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9年5月(第56期)

 

 


引言、人間究竟有沒有天國?

本期主題,我原先定名為「人間沒有天國」,顧名思義,就是叫大家不要妄想和相信任何在「人間現世」建立「天國」的說法。人間就是人間,天國就是天國,上帝的國永遠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永不可能「發展」為天國。

不過,最後,我作出頗大程度的修正,將題目改為「人間有沒有天國?」。因為綜觀聖經,「天國」是一個有極大「彈性」的觀念,與「人間」的關係更「若即若離」。將兩者等同,固是大謬;但完全割斷,亦說不通。

聖經反對的,是「人本主義」經過某種(偽)基督教包裝、修飾或改良後,可以發展出一個「人間天國」的講法,但沒有否定「天國」在現世人間甚至在某些人間文化裡可以有「局部」的彰顯。更重要的,是聖經更具體指明天國的終極實現是「人間化」的,即天國會真實具體地降臨人間,而不是一個「飄在半空」的天堂幻影--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堭q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啟 21:1-4)

所以,問題倒是在我們如何定義「人間」。

若將「人間」限定為人本世界或某種稍加(偽)基督教包裝、修飾或改良的現世,則我的結論是「人間沒有天國」;但若將「人間」定義為上帝或隱或顯地全權掌管的這個可見的世界,則結論是「人間有天國」。總之,有或沒有「天國」,關鍵是這是個怎樣的「人間」--意圖叛逆上帝的「反叛人間」,還是全心順服上帝的「順命人間」;前者沒有「天國」,無論怎樣都沒有,暫時可見的,若非幻象,就是欺哄人的「假天國」;後者則必有「天國」(事實它本身就是天國),暫時或者不明顯,但最後必能昭示於天下。

記得,聖經一面是真誠實意地同情人活在人間而有「渴求天國降臨」的渴想,即對一個「無苦無罪」的世界的深情期待;但另一方面又同樣真誠實意地否定任何形式的「人力自建天國」的妄想,包括所謂「基督化世界」的痴心妄想。說來不免曲折,但只要懂得「立體」觀之,這「有無之間」的天國道理,並不是「不可思議」的。

 


一、豺狼與羊羔同食--聖經啟示的「太平天國」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也不再追想。你們當因我所造的永遠歡喜快樂;因我造耶路撒冷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所樂。我必因耶路撒冷歡喜,因我的百姓快樂;其中必不再聽見哭泣的聲音和哀號的聲音。其中必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因為百歲死的仍算孩童,有百歲死的罪人算被咒詛。他們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種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他們建造的,別人不得住;他們栽種的,別人不得吃;因為我民的日子必像樹木的日子;我選民親手勞碌得來的必長久享用。他們必不徒然勞碌,所生產的,也不遭災害,因為都是蒙耶和華賜福的後裔;他們的子孫也是如此。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

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這是耶和華說的。 (賽 65:17-25)

聖經啟示的天國,既不是粗鄙不堪的「現世主義」的,也不是虛無飄渺的「他世主義」的。

坦白說,今天「主流教會」裡的「天國觀」是混亂不堪的,基本上,是近代「西方強國中產階級」世界觀的產品,所傳達出來的所謂「天國」,骨子裡總有某種「飽食無憂」的虛構味道。這是由於這些西方強國的中產階級,沒有大不了的「衣食之憂」,所以,他們的「天國觀」總是相當不吃人間煙火的,講到的「天堂福樂」總是很「虛」的,譬如甚麼「平安喜樂」之類,很少會像以賽亞書六十五章的「天國」那樣具體化、物質化和「低層次」的,譬如:

長命百歲--其中必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

安居樂業--他們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

豐衣足食--栽種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

風調雨順--他們必不徒然勞碌,所生產的,也不遭災害。

老少平安--都是蒙耶和華賜福的後裔;他們的子孫也是如此。

 這樣的盼望,不是跟老爸老媽貼的「揮春」大同小異麼?

記得,聖經從沒有鄙視人對這類實際的「福氣」的渴求,只有「飽食無憂」的「中產階級」才會低貶這種天國觀念。

當然,聖經啟示的「物質化天國」仍然有其真正超然的一面,就是:

澤及普世與眾生--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

聖經絕不定罪任何平凡而實在的人間渴求,它定罪的只是「自私」和「冷漠」--只求一己或少數人的滿足,而無視甚至犧牲他人的福祉,沒有真切盼望「我好」也願「別人好」和「人人好」的憐憫心腸。

聖經,無論是以賽亞書六十五章或啟示錄廿二章,揭示的天國既有非常平實的一面,充滿物質性的福樂,又有真正超然的一面,就是其中的太平幸福會澤天眾生以至於草木鳥獸。

綜上所述,聖經的天國觀可說其實是很「人間」的,絕不是不吃人間煙火虛無飄渺的。

請小心判別天國的「人間性」與「人間化」

原來,聖經真正定罪的,不是天國觀念裡的「人間性」,而是人類妄行將天國「人間化」的企圖。

請小心區別二者:

天國的人間性意指將來從天而降的天國,是實實在在地立足於人間的,具有真實的物質性質,與現在的人間兩者有相對的同質性與延續性。

天國的人間化卻大大不同,是指天國可以通過某種人間努力(包括所謂基督化之類),在現有的人間裡「發展」出來,即天國與現在的人間兩者有絕對的同質性與延續性。

沒有「人間化」的天國觀,其實是某種「幻影說」,因為否定天國的「身肉」(物質性),與否定基督的道成肉身大同小異,都是異端所為;至於變而為「人間化」的天國觀念,其實就是某種「行為主義」,是變相的「自救主義」,同樣是異端所為。

天國觀必要有「人間性」,但不要將「人間性」與「人間化」混為一談。

據此分野,我們可以肯定,洪秀全建的「太平天國」毫無疑問是「假天國」。不過,比「太平天國」更假的假天國還多著,而且不一定這麼好分別啊!請看下文分解。

 


二、神化一生:洪秀全及他的太平天國

俄網當然不是「歷史網站」,加之關於洪秀全太平天國的資料,坊間網上到處可見,頗為詳盡,各位可參考補充。所以,這裡就只作一個志在配合本期「主題」的「選擇性」的介紹,作為大家繼續閱讀下文的基礎:

 

中共塑造下很「農民」的洪秀全像,但做了皇帝穿起龍袍後的造型就一點不「農民」了


1、追逐俗世功名--洪秀全「沉淪世界」的日子

一八一四年一月一日(農歷十二月初十),洪秀全出生於廣東省花縣。祖籍是客家人。

 

洪秀全花縣故居(重建)

