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9年11月(第62期)

俄網不說「好話」,本篇自然也不例外。

因為,已經有太多太多的聖經故事,被「主流」童話化、英雄化、迪士尼化、「美好化」了,《但以理在獅子坑》的故事更是其中表表者。大家看看以下的插圖,大而化之,不用多講,也必能心領神會:

我非常、非常疑心,有幾多個主日學老師會告訴他們的學生們,所謂「但以理在異邦堅持信仰甚至不惜被丟下獅子坑而最後奇蹟不死」的事蹟是一個非常、非常的「例外」

第一、相對於但以理對「現實」作出的「妥協」,他類似的「堅持」其實是一個「例外」。

第二、歷世忠心信徒被丟下獅子坑而可以不死的,但以理大概是絕無僅有的一個「例外」。

久之,許多人就以為,《但以理在獅子坑》的情況,大概與馴獸獅在馬戲團表演所差不幾,還很「有趣」:

 

今天,與「但以理在獅子坑」的命運一樣,有許多聖經典故,包括挪亞洪水、以色列人攻略迦南、大衛擊殺歌利亞、以利亞惡鬥耶洗別、甚至主耶穌釘身十字架,以至保羅的所謂「三次宣教旅程」,都一一被主流「馴化」、歪曲為「迪士尼」式的「童話故事」或《魯賓遜漂流記》式的「歷奇故事」或「美利堅合眾國建國」式的「英雄故事」,當中,原本的驚心動魄、腥風血雨、肝腸欲斷、忍辱負重、一言難盡、世代綿長,幾乎煙消雲散、點滴不留。

我們飽受這樣的「薰陶」之後,就只記得但以理這類「例外」,至於無數在羅馬鬥獸場殉難在獅子利齒下的「常規」,便幾乎連提起來的人都沒有:

如果,今期的封面 與題目《獅口餘生》使你覺得「陌生」,使你感到某種「不安」,感到某種莫名的「恐怖感」,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因為,我就是要你驚異、不安,甚至恐懼。

你必須知道,「在獅子坑」不是鬧著玩的事,因為,這不是遊戲,是死亡!

事實上,但以理大半生都是活在「獅口」邊緣,他必要小心翼翼,盡量不動聲色(以至要作不少妥協),以免激動他身邊那些更加兇殘的「獅子」--殘暴多疑的君主和擅權忌才的重臣,但求可以從他們「口邊」搶救出以色列人的「餘生」--僅的屬靈(信仰)命的「種子」,好留待他日復國之用。

另一方面,但以理入宮受訓後的「餘生」,都是活在一個極其兇險的龐大的「獅子坑」裡,隨時可以「粉身碎骨」。若你看不出來,那你就完全不懂《但以理書》,也不懂得人間險惡信仰艱難,最後,更不懂何為基督信仰--一種要人「忍辱負重以待復國(天國降臨)」的超然信仰。

這篇主題,希望給大家一個真實的、立體的「但以理其人其事」,裡面,沒有想當然的「童話」,但有真正的「神奇」,更有兼及天上與人間、今生與來世、理想與現實的真正的屬靈大智慧

 

我們若不是人云亦云先入為主,就必看出但以理對上帝及以色列人的所謂「忠誠」,是疑點重重難以自圓其說的。歸結起來,至少有七大疑點,或說「七宗罪」:一、動機不明;二、身份成疑;三、行蹤飄忽;四、動作遲鈍;五、全無腰骨;六、態度鬆軟;七、消極被動。(以下的「證供」相當零散,所以大家最好先自行閱讀《但以理書》全文,至少包括第一至六及第十二章)

現在,讓我們來公審但以理的「七宗罪」--

控罪一【動機不明】:既決心不吃王膳,又何故收取王俸?

許多人開口便讚的,自然是但以理的「不吃王膳」是多麼的「堅守原則」和「潔身自愛」云云。

話說公元前六世紀,猶太人國破家亡,許多人被擄到遠方的巴比倫,其中包括年少俊美、出身貴族的但以理……

1:1 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 2主將猶大王約雅敬,並上帝殿中器皿的幾分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堙A放在他神的庫中。

3 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毗拿,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冑中帶進幾個人來, 4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俱備、足能侍立在王宮堛滿A要教他們迦勒底的文字言語 5 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飲的酒,每日賜他們一分,養他們三年。滿了三年,好叫他們在王面前侍立。 6他們中間有猶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 7太監長給他們起名:稱但以理為伯提沙撒,稱哈拿尼雅為沙得拉,稱米沙利為米煞,稱亞撒利雅為亞伯尼歌。

8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

許多人看見但以理堅持拒絕享用尼布革尼撒王給他的「王膳」,就人云亦云隨口大讚特讚。但以理這樣做的「動機」究竟是甚麼呢?卻是不很分明,甚至疑點重重的。

若說吃巴比倫王的所謂「王膳」會違反猶太教的飲食條例(例如包含不潔之物),又或「王膳」可能祭過異教偶像,吃了會被玷污,因而拒吃,則至少有三大疑問:

一、但以理若是怕因此而被玷污的話,那麼,他根本一早就不應該應承進入尼布革尼撒的宮中「受訓」,因為訓練完畢之後,他就要「在王面前侍立」,這樣,他一定會「與王同席」,到時不可能不吃「王膳」,那麼,被異教飲食玷污只是遲早的事而已。

二、觀乎但以理之接受召命,既不怕冒著會被「同化」的危險而學習巴比倫文化(包括異教占卜解夢等學問,還學得非常到家哩)和接受「改名」(使自己的名字沾上異教神的名號),可見,但以理絕對不是死板板的猶太教「原教旨主義者」,死抓著字面教條不放。何以,對於相對次要的「飲食條例」一節,他卻要如此特別執著呢?

