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9年12月(第63期)

序 幕:誰 比 參 孫 更 傳 奇?

誰比參孫更傳奇?

參孫生得傳奇?--所有士師之中,他帶著上帝的應許與「欽點」而生,未出世就注定絕非「凡品」,如此之傳奇,只有撒母耳與主耶穌可堪比擬。(以撒雖云也是應許而生,但本人「渾渾噩噩」全無架勢。)

參孫活得傳奇?--他身為士師,但是從沒有主持過集會,沒有主理過祭典,沒有處理過公務,沒有教訓過百姓,甚至,沒有正式領過兵打過仗。他也生而為分別為聖的拿細耳人,但是也從未認真守過誡命,甚至視同兒戲。

參孫實際活得像個流氓、像個地痞,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除了暴力報復和色情縱慾之外。

然而,上帝的靈竟與他同在,賜他力大無窮,成為萬人不敵的「力士參孫」。參孫單人匹馬,竟打得過一隊非利士人的正規軍隊。這樣,誰又怪得他狂傲自得,不可一世?

最後,參孫也死得傳奇--渾身肌肉的參孫,最後,卻因著失去了幾綹柔軟無力的頭髮而喪失戰鬥力,終於第一度成為階下之囚。但更傳奇還是,他最終竟以殉道不像殉道自殺不似自殺的方式擊殺了最多的敵人。

誰比參孫更傳奇?

然而,仔細看來,參孫的傳奇事實上並不僅止於此。--究竟是誰成就了參孫的傳奇?而人間有此傳奇,到底是喜?是悲?是悲中有喜?是喜中有悲?

都說是一言難盡,且聽我慢慢道來。

 

第 一 幕 : 應 許 而 生

士 13:1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將他們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四十年。

好一句「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聖經說來,像是輕描淡寫,漫不輕心,但都只為「百姓行惡」已是「司空慣見」的事,生氣也是無謂。正是說得越淡,更見其悲。

我們的「力士參孫」就是生於一個這樣的時局,各位想想,這樣的「土壤」,能長出些甚麼「果子」來呢?

2那時,有一個瑣拉人,是屬但族的,名叫瑪挪亞。他的妻不懷孕,不生育。 3耶和華的使者向那婦人顯現,對她說:「向來你不懷孕,不生育,如今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 4所以你當謹慎,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 5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不可用剃頭刀剃他的頭,因為這孩子一出胎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參民數記 6:1-21】。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參孫原來系出於「但」支派,「但」支派說來大有下文,大家記下,暫且按下不表。

這裡記述參孫父母沒有兒子,卻得上帝應許賜下麟兒,還未出世就委以重任。參孫這樣的世身舖排,頗有幾分「撒母耳」的舖張氣派,甚至猶有過之,起碼,是上帝親派特使而來報信,這點,就是哈拿(撒母耳之母)也未嘗有的「禮遇」,而只有我主之母馬利亞可堪比擬了。

6婦人就回去對丈夫說:「有一個神人到我面前來,他的相貌如上帝使者的相貌,甚是可畏。我沒有問他從哪堥荂A他也沒有將他的名告訴我, 7卻對我說:『你要懷孕生一個兒子,所以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因為這孩子從出胎一直到死,必歸上帝作拿細耳人。』」

天使向婦人顯現,重點都在話語(吩咐與聽從)之上,要她好好地「聽」,但婦人卻明顯習染了異教喜好「視象」與「靈異」的習慣,喜歡端詳描述天使的「相貌」和查究其「靈界族譜」,與今天許多人愛繪形繪聲夸夸其談甚麼「靈界經驗」相類,倒是那使者所吩咐的話,她就聽了一小半丟了一大半:

使者明明是說: 向來你不懷孕,不生育,如今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 4所以當謹慎,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 5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不可用剃頭刀剃他的頭,因為這孩子一出胎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她卻聽成了: 你要懷孕生一個兒子,所以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因為這孩子從出胎一直到死,必歸上帝作拿細耳人。