據說洪秀全小時就頗有才氣,十三歲就熟讀四書、五經。鄉人對他也期望殷切,相信他日後必能「高中」,揚名立萬,光耀門楣。洪秀全本人也自視甚高,立下了做大官的志氣。

一八二八年(十四歲),終於第一次赴廣州參加科舉考試,可惜出乎意外地名落孫山,好不失望。

 花縣與廣州距離甚近

一八三零年(十六歲),在家鄉出任私塾教師,念念不忘苦讀再考,博取功名。

一八三六年(廿二歲),第二次赴廣州應試,可惜又是考不到。失望之餘,卻意外地從一名西教士的手中得到梁發編著的《勸世良言》一書,但其時一心仍然想著考科舉得功名,故只稍一瀏覽就撂在書柜裡,未加深究,而且一撂就是七年。

  

  梁發像          《勸世良言》封面

梁發原為印刷工人,助英籍傳教士馬禮遜編印書刊,後來成為基督教在中國的第一位華人傳教士,著有《勸世良言》一書。從某意義講,這本書「啟發」了洪秀全創立「拜上帝會」的信仰,亦間接促成了「太平天國」的出現。《勸世良言》共有九卷六十多篇文章,包括信仰說教、護教辯道、聖經註解及經義引伸等內容。

下引幾頁給大家看看(由右至左讀):

  

有興趣可看這網頁:http://cbol.fhl.net/new/ob.php?book=27&page=1&submit1=%E6%9F%A5%E8%A9%A2

另參: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eID=e03417


2、我是誰?你是誰?--洪秀全的「大馬色」經歷

一八三七年(廿三歲),六年後,第三次赴廣州應試,卻還是落第。這打擊實在太大,隨即病倒,還一病不起,需要請人用轎子把他抬回家去。回家後繼續臥病四十餘日。據他病愈後聲稱,他在病中做了多個「異夢」,然後性情和言談舉止都大變,初而瘋瘋癲癲,繼而異常嚴肅不苟言笑,隱隱然要有「大作為」的模樣。

一八四三年(廿九歲),第四次赴廣州應試,仍然是落第,極其忿怒,發誓從此不考科舉。回家後,開始認真讀起撂在書柜裡七年的《勸世良言》來,大有「啟發」,謂書中內容與他六年前所發的「異夢」十分吻合。後來,就據此搞出個他原來是上帝次子耶穌弟弟的「曠世神話」來。

問題是六年前的「異夢」中,洪秀全究竟夢見甚麼?

以下是西教士韓山文《洪秀全之異夢及廣西亂事之始原》一文中的記載,根據的是洪秀全族弟洪仁玕的口述。很想大家花點時間,認真把它讀完,不要見它表面很荒誕就撇開不看。認真細看,你必會發現許多似曾相識之處:

轉引自梅毅著《極樂誘惑--太平天國興亡》頁37至40

大意是,洪秀全夢見一個「黑袍老人」授他「皇璽」,預言他將要做皇帝,還給他「寶劍」,並有一個「中年人」訓練他如何替天行道,斬妖除魔。據他以後的附會解釋,「黑袍老人」就是上帝(天父),「中年人」就是耶穌(天兄),而他本人就是上帝的次子,之後還有三子、天嫂、天媽等等,總之「獨一上帝」就變成「一家大小,齊齊整整」。順理成章,洪秀全後來所建的「國」,自然是上帝「授權」的太平天國,他本人也就成了「天王」。至於要斬的「妖」,終於鎖定為累他四次科舉落第的清朝政府(後被洪秀全稱為「閻羅妖」)。

揮劍斬妖除魔,大概會令我們聯想起這種道士模樣

發完夢後,洪秀全就向至親好友馮雲山洪仁玕等人「傳道」,再自我洗禮開始「拜上帝」起來。同時還把私塾中的「孔子神位」砸了,表示要「重新做人」,要與「過去的我」一刀兩斷。

一八四四年(三十歲),因家鄉人不大理睬他,於是,就與馮雲山等人入廣西傳「拜上帝」的信仰,但效果仍不彰,年底就回到花縣。馮雲山卻獨自去了廣西桂平縣紫荊山山區繼續「傳教」。


3、沉思與悟道--洪秀全的「曠野經歷」

一八四五至四七年(三十一至三十三歲),在家鄉花縣苦思冥想,終於正式創立了「拜上帝會」的「教義」,寫成了《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訓》和《原道覺世訓》等宣揚「基本教義」的著作。

這些就是洪秀全不三不四的「神學著作」了

洪秀全「無師自通」,憑著他對《勸世良言》的「解讀」,加上自己大病中的「異夢」的附會,創了些甚麼「教義」出來呢?

首先,是一種含含混混的「一神論」,含混到將中國古書中的「上帝」都等同聖經中的耶和華:

天父上帝人人共,天下一家自古傳。盤古以下至三代,君民一體敬皇天。其時王者崇上帝,諸侯士庶亦皆然。 試辟人間子事父,賢否俱循內則篇。天人一氣理無二,何得君王私自傳!上帝當拜,人人所同,何分西北,何分南東。

跟著是某種「創造論」及由之推演的「獨拜一神」的信仰:

一絲一縷荷上帝,一飲一食賴天公; 分應朝朝而夕拜,理應頌德而歌功。 人而捨此而他拜,拜盡萬般總是空。 非為無益且有損,本心瞞昧罪何窮。 人苟本心還不失,自知呼吸賴蒼穹。 五行萬物天造化,豈有別神宰其中! 即謂上帝須輔助,斷非菩薩贊化工, 如果化工賴菩薩,從前未立理難通。 暄以日兮潤以雨,動以雷兮散以風, 此皆上帝之靈妙,天恩能報得光榮。 勿拜邪神,須作正人; 不正天所惡,能正天所親。

之後是一堆模仿「十誡」的「行為誡律」,但顯然是「中國化」了的:

第一不正淫為首,人變為妖天最瞋; 淫人自淫同是怪,盍歌麟趾詠振振。 歪俗移人誰挺立,但須改過急自新。 顏回好學不貳過,非禮四勿勵精神。 ……

第二不正忤父母,大犯天條急自更。 羊有跪乳鴉反哺,人不如物忝所生。 ……

第六不正為賭博,暗刀殺人心不良。…… 求之有道得有命,勿以詐騙壞心腸, 命果有兮何待賭,命無即賭願難償。 總之富貴天排定,從吾所好自徜徉。 孔顏疏水簞瓢樂,知命安貧意氣揚。 人生在世三更夢,何思何慮複何望! 小富由勤大富命,自古為人當自強。 ……

以上皆出自洪秀全最早的「神學著作」《原道救世歌閱讀全文,不外是由「一神創造論」推演出來的泛泛的「宗教觀」與「道德律」而己,看上去似乎很「正氣」,一點不「邪門」呀!(頗似一般勸人為善的「道德化宗教」)