三、最重要的,是但以理入得王宮來「受訓」,之後又會接受任命「做宮」,到時就一定要接受「王俸」(官員的俸祿),但巴比倫分明是個「不義之國」,他們的「錢」大概也多是「不義之財」(至少有好些是從以色列人手上搶過去的),這些「錢」的「污穢」程度,絕對不會下於拜過偶像的「食物」--但以理如此「不吃王膳」,但「王俸」照收,豈不正如主耶穌所嚴辭指斥的「蠓蟲就濾出來,駱駝就吞下去」,那種非常「法利賽人」的醜惡嘴臉麼?

「骯髒食物」就不吃,「骯髒錢」卻照收,這太過矯情偽善吧?!

控罪二【身份成疑】:又保護異教術士,還任職宗教局長!

我們或者會以為,但以理是「稍施苦肉計」,待他「上位」之後,就會大發神威,甚至「反客為主」,把尼布革尼撒的巴比倫反轉,來個「猶太化巴比倫」。但是,事實又非常教人失望。

話說尼布革尼撒王發夢,因沒有一個巴比倫的「哲士」(術士、占卜師之類)能解,他一怒下要盡殺這些異教「哲士」……

2:10 迦勒底人在王面前回答說:「世上沒有人能將王所問的事說出來;因為沒有君王、大臣、掌權的向術士,或用法術的,或迦勒底人問過這樣的事。 11王所問的事甚難。除了不與世人同居的神明,沒有人在王面前能說出來。」 12因此,王氣忿忿地大發烈怒,吩咐滅絕巴比倫所有的哲士 13於是命令發出,哲士將要見殺,人就尋找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要殺他們。

14 王的護衛長亞略出來,要殺巴比倫的哲士,但以理就用婉言回答他, 15向王的護衛長亞略說:「王的命令為何這樣緊急呢?」亞略就將情節告訴但以理。 16但以理遂進去求王寬限,就可以將夢的講解告訴王。 17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將這事告訴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 18要他們祈求天上的上帝施憐憫,將這奧祕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與巴比倫其餘的哲士一同滅亡。……

上帝格外保守,啟示但以理使他能以成功解夢,但是他……

24於是,但以理進去見亞略,就是王所派滅絕巴比倫哲士的,對他說:「不要滅絕巴比倫的哲士,求你領我到王面前,我要將夢的講解告訴王。」 25亞略就急忙將但以理領到王面前,對王說:「我在被擄的猶大人中遇見一人,他能將夢的講解告訴王。」 26王問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說:「你能將我所做的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嗎?」 27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王所問的那奧祕事,哲士、用法術的、術士、觀兆的都不能告訴王, 28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能顯明奧祕的事。他已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尼布甲尼撒王。你的夢和你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

46當時,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給他奉上供物和香品。 47王對但以理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上帝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祕事的。」 48於是王高抬但以理,賞賜他許多上等禮物,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 49但以理求王,王就派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管理巴比倫省的事務,只是但以理常在朝中侍立。

尼布革尼撒王既要盡殺國中的「哲士」(即異教的占卜師),機會千載難逢,但以理四人祈禱「自救」應該,但是但以理為甚麼還要「保住」其他「哲士」呢?為甚麼不趁勢「落井下石」,向王上多講幾句話,指斥那些「哲士」都是靠不住的「神棍」,將他們一舉殲滅?消滅「異教」後,再進一步就是「猶太化巴比倫」,哪麼,就根本不用「復國」了,因為巴比倫遲早變成個「大以色列」了!--可恨這但以理錯失時機,還替那些「哲士」們講好話,保住他們!!!

後來,尼布革尼撒王論功行賞,但以理被立為「總理」,還兼任「宗教局長」,主管宗教事務,管理全國的「哲士」。可是還是這樣,但以理沒有藉他的「位置」即極推行任何「猶太化巴比倫」的政策,實在可惜可恨!

又說「效忠耶和華」,但又整天與「異教人士」混在一起,搞甚麼的?!

控罪三【行蹤飄忽】:三戰友身陷火窯,但以理哪裡去了?

論者又說但以理怎樣怎樣地堅持信仰,但許多時候,他只是「自顧自」地不知躲到哪裡去「堅持」,對於「大局」卻每是不聞不問,無聲無氣,甚至不見人影。

話說尼布革尼撒王心血來潮立了個「金像」,還要全國人民向它跪拜,被擄的以色列人的信仰,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大考驗,但以理的三個同道朋友,更因而身陷險境……