天使吩咐的焦點明明是婦人本身而不是她的兒子,上帝並不在意傳授一套「育兒十法」,因為要緊的是你自己以身教來做好榜樣,兒子自能「上行下效」。但婦人卻全部都算到兒子身上去,以為問題全在「育兒技法」之上。還有,天使只是說「一出胎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沒有說「一直到死」,這是婦人無端端慷上帝之慨的。更重要的,是她忘了上帝不是為賜福而賜福,祂是懷著一個救苦救難的心腸--「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而作此揀選,這個最終的目的,婦人卻是連一隻字都沒有提起。

8瑪挪亞就祈求耶和華說:「主啊,求你再差遣那神人到我們這堥荂A好指教我們怎樣待這將要生的孩子。」

婦人的丈夫也果然與婦人「一般見識」,滿腦子仍是想著「育兒十法」,以為上帝會傳他們一套「秘技」可以「育子成龍」出人頭地。他們這樣的心思,既充滿世俗望子成龍的俗見,也充滿異教裡迷信「法事」的觀念。想到他們本來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又身居「應許之地」,信仰光景竟淪落到如此地步,怎不叫人唏噓?

9上帝應允瑪挪亞的話;婦人正坐在田間的時候,上帝的使者又到她那堙A她丈夫瑪挪亞卻沒有同她在一處。 10婦人急忙跑去告訴丈夫說:「那日到我面前來的人,又向我顯現。」 11瑪挪亞起來跟隨他的妻來到那人面前,對他說:「與這婦人說話的就是你嗎?」他說:「是我。」 12瑪挪亞說:「願你的話應驗!我們當怎樣待這孩子,他後來當怎樣呢?」 13耶和華的使者對瑪挪亞說:「我告訴婦人的一切事,她都當謹慎。 14葡萄樹所結的都不可吃,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凡我所吩咐的,她都當遵守。」

這對夫婦的信仰如此不合「標準」,但上帝還是憐憫他們,派天使再來一遍,回答那些其實先前已說過的話。天使先單獨向婦人顯現,其實是再一次表明,重要的,是婦人「做好自己」,而不是迷信甚麼「育兒十法」。天使事實上也明明的吩咐了:「我告訴婦人的一切事,都當謹慎。」可憐這對婦夫卻還是不能了解,還是一再追問「我們當怎樣待這孩子」,以為問題還是「育兒十法」之上。俗語說「對牛彈琴」,大概就是如此。

15瑪挪亞對耶和華的使者說:「求你容我們款留你,好為你預備一隻山羊羔。」 16耶和華的使者對瑪挪亞說:「你雖然款留我,我卻不吃你的食物,你若預備燔祭就當獻與耶和華。」原來瑪挪亞不知道他是耶和華的使者。 17瑪挪亞對耶和華的使者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到你話應驗的時候,我們好尊敬你。」

可憐這對夫婦還是滿腦子異教思想,甚至想到要「還神」來酬謝這位天使。亞伯拉罕本是上帝的「朋友」,摩西也是上帝「面對面的朋友」,但他的子孫卻幾乎連上帝的名字都沒有聽過,能不叫人悲哀嗎?

18耶和華的使者對他說:「你何必問我的名,我名是奇妙的。」

甚麼「奇妙」呢?意思是:「我講你都唔明啦!」

19瑪挪亞將一隻山羊羔和素祭在磐石上獻與耶和華,使者行奇妙的事;瑪挪亞和他的妻觀看, 20見火焰從壇上往上升,耶和華的使者在壇上的火焰中也升上去了。瑪挪亞和他的妻看見,就俯伏於地。 21耶和華的使者不再向瑪挪亞和他的妻顯現,瑪挪亞才知道他是耶和華的使者。 22瑪挪亞對他的妻說:「我們必要死,因為看見了上帝。」 23他的妻卻對他說:「耶和華若要殺我們,必不從我們手埵炫②O祭和素祭,並不將這一切事指示我們,今日也不將這些話告訴我們。」

看啊!這對夫婦至今仍然只能「討論」和「推理」眼前這位使者及他代表的上帝的品性和作為。這能怪誰呢?他們已經不只一代沉浸在「異教」的包圍圈中,耶和華的品性、作為、能力,更重要的,是與他們列祖列宗的段段姻緣,他們都幾乎失傳、一無所知了,以至於眼下所見的,竟是一位完全陌生,只能供人們「討論」和「推理」的上帝。

不過,想想我們這一代,上帝與我們屬靈上的列祖列宗的段段姻緣,我們又能否尚存一點記憶而仍能置身其內,還是也是一般的渺渺難尋,不知身世,只可用「宗教術語」和「討論」上帝?