稍後的《原道醒世訓閱讀全文,政治味及人間味就重了很多,不像「宗教教義」,而更似某種「建國宣言」了:

天下凡間,分言之,則有萬國,統言之,則實一家。皇上帝天下凡間大共之父也。……

天下多男人,盡是兄弟之輩,天下多女子,盡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何可起爾吞我并之念?……

惟願天下凡間我們兄弟姊妹跳出邪魔之鬼門,循行上帝之真道,時凜天威,力遵天誡,相與淑身淑世,相與正己正人,相與作中流之砥柱,相與挽已倒之狂瀾。行見天下一家,共享太平……

詩云:上帝原來是老親(大家的共同至親)水源木本急尋真;量寬異國皆同國,心好天人亦世人。獸畜相殘還不義,鄉鄰互殺斷非仁;天生天養和為貴,各自相安享太平。 

這種「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天下一家、萬國共融、同舟共濟、共創明天的「信仰」,不是很「面善」麼?這裡,我們看到洪秀全心中想到的已經不只是某種「獨拜一神」的宗教信仰,而是要將之「落實人間」建其「太平天國」的想法與意圖。

在更後的《原道覺世訓閱讀全文中,「天下一家共建太平」的信息就更強烈和完整了:

天下總一家,凡間皆兄弟……天下凡間人民雖眾,總為皇上帝所造所生,生於皇上帝,長亦皇上帝,一衣一食並賴皇上帝。皇上帝天下凡間大共之父也,死生禍福由其主宰,服食器用皆其造成。仰觀夫天,一切日月星辰雷雨風雲莫非皇上帝之靈妙;俯察夫地,一切山原川澤飛潛動植莫非皇上帝之功能。昭然可見,灼然易知,如是乃謂真神,如是乃為天下凡間所當朝朝夕拜。

而且,對「阻礙」他(似指皇上帝,又似指洪秀全本人)「建國」的各種邪魔外道也描繪得更加具體,還附會民間信仰中的「閻羅王」說法,弄出一個近以魔鬼形象的上帝大敵「閻羅妖」來:

閻羅妖乃是老蛇妖鬼也,最作怪多變,迷惑纏捉凡間人靈魂(?)。天下凡間我們兄弟姊妹所當共擊滅之,惟恐不速者也。……

驟看,本來似是要否定「閻羅妖」及任何偶像有可以與「皇上帝」分庭抗禮的能力與資格,還引經據典,尚算正統:

又考番國《舊遺詔書》(按:即舊約聖經),當挪亞時,皇上帝因世人背逆罪大,連降四十日四十夜大雨,洪水橫流,沉沒世人。此皆鑿鑿可據,且眾目所視,實降于天者也。

這說法至少比今天的「xx上帝」電影與「xx方舟」樂園更乎合聖經本義呀!不過,「天下凡間我們兄弟姊妹所當共擊滅之」,即我們聯手「消滅魔鬼」這種講法,卻絕非聖經的。而這個「閻羅妖」(魔鬼)究竟又是何方神聖?到了後來,因著「建國」的「政治需要」,「率民拜邪神而棄真神」的清朝政府(妖胡)就被鎖定為「魔鬼」的總代理了。

這是太平軍一八五三年三月攻克南京後的「誥諭」,將一切罪名都歸到「閻羅妖」--清朝政府身上

將攻伐清朝的行動「宗教化」,定性為「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這種「對號入座」的手法,不得不使我聯想到為了各種「政治需要」,而「妖魔化」任何對手,譬如稱之為「反革命份子」或「恐怖份子」之類,再予絕以不手軟的打擊的手法。

在洪秀全埋首「建設神學」的同時,馮雲山則卻落手落腳在紫荊山區創設「拜上帝教」的「教會」,後來太平天國的開國功臣楊秀清、蕭朝貴、韋昌輝、石達開等人亦於這時加入。廣西山區人本來就「迷信」,生活也特別艱苦,對現實多所不滿,自然特別望「上天打救」,在馮雲山的努力下,「會眾」竟發展到二千多人。


4、逼上梁山--洪秀全的「建國之路」

一八四七年(三十三歲),到廣州美國傳教士羅孝全處學習基督教教義,請求正式受洗,據說卻因被疑心「動機不純」而不獲接納。洪秀全意興闌珊,隨即離開廣州,赴廣西紫荊山區找馮雲山,進一步發展拜上帝會的組織,並率眾搗毀附近的許多偶像和神廟,很有點「文化大革命」的味道。

至此,我們發現,洪秀全最初的「夢想」還是比較「正路」的,就是想受洗入教然後做個一般的「傳道人」,只是陰差陽錯,不被當時「主流教會」接納入教,終於「另起爐灶,自成一套」。

一八四八年(三十四歲),因為「革命」(破壞)活動自然損及地方土豪的利益,馮雲山就被捕入獄,洪秀全回廣東找羅孝全等人營救,但不果。這時候,廣西拜上帝會由於群龍無首,人心不穩,楊秀清就假托「天父下凡」,不久蕭朝貴又假托「天兄下凡」,用這種「上身」的方式發布命令(其實之前洪秀全自己也用這套),以穩定人心。後來,洪秀全回到紫荊山,只得承認楊秀清和蕭朝貴造成的「既成事實」,認可他們代天父、天兄「傳言」的特殊身份。(後來馮雲山安全獲釋,先回花縣找洪秀全不遂,第二年又回到紫荊山。)

本來,洪秀全說他夢見天父皇上帝「授權建國」和天兄耶穌「襄助斬妖」,最初都可能說說而已,自己也心中沒底,否則,他就不會在發完「異夢」後還去廣州美國傳教士羅孝全處學習基督教教義,想做個「正規」傳教士了。

是楊秀清和蕭朝貴搞出「天父下凡」和「天兄下凡」的「大戲」後,洪秀全就「騎虎難下」,無法「推倒重來」,唯有「越作越大」了。所以,越到後來,洪秀全的「神學」就越加神化,與正統基督教義更加離天萬丈了

事到如今,洪秀全也就不得不硬著頭皮走上「建國」之路了。之不過,楊秀清搞出「天父下凡」這套格局,也使「太平天國」的運作方式空前絕後的稀奇古怪--「正常」的時候,洪秀全是君主,楊秀清是大臣,自然君尊臣卑;但一旦「天父下凡」、「天父附體」,楊秀清就成了「父」,洪秀全就成了「子(次子)」,那就倒過來父尊子卑了。實際如何「運作」,真是匪夷所思一言難盡,可以肯定的是,這樣就種下了日後慘酷的「天京內鬥」的遠因。

一八五零年(三十六歲),各地拜上帝會開始「團營起事」--其實是向廣西金田靠攏,集結兵力。

一八五一年(三十七歲),一月十一日,太平軍在桂平縣金田村慶祝洪秀全生日並宣告「起義勝利」。三月,洪秀全「登基」,建國號「太平天國」,自稱「天王」。

金田起義「想象圖」(攝於花都洪秀全紀念館)

據說,這些就是金四起義時的「民謠」,驟看,我還以為是「井江山革命根據地」的民謠哩!

