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9年8月(第59期)

 

 


導 讀:

以下故事,主要取材自聖經撒母耳記上十六章至撒母耳記下一章,部分內容也涉及一些上下文。

為使寫的與讀的都輕省一些,並更集中於刻劃故事人物的「心理」,部分情節會加以省略或稍作「修飾」,更不會作「考古」式的詳細解說。不清楚的讀者,請事先閱讀相關經文及參考文獻。

本篇的寫作目的,其實是某種釋經--細釋故事人物,包括撒母耳、掃羅、大衛以至上帝的迂迴心境。我多處說過,釋經不是研究或考古,而是透入作者(聖經作者以及天父上帝)及故事人物的心境,與他們互通、與他們共鳴。

掃羅雖然是個相對負面的人物,但他其實十分似我們,透入他的心境,不是要「學」他,而是讓我們自省。

為免大家過於一頭霧水,以下是一幅簡約地圖,給大家參考。

我再說,「大而化之」,不過度計較小節,我們才能透入他們的心靈世界,與我們的弟兄們一起相信。

 


第一回、廢掃羅宛如一夢.膏大衛待創新天

「才幾年,為甚麼就落到這個田地?

「當初,百姓要立王,分明是反叛,你為甚麼又容許他們呢?

「既已立了掃羅,還好像天與人歸,諸事順利,卻為甚麼,到頭來又……

「掃羅,本來也算是個有為的王,更何況--

「他是我親手膏立的哩!……」

在以色列中部山地上的拉瑪,夜正長。為著上帝要廢棄掃羅王的事,撒母耳輾轉反側,夜不成寐。

「我曉得你迥非世人,你的眼界遠高於我們的眼界。

「你『用人』不依體例、不守常規,這個我豈不知道?

「我--撒母耳算甚麼,不過是一介平民,只是因緣際會,作了老祭司以利手下的一名雜役……

「你卻廢棄系出名門的以利家族,把我抬舉到今天身兼士師、祭司和先知的地位,甚至有代表你廢君立王的權柄。

「你今天廢掃羅而立新君,與你當年廢以利家而立我,如出一轍,我尚有何話可說?

「再者,我也知道,廢立之間,信服者昌、背逆者亡,是你不依體例、不守常規背後的『體例』與『常規』;

「就是對我那兩個不聽話的兒子,你也不予以姑息,一視同仁。只是……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撒母耳越想越深,更是不能入睡。他記得月前在吉甲與掃羅見最後一面,當面宣告上帝要廢他另立新君的事後,就決意不再見他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撒母耳不想再見掃羅,不是忘情,倒是不能忘情,不忍再見多少算是他親手提拔栽培、並曾寄與厚望的掃羅的面。 其實,個把月來,今夜並不是第一個無眠之夜。撒母耳為著廢棄掃羅一事,至今還是耿耿於懷,無法放下。這個晚上,所不同的,是上帝終於結束了月來的沉默,開口說話了:

「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王,你要為他悲傷到幾時呢?

「你將膏油盛滿角器,我要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

「因為我在他的眾子之中,預定了一個作王!」

聽上去,上帝好像十分忘情絕義,或廢或立,任意而為,全不在意,甚至木無表情。然而,「知心者」又豈不心領神會--撒母耳款款多情,揀選他的上帝,又怎會無情?而上帝月來的沉默,也是一種隱隱的憐惜。但事到如今,撒母耳也知道為了大局,實在也不能拖拉,卻是思前想後,又說:

「我怎能去呢?掃羅若聽見我去另立新王,必要殺我!」

耶和華說:「那你就帶一隻牛犢去,說『我來是要向耶和華獻祭』,然後叫耶西一家都來吃祭肉。到時,我會指示你當行的事。我所指給你的那人,你要膏他為王。」

這一夜再無說話。

.  .  .

第二天,撒母耳就照耶和華的話起行。到伯利恆,撒母耳倒也並不作假,真的獻祭,並吩咐耶西和他的眾子們自潔,然後來吃祭肉。

他們來的時候,撒母耳看見高頭大馬的以利押,不其然,就想起比眾人高出一個頭的掃羅,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就是這個了。」然而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我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的,我耶和華是看人的內心的。

耶西叫次子亞比拿達和三子沙瑪從撒母耳面前走過,但撒母耳都說:「耶和華沒有揀選他。」如是者,耶西叫他的七個兒子都從撒母耳面前走過,撒母耳最後還是說:「他們都不是耶和華所揀選的。」然後就問耶西說:「你的兒子都在這裡嗎?」耶西回答說:「還有個小的,現在放羊。」撒母耳說:「你快打發人去叫他來;他若不來,我們必不可以開席。」耶西唯有打發人去叫他來。

大衛終於來了,只見他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俏。耶和華說:「這就是他,你起來膏他。」撒母耳就用角器裡的膏油,在他的諸兄面前膏立了他。眾人都萬分驚奇,只是不敢衝著撒母耳面前說好說歹。

.  .  .

完事後,為免掃羅發現,撒母耳馬上起來回拉瑪去。

「這少年大衛就是『真命天子』嗎?」

「當初,掃羅出道,家勢不凡、體格出眾,更得上帝欽點、得群眾擁戴、得靈感說話,還旗開得勝,不更符合『真命天子』的資格嗎?」

「大衛與掃羅,畢竟,有甚麼『不同』呢?」

「耶和華是看『內心』的,然而大衛的心,究竟又比掃羅,多出一些甚麼呢?……」

卻是一路上,撒母耳心裡並不踏實,思潮起伏。

.  .  .

掃羅與大衛,一開始,確就已經顯得大大『不同』了。掃羅被膏立後,不久就「順利」出道,更頗有天與人歸的氣派與勢頭;但大衛被膏後,卻一直默默無聲,毫無動靜。連主要的「知情者」,似乎都不把這事放在心上。作父親的耶西,沒有因小兒子大衛被膏立為王而對他另眼相看,還是使他照舊到山野放羊去;大衛的三個哥哥就更不將這小弟將來會「作王」的事放在心上,倒應掃羅之召參軍打仗去了。

已經被膏立為王的少年大衛,依舊是個牧童。他的日常工作還是牧羊、他的「敵人」是獅子和野熊、他的「武器」是木杖和甩石器,他閒著無事時的消遣,是撫弄手上的弦琴……但誰又會知道,大衛手上如玩具般的甩石器和弦琴,卻是後來幫他登上帝王之座的必需「道具」呢?有道是:

牧 童 豈 是 池 中 物 , 一 遇 風 雲 便 化 龍 !

 


第二回、歌利亞營前罵陣.美少年一鳴驚人

大衛被膏立後,外表看,似乎看不出甚麼變化來。但是掃羅那邊廂,「變化」卻大了--據說,「耶和華的靈離開掃羅,有惡魔從耶和華那堥蚋Z亂他」,直搞出連場風風雨雨。

話說自從與撒母耳見最後一面,被告知必被上帝廢棄後,撒母耳常是夜不成寐,掃羅,卻是天天從噩夢中驚醒。

其實,打從開始作王那天,掃羅的心就從未踏實過。他多少知道,以色列人要求立王的事,是耶和華不喜悅的,撒母耳更曾當眾預言立王的種種後患,句句話,都好像衝著掃羅自己來說的。掃羅隱隱覺得,他這個所謂以色列國王的王位,一開始,就名不正言不順,像早產兒,更像私生子。他也隱隱覺得,他的王位因此並不穩固,所以,他必要設法把它守住,力保不失。

怎麼守好呢?

掃羅自己勉強獻祭、還向上帝立下苛刻的誓願,不要以為他「不虔誠」,其實是「強作虔誠」,希望做足甚至超過律法規定,不致「得失」上帝,好保住他覺得「得來不易」又不很穩固的王位。他卻不知道,他根本「捉錯用神」--他越是強作虔誠,就越遠離上帝的心意,就越發得罪上帝。掃羅越是想用力去「抓」住上帝,上帝卻越是顯得「滑不留手」。漸漸,他覺得上帝太「抽象」了,於是,他轉而抓住他認為「具體」得多的群眾,去討好他們,遷就他們,還為自己立下更「具體」的紀念碑石哩。但是這樣一來,他就離開上帝更遠更遠了。就像他強拉撒母耳外袍的衣襟,卻將它拉斷一樣。最後,上帝透過撒耳母的口,與掃羅正式「缺裂」:

「今日耶和華使以色列國與你斷絕,將這國賜與比你 更好的人

「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致說謊,也不致後悔;因為他迥非世人,決不後悔。」

這幾句話,每天每夜都在掃羅的耳邊迴盪,掩著耳朵,那聲音只是更加響亮。每晚一閉上眼,撒母耳的怒目就出現在他眼前。掃羅怕得簡直不敢合上眼睛。

更好的人?誰……誰是那更好的人?……」

掃羅不斷顫抖著重覆這樣的話。他禁不住胡思亂想,疑心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是那個「更好的人」。他白天不能安靜,夜裡不能睡覺,直想到頭痛欲裂,神智昏亂,胡言亂語。

掃羅的臣僕看都不過眼了,就「推斷」說:「現在是有惡魔從上帝那裡來擾亂你。主人可以吩咐面前的臣僕,去找一個善於彈琴的人來,等上帝那裡來的惡魔臨到你身上的時候,叫他彈琴給你聽,那麼你就會好了。」

這「惡魔」,其實是掃羅自己的心魔。

掃羅自己也沒有法子,就對臣僕說:「也好,你們可以為我找一個善於彈琴的人到我這裡來。」其中有一個少年人說:「我曾見伯利恆人耶西有一個兒子善於彈琴,也是個很勇敢的戰士,說話合宜,容貌俊俏,耶和華也與他同在。」

聽到「耶和華」的名字,掃羅心裡一沉,因為他對耶和華上帝的「感覺」是很複雜的。他不明白祂,甚至恨祂,但也怕祂,知道仍犯不著與祂正面作對,因為他仍要靠祂,要賣祂的賬。

於是,掃羅就差遣使者去見耶西,說:「請你打發你放羊的兒子大衛到我這堥荂C」耶西頗為奇怪,但王命難違,於是,就把幾個餅和一皮袋酒,並一隻山羊羔,都馱在驢上,交給他兒子大衛,命他送給掃羅。

大衛到了掃羅那裡,就侍立在掃羅面前。掃羅也很喜歡他,就立他作替自己拿兵器的隨身侍從。之後,他還差遣人去見耶西說:「求你容大衛多侍立在我面前,因為他在我眼前蒙恩。」掃羅當然沒有想到,那個「更好的人」,竟是他親自召來身邊的。

每次掃羅「病發」,胡思亂想,頭痛欲裂的時候,或說「從上帝那裡來的惡魔臨到掃羅身上」的時候,大衛就起來拿起弦琴,用手輕彈,掃羅便感到舒暢,「惡魔」也就離開了他。

雖然如此,但大衛在掃羅王的心目中,畢竟仍只是個「可愛的侍從」,到他「病情」紓緩,就又不甚把他放在心上了。而耶西也因為家中人手短缺,尤其是幾位大兒子都應召從軍去了,於是,不時也要大衛回家幫忙看羊去。

.  .  .

