至是「不合格」的。請看:

亞作拉罕--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堨h。(來11:8)

摩西--摩西對上帝說:「我是甚麼人,竟能去見法老,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呢?」(出3:11)

以賽亞--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堜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賽6:9-10)

耶利米--所以你當束腰,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耶1:17-18)

保羅--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9:15-16)

彼得--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耶穌說這話是指著彼得要怎樣死,榮耀上帝。)說了這話,就對他說:「你跟從我吧!」(約21:18-19)

看啊,這些如假包換的呼召--方向渺茫(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堨h),九死一生(我是甚麼人,竟能去見法老),成效渺渺(他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難度驚人(我今日使你……與全地……的眾民反對),以至苦難重重(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甚至難逃一死(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的真正呼召,我疑心大家聽到也裝著沒聽見,更別說會開「蒙召見證大會」了。

大家明白,真呼召的標準並不是表面上上帝有否直接,或至少透過天使、先知或異象呼召我。認真看過俄網的都應知道,我對這類「神秘主義」毫無好感。事實上,上述亞伯拉罕等人的真呼召,其精神不在「直接」與否,而在呼召他們的是上帝自己及祂的絕對命令,絕不可「約化」為一場事工、運動以及其成功或果效。

反觀,尼希米以至今天「主流」的呼召觀,卻有太強、太強的「事工本位」及「成功導向」。即是,所謂「呼召」人的,不是上帝「不可理喻」的絕對命令,而是很可以用人的感性、理性、環境、事態來「推論」出來的事工及其果效。這使得這類所謂「呼召」往往有極強烈的「人工斧鑿」的痕蹟,使人疑心,那不是上帝在「呼召」人,而是人自己的「宗教理想」「宗教感情」在「呼召」他而已--更準確的說法,是他自己「呼召」自己,卻虛擬為上帝呼召他!

其實,我也不是反對人可以從感性、理性、環境、事態來稍稍理解上帝的作為和旨意,好可以更準確追隨祂的心意。一般地說,這沒有甚不好。不過,卻不要過分地「上綱上線」,事無大小都要「呼召」一番。理由是,一旦我們將某事定性為「呼召」之後,我們就很可能產生一些對人、對己和對上帝,都不必要或不合理的期望和要求,結果適得其反。

很顯然的一些例子就是,有好些「宣教士」出發到「宣教工場」之前大講「蒙召見證」,講到「十拿十穩」,怎料,去不了幾天,就或是與工場主任吵大架,又或是水土不服病得不似人形,又或是當地炮火連天嚇得精神崩潰,於是落慌而逃、敗興而返。結果,回來後長時間躲著不敢見人,因為實在面對不了也解釋不了自己那個泡了湯的「蒙召見證」。本來,「勝敗乃兵家常事」,摩西的人生大起大跌,保羅的宣教路也是曲曲折折跌跌撞撞的,何苦要這樣把甚麼「呼召」講得這麼「死」來自找麻煩呢?不過,搞得自己情緒低落還小事,可怕的卻是……

最壞的是,因為面對不了自己「蒙召」的泡湯和「事奉」的失敗,而不擇手段「虛報戰功」,扭曲信仰,害己害人;稍好一點的,或不至於「虛報戰功」,而是用各種方法伎倆,人工地製造和維持自己的「宗教業績」,好使自己的「呼召」看起來好像「確有其事」,又或使自己有某種「好歹也幹了點甚麼」的「宗教安全感」。

尼希米的所有過失的根本,正正是他歪曲了「呼召」的真義,將它扣死在「事工本位」及「成功導向」之上,結果,就在有意無意之間,為了製造和維持自己的「宗教業績」,他運用了許多方法伎倆,在短時間內塑造出一個非常「凝固」的「正統猶太教」的「外殼」,但長遠的後果,卻是嚴重地破壞了信仰的「內在結構」,使信仰本身所必需備有的人情味、主體性和關係性,都幾乎喪失無餘。

總而言之,四百年後,猶太人為甚麼會壓倒性地拒絕基督、拒絕福音?尼希米那急功近利和事工導向的所謂「宗教復興運動」,需要負上相當大的責任。

何以至此?請聽我慢慢道來。

 


二、尼希米的「謹慎」

坊間的「牧師」和「學者」,最愛稱讚的是尼希米的某種「管治能力」,說他做事如何精明謹慎,有計劃、有步驟、有部署。

2:11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埵矰F三日。12我夜間起來,有幾個人也一同起來;但上帝使我心堶n為耶路撒冷做甚麼事,我並沒有告訴人。除了我騎的牲口以外,也沒有別的牲口在我那堙C13當夜我出了谷門,往野狗井去,到了糞廠門,察看耶路撒冷的城牆,見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14我又往前,到了泉門和王池,但所騎的牲口沒有地方過去。15於是夜間沿溪而上,察看城牆,又轉身進入谷門,就回來了。16我往哪堨h,我做甚麼事,官長都不知道。我還沒有告訴猶大平民、祭司、貴冑、官長,和其餘做工的人。

不錯,尼希米這種「謹慎」、「冷靜」而近於「陰沉」的性格表現,聖經裡的確是絕無僅有。聖經裡,絕大多數的上帝僕人,從摩西到彼得,大多都是粗粗魯魯、妄妄撞撞的。不過,說句真心話,我一點都不喜歡尼希米這種「謹慎」、「冷靜」而近於「陰沉」的性格。這種人,倒會使我聯想到賣主的猶大,叫我「心寒」。

有論者說,按尼希米任職「內官」,他就很可能是一位「太監」。請大家明白,我不是人身攻擊,是以事論事,按尼希米處事待人那種「陰沉」的表現,這個可能性的確不小。

2:17以後,我對他們說:「我們所遭的難,耶路撒冷怎樣荒涼,城門被火焚燒,你們都看見了。來吧,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再受凌辱!」18我告訴他們我上帝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並王對我所說的話。他們就說:「我們起來建造吧!」於是他們奮勇做這善工