同年十月,攻克永安州,初嘗「勝果」就急不及待大封功臣--封楊秀清為東王、馮雲山為南王、蕭朝貴為西王、韋昌輝為北王、石達開為翼王。看上去頗有點做大戲「六國大封相」般的熱鬧,或者胡鬧。

這是太平天國的玉璽,當中「天王洪日」四字,是指洪秀全是人間的「大太陽」

某某領導人自稱為天與人歸的「太陽(神)」,這種格局不是太熟悉了麼?例子,古今中外,到處都是。

一八五二年(三十八歲),現實畢竟是殘酷的,六月,南王馮雲山戰死了,九月,西王蕭朝貴也戰死了。不過,在艱難時期,洪秀全的「天國信仰」,對管治軍紀激勵士氣確起了一定的作用:

其實類似的--

規矩教訓

要熟識天條讚美朝晚禮拜感謝規矩及所頒行詔諭、要鍊好心腸不得吹煙飲酒……不得枉殺老弱無力……

勉勵信息

天王詔令各軍各營眾兵將:放膽,歡喜踴躍,同心同力同向前,萬事皆有天父主張,天兄擔當,千祈莫慌。

讚美詩歌

真神能造山河海,任那妖魔一面來;天羅地網重圍住,爾(你)們兵將把心開。……

 

你不是每個禮拜也聽不少、唱不少麼?

 

之後兩年,太平軍見步行步,攻一城丟一城,卻輾轉打到南京的大門口。


5、建都南京--天國在人間啊!

一八五三年(三十九歲),三月十九日,時來運到,太平軍竟能攻克南京,定為首都,改名天京。

金田起義後,果然一發不可收拾,只消兩年,洪秀全的太平軍就由金田村打到南京城

洪秀全「風光入城」的想象圖--好像應驗了他的夢境呀!

同年,開始北伐、西征,不過洪秀全太眷戀天京,不肯傾力北代、西征,最後偶有小勝,但沒有取得重大成果。

又頒佈《天朝田畝制度閱讀全文,講得非常完美,還很有「共產主義」的味道:

凡分田,照人口,不論男婦,算其家人口多寡,人多則分多,人寡則分寡,雜以九等,如一家六人分三人好田,分三人醜田,好醜各一半。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此處不足,則遷彼處,彼處不足,則遷此處。凡天下田,豐荒相通,此處荒則移彼豐處,以賑此荒處,彼處荒則移此豐處,以賑彼荒處。務使天下共用天父上主皇上帝大福,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勻,無人不飽暖也。

但實際執行與成效,十分成疑。

還成立刪書衙,先是刪改中國的四書五經,後來洪秀全還御筆親修聖經,批改得面目全非。以下是一些例子:

一,神化洪秀全本人和太平天國。他把《馬太福音》中原來講世界末日、耶酥再來的情景(“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墮落”),批解成:“朕是太陽,降世為人,則天空變暗矣;朕妻是月亮,降世為人,則(月亮)不發光點;天將天兵是星宿降世為人,則(星宿)自天墜地矣”。《創世紀》中講上帝同挪亞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立約的徵兆是“有虹現在雲彩中”。洪秀全把“洪”、“虹”二字如此批解:“爺立永約現天虹,天虹彎彎似把弓。彎彎一點是洪日,朕是日頭故姓洪。”

二,抨擊“三位一體”。《馬可福音》上講“上帝是一位”,“是獨一的主”。洪秀全則為了證明他自己“上天”時見的神多,批解道:“緣何朕上天時將見天上有天父上帝、天母老媽,又有太兄基督、天上大嫂,今下凡又有天父、天母、天兄、天嫂乎?”《馬可福音》說上帝“是活人的上帝”,洪秀全批駁耶酥上天后與上帝合一之說,他認為:“誤解基督即上帝,上天合為一。緣何大辟之前太兄來,生得見上主語太兄乎?”

三,他把太平天國神奇化。《啟示錄》上講“聖城新耶路撒冷”是從“上帝那堭q天而降的”。為此,洪秀全批解為:“天上地下一樣。新也路撒冷,今天京是。上帝基督下凡,帶朕暨幼主作主,開創天朝天堂。上帝天堂今在人間,驗矣!”《使徒行傳》上講:“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鄉人,都尋求主。”洪秀全把這則原本描述耶酥設立教會的事,批解為:“今上帝基督下凡,再建上帝殿堂在天京天朝矣,普天下合一均求上主矣”。《啟示錄》講:“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為此,洪秀全自然把基督教的“天國”替換他自己的“天朝”上,批解到:“上帝基督帶朕及幼主管理,世世靡暨矣。今驗矣!”

資料來源:http://big5.ifeng.com/gate/big5/blog.ifeng.com/article/1966179-7.html#comments

如此明目張膽篡改聖經,確是可惡。可是,偷偷摸摸地「篡改」聖經的,就不可惡麼?事實上,後者比前者可怕得多,更加「殺人不見血」,而且,多到滿街都是。

不過,大家不可不知,在天京裡頭,洪秀全做得最多的恐怕是「選妃立嬪」,據他的兒子說,洪秀全有后妃成百,宮婢更不計其數,這要比清朝的咸豐皇帝的還要多出幾倍。這種荒淫生活,與太平天國的「理想」全然不合。

一八五四年(四十歲),清兵無力作戰,唯有「以華制華」,由曾國藩組成湘軍與太平軍作戰,互有勝負。


6、天國末路--從閉門內鬥到天京失陷

一八五六年(四十二歲),天京發生災難性的內亂。先是楊秀清又假托「天父下凡」,迫洪秀全封他為「萬歲」,意圖奪位之心路人皆見。韋昌輝等「功臣」亦受不了楊秀清的專橫獨斷,於是起而殺害楊秀清。豈料門前拒虎,門後進狼。韋昌輝「殺紅了眼」,竟株連楊秀清家眷下屬二萬餘人,還無端波及石達開在天京的家眷。石達開興兵回京救難。這時方寸大亂的洪秀全終於出手,殺死韋昌輝,並詔石達開回京收拾殘局。但到了這個田地,「天京」已經亂得不成樣子。順帶一提:若說洪秀全是「毛澤東」,則陰謀奪權的楊秀清就很有點「林彪」的影子。果然是「日光之下無新事」。)

