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 月 主 題

2010年5月(第68期)

 


楔子、安 息 日 之 謎

這是陳奕迅《時代巨輪》的歌詞:

一開始誕下已經蒼老 一開始拍翼已追不到

當骨牌瀉下已知道 天天迫我上路

天天迫我進步 難避免捲入時代太恐怖……

單單看歌詞,已經好累人!

所以,以前我一直不能明白,舊約裡的猶太人為甚麼不肯守「安息日」,就正如我不能明白,竟會有一些人不肯「放假」一樣。

是的,猶太人為甚麼一再「犯」安息日呢?--他們不累嗎?

或者說,他們是怎樣「犯」安息日的呢?或者說,安息日又怎樣「犯」了他們以致他們要如此「犯」安息日?又或者說,他們「犯」安息日又如何會等同「犯」了上帝,甚至最後招來城破亡國的厄運?更奇怪的,是為甚麼到了後來,又成了主耶穌來「犯」安息日,還「犯」到會招來殺身之禍的地步?

安息日,叫人「休息休息」而已,為甚麼竟然會成為上帝與人之間「你死我活」的大鬥爭、大衝突?

這,真是一個「謎」……

 


前言、基督徒還要守安息日嗎?

基督徒還要--守--安息日嗎?

這個「問題」本身就很有「問題」,或說隱含著最少三個有「問題」的假設,必須先行澄清,否則便無法說下去。

第一、「基督徒還要」--這五個字似乎意味「守安息日」應該只是舊約律法或猶太人的需要,對於新約或基督徒來說就再不再適用了。如果「還要守」的話,則必須要有非常的理由,又或探取非常的方式(例如很「象徵式」或「寓意化」地「守」)。

第二、「守」--這個動詞似乎意味「守安息日」是關乎一個外顯的、可見的律法規定或儀式設計的問題。這不等於其「內在精神」就不重要,但是「外在形式」至少是要做足的,譬如,要實實在在地在「禮拜六」(即猶太人的安息日)而不是在現在「通行」的禮拜日敬拜上帝,否則,就算不得「守」了。

第三、「安息日」--這三個字會給我們一個錯覺,就是「安息日」的重點在某些特定的「日」。但聖經原文查無「安息日」這個詞,而只有「安息」。至於究竟是「安息日」或「安息年」,則要按上下文而定,有時甚至不一定能清楚界定。這即是說,聖經的重點是上帝要人「守安息」整個信仰要求,而不僅是守「守安息日」這個儀文規定。

坊間自然有許多關於安息日或守安息日的「爭論」,公理婆理,眼花瞭亂。大家可去自行查證,於此不贅論。【另外,關於安息日、安息年和禧年等「通論」,也請大家自行查找,本文只會作焦點性的分析和反思。】

聖經的確沒有明示或暗示過基督徒應該用「守主日(禮拜日)」來取代「守安息日(禮拜六)」,早期教會可能兩者都「守」,大概經過一、兩個世紀之後,漸漸就變為只守主日而少守安息日了,至今,「主流」幾乎都是以守主日為主的。

何以至此?有人以為這一定是魔鬼撒旦(或者說共濟會或其「前身」)的陰謀,因為「主日」云云,實質是「太陽日」(Sunday),在所謂「主日」裡敬拜主,不知不覺,就有混合了「太陽神」崇拜或別的異教元素的可能。

按常理推斷,這個可能性的確是有的,而且相當之高,因為這才足以解釋,為甚麼今天美國的「基督徒」看著他們的所謂「基督徒總統」對著「方尖碑」(代表太陽神)喊甚麼「上帝」的時候,可以一點「異樣」或「不對勁」的感覺都沒有。

事實上,從歐洲到美國,通街都是「阿波羅」或「太陽神」,當地信徒卻基本上沒有反應,「不以為忤」,可知太陽神崇拜「混入」基督教裡的情況,簡直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搞成這個樣子,斷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故此,說撒旦曾經甚至仍然利用「守主日(Sunday)」來混亂基督教,是幾乎可以肯定的事實。

 這個「角度」看,你還看不出這是「太陽神」麼?