24後來婦人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參孫。孩子長大,耶和華賜福與他。 25在瑪哈尼•但【意為但(支派)的軍營】,就是瑣拉和以實陶中間,耶和華的靈才感動他。

瑪挪亞婦夫對上帝的心意幾乎沒有一隻字猜得中,但上帝還是如約賜福與他們的兒子參孫。

其實,自約書亞死後,以色列人雖然已處身應許之地,卻總是「慣性」地忘記上帝--除了有事求救之外。慶幸的是,我們有一位不忘記人的上帝。於是,祂在揀無可揀之下,揀選了參孫,成就了參孫的一生傳奇,或更應該說,是成就了祂自己的應許之愛的「不死傳奇」。

 

第 二 幕 : 任 性 而 行

14:1 參孫下到亭拿,在那堿搢ㄓ@個女子,是非利士人的女兒。 2參孫上來稟告他父母說:「我在亭拿看見一個女子,是非利士人的女兒,願你們給我娶來為妻。」 3他父母說:「在你弟兄的女兒中,或在本國的民中,豈沒有一個女子,何致你去在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中娶妻呢?」參孫對他父親說:「願你給我娶那女子,因我喜悅她。」 4他的父母卻不知道這事是出於耶和華,因為他找機會攻擊非利士人。那時,非利士人轄制以色列人。

參孫自然不是「好人」。事實上,揀選從來都不是為「好人」而設的。

參孫狂妄任性,「見一個愛一個」,還不管對方是異邦還是同族。天使曾告知他母親說參孫的使命明明是「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但大概連婦人自己都不在意這一點,就更忘了諄諄教誨他的寶貝兒子,或只輕輕說說就了事。。

倒是人算不如天算,原來上帝早就預計了有此一著,於是,就「將錯就錯」,採用「另類」的方式解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這另類之法,就是讓參孫先做非利士人的女婿。

5參孫跟他父母下亭拿去,到了亭拿的葡萄園,見有一隻少壯獅子向他吼叫。 6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他雖然手無器械,卻將獅子撕裂,如同撕裂山羊羔一樣。他行這事並沒有告訴父母。

但以理在獅子坑裡與獅子互望了一晚,不是要做英雄,是出於無奈;大衛擊退來襲擊羊群的獅子,也是出於「工作需要」,並非「貪玩」,只有孫參這麼「好玩」--拿獅子當玩具玩!

當然,仔細看些,也會發現他也不只是貪玩,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那隻獅子「向他吼叫」,即是,向參孫「示威」之意。參孫的天性就是「惹不得的」--你「向我吼叫」,就是惹我,惹我了,我就管得你是獅子還是病貓,也要拆你的骨以洩我心頭之恨!

至於「他行這事並沒有告訴父母」,我疑心參孫行了許多事也沒有告訴父母,豈只這件?不過,也別忘了許多上帝吩咐的事,他的父母也沒有告訴他,真是彼此彼此。不過,參孫說到底不是個守得秘密的人,且聽下文。

7參孫下去與女子說話,就喜悅她; 8過了些日子,再下去要娶那女子,轉向道旁要看死獅,見有一群蜂子和蜜在死獅之內, 9就用手取蜜,且吃且走;到了父母那堙A給他父母,他們也吃了;只是沒有告訴這蜜是從死獅之內取來的。

拿細耳人按律法規定是不能貼近死屍的,參孫大概也知道,故而也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他的父母。但他視這些規例如同兒戲,在他看來,「只要人不知,等於己莫為」。