當年同打江山的「諸王」,一朝得志就爭起「王座」來,殺得腥風血雨,連父(楊秀清)子(洪秀全)都沒情講

一八五七年(四十三歲),洪秀全「一朝被蛇咬」,便很不信任「外姓人」,傾向重用自己的親族。石達開知道受到洪秀全猜忌,憤而率領部下出走,脫離太平天國獨立行動去了。至此,太平天國「開國功臣」盡喪,洪秀全唯有提拔年青部將陳玉成、李秀成等主理軍政。

一八六零年(四十六歲),因太平軍威脅及進攻上海,引起西方列強不滿,於是組成「洋槍隊」(後稱「常勝軍」)協助清廷對付太平軍。

太平天國本來掛著個「基督教」招牌,西教士及西方烈強對之「情緒」很是覆雜。譬如教過洪秀全兩個月基督教要理的美國教士羅孝全本來對太平天國寄與厚望,以為「天國在人間」了,但六零至六二年到天京實際看了一趟後,就失望得要死。離開天京後,對洪秀全及太平天國大加攻擊指責。【詳細請看:《1847 年羅孝全對洪秀全的印象與影響》】投機取巧的英國佬還想過與太平軍合作消滅清廷,然後「瓜分中國」,但被洪秀全以「我爭中國,欲想全圖,事成平分,天下失笑;不成之後,引鬼入邦」為由拒絕了,終於與洋鬼子正式「反目」。但如此一來,「天國」也就樹敵太多,失去太平軍、清廷及列強三方制衡的「均勢」,情勢逆轉了。

一八六一至六二年(四十七至四十八歲),被敵兵(清軍、湘軍、洋鬼子軍等)重重進迫,天京的外圍城市逐一失守。

一八六三年(四十九歲),石達開兵敗四川,全軍覆沒,於成都被殺。南京被重重圍困,幾乎已成一座孤城,但洪秀全仍拒絕李秀成「讓城別走」的建議,不肯撤出天京逃亡或「長征」。

這就是壯觀華麗的「天王府」(模型),難怪洪天王捨不得走啦!

洪秀全如何迷戀「天京生活」以至捨不得走或實在走不動,可參見下文:

1853年,太平軍攻克南京,改其為天京。自此以後,那個平素愛民恤下、英明神武的天王洪秀全一改其面貌,成為了一個十足的驕奢淫逸、貪圖美色的昏庸之主。在這堙A他大興土木,摧毀民房無數,建立了他那個極盡奢侈的天王府,卻也因此得到了百姓的怨恨。據說,天王府大殿內的殿柱是用黃金打造,極其奢靡。而天王府分為兩層,外層?太陽宮,內層為金龍宮。其規模之大,花費之多,恐怕只有紫禁城可以與其相比。

此後的11年堙A洪秀全很少出天王府,很少出外主持戰鬥,就連上下國務全息交與東王楊秀清代理了。在這11年堙A洪秀全頒佈的"聖旨"就只有為數不多的25道,而他自己每日在後宮與其妃嬪宮女廝混。……

……洪秀全自己創造了一個這麼奢侈的天國,有自陷囹圄般的把自己困在了這個天國堙A到最後有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這個天國堙G這應是他的絕望之地,也應是他的覺悟之地吧!

資料來源:http://www.sanwen8.cn/a/2008-11-13/19358.html

不但如此,這座「天王府」還裝出一個「屬靈模樣」,譬如外城的第一道大門叫做「真神榮光門」,第二道大門叫做「真神聖天門」,裡面還有「基督殿」和「真神殿」等等。卻是一朝城破,就被攻入的湘軍放了三天的火把它燒毀。據稱還有殘餘建築,但料非當年模樣了。詳見這網頁

這樣的「規模」與「下場」,怎不讓我想起所羅門和他修建的聖殿?還有,中世紀起到上天的「大教堂」與今天不可一世的「水晶大教堂」,其實不也是大同小異麼?

一八六四年(五十歲),六月一日,洪秀全病死。七有十九日,天京失陷,李秀成被殺。陷城的湘軍到處燒殺搶掠,天京一夜之間變成了人間地獄。湘軍還在天王府中挖出洪秀全的屍骨,一把火燒成灰燼。洪秀全之子幼天王洪貴福其後亦在江西被捕,被凌遲處死。這樣風光一時,擾攘十四年,幾乎滅了大清的太平天國,終於滅亡了。

 


三、太平天國:一個「精神錯亂」的信仰實踐?

1、從人言人殊到「一致」好評

對於洪秀全及他的太平天國究竟是甚麼「東西」,一直都人言人殊,差異極大。從宗教上講,當年的西教士,譬如羅孝全,以為洪秀全真的「基督教」,初而寄與厚望,繼而大失所望,最後大肆抨擊,是很典型的一例。從政治上講,馬克斯、孫中山早年都曾稱讚過洪秀全的「革命」行動,但知道洪秀全打倒滿清只是想自己做皇帝,與「革命」沾不上邊,就轉而大加批判了。

能有「一致」看法的,自當在中共建國之後。國內官方的「共開說法」就是這樣的:

洪秀全是中國近代史上偉大的農民運動的英雄和領袖,他代表了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前向西方尋找真理的先進人物之一。在這堙i指花縣故居】,他寫下了《原道救世歌》、《原道覺世訓》和《百正歌》等文獻,為日後太平天國的建立奠定了理論基礎。他在家鄉創立了旨在推翻清朝統治的民間秘密組織"拜上帝會"。經常在官祿(山布)村後山的"三堆石"進行活動,立志披荊斬棘,在人世間建立一個公正平等的太平天國。他所領導的太平天國農民運動歷時14年,席捲全國18省,最終在天京(今南京)建立了"太平天國"政權,其規模之大,歷時之久,影響之深,實屬罕見。太平天國農民革命運動雖然失敗了,但它在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鬥爭中,建立了不可磨滅的歷史功勳。洪秀全救國救民的精神永存,他激勵和鼓舞了後世的志士仁人,前赴後繼,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而努力奮鬥。

資料來源:http://www.guangzhou.gov.cn/node_464/node_468/node_635/node_637/2005-07/112227343661816.shtml

總之是「一致好評」,把洪秀全及太平天國捧到上天。這種「正面看法」至今還反映在好些「展品」中,譬如:

 威武剛直、純樸善良的「農民形象」

 憂國愛民、胸懷大志的「志士形象」

 打倒傳統、獨立思想的「前衛形象」

 深得民心、愛民如子的「仁君形象」

 反抗列強、保家衛國的「愛國形象」

總之,洪秀全就算不真是「上帝次子」下凡,其「完美度」也差之不遠了。

不過,這些都是「展品」而已,大家看看「展場」(花都「洪秀全故居」及「洪秀全紀念館」)如何的門庭冷清,就知道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這一套說法了。