如是者過了不久,非利士人又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與以色列人爭戰;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應戰。非利士人站在這邊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邊山上,中間的是以拉谷,兩軍如此對壘。

從非利士營中出來一個討戰的人,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約近十呎);頭戴銅盔,身穿鎧甲,甲重五千舍客勒;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背負銅戟;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鐵槍頭重六百舍客勒。還有一個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這樣的重型武裝,是連鐵刀也沒有幾把,還是用著魯鈍的銅器以至棍棒石頭作戰的以色列人,見也未曾見過的。

歌利亞對著以色列的軍隊站立,呼叫說:「你們出來擺列隊伍做甚麼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嗎?你們不是掃羅的僕人嗎?可以從你們中間揀選一人,使他下到我這堥荂C他若能與我對戰,將我殺死,我們就作你們的僕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作我們的僕人,服事我們。」

掃羅王雖也七呎昂藏,但比起這十呎高的巨人歌利亞,還算甚麼。他和以色列眾人聽見歌利亞的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來站著,如是者四十日。這時大衛不在營中,正在家中放羊。

.  .  .

無巧不成話,洽洽在這時候,耶西對他兒子大衛說:「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個餅,速速地送到營堨h,交給你哥哥們;再拿這十塊奶餅,送給他們的千夫長,且問你哥哥們好,向他們要一封家信報個平安。」這時掃羅與大衛的三個哥哥正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拉谷與非利士人打仗。原來,對於大衛被撒母耳膏立為王一事,耶西並不放在心上,倒寄望自己的三個大兒子,可以追隨掃羅立點軍功,顯赫門楣。他還不忘「討好」他們的上司(千夫長),好給他們一些好差事。

大衛早晨起來,將羊交託一個看守的人,就照著他父親所吩咐的話,帶著食物去了。

到了輜重營,軍兵剛出到戰場,吶喊要開戰。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隊伍,彼此相對。大衛把他帶來的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跑到戰場,去問他哥哥們的安。

正與哥哥們說話的時候,那討戰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又從非利士隊中出來,說從前所說的話;大衛都聽見了。

以色列眾人看見那人,就逃跑,極其害怕。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大衛聽到,卻再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百姓照先前的話回答他,說有人能殺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

其實,被膏立為王一事,連大衛自己也摸不到底。畢竟,掃羅王這時候仍然大權在握,並沒有失勢的跡象。大衛如常人一般,也只是想立點軍功,再不就是攀龍附鳳,好得一官半職。總之,擊殺眼前大敵,為耶和華、為國家、為家族,為自己,所有理由,都各有一點。 負面的說法,是大衛不無「私心」,但設身處地,這不過是正常不過的「事業心」而已,無可厚責。

大衛的長兄以利押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來做甚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我知道你的傲謾和你心堛疑a主意--你來是想湊熱鬧看打仗!」

大衛說:「我做錯甚麼呢?我來豈是無緣無故嗎?」大衛的意思,表面似是說他來是奉父親的指派,但背後,卻又似是說他來是奉上帝旨意,特來對付強敵。說罷,大衛就離開他轉向別人,照先前的話再問一遍;百姓仍照先前的話回答他。有人聽見大衛的話,就告訴了掃羅;掃羅便打發人叫他來。

大衛進到軍營,就對掃羅說:「大家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而你只是個牧童啊!」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啣一隻羊羔去。我就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牠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大衛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

掃羅聽到又是「耶和華」三字,就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原來,掃羅終其一生都無法親身了解和親近耶和華,但他從撒母耳身上知道,背後有「耶和華」的人確頗有一點能耐,甚至會「交上好運」。掃羅自己無法親近耶和華,但他仍想「利用」背後有耶和華的人的力量或運氣,就像當初他倚賴撒母耳一樣。

不過,掃羅看見有「耶和華」的大衛只是一身牧童裝束,並不很靠得住,就把自己的戰衣給他穿上,將銅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上鎧甲。大衛穿上了,再提著刀,卻是連走路都困難,於是對掃羅說:「我穿戴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於是把它們統統脫下了。大衛只是一手拿著自己牧羊的杖,另一手拿著甩石器,再到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牧人帶的袋子堙A然後就去迎戰歌利亞了。

那非利士人歌利亞也漸漸迎著大衛過來,拿盾牌的走在前頭,以防敵人的暗箭。歌利亞仔細一看,見是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面色光紅,容貌俊俏。歌利亞對大衛說:「你拿杖到我這堥荂A我豈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著自己的神咒詛大衛。

歌利亞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上帝。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堙C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上帝;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

歌利亞一躍而起,迎著大衛衝來。大衛急忙迎著他,往戰陣跑去。大衛靈巧地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正正打中了那非利士人的額頭,還打進他的額頭裡。他就馬上仆倒,面伏於地。這樣,大衛用機弦甩石,一下子就勝了那非利士人,把他打倒。這時,大衛手中卻沒有刀,於是,他跑到那非利士人身旁,將他的刀從鞘中拔出來,殺死他,再割下了他的頭來。

非利士眾人看見他們討戰的勇士死了,就紛紛逃跑。以色列人見狀,便馬上起來大聲吶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和以革倫的城門。被殺的非利士人沿路倒下,直到迦特和以革倫。

以色列人追趕非利士人回來,就奪了他們的地盤,戰跡前所未有的輝煌。

 


第三回、約拿單一立盟約.掃羅王三動殺機

掃羅看見大衛殺倒了非利士人的勇士歌利亞,就問元帥押尼珥說:「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押尼珥說:「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王說:「你可以問問那幼年人是誰的兒子。」

大衛打死那非利士人回來了,押尼珥就領他到掃羅面前,他手中還拿著歌利亞的人頭。掃羅問他說:「少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大衛說:「我是你僕人伯利恆人耶西的兒子。」

驟看實在奇怪,大衛在掃羅身邊彈琴已一段日子,剛才又是掃羅派他出去迎戰歌利亞的,他應該早知他是耶西的兒子,卻為甚麼忽然好像非常陌生,要再有此一問呢?這就叫做「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了。掃羅雖然一直「喜歡」大衛,卻不過把他視為「可愛的侍從」,沒想過他竟是個「大能的戰士」,這下子,就忽然「陌生」起來了,要再一次查明大衛究竟是「何方神聖」。

被撒母耳膏立後,一直默默無聞的大衛,沒想到,偶然走進戰陣,擊倒歌利亞,就一鳴驚人,這或許就是他要來的「緣故」了。總之,從那日起,掃羅就留住大衛,不容他再回父家放羊了。

大衛對掃羅說話之際,掃羅的兒子約拿單被大衛的忠誠勇毅深深吸引,他的心與大衛的心深相契合。二人一見如故,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於是,就建議與大衛共結盟約。約拿單從身上脫下了外袍,給了大衛,又將戰衣、刀、弓、腰帶都給了他。不久之前,大衛沒有穿上作為爭戰武裝的,掃羅給他的的戰衣兵器,現在,他卻欣然接受了作為盟約憑證的,約拿單給他的戰衣兵器。這是他們二人第一次結拜立誓。

從此之後,掃羅無論差遣大衛往何處去,他都做事精明。掃羅就立他作戰士長,眾百姓和掃羅的臣僕無不喜悅。只是,漸漸地,掃羅自己卻不「喜悅」了。

.  .  .