10他父親下去見女子。參孫在那堻]擺筵宴,因為向來少年人都有這個規矩。 11眾人看見參孫,就請了三十個人陪伴他。

參孫的任性,加之他父母的嬌縱,就成就了這宗「異族婚事」。奇怪的是,連拿細耳人嚴格的潔淨規例都視同兒戲的參孫,對非利士人結婚「設擺筵宴」的「規矩」卻守到十足。其實卻也不足為奇的,任何關於「吃喝嫁娶」的「俗例」,參孫是從來都不反對的。

12參孫對他們說:「我給你們出一個謎語,你們在七日筵宴之內,若能猜出意思告訴我,我就給你們三十件埵蝖A三十套衣裳; 13你們若不能猜出意思告訴我,你們就給我三十件埵蝖A三十套衣裳。」他們說:「請將謎語說給我們聽。」14參孫對他們說:吃的從吃者出來;甜的從強者出來。他們三日不能猜出謎語的意思。

宴酣之際,參孫的「玩興」又來了,於是出個酒謎,怎料就引出一段亂事,又怎料這又成就了上帝的拯救工作。參孫傳奇,表面上的「奇」,每就奇在這些漫不經意的情節之上。

15到第七天,他們對參孫的妻說:「你誆哄你丈夫,探出謎語的意思告訴我們,免得我們用火燒你和你父家。你們請了我們來,是要奪我們所有的嗎?」

一貫無賴的參孫終於遇上對手了。事實上,多數以色列人「爛船還有三斤釘」,非利士人實質比他們更兇狠敗壞。參孫雖不諳甚麼民族大義,但也不會輕易下手傷害同胞,但非利士人卻絕對可以見利忘義,可以因財失義敵友不分。

16參孫的妻在丈夫面前啼哭說:「你是恨我,不是愛我,你給我本國的人出謎語,卻沒有將意思告訴我。」參孫回答說:「連我父母我都沒有告訴,豈可告訴你呢?」 17七日筵宴之內,她在丈夫面前啼哭,到第七天逼著他,他才將謎語的意思告訴他妻,他妻就告訴本國的人。

這是第一次明文記載參孫「栽在女人手上」。千軍萬馬打他不過,一個女人哭哭啼啼,就把他「搞定」了!

18到第七天,日頭未落以前,那城堛漱H對參孫說:有甚麼比蜜還甜呢?有甚麼比獅子還強呢?參孫對他們說:你們若非用我的母牛犢耕地,就猜不出我謎語的意思來。19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他就下到亞實基倫,擊殺了三十個人,奪了他們的衣裳,將衣裳給了猜出謎語的人。

亞實基倫的人,其實也是非利士人的一支。非利士人這回不過取了個「空彩」,實質上仍是「蝕把米」--這次雖只是區區三十人,卻已為參孫擊殺非利士人的「大行動」拉開了序幕。

參孫發怒,就上父家去了。 20參孫的妻便歸了參孫的陪伴,就是作過他朋友的。

參孫一輩子都不知「EQ」(情商)為何物,他高興即來,怒氣即走,連包袱也不帶就跑回老家去了,然而「率性」有時也未嘗不是一種「可愛」(詳見下文)。卻是,非利士人見參孫一走,就奪人所愛,也不免太過了,難怪參孫繼而要大興問罪之師了。

 

第 三 幕 : 報 仇 第 一

15:1 過了些日子,到割麥子的時候,參孫帶著一隻山羊羔去看他的妻,說:「我要進內室見我的妻。」他岳父不容他進去, 2說:「我估定你是極其恨她,因此我將她給了你的陪伴。她的妹子不是比她還美麗嗎?你可以娶來代替她吧!」 3參孫說:「這回我加害於非利士人不算有罪。」

我前面說參孫之「率性」猶不失其可愛,並非強為之說的。你看,他脾氣是大,但「用情」卻也不淺。當日一氣之下回「父家」去了,卻也不曾打算「一走了之」,到底是「一夜夫妻百夜恩」嘛!