 

順帶一提,想親身一睹這個「自吹自打沒人理會」的「鮮明對比」,可前往相關展館一看。交通方面,「洪秀全紀念館」就在花都市區,「洪秀全故居」則可在市中心坐21路車直達,都十分方便。


2、從「一致」好評到劣評如潮

言歸正傳,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全中國「一致走資」開始,對洪秀全及太平天國的(非宮方)說法,就一天壞似一天。加上國外或非主流本來就不甚好的評價,就簡直劣評如潮,惡言不絕於耳了。

最起碼的,就是指出:

太平天國斷不是甚麼「基督教運動」,更不是「基督教立國」,甚至不是「宗教運動」。它只是偷用了一些基督教術語,借用一個不三不四的宗教名義搞出來的奪權或造反行動而已。比較「基要派」的基督徒,更會視洪秀全為異端甚或邪教。這方面「人盡皆知」,不多說了。

其他主要看法還有:

太平天國不過是「黃巾之亂」或「水滸聚義」之類的「流寇運動」,沒有甚麼「主義」,基本上都一群生活無著的「流氓」,因著官逼民反,最後自己割地稱王打鬧一番的行動而已。

太平天國並沒有甚麼反帝國的「民族大義」與反封建的「民主理想」。太平天國只是與外國人因著上海利益問題「談不攏」才大打出手的,並沒有甚麼反侵略的民族大義;洪秀全自立為王,又大封諸王,定都天京後更加大興土木、選妃立嬪、生活奢華糜爛,與封建帝王相比,甚至尤有過之,根本談不上「民主理想」,也沒有所謂「共產精神」,總之不是甚麼「革命」,甚至連「改朝換代」都不如。

還有一種較「新穎」的看法,就是指出 太平天國是洪秀全「精神錯亂」的產物,大意是:

洪秀全是出身於那個時代的鄉村平民,「中舉做官」是當時唯一的「出路」。加之他自視甚高,鄉人對他的期望也欣切,「考試壓力」自然就比一般人重。誰料人算不如天算,十五年間四次赴廣州應考,由十四歲考到廿九歲,都一敗塗地,誰都「發癲」啦!

第三次失敗後大病一場,還「燒壞腦」以至精神恍怫大發「異夢」,也是情理之內的事。到第四次還是失敗,則憤而遷怒於「建制」(清朝政府及儒家傳統),於是想到「另走一路」,因緣際會,剛好遇上《勸世良言》中的「另類說法」,於是「深得我心」,以為「我找到了」,再附會幾年前的「異夢」,有意無意加鹽加醋……於是搞出個「拜上帝會」來,最後越搞越大,逼上梁山,就聚眾搞出個古古怪怪的太平天國啦。

說到底,從「拜上帝會」到「太平天國」,一路走來,原來都是他「精神錯亂」的產物而已。

基本上,我十分同意這個「精神錯亂說」,不過……

 


四、都是一樣:我們都是「精神錯亂」!

上述對洪秀全及太平天國的看法,其實都不很特別,我也只是綜合言之,就不故作「學術」一一注明出處了。大家有興趣,大可在搜尋器上打個「太平天國」或「洪秀全」,自己看個不亦樂乎。

若你是基督徒,我倒想我們「見不賢而內自省」,問問我們自己,或問問所謂主流教會:

我們都很「正常」麼?

我們的基督教版本就不「精神錯亂」麼?

我們要非全部,至少是絕大多數,在信仰層面對都是「精神錯亂」的,較之於洪秀全好不了多少,或者更壞。

各種「精神錯亂」,細分有六種型號,不過一般來說,有其一就必有其他,請見下文。


1、異夢型--標榜特殊、追逐神秘的「精神錯亂」

一開始,當閉上雙眼後,他看見一龍、一虎、一雄雞進了他的屋,隨即又看到有許多人奏著音樂抬著一頂美麗的轎子走上前來,邀請他坐進轎中,然後肩輿而去。……他們很快就來到一個熠熠生輝的地方,許多容貌悅人的男女聚集在兩旁向秀全敬禮,表現出極大的欣喜。……後來,他們進入了一個其富麗堂皇難以描繪的大廳。一位令人肅然起敬的老人留著金髯,身穿黑色長袍,正儀表堂堂地坐在最高的位置上。(洪秀全之異夢)

在信仰上總想追尋一些「特殊經歷」,講「見證」總要標榜一些「奇人奇事」,談「呼召」也要繪影繪聲講「特殊指引」,這些不都是極為常見的「信徒現象」麼?信主廿多年,筆者就看過、聽過為數不少這類「見證」。

我非常疑心我們只是「馬後炮」,依「成敗論英雄」的準則來指責洪秀全「發異夢」是多麼多麼的不對。以下的例子,不也是一樣地「發異夢上天堂」麼?其中好些「夢境」與洪秀全的不遑多讓,但今天卻都成為了教會的「暢銷書」哩!

    

明明白白的聖經擺著不看,不去善用正當的理性分析判斷,卻去追逐「特殊經歷」,實質與「吸大麻」無異,「以幻為真」,是信仰上的「精神錯亂」。

當然,「夢」也可以講得表面上很「平和」甚至「正氣」,不像洪秀全的古怪,也不似上面的「靈異」。譬如:

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

夢,改變世界!

為上帝「發夢」!

五年內教會增長一倍,十年內福音遍傳天下……

然而,這些念念不忘「發夢」的口號,無視真實的人間苦罪,無視人生的限制和世界的困境,卻表現到比上帝還要有「信心」,不都是些「天方夜談」麼?不都是「精神錯亂」麼?


2、使命型--朕即天下、捨我其誰的「精神錯亂」

一開始,當閉上雙眼後,他看見一龍、一虎、一雄雞進了他的屋,隨即又看到有許多人奏著音樂抬著一頂美麗的轎子走上前來,邀請他坐進轎中,然後肩輿而去。秀全對自己所受的榮寵極為驚訝……(醒來,洪秀全對父親說:)「天上令人尊敬的老人已經下令,世間之人盡歸我統轄,世間之財寶盡歸我所有。」(洪秀全之異夢)

我們罵洪秀全因為貪慕虛榮卻做官不成而「精神錯亂」,胡思亂想變成了「自大狂」,還「自我神化」,不只要做皇帝,還妄想做上帝,好離譜。但各位請撫心自問:「凡人想做皇帝,皇帝想做上帝」,不是很「正常」麼!你真的不想麼?歷史云云,不過是一段「爭做皇帝史」而已!我們只是僥倖,或者不幸,沒有這種「做皇帝」繼而「做上帝」的「因緣際遇」而已。

  

秦始皇、毛澤東、希特拉等等,自然是「做了皇帝想做上帝」之流,不必多言。不過,他們被臭罵的關鍵理由,一是「失敗告終」二是「包裝不好」而已。只要懂得「包裝」,即是將你的「自大狂」充分靈巧地隱藏在某種「替天行道」的「使命」之中,就可不知不覺地將自己「合法神化」啦!