有些人見此,就認為甚至大力鼓吹要「撥亂反正」,說教會應該回頭重新「守安息日」,甚至因而成立了某些特別的「教派」。自然,又有一些人說這是走回猶太教的老路去,是「律法主義」啦。於是又吵到昏天黑地,沒完沒了。

我卻以為,事實哪有這麼簡單?

第一、今天的「主流」信仰混亂的程度,我疑心「守」那一日結果都一樣是拜「太陽神」,毫無分別。

第二、某些主張「守安息日」的人士,他們信仰混亂的程度,看起來其實與那些「不守息日」的人士差之不遠。

第三、從「信仰偏差」的程度上講,「守日」的問題是相對次要的,不值得成為爭論的焦點,以致本末倒置,或中了人「調虎離山」之計。

大家知道,我天生就討厭甚至憎恨咬文嚼字的「神學爭論」,而鍾愛情意綿綿地揣摩天父的肺腑心腸。下文裡,我只會十分簡單而又情深意切地告訴大家,天父上帝要我們「守安息」的「用心」以及人們會「犯安息」的「居心」。奉勸一句,「派性」很重的人士不要看下去了,因為你一定失望,甚至生氣,這就無謂了。

當知道,我們真正需要的不是表面上恪守「安息」的規定,而是從心底裡領略「安息」的深情。

 


一、從反安息到假安息--人如何「冒犯」安息?

1、反安息--我們原來是這樣反安息的!

天父上帝為甚麼要人「守安息日」?(這裡暫且只集中講「安息日」)我不講複雜的「神學」,且從赤裸裸的「人性」入手,大家看看猶太人怎樣「犯安息日」,大概就可以倒過來心領神會,參透玄機。以下說說幾個典型的範例。

第一個「犯安息日」的經典例子是關於「拾取嗎哪」的,表面上看,不過是一件關於「搵食」(找吃的)的小事,但上帝卻看得非常「嚴肅」:

摩西說:「你們今天吃這個吧!因為今天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日;你們在田野必找不著了。六天可以收取,第七天乃是安息日,那一天必沒有了。」第七天,百姓中有人出去收,甚麼也找不著。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們不肯守我的誡命和律法,要到幾時呢?(出 16:25-28)

第二個經典例子也差不多,關於「檢柴」,也是與「覓食謀生」有關,但是上帝處理得極為嚴厲,「現代人」一定受不了:

以色列人在曠野的時候,遇見一個人在安息日撿柴遇見他撿柴的人,就把他帶到摩西、亞倫並全會眾那堙A將他收在監內;因為當怎樣辦他,還沒有指明。耶和華吩咐摩西說:「總要把那人治死;全會眾要在營外用石頭把他打死。」於是全會眾將他帶到營外,用石頭打死他,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民 15:32-36)

第三個經典例子發生於猶大國復國之後,它的「層次」就更進一步了,是關於「擔擔子」和「做買賣」的,那就不只是「謀生」(滿足基本生活需要),而是「買賣謀利」(追求「讓生活更美好」)了。留意,經文提到的賣方主要是泰爾(推羅)人,而買方則是猶太貴冑,但相當可以肯定的,是買入的猶太貴冑其實是商人,會將貨物轉手圖利:

那些日子,我(尼希米)在猶大見有人在安息日醡酒,搬運禾捆馱在驢上,又把酒、葡萄、無花果,和各樣的擔子在安息日擔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們賣食物的那日警戒他們。又有泰爾人住在耶路撒冷;他們把魚和各樣貨物運進來,在安息日賣給猶大人。我就斥責猶大的貴冑說:「你們怎麼行這惡事犯了安息日呢?從前你們列祖豈不是這樣行,以致我們上帝使一切災禍臨到我們和這城嗎?現在你們還犯安息日,使忿怒越發臨到以色列!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門有黑影的時候,我就吩咐人將門關鎖,不過安息日不准開放。我又派我幾個僕人管理城門,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擔甚麼擔子進城。於是商人和販賣各樣貨物的,一兩次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我就警戒他們說:「你們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這樣,我必下手拿辦你們。」從此以後,他們在安息日不再來了。(尼 13:15-21)