現在氣消了,便想到回來「再續前緣」,還帶上手信來看望妻子岳父。(參孫一輩子雖然多了幾個「女人」,但「一個去一個來」,算起來,並不算是「用情不專」之輩啊!)怎料那些非利士人竟缺德如此,將他的妻子「轉送」給別人,還說給你別的「頂替」也未嘗不可。簡直把愛情視同買賣。參孫雖不免任性,但用情卻從未如此之「濫」。

一氣之下,參孫要向非利士人施行大報復了。不過,「這回我加害於非利士人不算有罪」這一句,卻也從側面烘托出參孫雖有「暴力傾向」,卻也不是「無理取鬧」、「濫殺無辜」之輩,像那些非利士人那樣。

4於是參孫去捉了三百隻狐狸,將狐狸尾巴一對一對地捆上,將火把捆在兩條尾巴中間, 5點著火把,就放狐狸進入非利士人站著的禾稼,將堆集的禾捆和未割的禾稼,並橄欖園盡都燒了。 6非利士人說:「這事是誰做的呢?」有人說:「是亭拿人的女婿參孫,因為他岳父將他的妻給了他的陪伴。」於是非利士人上去,用火燒了婦人和她的父親。7參孫對非利士人說:「你們既然這樣行,我必向你們報仇才肯罷休。」 8參孫就大大擊殺他們,連腿帶腰都砍斷了。他便下去,住在以坦磐的穴內。

我們再看參孫的「第一波復仇計劃」,其實也算十分「克制」的了,雖然志在「放火」,倒未認真想到「殺人」。倒是他的仇敵們小事化大,真的又放火又殺人--燒殺參孫的妻子岳父,參孫才逼得大開殺戒的。

9非利士人上去安營在猶大,布散在利希。 10猶大人說:「你們為何上來攻擊我們呢?」他們說:「我們上來是要捆綁參孫;他向我們怎樣行,我們也要向他怎樣行。」 11於是有三千猶大人下到以坦磐的穴內,對參孫說:「非利士人轄制我們,你不知道嗎?你向我們行的是甚麼事呢?」他回答說:「他們向我怎樣行,我也要向他們怎樣行。」 12猶大人對他說:「我們下來是要捆綁你,將你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參孫說:「你們要向我起誓,應承你們自己不害死我。」 13他們說:「我們斷不殺你,只要將你捆綁交在非利士人手中。」於是用兩條新繩捆綁參孫,將他從以坦磐帶上去。

參孫逃到「以坦磐的穴內」,人都躲進「山洞」,很可能想把事情告一段落了,只是非利士人不肯罷休,要追殺他到底。參孫回應一句「他們向我怎樣行,我也要向他們怎樣行」,看是有仇必復,報復心重,給許多「道德先生」嚴加指責的口實。但知否參孫的可愛處也在於此,就是仇是要報,但總是「有」才要報,而不是「無」也要報,或已經報了還要再報。

上回大大殺倒利非士人後,參孫大概覺得都已經「拉平」了,「夠皮」了。他逃到「以坦磐的穴內」,應該也是想息事寧人了。怎料,這些非利士人死纏不休,上門找死!沒法,參孫唯有再開殺戒,而且一殺,就一千人!

14參孫到了利希,非利士人都迎著喧嚷。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他臂上的繩就像火燒的麻一樣,他的綁繩都從他手上脫落下來。 15他見一塊未乾的驢腮骨,就伸手拾起來,用以擊殺一千人。 16參孫說:我用驢腮骨殺人成堆,用驢腮骨殺了一千人。 17說完這話,就把那腮骨從手堜艄X去了。那地便叫拉末•利希。

我們常直覺參孫很「暴力」胡亂殺人,但他的所謂「暴力」,仔細分析起來,卻多是被逼「自衛還擊」的。實際上,更「過分」更暴力的是不肯罷休苦苦糾纏的非利士人。

18參孫甚覺口渴,就求告耶和華說:「你既藉僕人的手施行這麼大的拯救,豈可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禮的人手中呢?」 19上帝就使利希的窪處裂開,有水從其中湧出來。參孫喝了,精神復原;因此那泉名叫隱•哈歌利,那泉直到今日還在利希。 20當非利士人轄制以色列人的時候,參孫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