大衛打死了歌利亞後,又大大殺敗了非利士人,大獲全勝,同著眾人回來的時候,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堨X來,歡歡喜喜,打鼓擊磬,歌唱跳舞,迎接掃羅王。眾婦女舞蹈唱和,曰:

「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

婦女們本無意比較高下,「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按猶太人詩歌的格律,這是一種「交叉平行」的寫法,意思是「掃羅殺死千千萬萬,大衛也殺死千千萬萬」。但疑心甚重的掃羅卻管不得這麼多,只是大為憤怒,不喜悅這話,說:

「將萬萬歸大衛,千千歸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

從這日起,掃羅就怒視大衛。他相當疑心,大衛會不會就是撒母耳口中的那個「更好的人」。他「舊病復發」。

次日,他「舊病復發」,或說「從上帝那堥茠煽c魔又大大降在他身上」,就在家中胡言亂語。大衛也照常彈琴安撫他,但這次全然無效。因為,現在令掃羅發瘋的,正是眼前這個撫琴的少年人。

掃羅根本聽不見琴音,他只是手裡緊緊地捏著槍杆,一直在發抖。忽然,掃羅把槍一掄,心婸﹛A我要將大衛刺透,就擲過去,卻釘在牆上。如是者大衛躲避他兩次。這是掃羅第一次向大衛動殺機。

大衛害怕起來,但掃羅更害怕大衛;因為耶和華離開自己,與大衛同在。為「使開」這個心腹大患,所以,掃羅就差使大衛離開自己,立他為千夫長,領兵到外面打仗去。大衛卻做事無不精明,耶和華也與他同在。掃羅見大衛做事精明,就更加怕他。但以色列和猶大眾人都愛大衛,因為他領他們出入打仗,更戰無不勝。

親手使槍殺不了大衛,掃羅就想到借刀殺人。於是,掃羅假裝好言相向,對大衛說:「我將大女兒米拉給你為妻,只要你為我奮勇賣命,為耶和華爭戰。」掃羅心堛瑤L算是:「大衛有相當人望,我不好親手害他,要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

大衛對掃羅說:「我是誰,我是甚麼出身,我父家在以色列中是何等的家,豈敢作王的女婿呢?」這是掃羅第二次動了殺機。大衛卻是不虞有詐,也以為上次掃羅擲槍想要殺他,或只是一時意氣,或只是「病發失控」而已,如今對自己的恨意必已消了。於是,大衛更加忠心耿耿,在戰場上更加奮勇殺敵。

到了掃羅的女兒米拉要嫁給大衛的婚期,大衛並未有因奮戰而身死,然而掃羅卻失信了,不想「賠了女兒」,於是把長女嫁給了米何拉人亞得列為妻。這使大衛好生失望,但不敢多言。

卻是,掃羅的次女米甲原來也愛大衛。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喜悅」,因為還有「機會」。掃羅心裡說:「我將這個女兒給大衛,作他的網羅,好再一次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但這次,為防有失,掃羅就小心部署,非要置大衛於死地不可。於是,掃羅對大衛說:「你還是有作我女婿的機會。」隨後又故意散播傳言,說:「王並不要甚麼聘禮,只要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好在王的仇敵身上為他報仇。」掃羅的意思,其實是要使大衛喪命在非利士人的手堙C這是他第三次向大衛動殺機。

掃羅的臣僕將這話告訴大衛,大衛既想當王的女婿,也沒有考慮太多。倒因怕掃羅又變卦,於是,期限還沒有到,大衛就和跟隨他的人起身前往,殺了二百非利士人,將陽皮滿數交給掃羅王。這一回,掃羅無可奈何,只好將女兒米甲嫁與大衛為妻。

掃羅見耶和華與大衛同在,一再保守大衛,每逢與非利士軍長作戰,大衛都比掃羅的臣僕做事更加精明,他的名更被人尊重,甚至連親生女兒米甲也愛大衛, 就更怕大衛,滿心要與他作對。

掃羅對大衛的所作所為,他那與大衛有生死盟約的兒子約拿單一一看在眼裡,卻很不是味兒。

 


第四回、掃羅恨極殺忠臣.大衛隱忍歸士師

掃羅知道不能長久養虎為患,於是,就對他兒子約拿單和眾臣僕說,一定要殺掉大衛。

掃羅的兒子約拿單卻甚喜愛大衛,知道了後,就去告訴大衛說:「我父掃羅想要殺你,所以明日早晨你要小心,到一個僻靜地方藏身。我且再探聽一下我父親的口風。我看他情形怎樣,再來告訴你。」

約拿單向他父親掃羅替大衛說好話,說:「王不可得罪王的僕人大衛;因為他未曾得罪你,他所行的都與你大有益處。他拚命殺那非利士人,耶和華為以色列眾人大行拯救;那時你看見,甚是歡喜,現在為何無故要殺大衛,流無辜人的血,自己取罪呢?」掃羅聽了約拿單的話,就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說:「我必不殺他。」約拿單見父親表明了「善意」,就叫大衛來,把這一切事都告訴他,再帶他去見掃羅。大衛於是就仍然侍立在掃羅面前,好像與往常一樣。

此後又有爭戰的事。大衛出去與非利士人打仗,大大殺敗他們,他們就在他面前逃跑。然而,大衛的成功,又再挑起掃羅王的猜疑和忌恨,於是,他又「舊病復發」,「從耶和華那堥茠煽c魔又降在他身上」。

這天,掃羅王拿著槍坐在屋堙A大衛也如常彈琴。掃羅忽然又狂性大發,擲槍想刺透大衛,幸而又是釘在牆上。大衛僅僅躲過,掃羅的槍卻深深地刺入牆內。

當夜,大衛回到自己的家,卻已決意逃走。

掃羅打發人到大衛的房屋門外窺探他,要等到天亮殺他。大衛的妻米甲對他說:「你今夜若不逃命,明日你要被我父王殺了。」於是米甲將大衛從窗戶崹堣U去,大衛就逃走了。

米甲把家中的神像放在床上,用被遮蓋。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米甲說:「他病了。」掃羅又打發人去看大衛,說:「當連床將他抬來,我好殺他。」使者進去,看見床上躺著的原來是個神像。掃羅就怒氣沖沖地對米甲說:「你為甚麼這樣欺哄我,放我仇敵逃走呢?」米甲回答說:「他對我說:『你放我走,不然我要殺你啊!』」

大衛逃跑,想到唯一能主持公道的,只有老士師撒母耳,於是,就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將掃羅向他所行的事述說了一遍。

夜裡,大衛想到自己命懸一線,想到自己如此無辜獲罪,就禁不住悲從中來,但又念到若不是耶和華一再保守,他豈能一再躲過掃羅手中的槍呢?於是,大衛賦詩曰:

我的上帝啊,求你救我脫離仇敵,把我安置在高處,得脫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

求你救我脫離作孽的人和喜愛流人血的人!

因為,他們埋伏要害我的命;有能力的人聚集來攻擊我。耶和華啊,這不是為我的過犯,也不是為我的罪愆。

我雖然無過,他們預備整齊,跑來攻擊我。求你興起鑒察,幫助我!……

但我要歌頌你的力量,早晨要高唱你的慈愛;因為你作過我的高臺,在我急難的日子作過我的避難所。

我的力量啊,我要歌頌你;因為上帝是我的高臺,是賜恩與我的上帝。   (詩 59)

大衛更加知道,上帝對他的恩義又豈止於此呢?上帝揀選他、提拔他,膏立他為王,「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中間實實在在要「頂住」和「越過」不知多少「俗眼」有意無意的「攔阻」和反對,掃羅不在話下,還有他的父親耶西,他的七個哥哥,就連對掃羅不能忘情的撒母耳,也曾是一度的「攔阻」,此中恩義,豈比尋常?大衛終其一生都不敢或忘上帝的大恩大義: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

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 8)

就是在這落難逃亡的一刻,仿彿甚麼都未曾「到手」,但單單一度的知遇之情、提拔之恩,已令大衛感激不己。

.  .  .

為了保護大衛,撒母耳就領大衛往鄉郊拿約去居住。卻是有人向掃羅告密,說大衛在拉瑪的拿約。

撒母耳原以為掃羅會念及舊恩,會放過藏在他那裡的大衛,豈料,掃羅竟不顧情面,打發人來捉拿大衛。卻是耶和華保守,被派去的幾批人都受感說話,迷迷糊糊,身不由己地回到掃羅那裡去。最後,掃羅自己親自去捉拿大衛,卻不只是受感說話,還胡里胡塗地脫了衣服,一晝一夜露體躺臥在地上。最後,掃羅知道不能「與天鬥」,捉拿大衛一事,就只好暫且作罷。再者,事情既已經驚動了撒母耳,撒母耳甚得人望,掃羅一時之間,亦不敢再任意而為,怕撒母耳會與大衛聯合眾民造他的反!

 


第五回、約拿單再申盟誓.掃羅王不改惡意

因著掃羅的行動,大衛知道,就連撒母耳處也不是長久安身之所,就從拉瑪的拿約逃跑,秘密地來到約拿單那堙]撒母耳所在的拉瑪離掃羅的本家基比亞不遠),對他說:「我做了甚麼?有甚麼罪孽呢?在你父親面前犯了甚麼罪,他竟尋索我的性命呢?」

約拿單回答說:「斷然不是!你必不致死。我父做事,無論大小,沒有不叫我知道的。怎麼獨有這事隱瞞我呢?決不如此。自拉瑪拿不住你以後,我父已沒有再提要殺你的事了!」

大衛卻又起誓說:「你父親準知我在你眼前蒙恩。他心裡說,不如不叫約拿單知道,恐怕他愁煩。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離死不過一步。」

約拿單對大衛說:「那你意下如何?--你心堜狳D的,我必為你成就。」

大衛對約拿單說:「明日是初一,按常規,我當與王同席,求你容我去藏在田野,直到第三日晚上。你父親若見我不在席上,你就說:『大衛切求我許他回本城伯利恆去,因為他全家在那媊m年祭。』你父親若說好,僕人就平安了;他若發怒,你就知道他決意要害我。求你施恩與僕人,因你在耶和華面前曾與僕人結盟。我若有罪,不如你自己殺我,何必將我交給你父親呢?」

約拿單說:「斷無此事!我若知道我父親決意害你,豈會不告訴你呢?」

大衛對約拿單說:「你父親若用厲言回答你,哪誰來告訴我呢?」約拿單對大衛說:「這裡不好說話,你我且往田野去。」於是二人就往田野去了。

約拿單對大衛說:「願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為證。明日約在這時候,或第三日,我探聽我父親的意思,若向你有好意,我豈不打發人告訴你嗎? 我父親若有意害你,而我不告訴你使你平平安安地走,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願耶和華與你同在,如同從前與我父親同在一樣。你要照耶和華的慈愛恩待我,不但我活著的時候免我死亡,就是我死後,耶和華從地上剪除你仇敵的時候,你也永不可向我家絕了恩惠。」

於是約拿單與大衛家結盟,說:「願耶和華藉大衛的仇敵追討背約的罪。」約拿單因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就使他再起誓。

約拿單對他說:「你且等三日,就要速速去到你上次逃跑時所藏的地方,在那磐石後等候。我會向磐石旁邊射三箭作暗號,如同射箭靶一樣。我要打發童子,說:『去把箭找來。』我若對童子說:『箭在後頭,把箭拿來』,你就可以平安;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回來必平安無事。我若對童子說:『箭在前頭』,你就要逃走了,因為是耶和華打發你走的。至於你我今日所說的話,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為證,直到永遠。」

說罷,大衛就去藏在田野,等待約拿單的消息。

.  .  .