第四個經典例子,時序上發生在上一個例子之前(猶大國亡國前),情況也與上者相類,不過更為顯然的是那絕對不是「個別事件」,「念念不忘買賣圖利」在當時的以色列人中,一定已經成為「習例」和「風氣」了。經文中,上帝甚至揚言,若以色列人再犯安息日,祂一定會降下重罰(暗指城破亡國,後來果然應驗):

耶和華對我如此說:「你去站在平民的門口,就是猶大君王出入的門,又站在耶路撒冷的各門口,對他們說:『你們這猶大君王和猶大眾人,並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凡從這些門進入的都當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謹慎,不要在安息日擔甚麼擔子進入耶路撒冷的各門;也不要在安息日從家中擔出擔子去。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只要以安息日為聖日,正如我所吩咐你們列祖的。』他們卻不聽從,不側耳而聽,竟硬著頸項不聽,不受教訓。」……你們若不聽從我,不以安息日為聖日,仍在安息日擔擔子,進入耶路撒冷的各門,我必在各門中點火;這火也必燒毀耶路撒冷的宮殿,不能熄滅。」(耶 17:19-27)

第五個經典例子其實與上一個差下多,不過用「第一身」更加傳神地表達了他們犯或不肯守安息日的「內心心態」,就是非常露骨的「唯利是圖」的商人心理:

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摩 8:5-7)

大家都看到嗎?猶太人就是這樣「犯安息日」的--他們沒有在安息日做特別大奸大惡的事,他們也沒有將守安息日移前調後,改為守另外的一個日子。他們只是念念不忘「找吃」、「謀生」、「圖利」和「發達」而已。這就是「犯安息日」

明乎此,你就應該知道,我們今天,不管甚麼「派」,實質上幾乎統統都在「心理上」犯了安息日!!!

 


2、假安息--更詭詐的反安息

不過,人性的詭詐邪惡是不會「善擺」的。猶太人,特別當中的「商人」,總可以像「毒蛇」一般(他們是「毒蛇之種」)想出諸多巧計來「打著安息反安息」

最基本的,是在「形式上」守守安息日,以免招人話柄。但是,安息日一過,代入現代人的情況,就是一踏出教堂,或是一脫下牧師袍,或是一開完執事會,諸如此類,就馬上去「入股」、「投資」、「炒房地產」,當然,「賺到」了自然會「奉獻」多少做「聖工」,還會振振有辭說他們會很「理性」很「節制」,然後就繼續炒得「心安理得」。總之,我已經有返教會,又有奉獻,還做執事甚至牧師,又沒有炒到破產失禮人--即是「守足安息日」了,你仲想點呀?!

好一點的,或不至於投機炒賣,但滿心滿腦的,仍是幫自己、替兒女、為將來,用各種形式買各種各樣的「保險」,譬如找份好工、入間名校、讀多個學位之類。信仰上說「信上帝」,生活上卻百分百「靠自己」,返了一世教會卻未曾「安息」過半天。這樣「二分」且「二分」到若無其事的「基督徒」,多得像天文數字。

當然,這種「二分」還是未能達至「最大效益」的,有失「商人本色」。最最最登峰造極的「境界」,一定是將「操作謀利」「守安息日」合而為一。這方面,主耶穌年代的祭司長們,就真是到了「聖俗同歡天人合一」之境--他們可以巧立名目「就地取材」在聖殿裡大做買賣,而且,所有理由都「神聖」之極--即時買賣牛羊祭牲是為確保你獻上的祭品夠「優質」而蒙上帝悅納,而兌換「代幣」是免得你獻上有異教頭象的錢幣而得罪上帝。(注意,我估計在安息日一定不會「停止營業」,因為在安息日才會有最多人流來獻祭,就算裝模作樣「休業半天」,也是毫無意義的。)今天,蕭律柏之流的「富貴神學」,在教會裡大講「發達經」,我疑心就是從這些祭司長那裡學來的。

總之,今天「資本主義」的西方與所謂「基督教」的西方,兩者可以如魚得水全無芥蒂皆大歡喜,豈是忽然如此的?不過,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這種「假安息」較之於「反安息」,一定會更惹上帝忿怒,因為它不只「惡」,而且「偽」得連稍有天良的人都噁心,何況上帝!