隨後,祂(天上老人)授予秀全一柄劍,命令斬妖除魔,但慎勿傷害兄弟姐妹;另授一塊印,用以降服邪神;……老人又對他說:「放膽去幹這件事,每當你遇到困難,我會出手相助。」說完,祂轉過身對在場的年高德劭者說:「秀全堪當此任。」(洪秀全之異夢)

你說,洪秀全的太平天國不正是這樣「自我神化」麼?--你有所不知了,洪秀全錯就錯在太「土」(到底是「農民暴動」,文化水準自然不高),「偽裝」得太著痕跡,明眼人一眼看穿,就不免惹來大大非議。

說到「偽裝」,洪秀全比毛澤東、希特拉還差,根本不入流不合格。明明拜著「邪神」,卻句句都是「上帝」,說他真不似真,說他假不像假,這些才是一流的經典啊。譬如:

 

另外,又有好一些「很正義」的人指責洪秀全「利慾迷心」,只是利用「宗教招牌」來滿足一己私慾,心理學一點說,是要「補償」自己科舉落敗的「心理缺陷」而已。

我非常同意,不過,我仍要極力強調,這是洪秀全的「正常」而非「異常」。因為宗教理由(包括事奉上帝、服事教會、做傳道人、植堂宣教等等)都是我們用來「補償」或「延伸」自己的「人間成就」的最好藉口,原因是宗教理由是最可以有許多「任人解說」的空間的。

自以為「蒙主寵召」,進而「自命不凡」甚至有「捨我其誰」的心理,在「宗教人士」中是極為普遍的。洪秀全的「神學」裡,雖偶然提兩句耶穌的「救贖功勞」,但真正的「救世主」其實是他自己,耶穌(天兄)只是「助手」而己。但老實說,我非常疑心頗不少的西教士,特別是較早期的,他們不是來中國傳「耶穌是救主」的福音,而是自己來「打救」我們這些可憐還未開化的中國人--潛意識裡,他們自己才是「救世主」,之所以沒有變成洪秀全這麼極端,只是許多偶然因素造成的。

說句實話,頗不少「傳道人」或「準傳道人」,都有某種「自我神化」的傾向,覺得自己既然蒙主寵召,有「使命」在身,就應該有某種「特殊待遇」,結果一旦事不如意,就比一般信徒反應更大、更加「歇斯底里」。明乎此,就知洪秀全並不特別「精神錯亂」。

還有,這種宗教上的「精神錯亂」,最可怕是包裝在某種「同情心」和「救世熱心」裡頭:

(天上老人)隨後將秀全領了出去,令他從上往下看,說道:「看那世上的人啊!盡是些怙惡不悛之人。」秀全鳥瞰世界,見到如此墮落和邪惡的情景,不禁覺得目不忍睹,口不忍言。……當他勸誡時,他經常涕淚縱橫地說:「你們無心敬奉年老的父親,卻與妖魔沆瀣一氣,你們實在沒有心腸 ,一點良心也沒有。」……他整天都極為虔誠地反覆唱歌、哭泣和勸善懲惡。(洪秀全之異夢)

同情心是好的,救世悲情也絕對不是壞的,但一旦「自我神化」,忘了救主是基督而不是他自己,就會使這人「精神錯亂」,無限化他在「大使命」中的角色,最後,甚至做出最荒誕和最兇殘的事。


3、一神型--泛論創造、架空基督的「精神錯亂」

後來,他們進入了一個其富麗堂皇難以描繪的大廳。一位令人肅然起敬的老人留著金髯,身穿黑色長袍,正儀表堂堂地坐在最高的位置上。祂一看見秀全就開始流淚,並說道:「世間的人無一不是我所生所養,他們吃我的飯,穿我的衣,但沒有一個記往我和尊敬我;更有甚者,他們居然拿我所贈的東西來敬奉魔鬼;他們有意識地背叛我,惹我發怒。你千萬不要效仿他們。」(洪秀全之異夢)

在洪秀全的「神學」裡面,基督及祂的救贖根本全無角色。在洪秀全最主要的「神學著作」,譬如《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訓》和《原道覺世訓》裡頭,重心只是一個泛泛的「一神創造論」,核心只是「只拜真神不拜邪神」,並由之推演出來的「天下一家說」及「斬妖除魔說」。基督救贖論及三一神觀都根本不存在。

在較後的作品裡,譬如定都天京後的「天王詔旨」(太平天國辛酉年十一年二月十八日),對基督救贖表面提到了,譬如:

太兄替出大功勞(天兄耶穌代贖的功勞很大)

不過,字眼上似很「正統」的基督救贖論,看看上下文,就知道根本是一塌胡塗:

爺哥朕幼坐天國,同世一家同福樂(天父、天兄、我〔洪秀全本人〕及我的兒子〔幼天王〕齊坐天國共享福樂)

無天無父該洪雨,無兄無日罪難消(目中無父該滅於洪水,目中無耶穌〔兄〕和我〔日,洪秀全自稱〕不得赦罪)

爺生哥朕實同胞,故今哥朕同登極(天父生耶穌〔哥〕與我是同胞兄弟,所以今天一起作王啦!)

說來說去,洪秀全既然自命他也是「神的兒子」,與耶穌(天兄)是「同質」的,如此一來,耶穌基督的獨特性就蕩然無存了。而且,就實際下凡救世的「大使命」來說,洪秀全才是主角,耶穌只是助手而已。【詳見下文】

至於聖靈呢?更是可笑:

靈就是風風勸慰,使風之職是東王(聖靈就是風,負責勸導安慰,執行此職的是東王--楊秀清

三位一體中的聖靈,竟然也成了「肉身」,胡里胡塗化身成了東王楊秀清。

總之,正統基督信仰裡的三一神觀,在洪天王的「神學」裡是不存在,甚至被公然否定的。據「天王詔旨」(太平天國辛酉年十一年二月十九日),洪秀全明明白白的說:

況哥坐爺之右手。若是同一將誰坐……

士提反證哥立右,父大過子總無差……

若是同一祭誰人?以己祭己無此情……

總之,洪秀全指出上帝與耶穌「父子同一」是於常理不合的。其實,最「不合」是太平天國的「國情」,因為如此一來,洪秀全自稱他是「上帝次子」和「耶穌弟弟」的神化身份就站不住腳了。