或者,你要為他辯護說:尼希米的「謹慎」不過是為了「聖工」而已,特別是當時大敵當前,不想過早「洩漏風聲」而已。

我的回答是:信仰的目標如果只是為了「成就事工」的話,我同意這個辯護(陰沉謹慎的人,多是更有「成就」的,我怎能不同意?);不過,俄網從第一天已經強調,基督信仰的真正目標是為了「建立關係」,最終是建立我們與天父上帝的父子關係。若你同意又明白我的「信仰觀」,你就會知道,這種「過度謹慎」的性格是信仰的極大障礙。假如,這種人還做了「教會領袖」,就更會成為別人接近上帝的極大障礙--他們必定會在上帝與人之間,設立重重貌似虔敬的「宗教關卡」(譬如龐大的教會工程、嚴格的儀文規定、精準的神學標準等),使信徒無法好像小孩子一般「簡簡單單」地親近天上的父親。不幸得很,尼希米就是這麼的一個人。

大家再看尼希米如何把一切都「規劃」得井井有條:

3:1那時,大祭司以利亞實和他的弟兄眾祭司起來建立羊門,分別為聖,安立門扇,又築城牆到哈米亞樓,直到哈楠業樓,分別為聖。2其次是耶利哥人建造。其次是音利的兒子撒刻建造。3哈西拿的子孫建立魚門,架橫樑、安門扇,和閂鎖。4其次是哈哥斯的孫子、烏利亞的兒子米利末修造。其次是米示薩別的孫子、比利迦的兒子米書蘭修造。其次是巴拿的兒子撒督修造。……31其次是銀匠瑪基雅修造到尼提寧和商人的房屋,對著哈米弗甲門,直到城的角樓。32銀匠與商人在城的角樓和羊門中間修造。

井井有條,做「事」大概不能算壞,但若過度延伸到整個信仰上面去,最終一定會令人和上帝都「窒息」。

令人「窒息」,是因為人會慣性地將自己和上帝的關係「框死」在某個既定的「格式」內,以致無法與上帝「活生生」地相交。令上帝也「窒息」,是人會以為連上帝也要將自己「框死」在某個既定的「格式」內與人相交。結果一旦離開這些凝固的「宗教框框」,譬如龐大的教會工程、嚴格的儀文規定、精準的神學標準等,人就根本無法理解上帝,甚至到真正遇見了上帝的時候,也會因為祂不符合這個「框框」而拒絕接受祂。尼希米「改革」的四百前後,這樣的事,就發生了!

 


三、尼希米的「敵人」

坊間的「牧師」和「學者」,還稱讚尼希米是多麼的勇敢和精明地面對敵人。尼希米自己也說到他的敵人如何用盡方法惡意破壞以色列人重建城牆的工程。但他的敵人真的這麼厲害麼?我卻看不出來啊!

他們第一招不過是靠把口「嗤笑」一番,全無作用:

4:1參巴拉聽見我們修造城牆就發怒,大大惱恨,嗤笑猶大人,2對他弟兄和撒馬利亞的軍兵說:「這些軟弱的猶大人做甚麼呢?要保護自己嗎?要獻祭嗎?要一日成功嗎?要從土堆堮野X火燒的石頭再立牆嗎?」3亞捫人多比雅站在旁邊,說:「他們所修造的石牆,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4我們的上帝啊,求你垂聽,因為我們被藐視。求你使他們的毀謗歸於他們的頭上,使他們在擄到之地作為掠物。5不要遮掩他們的罪孽,不要使他們的罪惡從你面前塗抹,因為他們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動你的怒氣。6這樣,我們修造城牆,城牆就都連絡,高至一半,因為百姓專心做工。

第二招也是「恐嚇」會使用武力,但始終沒有「交過火」:

4:7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亞捫人、亞實突人聽見修造耶路撒冷城牆,著手進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發怒。8大家同謀要來攻擊耶路撒冷,使城內擾亂。9然而,我們禱告我們的上帝,又因他們的緣故,就派人看守,晝夜防備。……13所以我使百姓各按宗族拿刀、拿槍、拿弓站在城牆後邊低窪的空處。14我察看了,就起來對貴冑、官長,和其餘的人說:「不要怕他們!當記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們要為弟兄、兒女、妻子、家產爭戰。」15仇敵聽見我們知道他們的心意,見上帝也破壞他們的計謀,就不來了。

第三招,據說是想用「調虎離山」之計「暗算」尼希米:

6:1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基善和我們其餘的仇敵聽見我已經修完了城牆,其中沒有破裂之處(那時我還沒有安門扇)的,2參巴拉和基善就打發人來見我,說:「請你來,我們在阿挪平原的一個村莊相會。」他們卻想害我。3於是我差遣人去見他們,說:「我現在辦理大工,不能下去。焉能停工下去見你們呢?」4他們這樣四次打發人來見我,我都如此回答他們。

第四招呢,是捏造「謀反」的證據來要脅尼希米:

6:5參巴拉第五次打發僕人來見我,手堮陬菪憤坁澈H,6信上寫著說:「外邦人中有風聲,迦施慕也說,你和猶大人謀反,修造城牆,你要作他們的王;7你又派先知在耶路撒冷指著你宣講,說在猶大有王。現在這話必傳與王知;所以請你來,與我們彼此商議。」8我就差遣人去見他,說:「你所說的這事,一概沒有,是你心堮熙y的。」9他們都要使我們懼怕,意思說,他們的手必軟弱,以致工作不能成就。上帝啊,求你堅固我的手。

第五招,是收買「內奸」來「令我懼怕」云云:

6:10我到了米希大別的孫子、第來雅的兒子示瑪雅家堙F那時,他閉門不出。他說:「我們不如在上帝的殿媟|面,將殿門關鎖;因為他們要來殺你,就是夜堥荓你。」11我說:「像我這樣的人豈要逃跑呢?像我這樣的人豈能進入殿堳O全生命呢?我不進去!」12我看明上帝沒有差遣他,是他自己說這話攻擊我,是多比雅和參巴拉賄買了他。13賄買他的緣故,是要叫我懼怕,依從他犯罪,他們好傳揚惡言毀謗我。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參巴拉、女先知挪亞底,和其餘的先知要叫我懼怕,求你記念他們所行的這些事。15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16我們一切仇敵、四圍的外邦人聽見了便懼怕,愁眉不展;因為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上帝。17在那些日子,猶大的貴冑屢次寄信與多比雅,多比雅也來信與他們。18在猶大有許多人與多比雅結盟;因他是亞拉的兒子,示迦尼的女婿,並且他的兒子約哈難娶了比利迦兒子米書蘭的女兒為妻。19他們常在我面前說多比雅的善行,也將我的話傳與他。多比雅又常寄信來,要叫我懼怕。

結果怎樣?敵人的重重惡謀,要不是被尼希米的英明「識破」,就是被尼希米的小心部署和嚴加防範(說起來當然要說是「上帝保守」)都一一「擊退」。

不過,大家心清眼利的話,就會發現,尼希米的所謂「敵人」,大多都只是「得把口靠嚇」的,一直都「只見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五十二日的工程裡,雙方都拿刀拿搶,「氣氛」好像很緊張,卻完全沒有交過火,雙方都全無損傷。至於許多敵人的「陰謀」,由「犯案」到「破案」,都是尼希米「推論」出來的,事實是否如此,天知道!再者,「敵人」要如此閃閃縮縮而不敢「正面強攻」,不是也正好反映了,尼希米的「敵人」絕非如他自己描繪得那麼「兇猛」的麼?

事實是這樣的:按官階,尼希米是猶大省的「省長」,而參巴拉等人,也不過是省長之類,彼此級數相若,誰都壓不了誰。但大家別忘了,尼希米「朝中有人」,他是波斯國王的親信呀。請看他的「背景」有多「厚」:

2:7我又對王說:「王若喜歡,求王賜我詔書,通知大河西的省長准我經過,直到猶大;8又賜詔書,通知管理王園林的亞薩,使他給我木料,做屬殿營樓之門的橫樑和城牆,與我自己房屋使用的。」2:9王派了軍長和馬兵護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長那堙A將王的詔書交給他們。

看到嗎?比起尼希米,他的「敵人」算老幾呢?這樣,除了「靠把口」或「來信」恐嚇一番「叫我懼怕」之外,還可以幹些甚麼呢?

我說過,真正的「信」是「孤身犯險」,但是尼希米這個人,主觀上,他很甚至太懂得「買保險」,事事都要「十拿十穩」,不肯真正冒險;客觀上,他的「背景雄厚」,也根本沒有多少真正要冒險的需要。所以,主觀上,他不能信,客觀上,他不用信。尼希米在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的信心名單上「榜上無名」,豈是無因?

 


四、尼希米的「犧牲」

坊間的「牧師」和「學者」,還稱讚尼希米怎樣肯「犧牲」和「付代價」,但他作出的「犧牲」和「代價」究竟有幾大呢?

5:1百姓和他們的妻大大呼號,埋怨他們的弟兄猶大人。2有的說:「我們和兒女人口眾多,要去得糧食度命」;3有的說:「我們典了田地、葡萄園、房屋,要得糧食充飢」;4有的說:「我們已經指著田地、葡萄園,借了錢給王納稅。5我們的身體與我們弟兄的身體一樣;我們的兒女與他們的兒女一般。現在我們將要使兒女作人的僕婢,我們的女兒已有為婢的;我們並無力拯救,因為我們的田地、葡萄園已經歸了別人。」6我聽見他們呼號說這些話,便甚發怒。7我心媊w劃,就斥責貴冑和官長說:「你們各人向弟兄取利!」於是我招聚大會攻擊他們。8我對他們說:「我們盡力贖回我們弟兄,就是賣與外邦的猶大人;你們還要賣弟兄,使我們贖回來嗎?」他們就靜默不語,無話可答。9我又說:「你們所行的不善!你們行事不當敬畏我們的上帝嗎?不然,難免我們的仇敵外邦人毀謗我們。10我和我的弟兄與僕人也將銀錢糧食借給百姓;我們大家都當免去利息。11如今我勸你們將他們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房屋,並向他們所取的銀錢、糧食、新酒,和油,百分之一的利息都歸還他們。」12眾人說:「我們必歸還,不再向他們索要,必照你的話行。」我就召了祭司來,叫眾人起誓,必照著所應許的而行。13我也抖著胸前的衣襟,說:「凡不成就這應許的,願上帝照樣抖他離開家產和他勞碌得來的,直到抖空了。」會眾都說:「阿們!」又讚美耶和華。百姓就照著所應許的去行。

第一次看這段經文,見尼希米如此愛護弱小,我對他本有相當「好感」。不過,再看下去,我對他的印象,便扣到剩下「負分」了:

5:14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15在我以前的省長加重百姓的擔子,每日索要糧食和酒,並銀子四十舍客勒,就是他們的僕人也轄制百姓;但我因敬畏上帝不這樣行。16並且我恆心修造城牆,並沒有置買田地;我的僕人也都聚集在那堸竣u。17除了從四圍外邦中來的猶大人以外,有猶大平民和官長一百五十人在我席上吃飯。18每日預備一隻公牛,六隻肥羊,又預備些飛禽;每十日一次,多預備各樣的酒。雖然如此,我並不要省長的俸祿,因為百姓服役甚重。

言談之間,尼希米那「我不像別人」的「法利賽人」的「意態」,呼之欲出。我實在十分疑心,尼希米對上述那些「富戶」的不仁的記述,部分的原因,是用來對比出他自己的「仁政」和「犧牲」,然後,就告訴上帝「我真的做了一點甚麼」,請祂老人家多多「關照」:

5:19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我為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與我。

我不是說尼希米沒有付出一丁點的代價,但是,「十二年沒吃省長的俸祿」又算甚麼「代價」呢?十二年都沒餓死,還可以有本事「供養」許多人,你就知道他大把其他收入來源,根本就「衣食無憂」。你看,他十二年後又被「召回」宮中,大概是「官復原職」了,我實在看不出他「犧牲」或「放下」了甚麼。更重要的,相比起挪亞、摩西、眾先知和使徒們「豁出生死」的「代價」,區區「十二年沒吃省長的俸祿」,連「窮寡婦的兩個小錢」都遠遠不如,有甚麼值得一提呢?