參孫誤打誤撞,胡砍亂殺,就大大殺敗了非利士人。參孫想到這大概就是「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的意思吧,自己立的功勞認真不少。殺得累了,就「求」(卻更似是吩咐)上帝給他水喝。上帝也真慷慨(甚至近於姑息),二話不說就打開泉眼給他水喝,更沒有像當年怪罪摩西般責備參孫出言不遜。真是「同人唔同命」……

 

第 四 幕 : 同 歸 於 盡

16:1 參孫到了迦薩,在那堿搢ㄓ@個妓女,就與她親近。 2有人告訴迦薩人說:「參孫到這堥茪F!」他們就把他團團圍住,終夜在城門悄悄埋伏,說:「等到天亮我們便殺他。」 3參孫睡到半夜,起來,將城門的門扇、門框、門閂,一齊拆下來,扛在肩上,扛到希伯崙前的山頂上。

這三節字數上是一個「小插曲」,但指涉的內容卻可能概括了一個參孫生平的「大時段」,說的是參孫如何一邊「四出逃亡」又一邊「到處留情」,一句話,不務正業,死性不改。當然,死性不改,就終必因此「性」而死了。

4後來,參孫在梭烈谷喜愛一個婦人,名叫大利拉。 5非利士人的首領上去見那婦人,對她說:「求你誆哄參孫,探探他因何有這麼大的力氣,我們用何法能勝他,捆綁剋制他。我們就每人給你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

長話短說。這回,也是最後一回,參孫又愛上一個非利士女子--他從來都不將「兒女私情」與「民族仇恨」混合看待,實在「難得」。(老實說,「恩怨分明」確是參孫生命中頗為可愛的一種氣質。)不過,你有你天真,老奸巨猾的非利士人卻學乖了--知道對參孫不宜力敵,只宜智取了。

6大利拉對參孫說:「求你告訴我,你因何有這麼大的力氣,當用何法捆綁剋制你。」 7參孫回答說:「人若用七條未乾的青繩子捆綁我,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 8於是非利士人的首領拿了七條未乾的青繩子來,交給婦人,她就用繩子捆綁參孫。 9有人預先埋伏在婦人的內室堙C婦人說:「參孫哪,非利士人拿你來了!」參孫就掙斷繩子,如掙斷經火的麻線一般。這樣,他力氣的根由人還是不知道。

參孫自己多情,但身邊女子多是無義,竟勾結敵人,試探他的底細。參孫自然也不會「老實到底」,畢竟,他還知道甚麼是「底線」。於是,他前前後後,向大利拉撒了三個大話。

10大利拉對參孫說:「你欺哄我,向我說謊言。現在求你告訴我當用何法捆綁你。」 11參孫回答說:「人若用沒有使過的新繩捆綁我,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 12大利拉就用新繩捆綁他,對他說:「參孫哪,非利士人拿你來了!」有人預先埋伏在內室堙C參孫將臂上的繩掙斷了,如掙斷一條線一樣。

13大利拉對參孫說:「你到如今還是欺哄我,向我說謊言。求你告訴我,當用何法捆綁你。」參孫回答說:「你若將我頭上的七條髮綹,與緯線同織就可以了。」 14於是大利拉將他的髮綹與緯線同織,用橛子釘住,對他說:「參孫哪,非利士人拿你來了!」參孫從睡中醒來,將機上的橛子和緯線一齊都拔出來了。

不過,奇怪卻是,傻子都應該知道大利拉是被敵人收買了,屋子內外都被敵人重重圍困,嚴密監視了,參孫為甚麼還不走,還某意義上相信這個女人,並最終講出真正的(他以為的)力量來源的「秘密」呢?實在耐人尋味。