你們若不聽從我,不以安息日為聖日,仍在安息日擔擔子,進入耶路撒冷的各門,我必在各門中點火;這火也必燒毀耶路撒冷的宮殿,不能熄滅。(耶 17:19-27)

耶穌進了上帝的殿,趕出殿堣@切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太 21:12-13)

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一時之間,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啟 18:2-17)

如此無恥的「反安息」和「假安息」,以色列亡國豈是無因?

主耶穌在盛怒中潔淨聖殿,又豈是無因?

這個「商業第一」的世界最終必在大審判中覆亡,又豈是無因?

 


二、失控人生--安息如何「冒犯」人?

究竟人為甚麼要「犯」安息,還一而再再而三,甚至無所不用其極地要「犯」安息呢?這就一定是因為安息「犯」了人。但是,為甚麼叫人「安息」、「不操作」都會「冒犯」人呢?這是因為,要人「安息」的要求使人隱然感到,他的人生會有因而「失控」的可能,甚至有好像被「奪權」的「不良感覺」。

這種「失控」、被「架空」、被「奪權」的「不良感覺」,在守「安息日」之中還不算太明顯和太強烈,但是,在守「安息年」及「禧年」之中,就非常強烈,甚至強烈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耶和華在西奈山對摩西說:

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守安息。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收藏地的出產。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遺落自長的莊稼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這年,地要守聖安息。地在安息年所出的,要給你和你的僕人、婢女、雇工人,並寄居的外人當食物。這年的土產也要給你的牲畜和你地上的走獸當食物。

你要計算七個安息年,就是七七年。這便為你成了七個安息年,共是四十九年。當年七月初十日,你要大發角聲;這日就是贖罪日,要在遍地發出角聲。第五十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在遍地給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這年必為你們的禧年,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第五十年要作為你們的禧年。這年不可耕種;地中自長的,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因為這是禧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吃地中自出的土產。(利 25:1-12)

不必講甚麼大不了的「神學」,大家且從人的「心理」上看就明白了:守一個「安息日」,這一日就「失控」了;守一個「安息年」,這一年就「失控」了;再加上還要守甚麼「禧年」,就連續兩年「失控」了,那還了得?

守一個安息日,好在只是一「日」,勉勉強強,猶太人形式上還可以守守的,甚至還裝模作樣地守到「一絲不苟」甚至「超額完成」的地步(無中生有地搞出許多安息日不可做這不可做那的規矩),但是,對於真正「入肉」的守「安息年」和「禧年」,他們就連形式上都不肯守了。考之舊約聖經和猶太人的歷史,猶太人只是偶爾守守「安息年」,至於守「禧年」,就連影子都沒有。(藉口當然多多,譬如曆法已經失傳或難度太高之類,但上帝卻不會跟你馬虎了事。)

論到以色列的亡國七十年,聖經有這樣的話:

這就應驗耶和華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地享受安息;因為地土荒涼便守安息,直滿了七十年。(代下 36:21)

原來,「地享受安息」指的正是守安息年。以色列人不肯守安息年,上帝就要他們亡國七十年,好像說:「你不要休息,地都要休息呀!」

當知道,要人「停止操作」整整兩年,這種「失控」是對人極大的「冒犯」,因為人總想要自己掌控人生駕馭未來。還有,如果你心思夠細,你還應留意到,守其他日子或節期,猶太人與上帝從未有過像守安息日或安息年鬧得這樣「僵」的。這是因為「守」其他節期,譬如逾越節,大可以在各種「宗教操作」中「耍」了過去,但是,守安息日和安息年,重點卻在「不操作」,這就連「耍」都沒有得你「耍」,就非常的「難頂」了!

 


三、人之「冒犯」安息如何「冒犯」上帝?