恕我直言,讀尼希米記,我總覺得這個人的「宗教表現」很誇張、造作、矯情!

 


五、尼希米的「手段」

坊間的「牧師」和「學者」,當然不會忘記稱讚尼希米怎樣「很有方法」又「雷厲風行」地推行了很徹底的「猶太教復興運動」,功績彪炳。

自然,每件「事工」奏效之後,或每個「危機」化解之後,尼希米經常都會煞有介事地「歸榮耀與上帝」,說這都是上帝的「功勞」云云,譬如:

2:7我又對王說:「王若喜歡,求王賜我詔書,通知大河西的省長准我經過,直到猶大;8又賜詔書,通知管理王園林的亞薩,使他給我木料,做屬殿營樓之門的橫樑和城牆,與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上帝施恩的手幫助我

4:15仇敵聽見我們知道他們的心意,見上帝也破壞他們的計謀,就不來(破壞我們的建城工程)了。

6:15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16我們一切仇敵、四圍的外邦人聽見了便懼怕,愁眉不展;因為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上帝

不過,你只要心清眼利,就一點都不難看出,尼希米的劃計和部署,根本上精細嚴密到一個「插針不下」的地步,敵人固然無法下手,就連上帝,我也看不出祂有甚麼「動工」的餘地。尼希米說敵人武力破壞建城計劃失敗是因「上帝也破壞他們的計謀」,但實況是:

4:9然而,我們禱告我們的上帝,又因他們的緣故,就派人看守,晝夜防備。……13所以我使百姓各按宗族拿刀、拿槍、拿弓站在城牆後邊低窪的空處。……16從那日起,我的僕人一半做工,一半拿槍、拿盾牌、拿弓、穿鎧甲,官長都站在猶大眾人的後邊。17修造城牆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18修造的人都腰間佩刀修造,吹角的人在我旁邊。19我對貴冑、官長,和其餘的人說:「這工程浩大,我們在城牆上相離甚遠;20你們聽見角聲在哪堙A就聚集到我們那堨h。我們的上帝必為我們爭戰。」21於是,我們做工,一半拿兵器,從天亮直到星宿出現的時候。22那時,我又對百姓說:「各人和他的僕人當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間保守我們,白晝做工。」23這樣,我和弟兄僕人,並跟從我的護兵都不脫衣服,出去打水也帶兵器。

尼希米根本做了嚴密到「小數點後」的「軍事佈防」,我們實在有理由相信,沒有他口裡說的那位「上帝」,按他的本事與個性,他一樣會這樣部署。還有的,是在他那些同樣精細到「小數點後」的人事部署和分工安排裡,我也實在看不出上帝還有甚麼可以「介入」的空間。

不只於此,尼希米或者還懂得一點「心理學」,很曉得運用「群眾壓力」來制造氣氛或形勢,好可以確保事態的發展:

5:6我聽見他們呼號說這些話,便甚發怒。7我心媊w劃,就斥責貴冑和官長說:「你們各人向弟兄取利!」於是我招聚大會攻擊他們。8我對他們說:「我們盡力贖回我們弟兄,就是賣與外邦的猶大人;你們還要賣弟兄,使我們贖回來嗎?」他們就靜默不語,無話可答9我又說:「你們所行的不善!你們行事不當敬畏我們的上帝嗎?不然,難免我們的仇敵外邦人毀謗我們。10我和我的弟兄與僕人也將銀錢糧食借給百姓;我們大家都當免去利息。11如今我勸你們將他們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房屋,並向他們所取的銀錢、糧食、新酒,和油,百分之一的利息都歸還他們。」12眾人說:「我們必歸還,不再向他們索要,必照你的話行。」我就召了祭司來,叫眾人起誓,必照著所應許的而行。

在這樣的「群體壓力」下,誰敢 Say No?

想想,尼希米有這麼的管理本事,有這麼的周詳計劃,還懂得利用群眾壓力,更重要的,是有波斯王恩准的這個「大靠山」,他的「成功」,尚有甚麼「奇跡」可言呢?不過是按常情常理都可以「推論」甚至「計算」得到的結果!背後,究竟有沒有上帝的「幫助」,真是天曉得了!

事實上,尼希米這類人太「強勢」了,「強勢」到上帝根本沒有「容身之地」。在他們筆下口中的「上帝」,實質只是個「橡皮圖章」,永遠只能對其「主人」的所作作為示以「我支時你」而已。榮耀了的,恐怕是那個「人」吧!

 


六、尼希米的「功績」

尼希米的「功績」,第一項自然是重修聖城啦:

6:15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16我們一切仇敵、四圍的外邦人聽見了便懼怕,愁眉不展;因為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上帝。

這項「成就」,可以給猶太人某種表面上的安全感、榮耀感和宗教感。但是,骨子裡的「精神」,其實與該隱的「建城」和寧錄的「起巴別塔」,沒甚麼分別,不過多了一些可有可無的「宗教包裝」而已。

當然,尼希米的更大「功蹟」還是「堅固」了猶太人的「宗教生活」,做了一場門面相當好看的「猶太教復興運動」:

第一是「嚴格的聖殿體制」的復興

包括趕走霸佔聖殿地方的「外人」,責罰不盡責的祭司和官長,恢復利未人(聖殿的主要工作人員)的聖職和供奉,重新委任可靠的聖殿負責人等等:

13:4先是蒙派管理我們上帝殿中庫房的祭司以利亞實與多比雅結親,5便為他預備一間大屋子,就是從前收存素祭、乳香、器皿,和照命令供給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五榖、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並歸祭司舉祭的屋子。……7我來到耶路撒冷,就知道以利亞實為多比雅在上帝殿的院內預備屋子的那件惡事。8我甚惱怒,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從屋堻ㄘ艄X去,9吩咐人潔淨這屋子,遂將上帝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進去。10我見利未人所當得的分無人供給他們,甚至供職的利未人與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11我就斥責官長說:「為何離棄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們照舊供職。12猶大眾人就把五榖、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庫房。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文士撒督,和利未人毗大雅作庫官管理庫房;副官是哈難。哈難是撒刻的兒子;撒刻是瑪他尼的兒子。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們的職分是將所供給的分給他們的弟兄。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不要塗抹我為上帝的殿與其中的禮節所行的善。

第二是「嚴格恪守安息日等律法規條」的復興

13:15那些日子,我在猶大見有人在安息日醡酒,搬運禾捆馱在驢上,又把酒、葡萄、無花果,和各樣的擔子在安息日擔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們賣食物的那日警戒他們。16又有泰爾人住在耶路撒冷;他們把魚和各樣貨物運進來,在安息日賣給猶大人。17我就斥責猶大的貴冑說:「你們怎麼行這惡事犯了安息日呢?18從前你們列祖豈不是這樣行,以致我們上帝使一切災禍臨到我們和這城嗎?現在你們還犯安息日,使忿怒越發臨到以色列!」19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門有黑影的時候,我就吩咐人將門關鎖,不過安息日不准開放。我又派我幾個僕人管理城門,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擔甚麼擔子進城。 20於是商人和販賣各樣貨物的,一兩次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21我就警戒他們說:「你們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這樣,我必下手拿辦你們。」從此以後,他們在安息日不再來了。22我吩咐利未人潔淨自己,來守城門,使安息日為聖。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照你的大慈愛憐恤我。

第三是「嚴格與外邦人隔離」的復興

13:23那些日子,我也見猶大人娶了亞實突、亞捫、摩押的女子為妻。24他們的兒女說話,一半是亞實突的話,不會說猶大的話,所說的是照著各族的方言。25我就斥責他們,咒詛他們,打了他們幾個人,拔下他們的頭髮,叫他們指著上帝起誓,必不將自己的女兒嫁給外邦人的兒子,也不為自己和兒子娶他們的女兒。26我又說:「以色列王所羅門不是在這樣的事上犯罪嗎?在多國中並沒有一王像他,且蒙他上帝所愛,上帝立他作以色列全國的王;然而連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誘犯罪。27如此,我豈聽你們行這大惡,娶外邦女子干犯我們的上帝呢?」28大祭司以利亞實的孫子、耶何耶大的一個兒子是和倫人參巴拉的女婿,我就從我這塈漭L趕出去。29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他們的罪;因為他們玷污了祭司的職任,違背你與祭司利未人所立的約。30這樣,我潔淨他們,使他們離絕一切外邦人,派定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使他們各盡其職。31我又派百姓按定期獻柴和初熟的土產。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我,施恩與我。

大家還要留意,每件「事功」之後,尼希米都有類似的禱告,「提醒」上帝記得他做了甚麼事,顯然地,在他的「自我理解」裡,這些都必定是對「復興猶太教」大有功勞的事情。

不過,尼希米的「功蹟」真的如他自己或坊間的「學者」和「牧師」所理解的那麼大嗎?事實上,是疑點重重,甚至,截然相反……

 


七、尼希米的「禱告」

暫且不說尼希米的「千秋功罪」,回頭看他的「禱告」,就已經可見端倪。

坊間的「牧師」和「學者」每每稱讚尼希米是個「重視禱告」的領袖,但我請大家張開眼睛讀經,不要人云亦云。大家看清楚尼希米是怎樣禱告的。

第一、他每每在「有所行動」前禱告

他動了意念,想回國「做點甚麼」前,這樣「禱告」:

1:11主啊,求你側耳聽你僕人的祈禱,和喜愛敬畏你名眾僕人的祈禱,使你僕人現今亨通,在王面前蒙恩

向波斯王正式提出「回國伸請」前,他又「禱告」:

2:4王問我說:「你要求甚麼?」於是我默禱天上的上帝5我對王說:「僕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歡,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

敵人「作勢」要來襲擊破壞建城工程,他「佈防」前又「禱告」:

4:7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亞捫人、亞實突人聽見修造耶路撒冷城牆,著手進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發怒。8大家同謀要來攻擊耶路撒冷,使城內擾亂。9然而,我們禱告我們的上帝,又因他們的緣故,就派人看守,晝夜防備。

這類「禱告」貌似虔誠,但是有太強的「事工導向」,甚至有「非成功不可」的某種潛在意識。

第二、他每每在「敵人冒犯」中禱告

4:1參巴拉聽見我們修造城牆就發怒,大大惱恨,嗤笑猶大人,2對他弟兄和撒馬利亞的軍兵說:「這些軟弱的猶大人做甚麼呢?要保護自己嗎?要獻祭嗎?要一日成功嗎?要從土堆堮野X火燒的石頭再立牆嗎?」3亞捫人多比雅站在旁邊,說:「他們所修造的石牆,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4我們的上帝啊,求你垂聽,因為我們被藐視。求你使他們的毀謗歸於他們的頭上,使他們在擄到之地作為掠物。5不要遮掩他們的罪孽,不要使他們的罪惡從你面前塗抹,因為他們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動你的怒氣

6:9他們都要使我們懼怕,意思說,他們的手必軟弱,以致工作不能成就。上帝啊,求你堅固我的手。……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參巴拉、女先知挪亞底,和其餘的先知要叫我懼怕,求你記念他們所行的這些事

這類「禱告」,又頗有「公私難分」,甚至某種「我不像別人」以至「唯我獨尊」的自義意味。

第三、他每每在「事有所成」後禱告

5:18……雖然如此,我並不要省長的俸祿,因為百姓服役甚重。19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我為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與我。

13: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不要塗抹我為上帝的殿與其中的禮節所行的善。

13:21我就警戒他們說:「你們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這樣,我必下手拿辦你們。」從此以後,他們在安息日不再來了。22我吩咐利未人潔淨自己,來守城門,使安息日為聖。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照你的大慈愛憐恤我。