3: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個金像,高六十肘,寬六肘,立在巴比倫省杜拉平原。 2尼布甲尼撒王差人將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召了來,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 3於是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聚集了來,要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就站在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像前。 4那時傳令的大聲呼叫說:「各方、各國、各族的人哪,有令傳與你們: 5你們一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 7因此各方、各國、各族的人民一聽見角、笛、琵琶、琴、瑟,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都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8 那時,有幾個迦勒底人進前來控告猶大人。 9他們對尼布甲尼撒王說:「願王萬歲! 10王啊,你曾降旨說,凡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聲音的都當俯伏敬拜金像。 11凡不俯伏敬拜的,必扔在烈火的窯中。 12現在有幾個猶大人,就是王所派管理巴比倫省事務的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王啊,這些人不理你,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13當時,尼布甲尼撒沖沖大怒,吩咐人把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帶過來,他們就把那些人帶到王面前。

14 尼布甲尼撒問他們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你們不事奉我的神,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是故意的嗎? 15你們再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卻還可以;若不敬拜,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 16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對王說:「尼布甲尼撒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 17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上帝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 18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19 當時,尼布甲尼撒怒氣填胸,向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變了臉色,吩咐人把窯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 20又吩咐他軍中的幾個壯士,將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 21這三人穿著褲子、內袍、外衣,和別的衣服,被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 22因為王命緊急,窯又甚熱,那抬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焰燒死。

23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這三個人都被捆著落在烈火的窯中。 24那時,尼布甲尼撒王驚奇,急忙起來,對謀士說:「我們捆起來扔在火堛漱ㄛO三個人嗎?」他們回答王說:「王啊,是。」 25王說:「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

頗不少人看見「火窯裡」出現來歷不明的「第四個人」,就大造文章,說「奇妙啊!奇妙啊!」卻是,很少有人會認真留意到這個時候「火窯外」少了的「第四個人」--但以理--並因而疑惑不安,或是雖然留意到了,卻又只是含糊了事--譬如說但以理可能剛好「走開了」之類。

大家必要留意,「王命」是頒行全國的,金像「開光」時更是全國官員都在場,但以理可以躲到哪裡去呢?再說,就算他真的剛好「走開了」,但既知朋友落難,豈不應馬上回來相救麼?但他在同志們命懸一線之際,他卻「神秘失蹤」!

不但如此,尼布革尼撒王下令造「金像」一事,必定不是一朝一夕的,而且誰都知道,一旦造好,一定要人民拜它,那麼,巴比倫境內的猶太人就遲早出事了--絕大多數寄居境內的猶太人會因怕死而跪拜金像(結果也是如此),而少數忠貞之士(像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則會因堅持不拜而可能殉難。但以理位居要職(總理兼宗教局長),為甚麼不一早借其身份地位「制止」呢?

終於,事到如今,巴比倫境內幾乎全部猶太人都要妥協下跪,而少數戰友又身臨險境,你這但以理,卻還是連人影都不見……

但以理在百姓與朋友都最需要他的生死關頭卻「失蹤」,搞甚麼的?!

控罪四【動作遲鈍】:巴比倫國中無主,但以理錯失良機!

當然,在異國寄人籬下,自有一定制肘,但以理不一定可以「為所欲為」,這點可以體諒。但是,「機會」還是有很多的,譬如這一次尼布革尼撒王又發夢,並透露一個驚天大秘密……

4:4 「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平順在殿內。 5我做了一夢,使我懼怕。我在床上的思念,並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惶。 6所以我降旨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到我面前,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我。 7於是那些術士、用法術的、迦勒底人、觀兆的都進來,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

8末後那照我神的名,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來到我面前,他媕Y有聖神的靈,我將夢告訴他說: 9『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啊,因我知道你媕Y有聖神的靈,甚麼奧祕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現在要把我夢中所見的異象和夢的講解告訴我。』

10「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我看見地當中有一棵樹,極其高大。 11那樹漸長,而且堅固,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 12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臥在蔭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凡有血氣的都從這樹得食。 13「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見有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 14大聲呼叫說:『伐倒這樹!砍下枝子!搖掉葉子!拋散果子!使走獸離開樹下,飛鳥躲開樹枝。 15樹丕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 16使他的心改變,不如人心,給他一個獸心,使他經過七期。 17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 18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做的夢。伯提沙撒啊,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因為我國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惟獨你能,因你媕Y有聖神的靈。」

19於是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驚訝片時,心意驚惶。王說:「伯提沙撒啊,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伯提沙撒回答說:「我主啊,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 20你所見的樹漸長,而且堅固,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 21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住在其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 22「王啊,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你的威勢漸長及天,你的權柄管到地極。 23王既看見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說:『將這樹砍伐毀壞,樹丕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直到經過七期。』 24「王啊,講解就是這樣: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 25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濕,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26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丕,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 27王啊,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

這次,但以理又成功幫尼布革尼撒王「解夢」,而且所解的,從某角度看,其實是一個不得了的「政治機密」--巴比倫王尼布革尼撒會因為「發瘋」而被逐出國門「七期」。「七期」有多長?一說是七年、一說是三年半,但無論如何,巴比倫國內將會因而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國中無主」「政治真空」……後來,也確是如此應驗:

28這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 29過了十二個月,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堙C 30他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 31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 32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33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

這又是千載難逢、求之不得的機會呀!但以理大可趁這「空檔」混水摸魚,讓自己的勢力坐大,再圖謀「大事」。可恨他又是反應遲鈍,坐失良機。待幾年白白過去,「日子滿足」,尼布革尼撒王又施施然回國復位:

34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上帝。他的權柄是永有的;他的國存到萬代。 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做甚麼呢? 36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37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做的全都誠實,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他能降為卑。

尼布革尼撒大讚上帝,當然啦,他被逼「出國」好幾年,身為「總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但以理,竟沒有趁機作反,卻只是傻兮兮地幫他「看門口」,還看得井井有條,他怎能不「讚美」上帝呢?卻是,你這但以理,也「老實」得太過份了吧!