到了初一日,王坐席吃飯。王照常坐在靠牆的位上,約拿單侍立,押尼珥坐在掃羅旁邊,大衛的座位卻空設。 然而這日掃羅沒有說甚麼,他想大衛逃歸撒母耳,在規矩多多的撒母耳管束下,怕是犯了甚麼「不潔」之罪,而不能來赴席而已。

初二日大衛的座位還是空設。掃羅就故意問他兒子約拿單,說:「耶西的兒子為何昨日、今日沒有來吃飯呢?」 約拿單就回答掃羅說:「大衛切求我容他往伯利恆去,因為他家埵傍m祭的事;所以,大衛就沒有赴王的席了。」

掃羅知道約拿單窩藏大衛,就向他發怒,說:「你這頑梗背逆婦人所生的,我豈不知道你喜悅耶西的兒子,自取羞辱,以致你羞辱你母親嗎?耶西的兒子若在世間活著,你和你的國位必站立不住。現在你要打發人去,將他捉拿交給我;他是該死的。」

約拿單對父親掃羅說:「他為甚麼該死呢?他做錯了甚麼呢?」掃羅向約拿單掄槍,要刺他,他就知道他父親決意要殺大衛。於是約拿單氣忿忿地從席上起來,在這初二日沒有吃飯。他因見父親羞辱大衛,就為大衛愁煩。

約拿單忿忿地離席,掃羅卻握著槍杆氣得一直發抖。從此,掃羅槍不離手。

次日早晨,約拿單按著與大衛約會的時候,出到田野,有一個童子跟隨。約拿單對童子說:「你跑去,把我所射的箭找來。」童子跑去,約拿單就把箭射在童子前頭。童子到了約拿單落箭的地方,約拿單就呼叫童子說:「箭不是在你前頭嗎?」約拿單又呼叫童子,別有用心地大喊,說:「速速地走吧,不要遲延!」童子只是拾起箭來回到主人那裡,卻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因為只有約拿單和大衛知道。

以射箭後的話為暗號,約拿單的本意,是不打算要大衛現身見面,怕他會遇上危險。但約拿單又不忍就此永別,於是,將弓箭交給童子,吩咐說:「你拿到城裡去吧。」把童子使開,大衛就從磐石的南邊出來,俯伏在地,拜了三拜。

約拿單對大衛說:「我知耶和華與你同在,你比我父有義,你日後必作以色列的王。只願我能作你的丞相……」大衛說:「別說這些了,此去還不知能否再見……」想到從此可能永別,就彼此相擁而泣,大衛哭得更加悲慟。

離別依依,約拿單與大衛執手道別,說:「我們二人曾指著耶和華的名起誓說:『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並你我後裔中間為證,直到永遠。』如今你且平平安安地去吧!」……

.  .  .

如此的 精誠結義,千年後,於東方某國,也有一個相類故事;又二千年後,有人譜曲賦辭,曰:

這一拜 春風得意遇知音 桃花也含笑映祭台

這一拜 報國安邦志慷慨 建功立業展雄才 展雄才

這一拜 忠肝義膽 患難相隨誓不分開

這一拜 生死不改 天地日月壯我情懷

同一拜 生死不改 天地日月壯我情懷


第六回、大衛得聖餅蒙恩.掃羅殺祭司獲罪

離開約拿單後,大衛只是漫無目的地逃跑,因為先前逃到撒耳母所在的拉瑪,他以為已是最後一著了,現在,天高地大,卻不知還可以逃到那裡去。終於,他想到大概尚有一處可逃,就是以利後人,祭司家族的所在地--挪伯。大衛心想:「掃羅大概還是不敢直接開罪上帝。」於是,大衛就到了挪伯祭司亞希米勒那裡。

亞希米勒見大衛來了,就戰戰兢兢地出來迎接他,問他說:「你為甚麼獨自來,沒有人跟隨呢?」(原來,對於掃羅與大衛之間的「龍爭虎鬥」,為免影響軍心,掃羅盡可能對外保密。加之以利家族的風光漸被撒母耳掩過,其後人雖仍為祭司,但行事相當低調,不甚過問朝中政事。這個時候,卻有一個親掃羅的臣子留在耶和華的祭壇面前,名叫多益,是以東人,作掃羅的司牧長。以利家不敢過問王的事,卻萬萬沒有想到,王後來卻因這多益的告密,來過問他們的事。)

大衛不意亞希米勒有此一問,唯有撒個謊,回答說:「王吩咐我一件事說:『我差遣你委託你的這件事,不要使人知道。』故此我已事先派定手下在某處接應我了。--現在你手下有甚麼可吃的?求你給我五個餅或是別樣的食物。」

祭司對大衛說:「我手下沒有尋常的餅,只有聖餅;若少年人沒有親近婦人,才可以給他。」這聖餅自然是非比尋常,是供奉上帝的,本來是除了祭司本人外,誰也不可以給的,不管潔淨不潔掙。亞希米勒只是見大衛可憐,權宜地說說而已。

大衛會意,也對祭司權宜地回答,說:「我實在約有三天沒有親近婦人了。」於是,祭司就拿聖餅給他。

大衛再問亞希米勒,並再撒個謊說:「你手下有槍有刀沒有?因為王命甚急,所以我連刀劍器械我都沒有帶。」祭司說:「你在以拉谷殺非利士人歌利亞的那刀就在這堙A裹在布中,放在聖衣以弗得後邊,你要就可以拿去;除此以外,再沒有別的。」

原來,當日大衛擊殺歌利亞之後,感激於這是上帝的大能幫助,於是,就將刀奉獻給了耶和華,由祭司保管。沒想到,在他最落難之時,這刀,卻因緣際會,又回到大衛的手上來。

大衛看著這刀,就說:「這刀沒有可比的!求你就給我吧!」

大衛回頭看見以東人多益,想到他極可能向掃羅告密,就不敢久留,也不想累及亞希米勒,拿了餅和刀,就告辭了。

.  .  .

這夜,大衛又是露宿荒野,想到本來是好端端一名勇士的掃羅,竟成了行事詭詐、妄殺無辜的小人,就心中忿激,賦詩曰:

勇士啊,你為何以作惡自誇?上帝的慈愛是常存的。

你的舌頭邪惡詭詐,好像剃頭刀,快利傷人。

你愛惡勝似愛善,又愛說謊,不愛說公義。

詭詐的舌頭啊,你愛說一切毀滅的話!  (詩 52)

然而,想到掃羅不只是個勇士,更曾是一手提拔他的伯樂,在戰陣上一度同生共死的弟兄摯友,大衛就放下憤怒,轉為悲涼:

原來不是仇敵辱罵我,若是仇敵,還可忍耐;也不是恨我的人向我狂大,若是恨我的人就必躲避他。

不料是你;你原與我平等,是我的同伴,是我知己的朋友!

我們素常彼此談論,以為甘甜;我們與群眾在上帝的殿中同行。  (詩 55)

在矇矓的淚眼中,大衛又看見他的義兄--誓同生死的約拿單……

.  .  .

果然不出大衛所料,以東人多益向掃羅告密說:「我曾看見耶西的兒子到了挪伯,到亞希米勒那堙C亞希米勒為他求問耶和華,又給他食物,並給他殺非利士人歌利亞的那刀。」

王就打發人將祭司亞希米勒和他父親的全家都召來基比亞,他們就來見王。

掃羅說:「亞希突的兒子,要聽我的話!」他回答說:「主啊,我在這堙C」掃羅對他說:「你為甚麼與耶西的兒子結黨害我,將食物和刀給他,又為他求問上帝,使他起來謀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亞希米勒回答王說:「王的臣僕中有誰比大衛忠心呢?他是王的女婿,又是王的參謀,並且在王家中是尊貴的。我豈是從今日才為他求問上帝呢?斷不是這樣!王不要將罪歸我和我父的全家;因為關於王與他敵對的事,無論大小,僕人都不知道。」王說:「亞希米勒啊,你和你父的全家都該死!」

王就吩咐左右的侍衛說:「你們去殺耶和華的祭司;因為他們幫助大衛,又知道大衛逃跑,竟沒有告訴我。」掃羅的臣子卻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的祭司。王就吩咐多益說:「你去殺祭司吧!」以東人多益就去殺祭司,那日殺了穿細麻布以弗得的八十五人;又用刀將祭司城挪伯中的無辜的男女、孩童、甚至吃奶的,和牛、羊、驢盡都殺滅。

掃羅殘殺祭司,事實不是要殺祭司,而是要殺上帝、殺耶和華。他不明白上帝,不明白祂為甚麼處處偏袒大衛,與他作對。祂既立他為王,為甚麼又要立大衛?--大衛逃歸撒母耳,他就知道,大衛必就是撒母耳口中的那個「更好的人」。

掃羅要殺大衛,但殺不了;要殺上帝,也殺不了;於是,他遷怒於代表上帝的祭司家族,要把他們統統殺了。常人是因著犯罪而得罪上帝,掃羅於此,卻是為了要得罪上帝而犯罪。大衛後來殺夫奪婦,固然也是大罪,卻不是為故意得罪上帝而犯;但掃羅之殺祭司,卻是明明的衝著上帝來犯,是故意犯給上帝看的--意思是,別讓我看見你,看見你,連你都殺!