15大利拉對參孫說:「你既不與我同心,怎麼說你愛我呢?你這三次欺哄我,沒有告訴我,你因何有這麼大的力氣。」 16大利拉天天用話催逼他,甚至他心媟迡e要死。 17參孫就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她,對她說:「向來人沒有用剃頭刀剃我的頭,因為我自出母胎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若剃了我的頭髮,我的力氣就離開我,我便軟弱像別人一樣。」

原來,還不是參孫敵不過自己的「兩頭死穴」麼?--第一頭是捨不得丟下自己心愛的女人,第二頭是受不了心愛的女人哭哭啼啼。想想,假如他在這兩者中任何一方面「狠心一點」,譬如,丟下大利拉一走了之,或是,由得她哭哭鬧鬧要生要死,但他就是前者做不出,後者又做不到--命矣乎!參孫於是乎終於不免又再一次栽在女人手上了。

18大利拉見他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她,就打發人到非利士人的首領那堙A對他們說:「他已經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我,請你們再上來一次。」於是非利士人的首領手堮陬蛬子,上到婦人那堙C

19大利拉使參孫枕著她的膝睡覺,叫了一個人來剃除他頭上的七條髮綹。於是大利拉剋制他,他的力氣就離開他了。 20大利拉說:「參孫哪,非利士人拿你來了!」參孫從睡中醒來,心婸﹛G「我要像前幾次出去活動身體」;他卻不知道耶和華已經離開他了。 21非利士人將他拿住,剜了他的眼睛,帶他下到迦薩,用銅鍊拘索他;他就在監堭擦i。 22然而他的頭髮被剃之後,又漸漸長起來了。

各位,一身肌肉的參孫,真的會因為少了「七條髮綹」就「渾身無力」嗎?上帝的靈難道要「附在」法器上面才能依附人身嗎?--最起碼的神學都告訴我們絕非如此。上帝的靈是自由的靈,豈是由人用「法術」來決定去留的呢?

至於參孫對自己力量來源的「曲解」,其實是來自他的父母--他們一直擺脫不了異教觀念,一直都以為參孫能夠得到「神祐」一定是靠某些「育兒大法」。悲劇,極少是「突然」發生的。

事到如今,頗有些人會說,是因為參孫不好,道德敗壞,信仰馬虎,所以,神的靈就離開他了。但是,若此,神的靈就應該一早就離開,或根本就不應與參孫沾上邊哩!怎麼要到參孫洩漏了個(假)秘密後才離開他呢?答案,其實已見上文,就是上帝要找機會擊殺非利士人--上一回,是透過做非利士人女婿的方法,這回,是透過做非利士人戰俘的方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上帝兵行險著,一至於此!

23非利士人的首領聚集,要給他們的神大袞獻大祭,並且歡樂,因為他們說:「我們的神將我們的仇敵參孫交在我們手中了。」 24眾人看見參孫,就讚美他們的神說:「我們的神將毀壞我們地、殺害我們許多人的仇敵交在我們手中了。」 25他們正宴樂的時候,就說:「叫參孫來,在我們面前戲耍戲耍。」於是將參孫從監奡ㄔX來,他就在眾人面前戲耍。他們使他站在兩柱中間。26參孫向拉他手的童子說:「求你讓我摸著托房的柱子,我要靠一靠。」 27那時房內充滿男女,非利士人的眾首領也都在那堙C房的平頂上約有三千男女觀看參孫戲耍。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28參孫求告耶和華說:「主耶和華啊,求你眷念我。上帝啊,求你賜我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報那剜我雙眼的仇。」

參孫平生中沒有怎麼祈禱,這回,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正經,也最正統的一次。參孫終於多少明白,力量並不是來自他的頭髮(雖則又長出來了),而是來自上帝。他平生第一次明確承認上帝的主權。

當然啦,有仇不報非參孫,他求此一次過的力量,為的是來個終極大報復,與敵人同歸於盡。結果他如願以償。

29參孫就抱住托房的那兩根柱子:左手抱一根,右手抱一根, 30說:「我情願與非利士人同死!」就盡力屈身,房子倒塌,壓住首領和房內的眾人。

這樣,參孫死時所殺的人比活著所殺的還多。31參孫的弟兄和他父的全家都下去取他的屍首,抬上來葬在瑣拉和以實陶中間,在他父瑪挪亞的墳墓堙C參孫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