但以理呀,你一再錯失時機「為上帝做大事」,你心裡究竟想著甚麼?!

控罪五【全無腰骨】:先後任多朝元老,換老闆毫不在乎!

中國有一位很「出名」的「五朝元老」馮道,但以理也不遑多讓:

1:1 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 2主將猶大王約雅敬,並上帝殿中器皿的幾分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堙A放在他神的庫中。 3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毗拿,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冑中帶進幾個人來, 4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俱備、足能侍立在王宮堛滿A要教他們迦勒底的文字言語。 5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飲的酒,每日賜他們一分,養他們三年。滿了三年,好叫他們在王面前侍立。 6他們中間有猶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21塞魯士王元年,但以理還在。

5:30 當夜,迦勒底王伯沙被殺。 31米底亞人大流士年六十二歲,取了迦勒底國。……

6:1 大流士隨心所願,立一百二十個總督,治理通國。 2又在他們以上立總長三人(但以理在其中),使總督在他們三人面前回覆事務,免得王受虧損。 3因這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所以顯然超乎其餘的總長和總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國。……

但以理究竟做了多少朝「元老」呢?實在說不清楚。大概是這樣的:他本為猶大王約雅敬的臣民,被擄到巴比倫後,就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手下受訓然後做大官,直到伯沙撒被殺,他還是在做官(大不大就很難說);巴比倫亡國,改朝換代,到瑪代波斯王大流士上位,但以理還是繼續做官,且做得很大,直到至少塞魯士王元年……。

總之,但以理橫跨三國、歷事五、六朝,「老闆」不斷換,但他對個個主子都表現出一片「忠誠」。可是,像但以理這種「對個個主子都效忠」的「X朝元老」,大家覺得他怎樣呢?不是覺得他這個人好「沒腰骨」,甚至有點「無恥」麼?……

又說忠於上帝,卻在任何異教政權下都可如此「效忠」,不是很可疑麼?!

控罪六【態度鬆軟】:僅堅持私下敬拜,抗王命從何說起?

當然,最多人讚不絕口的,自然是但以理「抗王命」和「在獅子坑死不去」這個又「忠貞」又「神奇」的事蹟……

6:4 那時,總長和總督尋找但以理誤國的把柄,為要參他;只是找不著他的錯誤過失,因他忠心辦事,毫無錯誤過失。 5那些人便說:「我們要找參這但以理的把柄,除非在他上帝的律法中就尋不著。」 6於是,總長和總督紛紛聚集來見王,說:「願大流士王萬歲! 7國中的總長、欽差、總督、謀士,和巡撫彼此商議,要立一條堅定的禁令,三十日內,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麼,就必扔在獅子坑中。 8王啊,現在求你立這禁令,加蓋玉璽,使禁令決不更改;照米底亞和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 9於是大流士王立這禁令,加蓋玉璽。

10但以理知道這禁令蓋了玉璽,就到自己家堙]他樓上的窗戶開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 11那些人就紛紛聚集,見但以理在他上帝面前祈禱懇求。

12他們便進到王前,提王的禁令,說:「王啊,三十日內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麼,必被扔在獅子坑中。王不是在這禁令上蓋了玉璽嗎?」王回答說:「實有這事,照米底亞和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 13他們對王說:「王啊,那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不理你,也不遵你蓋了玉璽的禁令,他竟一日三次祈禱。」 14王聽見這話,就甚愁煩,一心要救但以理,籌劃解救他,直到日落的時候。 15那些人就紛紛聚集來見王,說:「王啊,當知道米底亞人和波斯人有例,凡王所立的禁令和律例都不可更改。」

16王下令,人就把但以理帶來,扔在獅子坑中。王對但以理說:「你所常事奉的上帝,他必救你。」 17有人搬石頭放在坑口,王用自己的璽和大臣的印,封閉那坑,使懲辦但以理的事毫無更改。 18王回宮,終夜禁食,無人拿樂器到他面前,並且睡不著覺。 19次日黎明,王就起來,急忙往獅子坑那堨h。 20臨近坑邊,哀聲呼叫但以理,對但以理說:「永生上帝的僕人但以理啊,你所常事奉的上帝能救你脫離獅子嗎?」 21但以理對王說:「願王萬歲! 22我的上帝差遣使者,封住獅子的口,叫獅子不傷我;因我在上帝面前無辜,我在王面前也沒有行過虧損的事。」 23王就甚喜樂,吩咐人將但以理從坑媄握W來。於是但以理從坑堻Q繫上來,身上毫無傷損,因為信靠他的上帝。 24王下令,人就把那些控告但以理的人,連他們的妻子兒女都帶來,扔在獅子坑中。他們還沒有到坑底,獅子就抓住他們,咬碎他們的骨頭。

根據事實,大家只要不是人云亦云,就知道但以理根本沒有「抗王命」

一、從客觀上講--但以理不過與素常一樣私下地、很低調地在自己家中進行「個人敬拜」而已。他沒有任何公開「抗王命」的行動,更沒有呼籲境內的猶太同胞們一起「抗王命」繼續向上帝祈求,若不是他的死對頭派「狗仔隊」跟蹤和打小報告,大流士王也根本不知但以理「抗」了甚麼「王命」。我疑心他就算知道了也不當一回事。

二、從主觀上講--大家看到但以理與大流士王兩人的「私人關係」其實好到不得了,連大流士王自己也不認為但以理在「抗」他的「王命」,更想設法營救他哩!他只是因「君無戲言」,在其他大臣面前下不了台,才被迫對但以理用刑而已。

這個時候,肯定的卻是,境內的猶太同胞們絕大多數都妥協了,不敢向耶和華禱告了,可是,但以理的「抗爭行動」卻是低調成這個樣子,有甚麼「用」呢?