人對上帝的敵意何以會深到如此地步?只因他只看見上帝的「收回」,卻看不見上帝的「賜與」。

掃羅不知道他得到的一切,自始至終都是恩典,而恩典是要用「順服」來領受,不是用「行為」來死守。由最初的勉強獻祭、故作虔誠的誓願,到後來在迦密為自己立甚麼「紀念碑」、再到姑息百姓私留掠物,甚至最後一再追殺大衛斬草除根,他都是想用「行為」--自己的方法和努力--來保護或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實質就是反叛,而反叛就是不信。掃羅深深不忿,因為他覺得他已經很「努力」了,卻不知道,不信的人越是「努力」,事實就越是反叛,越加遠離上帝。

天可憐見,亞希米勒還有一個兒子,名叫亞比亞他,僥倖地逃到大衛那裡去。亞比亞他將掃羅殺耶和華祭司的事告訴大衛。大衛就對亞比亞他說:「那日我見以東人多益在那堙A就知道他必向掃羅告密。你父的全家喪命,實在都是因我的緣故。你可以安心住在我這堙A不要懼怕,因為尋索你命的,就等於要尋索我命。」

大衛與掃羅的「不同」,其中關鍵一點,就是不同於在同樣的祭司和聖壇面前,大衛蒙受格外之恩,得賜聖餅和寶刀,而掃羅卻對祭司大開殺戒,血染祭壇。原來,上帝如此憐惜大衛卻不憐惜掃羅,因為大衛憐惜代表上帝的祭司家,而掃羅卻對上帝忘情絕義,殺絕代表上帝的祭司。如此說來,真是各有前因。

 


第七回、大衛落魄容賢士.掃羅得勢不饒人

回頭說大衛離開挪伯祭司亞希米勒那裡後,知道全以色列地都無處可容,走投無路,唯有走出國門,逃到異地。更悲哀的,是大衛落魄天涯,竟然要逃到他的死對頭非利士人之地,到了迦特王亞吉那裡。

亞吉知道大衛被掃羅追殺,也愛惜他的將才,本想收留他,但他的臣僕卻對亞吉說:「這不是以色列國王大衛嗎?那裡的婦女跳舞唱和,不是指著他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嗎?」言下是這人「功高震主」,必不可留。大衛將這話放在心裡,十分懼怕亞吉會對他不利,於是,就在眾人面前改變尋常的舉動,裝瘋扮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又使唾沫流在鬍子上,搞得自己蓬頭垢面。

亞吉於是就對臣僕說:「你們看,這人是瘋子。為甚麼帶他到我這堥茤O?我豈缺少瘋子,你們要帶這人來在我面前發瘋呢?這樣的人怎可以進我的家門呢?」

不幾天,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去了。

正是四海飄零,無處容身。大衛仰天望地,他知道,他僅餘的盼望,就是耶和華,因此--

我要時時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我的心必因耶和華誇耀;謙卑人聽見就要喜樂。

你們和我當稱耶和華為大,一同高舉他的名。

我曾尋求耶和華,他就應允我,救我脫離了一切的恐懼。

凡仰望他的,便有光榮;他們的臉必不蒙羞。

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便垂聽,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詩 34)

就在這個時候,大衛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他的情況,就都來到他那裡去。隨後,天下各方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堶W惱的人,許多都聚集到大衛那裡來,好些還是掃羅的同族兄弟和外族人。大衛就作了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後來,又輾轉加到六百人。

看著這些來「投靠」他的人,大衛知道,真正值得投靠的,其實是耶和華:

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

眾弟子啊,你們當來聽我的話!我要將敬畏耶和華的道教訓你們。

有何人喜好存活,愛慕長壽,得享美福,

就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

要離惡行善,尋求和睦,一心追趕。

耶和華的眼目看顧義人;他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

耶和華向行惡的人變臉,要從世上除滅他們的名號。

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便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  (詩 34)

大衛想到自己年來的坎呵,但卻不忘記上帝的保守:

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

又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

惡必害死惡人;恨惡義人的,必被定罪。

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靈魂;凡投靠他的,必不致定罪。  (詩 34)

掃羅只看到他的「沒有」而不見「有」,大衛看到「沒有」,但同時更看到「有」。掃羅只看重上帝的「外表」--他給予或收回甚麼,大衛卻看到上帝的「內心」--祂給與或收回背後的恩情與公義。這也是大衛與掃羅的「不同」。

回頭說大衛「自身難保」,為甚麼還有這麼多同樣落難的人來投靠他呢?

原來,這叫做「同病相憐」,或說「惺惺相惜」。大衛自己英雄落難,所以,他很能同情那些一樣落難的弟兄,他們也很相信大衛必會接納他們;倒過來說,那些落難之士,也十分同情英雄落難的大衛的境遇,不值掃羅所為,不但想來投靠他,也是想來助他一把,替他打江山吐氣揚眉。所以大衛這幫人馬,在大衛的感召下,就有一種高於一般的「江湖義氣」與「兄弟情誼」。

當然,這幫人馬,仍然遠遠不足以與掃羅對敵,大衛還是要四處流亡,不同的,是以前是一個人,現在是六百人。輾輾轉轉,大衛從山寨逃到樹林,又從樹林逃到西弗曠野的山地。

掃羅王還是天天要尋索大衛,上帝卻不將大衛交在他手堙C

想向掃羅邀功的西弗人,上到基比亞去見掃羅,說:「大衛不是在我們附近藏著嗎?王啊,請你隨你的心願下來,我們必親自將他交在王的手堙C」掃羅說:「願耶和華賜福與你們。你們且回去,確實查明他的住處和行蹤。他甚狡猾,所以,要看準他藏匿的地方再回來據實地告訴我,我就與你們同去。只要他在猶大的境內,我必從千門萬戶中搜出他來。」

大衛知道掃羅又要來捉拿他,附近的西弗人也不懷好意,於是又起程逃命。

上帝啊,求你以你的名救我,憑你的大能為我伸冤。

上帝啊,求你聽我的禱告,留心聽我口中的言語。

因為,外人起來攻擊我,強暴人尋索我的命;他們眼中沒有上帝。

上帝是幫助我的,是扶持我命的。

他要報應我仇敵所行的惡;求你憑你的誠實滅絕他們。

我要把甘心祭獻給你。耶和華啊,我要稱讚你的名;這名本為美好。

他從一切的急難中把我救出來;我的眼睛也看見了我仇敵遭報。  (詩 54)

西弗人動身,在掃羅以先往西弗野地去。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幸而早走了一步。 掃羅和跟隨他的人,隨後也四出尋找大衛,卻是掃羅在山的這邊走,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就在山那邊走,總不能找著大衛。

 


第八回、掃羅槍鋒總無義.大衛刀刃偏有情

大衛終於逃離西弗曠野,住在隱基底的山寨裡。事實上,那裡藏身的是個深深的山洞。為躲避掃羅,大衛更藏得很深。夜裡,四處更是一片漆黑,大衛念及種種前事,又悲從中來,賦詩曰:

我發聲哀告耶和華,發聲懇求耶和華。

我在他面前吐露我的苦情,陳說我的患難。

我的靈在我堶接o昏的時候,你知道我的道路。在我行的路上,敵人為我暗設網羅。

求你向我右邊觀看,因為沒有人認識我;我無處避難,也沒有人眷顧我。

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哀求。我說:你是我的避難所;在活人之地,你是我的福分。

求你側耳聽我的呼求,因我落到極卑之地;求你救我脫離逼迫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求你領我出離被囚之地,我好稱讚你的名。義人必環繞我,因為你是用厚恩待我。  (詩 142)

這個時候,又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就在隱基底的曠野。」掃羅就從以色列人中挑選三千精兵,率領他們去尋索大衛。

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裡有個山洞,掃羅進去大解。沒想到,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就正藏身在洞裡的深處。

跟隨的人看到,就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堙A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大衛就起來,卻只是悄悄地用手中的刀,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

隨後,大衛更心中自責,因為他割下掃羅的衣襟,就對跟隨他的人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大衛也用這些話,攔住跟隨他的人,不容他們起來傷害掃羅。

說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故而不能殺害;但大衛豈不知道,他自己也是耶和華的受膏者,被立來「取代」掃羅的?而且,如此之大好機會,說是上帝旨意,並無不可。大衛不殺掃羅,其實,更是由於不忍,不忍刀刃染上曾與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之血。

再說掃羅起來,就從洞堨X去。隨後大衛也起來,從洞裡出去,呼叫掃羅說:「我主,我王!」掃羅回頭觀看,大衛就屈身、臉伏於地下拜。

大衛對掃羅說:「你為何聽信人的讒言,說大衛想要害你呢?今日你親眼看見,在洞中,耶和華將你交在我的手裡;有人叫我殺你,我卻愛惜你,說:『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為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沒有殺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沒有惡意叛逆你。你雖然獵取我的命,我卻沒有得罪你。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判斷是非,在你身上為我伸冤,我卻不敢親手加害於你。古人有句俗語說:『惡事出於惡人。』我卻不親手加害於你。以色列王啊!你出來要尋找誰呢?追趕誰呢?不過追趕一條死狗,一個虼蚤就是了。這卻何必呢?」

大衛向掃羅說完這話,掃羅說:「我兒大衛,真是你的聲音嗎?」就放聲大哭,對大衛說:「你比我公義;因為你以善待我,我卻以惡待你。你今日顯明是以善待我;因為耶和華將我交在你手堙A你卻沒有殺我。人若遇見仇敵,豈肯放他平安無事地去呢?願耶和華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報你。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堙C現在你要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後裔,在我父家不滅沒我的名。」

於是大衛向掃羅起誓,掃羅就回基比亞去,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也回山寨去了。自此,雙方惡鬥確也平靜了一段日子,直到……

 


第九回、士師歸天掃羅懼.拿八猝死大衛興

過了不久,就傳來撒母耳的死訊,以色列眾人聚集為他哀哭,將他葬在拉瑪--他自己家族的墳墓裡。

撒母耳的死,卻使掃羅更加恐懼,並重燃他對大衛的殺機。為甚麼呢?