人要「掌控人生」的慾望,具體表現出來,就成了各種形式的犯安息日(年),但是,這又為甚麼會變成對上帝的大「冒犯」,招來祂的大忿怒呢?

簡單得很,那是因為當人想「掌控人生」的時候,那就等於他「想做神」,至少是想做他自己的神--這就冒犯了獨一無二的上帝了。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 20:3)

所以,犯安息日(年)就不是犯了一條誡命,而是冒犯了上帝的主權,或說冒犯了上帝本身,擅自「奪取」了只有上帝才應該有的「掌控一切」的主權。

守不守安息日(年)的問題,絕對不是安息日(年)可不可以作工或作甚麼工的問題,說穿了,其之所以這麼嚴重,是因為內裡隱藏著的,竟然是人與上帝之間的一場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

信仰的深處,其實就是你將個人、家庭、教會以至世界

的「方向盤」交在誰的手裡的問題,

中間牽涉的,是人性中最深層的「權力鬥爭」。

 


四、基督之「冒犯」安息又如何「冒犯」人?

但更奇怪的事又發生了!

當人類以「反安息」(從事赤裸裸的「世俗行為」)或「假安息」的(從事裝模作樣或自我陶醉的「宗教行為」),無所不用其極地冒犯上帝設定的安息日的同時,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卻竟然來到這個世界,並且又無所不用其極地冒犯經「人工修訂」過的所謂安息日。

主耶穌基督「犯」安息日的例子簡直「罄竹難書」,列舉數則於下。

例子一、耶穌縱容祂的門徒犯安息日,還「引經據典」:

那時,耶穌在安息日從麥地經過。他的門徒餓了,就掐起麥穗來吃。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說:「看哪,你的門徒做安息日不可做的事了!」耶穌對他們說:「經上記著大衛和跟從他的人飢餓之時所做的事,你們沒有念過嗎?他怎麼進了上帝的殿,吃了陳設餅,這餅不是他和跟從他的人可以吃得,惟獨祭司才可以吃。再者,律法上所記的,當安息日,祭司在殿堨リF安息日還是沒有罪,你們沒有念過嗎?但我告訴你們,在這埵酗@人比殿更大。『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你們若明白這話的意思,就不將無罪的當作有罪的了。因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 12:1-8)

例子二、耶穌故意在會堂裡在安息日治病,使法利賽人動了「殺機」:

耶穌離開那地方,進了一個會堂。那埵酗@個人枯乾了一隻手。有人問耶穌說:「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意思是要控告他。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有一隻羊,當安息日掉在坑堙A不把牠抓住、拉上來呢?人比羊何等貴重呢!所以,在安息日做善事是可以的。」於是對那人說:「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伸,手就復了原,和那隻手一樣。法利賽人出去,商議怎樣可以除滅耶穌。(太 12:9-12)

例子三、耶穌故意在會堂裡在安息日趕鬼,言語行為很有「對抗性」

安息日,耶穌在會堂堭訄V人。有一個女人被鬼附著,病了十八年,腰彎得一點直不起來。耶穌看見,便叫過她來,對她說:「女人,你脫離這病了!」於是用兩隻手按著她;她立刻直起腰來,就歸榮耀與上帝。管會堂的因為耶穌在安息日治病,就氣忿忿地對眾人說:「有六日應當做工;那六日之內可以來求醫,在安息日卻不可。」主說:「假冒為善的人哪,難道你們各人在安息日不解開槽上的牛、驢,牽去飲嗎?況且這女人本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被撒但捆綁了這十八年,不當在安息日解開她的綁嗎?」(路 13:10-16)

例子四、耶穌又故意在安息日治病,甚至聲稱「祂與父都作工直到如今」,言下之意是祂持有對於「安息」的真義的「釋法權」,惹來猶太人的忿怒與殺機:

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猶太人對那醫好的人說:「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他卻回答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他們問他說:「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甚麼人?」那醫好的人不知道是誰;因為那堛漱H多,耶穌已經躲開了。後來耶穌在殿媢J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那人就去告訴猶太人,使他痊癒的是耶穌。所以猶太人逼迫耶穌,因為他在安息日做了這事。耶穌就對他們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所以猶太人越發想要殺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並且稱上帝為他的父,將自己和上帝當作平等。(約 5:10-18)