但以理的所謂「抗王命」如此軟弱無力,怎能「堅定」百姓的信心呢?!

控罪七【消極被動】:常發夢不問政事,等復國時來運到?

綜合上述,我們知道但以理「不吃王膳」當時幾乎是沒有人知的,而「家中敬拜」也不過是私下進行的,而除了這兩次「不三不四」的所謂「抗爭」之外,我們實在看不見但以理有甚麼「似樣」的「堅定同胞信仰」的行動。到了但以理書第六章之後,我們更看到但以理在現實裡幾乎毫無「作為」,只是一天到晚地「發夢」……

巴比倫王伯沙撒元年,但以理已經發夢,先發個「四獸」的夢:

7:1 巴比倫王伯沙撒元年,但以理在床上做夢,見了腦中的異象,就記錄這夢,述說其中的大意。 2但以理說:我夜堥ㄡ孜H,看見天的四風陡起,颳在大海之上。 3有四個大獸從海中上來,形狀各有不同: 4頭一個像獅子,有鷹的翅膀;……

兩年後再發個「兩羊」的夢:

8:1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異象現與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見的異象之後。 2我見了異象的時候,我以為在以攔省書珊城中;我見異象又如在烏萊河邊。 3我舉目觀看,見有雙角的公綿羊站在河邊,兩角都高。

然後是個「七十個七」的夢,一個比一個「玄」:

9:21 我正禱告的時候,先前在異象中所見的那位加百列,奉命迅速飛來,約在獻晚祭的時候,按手在我身上。 22他指教我說:「但以理啊,現在我出來要使你有智慧,有聰明。 23你初懇求的時候,就發出命令,我來告訴你,因你大蒙眷愛;所以你要思想明白這以下的事和異象。 24「為你本國之民和你聖城,已經定了七十個七。

去到波斯王塞魯士第三年,但以理還在發夢,發的還是「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的夢,越扯越遠:

10:1 波斯王塞魯士第三年,有事顯給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這事是真的,是指著大爭戰;……10忽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使我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 11他對我說:「大蒙眷愛的但以理啊,要明白我與你所說的話,只管站起來,因為我現在奉差遣來到你這堙C」他對我說這話,我便戰戰兢兢地立起來。 12他就說:「但以理啊,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上帝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 13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來幫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諸王那堙C 14現在我來,要使你明白本國之民日後必遭遇的事,因為這異象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

夢中除了古古怪怪的異象外,最多的信息,其實是只得一個「等」字:

12:1 「那時,保佑你本國之民的天使長米迦勒必站起來,並且有大艱難,從有國以來直到此時,沒有這樣的。你本國的民中,凡名錄在冊上的,必得拯救。 2睡在塵埃中的,必有多人復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遠被憎惡的。 3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 4但以理啊,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知識就必增長。」 5我-但以理觀看,見另有兩個人站立:一個在河這邊,一個在河那邊。6有一個問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說:「這奇異的事到幾時才應驗呢?」 7我聽見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向天舉起左右手,指著活到永遠的主起誓說:「要到一載、二載、半載,打破聖民權力的時候,這一切事就都應驗了。」 8我聽見這話,卻不明白,就說:「我主啊,這些事的結局是怎樣呢?」 9他說:「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因為這話已經隱藏封閉,直到末時。 10必有許多人使自己清淨潔白,且被熬煉;但惡人仍必行惡,一切惡人都不明白,惟獨智慧人能明白。 11從除掉常獻的燔祭,並設立那行毀壞可憎之物的時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 12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為有福。 13你且去等候結局,因為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來,享受你的福分。

但以理也真的很「聽話」,於是就一味地「等」,等到老,等到死。

卻枉費他身居「總理」與「宗教局長」的高位,卻再沒有甚麼「大作為」了。入宮受訓時他可能才二十出頭,到老死的時候應是九十以上了,歷仕五、六朝,但值得一記的「信心大事」不過是「不吃王膳」與「落獅子坑死不了」而已,剩下的,只有連篇累牘神神化化的「夢」,不是太過……麼?

但以理處這樣的「位份」卻表現如此的「馬虎」,算甚麼信心偉人呢?!