掃羅終身都不懂得直接與耶和華相交,耶和華是「撒母耳的神」,是「大衛的神」,卻從未成為過「掃羅自己的神」。在他理解之中,他之被膏立為王,撒母耳是個必不可少的「中間人」。撒母耳雖曾明言上帝要廢棄他而另立新君,大衛也曾逃歸撒母耳,但自此至終,撒母耳都從未具體地做出對他的王位有直接威脅的事情,譬如號召群眾起來反叛掃羅。掃羅隱約知道,他仍能暫保他的王位,必是撒母耳「居中調停」的結果。換言之,撒母耳是他與上帝之間,也是他與大衛之間的「緩衝」--總之有撒母耳一日,他仍可能暫保王位。

但如今,撒母耳死了,他連這個似有若無的「後台」都沒有了。他的王位,變成完全「非法」的了--他必要赤裸裸地面對耶和華上帝和以祂為靠山的大衛的敵對。他知道,從今以後,他只能「自求多福」,所以,他絕對不能放過大衛,他要先下手為強!

.  .  .

那邊廂,大衛也知道掃羅不會就此罷休,於是就動身,逃到更南方的曠野去。

當初大衛隻身逃亡,固然孤寂,但自去自來,也相當「方便」;如今是不多不少的六百人馬,固然熱鬧,但吃喝給養,對於一直無固定地盤的大衛,很快就成了一個大問題。無計可施,就自然想到向地方富戶要些糧草。

話說在那裡有一個人,名叫拿八,產業在迦密,是個大富戶,有三千綿羊,一千山羊;他這時正在迦密過節。拿八為人剛愎凶惡,蠻不講理,他的妻子亞比該,卻是個聰明美麗的婦人。

大衛在曠野聽見說拿八就在附近,就打發十個僕人,吩咐他們說:「你們上迦密去見拿八,提我的名字問他安。要對那富戶如此說:『願你平安,願你家平安,願你一切所有的都平安。你的牧人在迦密的時候,曾和我們在一處,我們沒有欺負他們,他們也未曾失落甚麼。 可以問你的僕人,他們必告訴你。所以願我的僕人在你眼前蒙恩。求你隨手賜與點甚麼給我們吧!』」

大衛的僕人到了,將這些話都告訴了拿八。拿八卻冷冷地回答大衛的僕人說:「大衛是誰?耶西的兒子是誰?近來悖逆主人奔逃的僕人甚多,我豈可將我的佳餚美食給我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人呢?」

大衛的僕人就轉身從原路回去,照這話告訴大衛。大衛十分憤怒,就向跟隨他的人說:「你們各人都要帶上刀!」又說:「我在曠野為那人看守所有的,以致他一樣不失落,實在是徒然了!他向我以惡報善。凡屬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個到明日早晨,願上帝重重降罰與我!」於是眾人就都帶上刀,大衛也帶上刀。跟隨大衛上去的人約有四百人,留下二百人看守器具。

有拿八的一個僕人告訴拿八的妻亞比該說:「大衛從曠野打發使者來問我主人的安,主人卻辱罵他們。但是那些人待我們甚好;我們在田野與他們來往的時候,沒有受他們的欺負,也未曾失落甚麼。我們在他們那堛爬洈漁伬唌A他們晝夜作我們的保障。所以你當籌劃,看怎樣行才好;不然,禍患必定臨到我主人和他全家。你知道,他性情凶暴,無人敢和他說話。」

亞比該急忙將二百餅,兩皮袋酒,五隻收拾好了的羊,五細亞烘好了的穗子,一百葡萄餅,二百無花果餅,都馱在驢上,對僕人說:「你們前頭走,我隨著你們去。」這事,她卻沒有告訴丈夫拿八。

亞比該騎著驢,正下山坡,見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從仰面而來,亞比該就迎接他們。

亞比該見大衛,便急忙下驢,在大衛面前叩拜,說:「我主啊,願這罪歸我吧!求你容婢女向你進言。我主不要理這壞人拿八,他的性情與他的名相稱;他名叫拿八,為人果然愚頑。我主啊,耶和華既然曾阻止你親手向掃羅王報仇,取流血的罪,同理,我主現在若然也不親手向拿八報仇,流無辜人的血,到了耶和華照所應許你的話賜福與你,立你作以色列的王,那時,我主必不致心堣ㄕw,覺得良心有虧。」

大衛對亞比該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今日使你來迎接我。你和你的見識也當稱讚;因為你今日攔阻我親手報仇、流無辜者的血。我指著阻止我加害於你的耶和華--以色列永生的上帝起誓,若不是你速速地來迎接我,到明日早晨時候,凡屬拿八的男丁必定不留一個了。」大衛受了亞比該送來的禮物,就對她說:「我聽了你的話,准了你的情面,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家吧!」

亞比該於是到拿八那堙A卻見他在家堻]擺筵席,豪華得如同王的筵席;拿八喝得昏昏大醉。亞比該見此,就無論大小事都沒有告訴他,直等到次日早晨。

到了早晨,拿八醒了酒,他的妻才將這些事都告訴他,他這才嚇得魂不附體,身體僵硬如同石頭一般。過了十天,耶和華擊打拿八,他就猝然死了。

大衛聽見拿八死了的消息,就說:「應當稱頌耶和華,因他伸了拿八羞辱我的冤,又阻止僕人行惡;也使拿八的惡歸到拿八自己的頭上去。」大衛的刀,如此這般,就得保不沾無辜人的血。

之後,大衛打發人去向亞比該說,想迎娶她為妻子。亞比該說:「我就是作他的婢女也是願意。」就立刻起來,騎上驢,帶著五個使女,跟從大衛的使者去了,從此就作了大衛的妻。自然,原屬拿八的部分家當產業,得亞比該居中「幫忙」,也就成了大衛起家的最初資本。六百人暫時的給養,不意,就這樣「解決」了。

.  .  .

撒母耳的死,預示掃羅徹底覆亡的開始;而拿八的死,卻為大衛的興起送上一份豐厚的資本。誰是天與人歸,就漸見分明了。

更且是無巧不成話,原來,愚頑的拿八的產業所在的迦密,正是掃羅當年為自己立下所謂「紀念碑」之地,不意,現在倒成了大衛開始聚集人馬,發跡起家之所。

 


第十回、妄掃羅器小難容.勇大衛他山為用

大衛得亞比該之助,算是暫時站穩陣腳,不意好事的西弗人又到基比亞見掃羅,說:「大衛仍在我們的曠野附近藏著哩!」掃羅就又起來,帶領以色列人中挑選的三千精兵下到西弗的曠野,要在那奡M索大衛。

掃羅隱約知道自己已是強弩之末,但他心中不忿,更要追殺大衛,作最後反撲。

掃羅到了曠野前的山上,在道路旁安營。大衛住在曠野,聽說掃羅到曠野來追尋他,就打發人去探聽,知道掃羅果然來到。大衛起來,到掃羅安營的地方,看見掃羅和他的元帥押尼珥睡臥之處;掃羅睡在輜重營堙A百姓則安營在他的周圍。

大衛對他的部下說:「誰同我下到掃羅營那裡去?」亞比篩說:「我同你下去。」於是大衛和亞比篩夜間到了百姓那堙A見掃羅睡在輜重營堙F掃羅的槍在他頭旁邊,就插在地上。押尼珥和百姓睡在他周圍。掃羅用槍,更用他的部下,把他重重保護。

亞比篩見這光景,就對大衛說:「現在上帝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堙A求你容我拿他的槍將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

大衛與亞比篩偷入軍營,自然「不懷好意」,想刺殺掃羅,但看著掃羅的槍,又聽到亞比篩說「一刺就成,不用再刺」這話,大衛禁不住想起當日掃羅再三要用這槍刺殺他的情景,就心中一痛。然而,令他心痛的不是惜日的仇恨,而是他們曾經是朋友。於是大衛又心中不忍,就對亞比篩說:「不可殺他。有誰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而無罪呢?」

大衛又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他或被耶和華擊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戰陣亡;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現在,你不如將他頭旁的槍和水瓶拿來,我們隨後就走。」

大衛從掃羅的頭旁拿了槍和水瓶,二人就走了,沒有人看見,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醒起,因為耶和華使他們沉沉地睡了。

大衛過到那邊去,遠遠地站在山頂上,與他們相離甚遠,因為他已經不甚相信掃羅的「悔意」。大衛呼叫百姓和押尼珥說:「押尼珥啊,你為何不回答我呢?」押尼珥聽到,就走出營地,說:「你是誰?竟敢呼叫王呢?」

大衛對押尼珥說:「你不是個勇士嗎?以色列中誰能比你呢?但是,有人進了營地要殺害王--你的主,你為何沒有保護王--你的主呢?你這樣是不對的!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們都是該死的;因為沒有保護你們的主,就是耶和華的受膏者。現在你看看王的槍和水瓶在哪裡呢?」說著,大衛舉起掃羅的槍和水瓶。

掃羅聽出是大衛的聲音,就出來,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大衛說:「我的王啊,是我的聲音」;又說:「我做了甚麼?我手裡作了有甚麼惡事?我主竟追趕僕人呢?求我主我王聽僕人的話:若是耶和華激發你攻擊我,願耶和華收納祭物;若是人挑撥你,願他在耶和華面前受咒詛;因為他現今趕逐我,不容我在耶和華的產業上有分,迫我你去事奉別神。現在求王不要使我的血流在離耶和華遠的地方。以色列王出來是尋找一個虼蚤,如同人在山上獵取一個鷓鴣一般。何必呢?」

掃羅王說:「我有罪了!我兒大衛,你可以回來,因你今日看我的性命為寶貴;我必不再加害於你。我是糊塗人,大大錯了。」大衛說:「王的槍在這堙A請吩咐一個僕人過來拿去。今日耶和華將王交在我手堙A我卻不肯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耶和華必照各人的公義誠實報應他。我今日重看你的性命,願耶和華也重看我的性命,並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掃羅對大衛說:「我兒大衛,願你得福!你必做大事,也必得勝。」

大衛自然不敢相信掃羅,回到他的身邊去,說罷就走了。

.  .  .