非常明顯的,是主耶穌在安息日做治病趕鬼等作為,絕對不是要顯示祂有甚麼「大能」與「愛心」(這完全是將基督教「矮化」和「常識化」的大謬誤,可悲的是今天通街都是這種版本的「基督教」),祂肯定是要借機「犯」安息日。

主耶穌顯然是故意「犯」安息日的,因為祂大可以在另一日才做同樣的事,或是至少避開了那些「宗教人士」才做,但是他卻特意在安息日做,而且當面「犯」給那些「宗教人士」看。問題是,主耶穌為甚麼要這樣「挑釁」呢?而祂的「犯」安息日到底又怎樣「冒犯」了那些「宗教人士」,甚至最終招來殺身之禍?

答案就是,祂要人感覺並且確也令人感覺到最討厭的「失控感」

奧妙之處,是原裝正版的守「安息日」本來是會冒犯人的「主權感」的,但是「宗教人士」實在非常聰明,可以將它「建制化」,將它「凝固」成一套四平八穩的禮儀制度,再「靈巧」地將各種「世俗主義」偽裝為「宗教」混入其中,結果,安息日「守」起來好像十分神聖莊重,但實際上,卻毫不費勁,無難度可言,一點「失控」的「不良感覺」都沒有。

但是,主耶穌一來,搞一搞,就天下大亂了,本來穩穩當當的一套「行之有效」的宗教建制(包括守安息日及聖殿的宗教買賣),就給祂搞跨了,於是,「失控」的感覺就又來了。大家想想,那些「宗教人士」好不容易才找到個面面俱圓萬無一失的「平衡點」,就是又「守安息日」又沒有「失控」的感覺,現在,你這個不知從哪來的傢伙,竟這樣不守規矩,打破「平衡」狀態,真正可惡得非死不可!

原來,所有「宗教」都是「假信仰」,就是以偽裝的手段,將本應該會「冒犯」人的誡命或信仰要求「宗教化」為各種煞有介事的儀文或教義,這樣,這些誡命或信仰要求就不再具有對人真實的冒犯性了。即是,你只需要裝出個「宗教化」的樣子,而不必真正去冒險、去放下自己、去相信上帝。主耶穌故意在安息日「生事」,就是要打破這個虛假的「安穩」,回復這些誡命或信仰要求本身應有的冒犯性,逼使人真真正正去面對自己、相信真理和順服上帝。

請永遠認住這個「防偽標籤」!

這不僅適用於辨別安息日,

對整個基督信仰都基本適用!

 


五、上帝為甚麼總要「冒犯」人?

為甚麼真誡命或說真信仰一定要有「冒犯性」呢?

記得,誡命(信仰要求)的存在,是要人學會順服,而順服所意指的,是人對於只有上帝才是上帝,自己不過是個人的深層覺悟。守「安息」的要求,不是一個空洞的規條形式,而是要人知道「放手」,不要事事都要「掌控」,好學習對上帝的信心交託,成就真實的信仰,也成全他與天父上帝之間因著「信」而來的關係。

知道嗎?你幹活的一天(年),有吃的,你會以為是自己的「操作」的果效,但是你不幹活的一天(年)(守安息日、安息年和禧年),你還是有吃的,那麼你就知道,其實一切都出於上帝的恩典。

上帝要人守「安息」並不是要「冒犯」人,祂只是要透過一個「好像冒犯」的形式來講出一個根本的事實,就是人能活著,無一不是因著上帝的恩典。

總而言之,守「安息」絕對不是形式主義,而是交出主權信任上帝的信心體現。所以,像舊約時代的猶太人那樣「不守安息」固然是不信,像新約時代那些「宗教士人」那樣「假守安息」更是可憎可恥的不信,而今天的我們,念念不忘於「買一樣保險保另一樣保險」、「一個五年計劃接一個十年計劃」,沒完沒了,痴痴迷迷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觀裡發著「千秋大夢」,就更更更是不信。

守安息的實質不在「行為工整」,而在信心真實!新約裡的「因信稱義」是「守安息」的終極形式,因為它要人終極地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和上帝的絕對主權,完全仰望上帝。但今天的「主流」基本上已喪失對「因信稱義」的持守,變為一堆停不了的「宗教」(這正是當年馬丁路德極力反對的天主教的樣子),所以「守」哪一天都無甚分別了!