就是這樣,參孫死了,葬了。前前後後,單人匹馬,誤打誤撞,幾場混戰,殺倒了幾千非利士人。其實,派出「臥底」有意無意地「詐敗」混入非利士人的「大袞廟」裡大肆搗亂,這不是唯一的一趟啊!上帝自己就曾經透過「約柜被擄」的情節惡搞過一趟!事見撒母耳記上第六章。可惜非利士人又是善忘之輩,若記得這回教訓,後來就不敢擄約柜進他們的「大袞廟」了。

後事不談了。或者你要奇怪,參孫這樣,好像「沒開過一天工」,就算是「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嗎?當然算啦!--否則,你想怎樣?

 

終 幕:都 是 上 帝 更 傳 奇!

大家可能覺得參孫很壞,但知否,參孫打後,士師記一直到尾,連參孫這種「水準」的人都找不著一個?

十七至十八章,先有由「但」支派主導的「信仰大墮落」【參孫正是出身於「但」支派的。「但」支派惡跡昭彰,值得另寫一篇主題頁,大家等著】,十九至廿一章,又有便雅憫支派的「道德大墮落」,比起參孫的劣德,絕對猶有過之。【欲知其詳,自己讀吧!】

參孫自不免任性妄為,但不至於毫無原則,卻是「但」人的狡詐,「基比亞」人(便雅憫支派)的淫暴,卻是比非利士人更加過分。事實上,士師記 21:25 就是這樣樣總結說:「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即是,「任意而行」的不只是參孫一個人,而是「全世界」都是這樣;或者,參孫已經算是最有「原則」的一個了,如果不選他,上帝就只好撒手不管,任由以色列人自生自滅了。

平情而論,參孫雖然暴力,但從未欺凌婦孺老弱、從不暗箭傷人,就連報仇也恩怨分明,光明磊落,收放有度;參孫雖然好色,但用情卻頗為真率誠摯,對女性的溫柔,老實說,是「水準」之上。這樣的人,放回那個人人「任意而行」的年代,已經算得上是「君子」的了!

再者,由參孫單打獨鬥,鬧鬧哄哄的方式做「士師」,雖近於兒戲,但非常之時,就要行非常之事。以色列人亂七八糟,不成隊形,等到他們成立一支「正規軍」,搞得來都亡國了。無可如何,「參孫 ONE MAN 軍團」都照去馬啦!至少久不久搗亂一下,非利士就要疲於奔命,顧得追殺參孫這一個人,對整體以色列人的加害就不得不相對放輕了。這難道不也算是「解救」了以色列人嗎?

這,就是「參孫傳奇」。但是,成就這一切傳奇的,其實是上帝--是祂從冇得揀中死命揀,於不可愛中堅持愛、在不可救中設法救--救得一時得一時,救得一個得一個。揀得奇、愛得奇、救得奇,所以,這段參孫故事更應該叫做:

上 帝 傳 奇

其實,全本聖經都充滿著稀奇古怪的事跡,因為都是「上帝傳奇」。

 


這是後話:

道德先生們雖看參孫很不順眼(潛意識裡其實是對上帝的揀選頗不以為然),但筆者私心以為,上帝揀中參孫,總有祂似無還有的一點原因,就是參孫的感性、參孫的動情--相比於摩西、大衛,但以理,參孫自然相差太遠不能入流,但相比於那些寡情無義或矯情假義的道德先生們,竊以為,參孫高出百倍……

這世界,幾百年、幾千年才出得一個摩西、一個大衛,一個但以理,非常之時,能夠多幾個參孫,也算是聊勝於無了。難度如此之高,上帝還是能夠曲曲折折地施行拯救,祂的悲心,祂的大智,祂的寬宏,更是傳奇中的傳奇,值得永書史策。至於將參孫的傳奇視為一個「失敗教訓」的那些人,他們對上帝的認識,大概連瑪挪亞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