路上,大衛心想:「這樣下去,我必有一日會死在掃羅的手下,不如還是逃奔到非利士地去。掃羅見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內,就必不再尋索我的命;這樣,我才可以脫離他的手。」於是大衛馬上動身,和跟隨他的六百人再投奔迦特王亞吉去了。

大衛和跟隨他的人,連同各人的眷屬,都住在迦特的亞吉那裡去了。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逃到迦特。」果然,掃羅就不再尋索大衛了。亞吉想到可以利用大衛與掃羅的「矛盾」,也就不介意再次收留大衛。

大衛卻不想隨亞吉征戰,以免與同胞以色列人對敵,就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賜我一個小地方居住。僕人實在不配與王同住在京都。」當日,亞吉就將南方偏遠的小城洗革拉賜給大衛。從此,多年來流亡四方的大衛,才終於有了自己的「根據地」。

大衛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個月。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出動,侵奪西南面的基述人、基色人、亞瑪力人的地方,好壯大自己的勢力。大衛擊殺那地的人,無論男女都沒有留下一個,只奪來了許多財物,然後回至京城迦特見亞吉。亞吉問:「你們侵奪了甚麼地方回來?」大衛卻欺騙他說:「我們侵奪了東南面的猶大的南方、耶拉篾的南方和基尼的南方。」大衛攻打的那些地方,無論男女,他都沒有留下一個帶到迦特來,以免他們洩露真相。亞吉相信了大衛的話,就心裡說:「大衛既攻打猶大的南方,必使他的本族以色列人憎惡他,這麼一來,他就永遠要作我的臣僕,效忠於我了。」

大衛亡命天涯,不得已地說過了許多的「大話」。但上帝卻不像我們僵化的「道德家」或「宗教家」,祂看到的不是大衛的連篇「大話」,而是他「愛弟兄」的難能可貴的恩義和苦心。大衛既要生存,就不得不四出攻略擴張勢力,又要得亞吉信任,不把他送回掃羅處受死,又不得不撒謊說他攻打了猶大的南方。但無論如何,大衛都不忍殺戮自己的骨肉之親。

對弟兄、對朋友、對骨肉同胞,總有一分深厚情義。這個就是大衛。這也是他與掃羅最大的「不同」。耶和華看到了。

 


第十一回、掃羅陰召撒母耳.亞吉勸退大衛王

不久,非利士人又聚集大量軍馬,要與以色列人打一場大仗。亞吉相信大衛已經與本族人交惡,就對大衛說:「你和跟隨你的人都隨我出戰吧!」大衛本想推辭,卻難開口,就含含糊糊回答亞吉說:「僕人做得到甚麼,王必是知道的。」這其實是客氣話,說自己何德何能,實在幫不了甚麼。因為大衛並不想隨亞吉出戰,與自己的同胞對敵。亞吉卻倒過來理解大衛的話,以為大衛暗示他的能力,或嫌職位低微,於是對大衛說:「若是這樣,我就立你永遠作我的護衛長吧!」

大衛無奈地握著腰間的刀--這刀,是殺歌利亞時取來,到他手後,也殺人無數,卻從未沾過自己弟兄的血。

.  .  .

非利士人大軍聚集,來到書念安營;掃羅聚集以色列眾人在基利波安營。掃羅看見非利士的龐大軍旅就懼怕,心中發顫。掃羅終於又想起耶和華,於是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卻不藉夢境、或祭司、或先知回答他。

於是,他又想起撒母耳--他與上帝之間的「中間人」,想透過他求問耶和華。但這時,撒母耳已經死了,並已經安葬了。於是掃羅就想起那些懂得交鬼的人,忘了他曾經明令嚴厲禁止交鬼的和行巫術的行為。。

掃羅吩咐臣僕說:「請為我找一個交鬼的婦人,我好去問她。」臣僕說:「在隱多珥有一個交鬼的婦人。」於是掃羅改了裝束,穿上別的衣服,帶著兩個人,在夜堨h見那婦人。

掃羅對她說:「求你用交鬼的法術,將我所告訴你的死人,為我招上來。」婦人對他說:「你知道掃羅王從國中剪除交鬼的和行巫術的人。你為何陷害我,要害死我呢?」掃羅隨口就向婦人指著耶和華起誓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必不因這事受刑。」婦人說:「要我為你招誰上來呢?」掃羅放輕了聲音,回答說:「為我招撒母耳上來。」

婦人作法,看見了撒母耳,就大聲呼叫,對掃羅說:「你必是掃羅王,為甚麼欺哄我呢?」王對婦人說:「不要懼怕,告訴我,你看見了甚麼呢?」婦人對掃羅說:「我看見有神體從地堣W來。」掃羅說:「他是怎樣的呢?」婦人說:「有一個老人上來,身穿長衣。」掃羅知道是撒母耳,就屈身,臉伏於地下拜。

撒母耳對掃羅說:「你為甚麼攪擾我,招我上來呢?」掃羅回答說:「我甚窘急;因為非利士人攻擊我,上帝也離開我,不再藉先知或夢回答我。因此請你上來,好指示我應當怎樣行。」

撒母耳說:「耶和華已經離開你,並且與你為敵,你何必問我呢?耶和華照他藉我說的話,已經從你手媢雈h國權,賜與比你更好的另一個人,就是大衛了。因為你沒有聽從耶和華的命令;他當日惱怒亞瑪力人,你沒有滅絕他們,所以今日耶和華向你這樣行,並且耶和華必將你和以色列人交在非利士人的手堙C明日,就是你和你眾子的死期!」

掃羅聽到,猛然仆倒,挺身僵死地躺在地上,因著撒母耳的話,甚是懼怕……

以上這事,神秘恍怫,疑幻疑真,似乎不甚合我們的「正統」信仰。原來,掃羅交鬼的目的,其實是想透過撒母耳求問上帝,簡直是信得一塌胡塗。他既是一塌胡塗,上帝也就以其人之道,用同樣一塌胡塗的方式來回應他了。

.  .  .

這時,非利士人的首領各率軍隊,或百或千,挨次推進;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也同迦特王亞吉在一起,跟在後邊。

遙遙看見掃羅的陣營,但大衛很不情願與自己的弟兄開戰,正在萬分苦惱。

卻就在這個時候,其他非利士人的首領對亞吉說:「這些希伯來人在這堸筋し簼O?」(原來非利士人採取城邦聯盟制,各城都有自己的領主,並無一統的君王)亞吉就對他們說:「這不是以色列王掃羅的臣子大衛嗎?他叛主歸我已經有些日子了。自從他投降我直到今日,我未曾見他有甚麼過錯,做過對我們不忠的事。」

其他非利士人的首領卻向亞吉發怒,對他說:「你要叫這人回你所安置他的地方,不可叫他同我們出戰,恐怕他在陣上作反,變為我們的敵人。想想,他會用甚麼與他的主人復和呢?豈不是用我們這些人的首級嗎?從前以色列的婦女跳舞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所說的不是這個大衛嗎?」

亞吉無奈,唯有叫大衛來,對他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是個正直人。你隨我在軍中出入,我看你甚好。自從你投奔我到如今,我未曾見你有甚麼過失;只是其他首領不喜悅你。現在你不如平平安安地回去,免得非利士人的首領們更不歡喜你,以後你就難以立足了。」

大衛鬆了口氣,卻不忘假裝著對亞吉說:「我做錯了甚麼呢?自從僕人到你面前,直到今日,你查出我有甚麼過錯,使得我沒有資格去攻擊主--我王的仇敵呢?」

亞吉也點頭說:「我知道你在我眼前是好人,如同上帝的使者一般;只是非利士人的眾首領既說『這人不可同我們出戰。』故此你和跟隨你的人,明日早晨起來就回去吧!」於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早晨起來,就起程回非利士地去了。

非利士人也拔營,向以色列人的陣地進發。

 


第十二回、惡族棄僕人自敗.仁王愛弟兄常勝

第三日,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回到「根據地」洗革拉,才知道亞瑪力人趁著他們離去,侵奪了南地,攻破洗革拉,用火焚燒,擄走了留在城中的老弱婦孺,只是沒有殺一個,都帶著走了。

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到了那城,見城已燒毀,妻子兒女都被擄去,就放聲大哭,直哭得沒有氣力。 大衛甚是焦急,因為眾人為自己的兒女苦惱,甚至遷怒大衛,說:「都是他不好,用石頭打死他吧!」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上帝,心堸磼w。

大衛對被掃羅殺死全家的祭司亞比亞他說:「請你將聖衣以弗得拿過來。」亞比亞他就將以弗得拿到大衛面前。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追趕敵軍,追得上追不上呢?」耶和華說:「你可以追,必追得上,都救得回來。」

於是,大衛就和跟隨他的六百人來到比梭溪;有二百人因為連日奔波,不能再走的,過不了比梭溪,就留在那堙C大衛帶著其他四百人繼續往前追趕。

這四百人在田野遇見一個氣色奄奄的少年埃及人,就帶他到大衛面前,大衛看著他,動了慈心,就給他餅吃,又給他水喝。那少年人吃了,就精神復原;因為他三日三夜沒有吃餅,沒有喝水。大衛問他說:「你是屬誰的?你是哪堛漱H?」他回答說:「我是埃及的少年人,是亞瑪力人的奴僕;因我三日前患病,我主人就把我遺棄了。」

看著這孤伶的少年,又聽到「被遺棄」這幾個字,又想到這三天裡這少年人孤身一人的淒涼光景,大衛禁不住又想起自己當初隻身逃難,風餐露宿的日子,不禁喃喃自語:「不應該遺棄小弟兄呀!」

大衛定過神來,又問他說:「你們這幾天做了些甚麼呢?」那少年人回答:「我們侵奪了基利提的南方和屬猶大的地方,並迦勒地的南方,還用火燒了洗革拉城。」

大衛又問他說:「這裡四野茫茫,你肯領我們到敵軍那裡不肯?」他回答說:「你要向我指著上帝起誓,不殺我,也不將我交在我主人手堙A我就領你下到敵軍那裡。」大衛點頭。

那少年人熟知那地,就領大衛去,見到亞瑪力人正分散在地上,不成隊形,還吃喝跳舞,亂作一團,因為從非利士地和猶大地所擄來的財物甚多。大衛見亞瑪力人全無戒備,就馬上揮軍攻殺。從黎明直到次日的晚上,擊殺他們,除了四百騎駱駝的少年人之外,沒有一個逃脫的。亞瑪力人所擄去的財物,大衛全部奪回來,並救回他的兩個妻子。凡被亞瑪力人擄去的,無論大小、兒女財物,大衛都奪回來,沒有失落一個。