卻是,如果我們明白但以理活在「人間」,他不是「駐堂牧師」或「神學教授」或「奮興佈道家」,但以理幾終其一生都要活在「獅口」邊緣,都活在「獅子坑」裡,為的是要盡一切可能「保護」他的人民,為以色列的復國「留種」,我們就會真正明白他,曉得他「忍辱負重」的極度困難和無比偉大,向他發出真實、實誠和真切的讚美。因為,重要的不是但以理做到了甚麼,而是他在他「力所能及」之中,做到了甚麼。別人是否配得「人民的總理」這稱號,我們不管,但以理,卻是實至名歸的。

讓我們一起向「人民的總理」致敬--

敬禮一【知人處世】:但以理的「世界觀」

但以理一點不天真,他不是那種只會「讀經祈禱傳道」的「傳道」,他很知道自己活在「人間」,很知道甚麼是「政治」、甚麼是「人性」……

2:46 當時,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給他奉上供物和香品。 47王對但以理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上帝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祕事的。」 48於是王高抬但以理,賞賜他許多上等禮物,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

尼布革尼撒王雖開口上帝閉口上帝,不過,但以理對這些「政治人物」的話不會全然當真。事實上,開口上帝閉口上帝的尼布革尼撒,轉過頭來,就造「金像」要人拜他了:

3:1 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個金像,高六十肘,寬六肘,立在巴比倫省杜拉平原。 2尼布甲尼撒王差人將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召了來,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 3於是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聚集了來,要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就站在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像前。 4那時傳令的大聲呼叫說:「各方、各國、各族的人哪,有令傳與你們: 5你們一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

尼布革尼撒王後來幾經「打擊」,似乎有多少真心「悔改」的跡象,但是,他的兒子(或說孫子)伯沙撒王卻是毫不在意,邪惡傲慢的程度比乃祖更甚:

5:1 伯沙撒王為他的一千大臣設擺盛筵,與這一千人對面飲酒。 2伯沙撒歡飲之間,吩咐人將他父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銀器皿拿來,王與大臣、皇后、妃嬪好用這器皿飲酒。 3於是他們把耶路撒冷上帝殿庫房中所掠的金器皿拿來,王和大臣、皇后、妃嬪就用這器皿飲酒。……17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你的贈品可以歸你自己,你的賞賜可以歸給別人;我卻要為王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王。 18王啊,至高的上帝曾將國位、大權、榮耀、威嚴賜與你父尼布甲尼撒; 19因上帝所賜他的大權,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戰兢恐懼。他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 20但他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 21他被趕出離開世人,他的心變如獸心,與野驢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等他知道至高的上帝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 22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兒子,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 23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上帝。……」

在權力慾望的迷醉底下,這些王根本靠不住,但以理完全心中有數。在他們面前,但以理或者會「客客氣氣」,但不會真的寄與厚望,以為他們真的會給你甚麼「仁政」。

6:1 大流士隨心所願,立一百二十個總督,治理通國。 2又在他們以上立總長三人(但以理在其中),使總督在他們三人面前回覆事務,免得王受虧損。

這位大流士王似乎「人品」不錯,對但以理「私交」亦好,但細看之,他對但以理的「愛惜」與對猶太人的「寬容政策」,都不過基於「政治需要」而已,「免得王受虧損」,始終是他的最大考慮。

事實上,但以理很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他一點也不天真,所以,他說話行事,都步步為營,小心謹慎,有時甚至不免給我們有「過於奉承」或「太過婉轉」之感,譬如這樣的說話:

4:19 於是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驚訝片時,心意驚惶。王說:「伯提沙撒啊,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伯提沙撒回答說:「我主啊,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27王啊,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

但以理處處低調,有時更低調到「不表態」以至「失蹤」,因為他深深知道,幾乎所有當權者都是些「疑心」極重的人,你只要動作「稍大」,他就會疑心你「聚眾起事」、「圖謀不軌」,然後就「鎮壓」你。所以,要真正為被擄的百姓「做事」,就一定不能「做出面」,要盡量低調。

所以,但以理真心也好,假意也好,他都一定要裝出「都是為了王上好」的樣子,讓王上安心,就「私下」容許但以理搞些小動作來「包庇」自己的同胞……

但以理的「低調」其實是他忍辱負重的苦心孤詣,何等偉大動人!!

敬禮二【知己安命】:但以理的「大使命」

但以理知道這是個甚麼「世界」,所以,他不天真,但是,他也不苟且。他不求「理論」上的完美,卻求「實踐」上的盡己:

1:8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

他知道自己是亡國奴,寄人籬下,口硬不得。他之「不吃王膳」,其實,是一個極低調的「自我提醒」與「自明己志」之舉--提醒自己入宮受訓是不得已的,只是為留有用之身為國為民,絕不是貪圖富貴安逸。究其實,「不吃王膳」本質上是一個「象徵性」的行動,因為較之於「素菜」,「王膳」象徵的就是「特權」,但以理就用這個最低調的「象徵行動」,來提醒和表白自己不是因「貪求特權」而入宮受訓的。

但以理很了解到,為勢所迫,許多「大事」他不可能公然反抗王命,所以,他倒希望能在這些大家不很為意的「小事」上面,抓緊一些,隱隱地堅定自己對上帝的忠誠和信心。箇中曲折,大家能否明白?