13:30這樣,我潔淨他們,使他們離絕一切外邦人,派定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使他們各盡其職。31我又派百姓按定期獻柴和初熟的土產。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我,施恩與我。

這類求上帝「保護」、「記念」甚至「報仇」的禱告,摩西、大衛、保羅等人都會偶一為之,但不會像尼希米那般成為「習慣」,甚至成為「公式」。在尼希米的所謂「禱告」裡,隱含著許多對真正的基督信仰極有破壞性的原素:

第一、這類「禱告」,就算不致有「炫耀功蹟」之嫌,至少也很有「行為主義」和「功德主義」的傾向,種下後來猶太人「律法主義」的禍根。

第二、這類「禱告」,帶有頗強的「自我中心」和「功利主義」,雖包裝著「為上帝做大事」,但「為自己做大事留大名」的意識一點都不輕。

第三、這類「禱告」,也帶有十分強烈的「猶太民族主義」裡的「排他意識」,將上帝「禁錮」為猶太人的上帝而非創天造地的普世的上帝。

第四、這類「禱告」,充滿「事工導向」的意味,使得人與上帝之間,彿彷只能在「公事」或所謂「宗教工程」上「公事公辦」,而不可能有「私人」的情份與關係。

尼希米這類人會這樣「禱告」,是與他們錯誤的「呼召觀」大有關連的。

我說過,尼希米從來沒「親耳」聽見過上帝「呼召」他回國做甚麼,上帝甚至不曾透過天使、先知、異象向他說過一句話。他的所謂「呼召」,統統都是他按個人的感動、對聖經的分析、對自己條件的判斷和按事態發展順利與否「推論」出來的。

本來,就算沒有「絕對清楚的呼召」,但只要大體上合於情理,合乎聖經,就可以放心去做,只要對得失成敗,不必過於計較就是了。但尼希米不是這種人--他要事事「萬無一失」。他要有「肯定的呼召」。或者,他很怕自己若沒有「肯定的呼召」而回國做點甚麼,就會「獲罪於天」,再若有所閃失,還更「見不得人」了。

結果,尼希米就要用盡心思手段來確保自己「真有呼召」,如何「確保」呢?按宗教常識的邏輯,就是確保「方式正確」「成效美滿」,所以,他對規例的執行要徹底到「小數點後」毫不容情,以確保「方式正確」,他對計劃的部署就要精細到萬無一失,以確保「成效美滿」,最後,就「以果推因」,以之來「推論」他是確有「呼召」來「為上帝做大事」的。

事實上,從尼希米的「禱告」中,你很可以看出他的「患得患失」--他從來不能像孩子般相信天父上帝有無條件的恩典,他沒有一刻停止過「計算」自己的工作和果效成績,好可以「賺」得在上帝眼中的「一席之地」。

這哪裡是可學的「信心典範」?這種「信法」與「不信」只差一步之遙。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的信心名單上,尼希米這個被我們的「牧師」和「學者」捧到上天的「頭號成功人物」竟榜上無名,豈是沒有原因的呢?

 


八、轉眼之間……

由尼希米總其大成的「猶太教復興運動」,其實只得「一陣風光」,在他還在世的時後已經「岌岌可危」了。

13:4先是蒙派管理我們上帝殿中庫房的祭司以利亞實與多比雅結親,5便為他預備一間大屋子,就是從前收存素祭、乳香、器皿,和照命令供給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五榖、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並歸祭司舉祭的屋子。6那時我不在耶路撒冷;因為巴比倫王亞達薛西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堙C過了多日,我向王告假。7我來到耶路撒冷,就知道以利亞實為多比雅在上帝殿的院內預備屋子的那件惡事。8我甚惱怒,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從屋堻ㄘ艄X去,……

尼希米做猶大省長十二年來的「工夫」,把猶太教「整治」得好像有規有矩,井井有條,但他離開猶大回宮後,不消多久,就幾乎統統都「故態復萌」了。

這怎能怪呢?

尼希米口說「靠上帝」,但他最本事的,其實是「使手段」--背靠王上這個「大靠山」,不斷使出自己的精密部署和凌厲手腕,再靠一點群眾壓力和大圍氣氛,甚至利用「敵人」的恐嚇來恐嚇自己的同胞就範,於是,打造出一個好看的「宗教外殼」,但是,真正的信仰,卻從未內化到百姓的心靈裡面。

這種靠「人工合成」的「宗教復興運動」,尼希米還「在」時,靠著他的「強勢統治」勉強可以維持個「殼」,但他一走開,就連「殼」都沒有了。

不過,你或會替尼希米辯護說:我們不應以成敗論英雄,摩西、約書亞去世後,猶太人不是很快就敗壞麼?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而否定他們的功績呀!

對,我一生最恨的,也正是「以成敗論英雄」。不過,大家要搞清楚尼希米的失敗與摩西等的失敗有兩個最大的分別:

第一、摩西的失敗是出於百姓(或人性)無可救藥的敗壞,與摩西本人帶領百姓的手法無關,但尼希米的失敗卻肯定有關。尼希米要因著自己的錯誤手法(追求表面而不能深化)為以色列人後來的失敗負上部分責任。

第二、摩西的失敗是由於百姓不遵行他的「道」,但是,尼希米最深層的失敗,卻是百姓遵行他的「道」(律法主義、行為主義等等),還變本加厲。尼希米本身還算是個「好人」,所以,律法主義、行為主義在也的手上,還不至生出太壞的惡果,但是,到了四百年後的法利賽人手上,就惡果纍纍不可收拾了。對於這些「惡果」,尼希米難辭其咎。

以下,我們會再細看尼希米總其大成的「猶太教復興運動」,究竟為後世帶來怎麼樣的惡果纍纍。

 