 


結語、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現在,我們回頭再看聖經直接提到的我們「當守安息日」的兩大理由,就必有驚天動地、心領神會和更動心動情的大發現: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堭H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 20:8-11)

當照耶和華--你上帝所吩咐的守安息日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牛、驢、牲畜,並在你城堭H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使你的僕婢可以和你一樣安息。你也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耶和華--你上帝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將你從那婸漭X來。因此,耶和華--你的上帝吩咐你守安息日。(申 5:12-15)

原來,天父上帝要我們守「安息」(包括日或年)的理由是明白不過的,就是要我們永遠記得上帝做過那兩件至大無比的事--祂的「創造」「拯救」

沒有上帝的「創造」,我們根本沒有可資「操作」的任何根據,而沒有上帝的「拯救」,我們的「操作」最終只會歸於無有化為灰土。我們能夠稍稍「作工」,都只因為上帝已經作工並且永遠作工。所以--

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 46:10)

這個「休息」不是指參加個退修會或默想一下(這些往往也是人為和造作的「宗教活動」),而是實實在在地停止人為的謀劃與操作。【若按原詩的上下文,就更加有「停止爭戰殺戮」的意義。】

只有當我們真正停止操作(休息)--不是完全不工作,而是停止要「掌控人生」,要自己「冒充上帝」來操控一切的那種操作,我們就知道誰是上帝,知所敬畏,並真正能用信心抓住上帝了!這樣信從上帝,才是真真正正的「守安息」!

. . .

唉,我們實在是既無知也無義!用自己的「小人之心」,常是不能了解天父上帝有何等的仁慈,有何等的苦心!

天父叫我們「守安息」,不要籌算這麼多,不必計劃這麼多,不必--

停不低地計劃 停不低地建立 BB班便每日疑惑…… 

流水式做馬達 流水式唸對白 零空間為歲月留白……

我們卻以為祂想害我們似的,覺得這就會使我們失去「安全感」,因此反而心裡不得「安息」。於是,我們自作聰明,想用法子抓住自己想象中的那種「安息」,就是將將來完全控制在自己的股掌之中萬無一失的那種「安息」;因此,就不肯老老實實地「守安息」,或只是偽裝著守安息,背地裡,卻停不了地在計劃人生、投資保值,甚至利用「宗教活動」來強化自己的「操控感」(記得那個想「做」點甚麼來「得永生」的「少年財主」嗎?)結果,是返了一世教會,守了一世禮拜(不管是六或日),甚至做了一輩子執事以至牧師,但是到死的那一天,都從未真正「安息」過半日。

天父叫我們「守安息」,不要窮心竭力於籌劃操作,將明天、將將來、將一生的生死榮辱,都交在祂的手裡,一切隨機隨遇而安,因為我們最終必可以安息在那「更美的家鄉」。這樣不問得失,不事計較地追隨基督,何等「安息」!

記得,天父上帝沒有叫我們停止「工作」(三位一體的上帝作工直到如今),祂只是要我們停止「操作」,就是放下對「工作」的成敗得失的計算心掌控慾,因為那是「自我神化」的終極死罪,使人永遠無法真正相信,永遠無法建立上帝與他之間的父子關係。

主耶穌說: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我心堿X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

這樣,你們心奡N必得享安息。

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 11:28-30)

原來,真正的「安息之道」,就是像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那樣,「柔和謙卑」地放下自己,一生不為自己籌算張羅,而只願天父的旨意成全。所以說:「安息在我!」

「無止境地角逐」不應該是「你的宿命」,只要你心裡有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