1:20 王考問他們一切事,就見他們的智慧聰明比通國的術士和用法術的勝過十倍。

但以理在這些異教學問上如此努力用功,因為他知道,在異教環境下,這是他能夠「上位」的必要手段。他知道若要為以色列同胞切實做點事,首先,他必要對巴比倫人有所「貢獻」,如此,在這些異教學問上有突出表現是他必要做到的。不通世故、不通人間學問,以為「祈禱讀經傳道」就成事,但以理可沒有這樣天真。他知道自己的「處境」和「條件」,不作不切實際的妄想。

2:24 於是,但以理進去見亞略,就是王所派滅絕巴比倫哲士的,對他說:「不要滅絕巴比倫的哲士,求你領我到王面前,我要將夢的講解告訴王。」

但以理不順勢「滅絕巴比倫哲士」,因為他深知自己的「使命」不是去「消滅」異教,而是去為上帝留種以待復國。所以,重要的不是風光地「打敗多少敵人」,而是默默地「守住多少種子」。

我們看見,但以理雖是歷任「高官」,但他其實一直都非常「低調」,盡量不使別人留意到他在「做甚麼」,因為他知道,只有這樣,他才可能「做」得多一些、久一些。事實上,特別在伯沙撒王在位的時候,但以理很可能已長期處於半隱居或全隱居的狀態,不問政事。看伯沙撒王對但以理如何「陌生」就知道:

5:10 太后因王和他大臣所說的話,就進入宴宮,說:「願王萬歲!你心意不要驚惶,臉面不要變色。 11在你國中有一人,他媕Y有聖神的靈,你父在世的日子,這人心中光明,又有聰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立他為術士、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袖。 12在他媕Y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能圓夢,釋謎語,解疑惑。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稱他為伯提沙撒,現在可以召他來,他必解明這意思。」13但以理就被領到王前。王問但以理說:「你是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嗎?就是我父王從猶大擄來的嗎?……」

再看看所謂「抗王命」,但以理其實低調到不能更低調了:

6:10 但以理知道這禁令蓋了玉璽,就到自己家堙]他樓上的窗戶開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

但以理自知自量,毫不高言大志,更不恥於夸夸其談。他知道他的「使命」不是「振臂一呼」號召復國,更不是去妄想「猶太化巴比倫」。他甚至自知不可能做到「留住所有百姓,一個都不能少」。這想法很「浪漫」,但毫不實際。深明事理的但以理根本不會有這種「天真的樂觀」。他很知道,百姓在巴比倫肯定會「傷亡慘重」,所以,他對自己的要求就不是去「拯救全人類(所有人)」,而是先求「自保」(以至有時要「失蹤」或「隱居」),然後「救得一個得一個」,盡量地「減低傷亡」。

但以理不「高調抗命」,因為他肯定這只會引起當權者(包括王帝、重臣或任何既得利益者)的猜忌,加重他們對同胞的迫逼行動,最終會「累死」更多百姓。但他卻又作「低調抗命」,因為他想默默地留下一個榜樣來鼓舞百姓之中的「有心人」。我們的但以理「總理」不像某些人,一天到晚胡吹亂喊空洞的、誇大的甚麼「福音遍傳」或「基督化社會」之類的「大使命」口號,他卻是十足十的「知命」,完全安於本份,不求「救得一萬」,但願「救得萬一」,為他日復國「留種」。

但以理知命安份,不高言大志,只是默然做好自己份內之事,何等可敬!!

敬禮三【知天待時】:但以理的「祈禱文」

但以理能以這樣深切地「知人」又「知己」,最根本的,是因他有對上帝真正的信心,他「知天」也「知時」……

1:1 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 2 將猶大王約雅敬,並上帝殿中器皿的幾分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堙A放在他神的庫中。

但以理深深知道,一國興亡,完全在上帝(主)的手上,不是人力可以強求的。今天的亡國,表面上「執行」的是巴比倫王尼布革尼撒,但實質上,他們是亡在上帝的手上。

2:36 「這就是那夢;我們在王面前要講解那夢。 37王啊,你是諸王之王。天上的上帝已將國度、權柄、能力、尊榮都賜給你。 38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獸,並天空的飛鳥,他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這一切。你就是那金頭。……」

但以理也知道,人間政灌,無論多邪惡,都必是上帝容許的才能存在,巴比倫也不例外。甚至,它是上帝用來「教訓」犯罪不聽話的以色列人的工具。所以,但以理一輩子都沒有「推翻」或「改造」巴比倫的想法。

但以理甚至不會妄想「提早復國」,因為認真讀經,就「知天知時」,知道這一切出於上帝,有祂的心意和時候:

9:1 米底亞族亞哈隨魯的兒子大流士立為迦勒底國的王元年, 2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 3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上帝祈禱懇求。 4我向耶和華-我的上帝祈禱、認罪,

在上帝設定的時限裡,人的本份是用「忍耐」與「等待」來順服配合,而不是做甚麼「大事」。

最後,我們細看但以理的「祈禱文」,便明白他的信仰與心腸:

3……主啊,大而可畏的上帝,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 5我們犯罪作孽,行惡叛逆,偏離你的誡命典章, 6沒有聽從你僕人眾先知奉你名向我們君王、首領、列祖,和國中一切百姓所說的話。

7主啊,你是公義的,我們是臉上蒙羞的;因我們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以色列眾人,或在近處,或在遠處,被你趕到各國的人,都得罪了你,正如今日一樣。