上帝庇佑,在亞吉手下不忍殺弟兄的大衛,卻能及時回到洗革拉,救回自己的家眷。

大衛另外還奪來了不少牛群羊群,跟隨他的人趕在他們原有的群畜前邊,說:「這是大衛的掠物。」大衛到了那疲乏不能跟隨、留在比梭溪的二百人那裡。他們出來迎接大衛並跟隨的人。大衛也前來問他們的安。

跟隨大衛人中有些惡人和匪類,卻說:「這些人既然沒有和我們同去,我們所奪的財物就不應分給他們,只將他們各人的妻子兒女給他們,使他們帶去就是了。」大衛說:「弟兄們啊!耶和華所賜給我們的,不可不分給他們;因為是他保佑我們,將那攻擊我們的敵軍交在我們手堙C這事誰肯依從你們呢?--上陣的得多少,看守器具的也得多少;兄弟們應當大家平分。」

殘暴不仁的亞瑪力人,隨意遺棄一個他們覺得「無用」的小弟兄,就招致慘敗的收場;仁德的大衛王,卻認為只要是弟兄,就不應處處計較功勞大小,「應當大家平分」,「一個都不能少」,更遑論會遺棄疲乏不能過溪的二百弟兄。這,也是大衛與掃羅以至列國君王的大大「不同」。

 


第十三回、大衛王恩施南國.掃羅王兵敗北方

大衛回到洗革拉,就從掠物中取些送給他的朋友們,就是猶大的長老,說:「這是從耶和華仇敵那媢雰茠滿A送你們為禮物。」他還送禮物給住伯特利的,南地拉末的,雅提珥的;住亞羅珥的,息末的,以實提莫的;住拉哈勒的,耶拉篾各城的,基尼各城的;住何珥瑪的,歌拉珊的,亞撻的;住希伯崙的,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素來所到之處的人。

大衛不但愛惜弟兄,還廣交朋友,他的聲望,在以色列地的南方,正一天一天地高升;另一邊廂,身處北方的掃羅王,卻正步上他的人生末路。

.  .  .

回頭說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終於開戰。一接戰,以色列人就兵敗如山倒,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不少人在基利波山被殺仆倒。

非利士人緊追掃羅和他兒子們,最後,殺了掃羅的兒子約拿單、亞比拿達、麥基舒亞。

敵人來勢兇兇,掃羅終於被弓箭手追上,把他射傷,傷得甚重。於是,掃羅就吩咐拿他兵器的人說:「你拔出刀來,將我刺死,免得那些未受割禮的人來刺我,凌辱我。」但拿兵器的人卻甚懼怕,不肯刺他;掃羅就自己伏在刀上死了。

拿兵器的人見掃羅已死,也伏在刀上死了。這樣,掃羅和他三個兒子,與拿他兵器的人,以及跟隨他的人,都在同一日陣亡。

住平原那邊並約旦河西的以色列人,見以色列軍兵逃跑,掃羅和他兒子都死了,也就棄城逃跑,非利士人便來佔了那些地方。

次日,非利士人來剝奪那些被殺之人的衣服,看見掃羅和他三個兒子仆倒在基利波山,就割下他的首級,剝了他的軍裝,打發人到非利士地的四境,報信與他們廟堛滌號釧M眾民;又將掃羅的軍裝放在亞斯她錄女神的廟堙A將他的屍身釘在伯珊的城牆上。

掃羅曾經對他們有恩的基列雅比的居民,聽見非利士人向掃羅所行的事, 他們中間所有的勇士就起來,走了一夜,將掃羅和他兒子的屍身從伯珊城牆上取下來,送到雅比那裡,用火燒了;將他們骸骨葬在雅比的垂絲柳樹下,就為他禁食七日。

 


第十四回、放歌悼掃羅父子.賦詩望友愛長存

掃羅死後,大衛擊殺亞瑪力人回來,在洗革拉住了兩天,並未知掃羅的死訊。第三天,有一人從掃羅的營地裡出來,衣服撕裂,頭蒙灰塵,到大衛面前伏地叩拜。

大衛問他說:「你從哪裡來?」他說:「我從以色列的營堸k來。」大衛又問他說:「事情怎樣?請你告訴我。」他回答說:「百姓從陣上逃跑,也有許多人仆倒死亡;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也死了。」大衛問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怎麼知道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死了呢?」

報信的少年人說:「我偶然到基利波山,看見掃羅伏在自己槍上,有戰車、馬兵緊緊地追他。他回頭看見我,就呼叫我。我說:『我在這堙C』他問我說:『你是甚麼人?』我說:『我是亞瑪力人。』他說:『請你來,將我殺死;因為痛苦抓住我,我的生命尚存。』我準知他仆倒必不能活,就去將他殺死,把他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拿到我主這堙C」

這亞瑪力人,大概是個鼠輩,盜取了掃羅的首級和衣物,想拿來向大衛領賞。然而,大衛聽罷,卻撕裂衣服,對那報信的少年人說:「你伸手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怎麼不畏懼呢?」就叫了一個少年人來,說:「你去殺他吧!」大衛對他說:「你流人血的罪歸到自己的頭上,因為你親口作見證說:『我殺了耶和華的受膏者。』」那少年人就把他殺了。

掃羅當日違命不滅絕亞瑪力人,最後,自己的首級就落在一個亞瑪力人手上,真是報應。大衛之前殺敗亞瑪力人,現在又擊殺這報信領賞的亞瑪力人,可算了成就了掃羅沒有好好完成的使命。上帝使大衛取代掃羅,豈是無因?

大衛與臣僕聞訊,都大大悲哀哭號,禁食到晚上,都因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並耶和華的民以色列家的人,都倒在刀下。大衛難掩悲傷,想到與掃羅的恩怨,更想到與約拿單的盟約,就作哀歌弔掃羅和約拿單,歌曰:

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

不要在迦特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揚;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誇。

基利波山哪,願你那堥S有雨露!願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因為英雄的盾牌在那堻Q污丟棄;掃羅的盾牌彷彿未曾抹油。

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

掃羅和約拿單-活時相悅相愛,死時也不分離-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

以色列的女子啊,當為掃羅哭號!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

念到義兄約拿單的種種盟誓,大衛更是悲不自勝:

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

這歌一直傳誦在民間,直到今日。

.  .  .

大衛與掃羅和約拿單的手足情義,還有好些後話:

此後,有人告訴大衛說:「葬埋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大衛就差人去見基列雅比人、對他們說:「你們厚待你們的主掃羅、將他葬埋,願耶和華賜福與你們。你們既行了這事,願耶和華以慈愛誠實待你們;我也要為此厚待你們。現在你們的主掃羅死了,猶大家已經膏我作他們的王,所以你們要剛強奮勇。」大衛欣賞基列雅比人的忠義,更想邀請他們加盟。

後來,又有人殺了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並將他的首級拿到大衛在南方稱王的希伯崙見大衛王,說:「王的仇敵掃羅曾尋索王的性命;看哪,這是他兒子伊施波設的首級,耶和華今日為我主我王,在掃羅和他後裔的身上報了仇。」

大衛卻對他們說:「我指著救我性命脫離一切苦難,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從前有人報告我說,掃羅死了,他以為報好消息;我就拿住他,將他殺在洗革拉,這就作了他報消息的賞賜;何況惡人將義人殺在他的床上,我豈不向你們討流他血的罪,從世上除滅你們呢?」於是大衛吩咐少年人將他們殺了,砍斷他們的手腳,掛在希伯崙的池旁•卻將伊施波設的首級,好好安葬在希伯崙。

再後來,大衛想念約拿單,就問他的臣僕說:「掃羅家中還有剩下的人沒有?我要因約拿單的緣故向他施恩。」掃羅家有一個僕人,名叫洗巴,有人叫他來見大衛,王問他說:「你是洗巴嗎?」回答說:「僕人是。」王說:「掃羅家還有人沒有?我要照上帝的慈愛恩待他。」洗巴對王說:「還有約拿單的一個兒子,是瘸腿的。」於是王就召他來。

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來見大衛,伏地叩拜。大衛說:「米非波設!」米非波設說:「僕人在此。」大衛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

與米非波設同席吃飯的時候,大衛禁不住想起當日在軍營中與掃羅和約拿單歡暢同席的日子。他想起曾一同出生入死的掃羅、想起曾誓同生死的義兄約拿單、想起被亞瑪力人遺棄的可憐的埃及少年人、想起在他最落難之時來投靠他的六百個難兄難弟、又想起那無力過溪的二百個好弟兄……淚光中,大衛彷彿看到了他的「弟兄們」。

然而,大衛知道,他今生始終無法圓「弟兄之夢」,夜裡,他就賦詩曰: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

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埵陪C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 (詩 133)

大衛寄望將來,盼望永生。

.  .  .

論到這關乎生死成敗的「愛弟兄」,後人為文贊曰:

人若說自己在光明中,卻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還是在黑暗堙C愛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並沒有絆跌的緣由。惟獨恨弟兄的,是在黑暗堙A且在黑暗埵獢A也不知道往哪堨h,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

我們因為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沒有愛心的,仍住在死中。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生存在他堶情C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

--約翰壹書

撒母耳若然泉下有知,他終於應該知道,這「愛弟兄」三字,就是耶和華所看的「內心」,也是大衛與掃羅的根本「不同」。

                     

掃羅的槍,不惜沾弟兄的血;大衛的刀,只殺敵人,不殺弟兄!

龍爭虎鬥,成敗之間,就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