八、四百年後……

四百多年之後,即到了主耶穌降生的日子,經過由尼希米總其大成的所謂「復興運動」之後,猶太教似乎沒有了一些亡國前的「惡習」,譬如公然拜偶像和輕忽聖殿祭禮、漠視律法、與外邦人混雜通婚--這些正正就是尼希米最引以自豪的「三大善功」。(見第13章)

不過,大家只要稍稍心清眼利,就一定可以看出,這時候的猶太教不僅是「矯枉過正」,而是由一個「坑」丟進了另一個更可怕的「坑」裡去了。

第一、他們不拜偶像「獨尊一神」,但他們的「一神論」卻僵化到一個地步,不接受眼前的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因為他們認為這就違反「一神論」,是「拜偶像」了,最後甚至以「妄稱為神」的罪名將主耶穌殺死。

10:31猶太人又拿起石頭來要打他。32耶穌對他們說:「我從父顯出許多善事給你們看,你們是為哪一件拿石頭打我呢?」33猶太人回答說:「我們不是為善事拿石頭打你,是為你說僭妄的話;又為你是個人,反將自己當作上帝。」(約)

第二、他們也很守聖殿儀文和安息日的規條,但把它們「守死」了,不能接受主耶穌來打破他們對聖殿與安息日的僵化觀念,結果,反以「踐踏聖殿」和「篡改律法」的罪名,先後逼迫主耶穌、司提反和保羅等人。

9:16法利賽人中有的說:「這個人不是從上帝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約)

第三、他們嚴守猶太人與外邦人的界線,卻到一個地步,變成了「大猶太主義」,自以為是得天獨厚的「上帝選民」,結果,耶穌來打破他們這種僵化自大的觀念,他們不肯接受,到後來,還大力阻止保羅等人對外邦人的福音工作。

8:11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婸P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12惟有本國的子民竟被趕到外邊黑暗堨h,在那堨痍n哀哭切齒了。(太)

看到嗎?那有這麼「巧」呢?尼希米的所謂「三大善功」,四百年後,統統成為猶太人接受基督、領受救恩和向外邦人傳福音的「最大障礙」。沒有「領教」過尼希米這「三大善功」的外邦人,或者中毒未太深的一般猶太老百姓,對基督福音反而更加「開放」,更能接受。

總而言之,尼希米的「宗教復興運動」所「復」出來的,不過是一個不近人情、欠缺人性的「非常封閉」的「宗教體系」而已,當中,人只能亦必須透過「現成」的宗教框框來「接近上帝」,結果,上帝喪失主體性,人亦喪失主體性,信仰最終極的關懷--上帝與人重建父子關係,便失落無餘了。至於那些越能夠在這個宗教框框內「安穩」的「宗教賢達」,就越加不能夠接受一個「會動的上帝」來打破他們的「安寧」,結果,祂(基督)來了,他們就把祂殺了。

 


九、先知的迴響……

尼希米的所謂「宗教復興運動」的徹底失敗,在同期或稍後的先知--哈該、撒迦利亞和瑪拉基的筆下嘴裡,就已經頗有「微言」了。

瑪拉基先知與尼希米的「宗教復興運動」同期或稍後,但看《瑪拉基書》,就知這個「宗教復興運動」的「風光果效」,不消多久,就已經所餘無幾了。

聖殿祭禮又再被藐視:

1:6「藐視我名的祭司啊,萬軍之耶和華對你們說:兒子尊敬父親,僕人敬畏主人;我既為父親,尊敬我的在哪堜O?我既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堜O?你們卻說:『我們在何事上藐視你的名呢?』7你們將污穢的食物獻在我的壇上,且說:『我們在何事上污穢你呢?』因你們說,耶和華的桌子是可藐視的。8你們將瞎眼的獻為祭物,這不為惡嗎?將瘸腿的、有病的獻上,這不為惡嗎?你獻給你的省長,他豈喜悅你,豈能看你的情面嗎?」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律法典章又再被藐視:

2:8你們卻偏離正道,使許多人在律法上跌倒。你們廢棄我與利未所立的約。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9所以我使你們被眾人藐視,看為下賤;因你們不守我的道,竟在律法上瞻徇情面

連不與異族雜婚之例也再被藐視:

2:11猶大人行事詭詐,並且在以色列和耶路撒冷中行一件可憎的事;因為猶大人褻瀆耶和華所喜愛的聖潔,娶事奉外邦神的女子為妻

即是,尼希米的工夫,統統都好像「白做一場」。

不過,尼希米的「改革」的表面果效泡湯,這其實還算「小事」,但可怕的,卻是他留下的那個惡劣的「榜樣」卻沒有同樣地「泡湯」。那就是,他急功近利,求外表而缺內化的「改革風格」,卻持續下去(因為可以「短時間見效」嘛!),終於就「孕育」出比他更形式化、更僵化的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敗壞了主耶穌時期的整個建制猶太教!

除了瑪拉基先知一點不看好尼希米的「改革」之外,另外兩位稍早一點的先知也有相類的「意見」。

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本來都是有份參與較早前的「聖殿重建運動」的:

5:1那時,先知哈該和易多的孫子撒迦利亞奉以色列上帝的名向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說勸勉的話。 2於是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和約薩達的兒子耶書亞都起來動手建造耶路撒冷上帝的殿,有上帝的先知在那媕飢U他們。(拉)

但是,在他們的先知書的信息中,卻已經不怎麼「看好」眼前的這座被重建過來的聖殿,或說以之代表的「宗教復興」。他們都把眼光放到最遠,放在彌賽亞--主耶穌基督的兩度降臨之上。

哈該先知叫人注目於聖殿在「遙遠的未來」的榮耀:

2:6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過不多時,我必再一次震動天地、滄海,與旱地。 7我必震動萬國;萬國的珍寶必都運來,我就使這殿滿了榮耀。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8萬軍之耶和華說:「銀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9這殿後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在這地方我必賜平安。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該)

這種「聖殿榮耀」,直到今天都未應驗,必得等待將來。哈該還引導我們不要只看眼前狹小的「榮耀」,而應將把盼望寄望於將要來的以「所羅巴伯」為「預表」的彌賽亞--主耶穌基督的身上。(所羅巴伯是耶穌的祖先)