8主啊,我們和我們的君王、首領、列祖因得罪了你,就都臉上蒙羞。 9主--我們的上帝是憐憫饒恕人的,我們卻違背了他, 10也沒有聽從耶和華--我們上帝的話,沒有遵行他藉僕人眾先知向我們所陳明的律法。 11以色列眾人都犯了你的律法,偏行,不聽從你的話;因此,在你僕人摩西律法上所寫的咒詛和誓言都傾在我們身上,因我們得罪了上帝。12他使大災禍臨到我們,成就了警戒我們和審判我們官長的話;原來在普天之下未曾行過像在耶路撒冷所行的。 13這一切災禍臨到我們身上是照摩西律法上所寫的,我們卻沒有求耶和華--我們上帝的恩典,使我們回頭離開罪孽,明白你的真理。 14所以耶和華留意使這災禍臨到我們身上,因為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在他所行的事上都是公義;我們並沒有聽從他的話。

15主--我們的上帝啊,你曾用大能的手領你的子民出埃及地,使自己得了名,正如今日一樣。我們犯了罪,作了惡。

16主啊,求你按你的大仁大義,使你的怒氣和忿怒轉離你的城耶路撒冷,就是你的聖山。耶路撒冷和你的子民,因我們的罪惡和我們列祖的罪孽被四圍的人羞辱。

17我們的上帝啊,現在求你垂聽僕人的祈禱懇求,為自己使臉光照你荒涼的聖所。

18我的上帝啊,求你側耳而聽,睜眼而看,眷顧我們荒涼之地和稱為你名下的城。我們在你面前懇求,原不是因自己的義,乃因你的大憐憫。 19求主垂聽,求主赦免,求主應允而行,為你自己不要遲延。

我的上帝啊,因這城和這民都是稱為你名下的。

但以理深深的知道,以色列人亡國是罪有應得的,所以,「復國」不可強求,也不應過分遷怒巴比倫人,更不該以「受害者」自居,而應該耐心等待上帝的怒氣過去,按祂的計劃和時候再憐恤他們。

但以理相信他們當天的際遇出於上帝,而上帝,怒氣過後,又必有最後的憐憫。因此,他安分、不強求,只默默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低調工作,但求多留一兩口「餘種」,以待將來復國。就算復國之日遠在自己身故之後,他也無怨無尤。

但以理一生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但求為「後人」求福,何等偉大可敬!!

總結「但以理其人其事」,我們應該很容易發現他裡面有兩個人格形象:一、智者:通達各種人間學問、人情世故,還別具慧根,能夠解異夢、見異象,參透許多屬靈奧秘;二、烈士:忠於信仰,忠於上帝,就算當權者以死相逼,謂要扔他下獅子坑,他仍要堅持禱告獨一真神。

可以說,但以理既是通情達理的智者,又是敢為真理殉道的烈士。但是,大家知否,一般來說,智者與烈士是屬於兩種很不相同甚至互相排斥的人格類型的。用比喻來說,智者要「軟」,烈士要「硬」;智者如風似水,迂迴多變,烈士卻如山似石,屹然不動。具體地說,智者必須識時通變(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烈士卻要堅貞不二(所謂忠臣不事二君)……

若說但以理是以身殉道的「烈士」,他為甚麼不一早就寧死拒絕被召入宮?後來,又為甚麼不善用他的「職權」多做一點「大事」?若說但以理是識時通變的「智者」,他為甚麼堅持「不吃王膳」這等小事?為甚麼在某個關頭又要堅持敬拜耶和華不惜招來殺機?

但以理究竟是智者,還是烈士?答案當然是如上所說:「兼而有之!」而兼具智者與烈士的稟性才情的但以理,又可以給我們--特別是處身末世的信徒--甚麼啟發呢?

首先,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不要自欺,更不要信那些「基督教立國」的「神話」。我們必要面對現實,就是這個世界從來未曾真正「基督教」過,真正的基督徒群體,自古至今,直到主再來的剎那,都是「小群」。

我們必須明白、認定,我們必須活在異教世界之中,與但以理等被擄的以色列人要活在巴比倫的異教世界一樣。這種情況,越接近末世,就只會更加的明顯和嚴峻。作為基督徒,必須常作預備,為堅守、活出真理和效忠基督而堅持、而犧牲。但如何堅持與犧牲,卻又不可能一成不變,必要靈活變通,不可動不動就做烈士殉道,若是,基督徒早就死光了……正正為此,我們就更需要兼備智者和烈士的雙重稟性──在這方面,但以理是無出其右的典範。

至於如何在實踐上兼備智者和烈士的雙重稟性?就是像可敬的但以理那樣,能知人(知人間現實,譬如「政治」既黑暗而又必需)、能知己(知自己的本份努力為之,但也了解自己的限制不作妄想強求)、能知天(知上帝的旨意和時候,不妄圖改變,不要自作聰明去「加速」神的計劃,而是去耐心順服和謙卑配合)。

說來十分「複雜」,但究其根本,一切都是「為天國(復國)留種」而已。但以理「明哲保身」之時,是希望留有用之身,多為百姓做一點事,可以多留一點種;但以理「捨身殉道」之時,也是希望用自己的堅持與犧牲來鼓舞後來人,也是想多為天國留一點種。隨機隨遇,表現不同,但本心一樣

但以理的其人其事,看似「複雜」,其實並不難解,因為人間本來就是這樣,只是,總想將它「簡化」的那些「神學」和「主義」,使它變得「難解」而已。丟下那些目無表情臉無血色的「神學」和「主義」,回到人間,就會心中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