2:20這月二十四日,耶和華的話二次臨到哈該說: 21「你要告訴猶大省長所羅巴伯說:我必震動天地。22我必傾覆列國的寶座,除滅列邦的勢力,並傾覆戰車和坐在其上的。馬必跌倒,騎馬的敗落,各人被弟兄的刀所殺。23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啊,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該)

撒迦利亞先知,同樣教我們不要迷信人手所建的聖殿(建築物),而應把盼望奠基於聖殿的主--大衛的苗(即耶穌基督)帶來的終極拯救之上:

6:12對他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看哪,那名稱為大衛苗裔的,他要在本處長起來,並要建造耶和華的殿。 13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並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亞)

9:9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堙I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10我必除滅以法蓮的戰車和耶路撒冷的戰馬;爭戰的弓也必除滅。他必向列國講和平;他的權柄必從這海管到那海,從大河管到地極。(亞)

撒迦利亞先知更引導我們的目光遙望未世--「耶和華的日子」,定睛於那一個最後的「亡國」與「復國」:

14:1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你的財物必被搶掠,在你中間分散。2因為我必聚集萬國與耶路撒冷爭戰,城必被攻取,房屋被搶奪,婦女被玷污,城中的民一半被擄去;剩下的民仍在城中,不致剪除。【以上是最後的城破亡國】3那時,耶和華必出去與那些國爭戰,好像從前爭戰一樣。4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5你們要從我山的谷中逃跑,因為山谷必延到亞薩。你們逃跑,必如猶大王烏西雅年間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樣。耶和華-我的上帝必降臨,有一切聖者同來。6那日,必沒有光,三光必退縮。7那日,必是耶和華所知道的,不是白晝,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8那日,必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9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以上是最後的也是永遠的復國】(亞)

在這幾位舊約的「末代先知」的信息中,都使我們看得出,尼希米的「宗教改革運動」不單不徹底,甚至有弄巧反拙之嫌--叫人迷信自己的「宗教建樹」而不是仰望上帝的恩典和拯救。

總之,就算我們不「全盤否定」尼希米的「復興功勞」,但那「功勞」實在是寥寥無幾短暫非常的。因為,真信仰的中心永遠不能置於「重建外殼」,而必是「重建心靈」,而更要緊的,是「重建關係」。

我們的天父上帝不是「法官」,祂不會因為你守好或不守好某條律法誡命而與你斤斤計較,祂看重的,是你心裡有沒有祂。自然,我們不能說我「心裡有祂」而一天到晚在犯罪叫祂傷心。不過,分別是,我們不是因為要「守行為」而不犯罪,而是因為信祂、愛祂、望祂,而且不只消極地不犯罪,還要做祂喜悅的事。

一切也當因著信基督、愛基督、望基督而行,沒有信愛望,只一味誠惶誠恐地「守行為」,這絕對不是基督教,也不可能稍稍拉近人與天父的關係。我很疑心,尼希米的大錯誤,是他將自己與波斯王的「相交模式」,錯誤地代入到他與上帝的「相交模式」之中,把上帝視為一個不可能走得太近,而只可以「公事公辦」的「天上皇帝」。尼希米的本心或不至太壞,但他的「榜樣」的影響,確是極為惡劣的。

 


結語、今天又如何?

今天,已是「尼希米模式」的天下。

我不必指名道姓,大家也可以看出,今天許多所謂「成功」的教會領袖,大多都有幾分「尼希米」的影子,像個「精明的CEO」,而不像那些粗魯妄撞、大情大性的列祖、先知和使徒。

我們愛「尼希米模式」,「事工」搞得天一樣大,好像十分「困難」,又要付「代價」云云,但其實統統都「有數得計」、「有例可循」,口裡說信上帝憑信心,其實全部都可以通過精密部署計算出來,甚麼「代價」都可以「連本帶利」收回,一點信心或冒險都不需要。

我或者不應該一竹篙打一船人吧,但這確是「主流」--近代西方宣教運動,與尼希米的宗教復興,實在有太多神似之處了。

許多宣教士的「蒙召見證」,模糊含混的程度與尼希米的不相上下,幾乎都是「推論」出來的。而且,在「海外冒險」的精神的刺激下,所謂「蒙召」與「自己想幹一番事業」,往往混淆不清。這些西方國家,畢竟是近代文明強國,所以,他們在傳基督是救主的同時,免不了也有「我們來救你」那種宗教自義的心態。因為欠缺像摩西、保羅那種真正、有深度和「望到最遠」的呼召,近代宣教運動就往往急功近利(或者像尼希米那樣,想用「結果」來「印證」自己的「呼召」吧),追求表面成效而不能內化,有意無意間破壞信仰本身,弄巧反拙。至於西方基督教本身的信仰混亂,混雜大量異教成份,就更不用說了。總之,近代西方宣教運動所搞出來的,「宗教」很多,但「信仰」很少,「事工」很多,但真正與天父上帝相知相交的「情份」很少,與尼希米所作的,所差無幾。

我也知道,今天,大局已成,「尼希米模式」已經統治天下,誰都救不了。俄網自量,寫這些東西,絕不是為了想改變世界或主流,老實說,連我也不知寫出來有甚麼「用」。

不過,死性不改,我就是這種人--做事,從來不甚問它到底有沒有「用」。只要情之所至,心有所動,不能不說,也不忍不說,就說出來了。至於後果如何,究竟是「功」是「罪」,一時間都說不清楚,還是聽候上帝發落吧!

最後,我疑心你會問到:尼希米這號人物這麼有「問題」,又不合「標準」,上帝為甚麼還容許他出現在聖經裡,又不加以「註明」呢?

我的回答是:聖經是有兩吋厚的,真正的信心偉人,多得如同「雲彩」般圍繞著我們,你不去跟隨,卻找到這個尼希米,有「問題」的,可能是你吧!我想,上帝將這樣不同「級數」的「樣版」都放在聖經裡,就是想試試,看誰是「識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