異端,洪秀全自然是極露骨的異端。

不過,我懇請大家用心細想,今天,泛濫成災的那種一味強調甚麼「改良社會」、「環境保育」、「發展文化」、「尊重文明」的所謂基督教神學,其實不過是某種泛論「創造」的「一神觀」而已,對基督及祂的救贖工作往往輕描淡寫,甚至刻意打壓,與洪秀全的「獨一神觀」並無根本分別。更因著只講「一神」而輕看基督,「共濟會的含混一神觀」就有機會大大地滲透教會,不知不覺地將教會異端化了。

最新消息,代表十一億天主教徒的「偉大的教宗」現正訪問中東各國,走訪各大宗教聖地,宣揚著某種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回教及猶太教,皆因「共拜一神」而可以彼此認同合一之說--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509/8/c3kd.html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510/3/c3o9.html

若是某某「政客」說各大宗教要和平公處,不要互相殘殺,我不反對;但以「教宗」身分說出這種話,與洪秀全的「一神神學」何異?--是徹底架空耶穌基督,踐踏基督寶血的卑鄙大罪。

明明是「基督教會」,口頭說相信三位一體,卻可以只空空泛泛地講「一神」,而淡化基督、矮化十架,大夥兒還若無其事,這不是「精神錯亂」又是甚麼?


4、誡律型--自我聖化、行善立功的「精神錯亂」

當秀全離開轎後,一位老嫗將他領到河邊,對他說道:「你這污穢的人啊,為甚麼和那邊的人為友,以至弄骯髒自己呢?現在我必須替你洗乾淨。」洗畢,秀全和一群年高德劭的人走進一座大的建築,他注意到這群人當中有許多是古代的聖賢。……秀全注意到這座建築四周的牆壁上有許多刻有勸善誡惡之言的木牌,遂一一閱讀。(洪秀全之異夢)

在洪秀全的異夢中,我們發現其中的「洗禮」,「啟示」給我們的是某種「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道德意境,而不是象徵耶穌基督代死與赦罪的信念。而天堂裡頭的「刻有勸善誡惡之言的木牌」和同場出現的「古代的聖賢」,更同樣強化「道德主義」的意味。

 

人的「宗教意識」極難擺脫行為主義、道德主義和戒律主義的陰影

事實上,洪秀全在他的「神學著作」中,極力宣揚了許多「誡律」和某種嚴格的「道德生活」(他自己做不來是另一回事),透露出「做好人」才是「得救之路」的教訓,甚至所謂「獨拜一神」也不過被演繹為「做好人」的一個最基本的要求而已。至於基督贖罪的信息,根本是含糊不清,甚至是不存在的。

不過,大家只要老實,就知今天的主流教會,基督救贖論同樣是含糊不清的。許多基督徒滿腦子仍是行為主義的觀念。這種一面說接受基督救贖一面又不斷「靠行為」的「精神錯亂」,可以表現為多種形式,

較「負面」的,譬如:

整天疑神疑鬼,擔心自己不知做錯甚麼又會招來「天譴」。

從早到晚「數算自己的罪」,怕認不徹底,領主餐時就「吃喝自己的罪」。

較「正面」的,譬如:

著力過某種「敬虔」生活,卻不知所謂敬虔端正,不過是貴族階級或中產階級的「庸俗粗鄙」。

標榜通俗的泛泛的「善行」,以之作為一個人的信仰的「見證」,卻實質淡化和矮化基督信仰。

念念不忘追求完全聖潔、徹底無罪的生活,將基督贖罪的果效莫名其妙地限定在「信主前」。

口口聲聲說我們「不能自救」,說「全賴恩典」,還頭頭是道說甚麼「因信稱義」,卻一朝到晚在「死命自救」,這是今天教會裡最嚴重的一種「精神錯亂」現象。


5、天國型--天下一家、現世福音的「精神錯亂」

隨後,祂(天上老人)授予秀全一柄劍,命令斬妖除魔,但慎勿傷害兄弟姐妹;另授一塊印,用以降服邪神;……老人又對他說:「放膽去幹這件事,每當你遇到困難,我會出手相助。」說完,祂轉過身對在場的年高德劭者說:「秀全堪當此任。」……(醒來,洪秀全對父親說:)「天上令人尊敬的老人已經下令,世間之人盡歸我統轄,世間之財寶盡歸我所有。」(洪秀全之異夢)

我們指責洪秀全搞「政教合一」,借「天國」之名建「人國」之實,將永恆的天國信仰強拉到在今生現世「兌現」。

不過,今天不是滿街都是「現世福音」麼?

 

有許多人仍以為美國之類的國家已經差不多「兌現」了天國,以為真可以將世界「基督化」和「福音化」,以為「x年」內福音就可遍傳天下,而天下一家的「大同天國」就可以這樣漸進式地實現人間……

有許多人羨慕的其實是這種根本不需要末世觀的「今世福音」!一切福樂應許都可以在今生「兌現」……

你已經有多久沒聽過這樣的信息?

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 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你們要記念我從前對你們所說的話:‘僕人不能大於主人。’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若遵守了我的話,也要遵守你們的話。……

我已將這些事告訴你們,使你們不至於跌倒。 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 他們這樣行,是因未曾認識父,也未曾認識我。 我將這事告訴你們,是叫你們到了時候,可以想起我對你們說過了。……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痛哭、哀號,世人倒要喜樂;你們將要憂愁,然而你們的憂愁要變為喜樂。……

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已經多久沒有人告訴你:「天國」,是要「盼望」的!

許多基督徒開口閉口說「盼望天國」,但實質盼望的只是一個「人國」,一個可以將一切幸福「兌現」於今生現世的「人國」。這,不也是一種非常病態的「精神錯亂」麼?


6、斬妖型--神魔大戰、直接救世的「精神錯亂」

隨後,祂(天上老人)授予秀全一柄劍,命令斬妖除魔,但慎勿傷害兄弟姐妹;另授一塊印,用以降服邪神;……秀全的病狀和異象持續了約40天,在這些異象中,他經常遇見一位他稱之為長兄的中年人,此人教他如何行動,不辭鞍馬之勞地陪伴他四處搜尋邪神,並且幫他殺死和消滅他們。……他幻覺自己追殺群魔到天涯海角,每到一地,必與它們交戰,直到將其消滅。每當獲勝,他總是開懷大笑地說:「它們抵擋不了我。」(洪秀全之異夢)

我們看到洪秀全「斬妖除魔」的異夢,就覺得他粗鄙可笑。但請大家記得,今天,「增長」最快的「教會」,正是走這一路數的靈恩派教會。他們的書刊聚會,充滿了「治病趕鬼」,「斬妖除魔」的「見證」,譬如:

 

不錯,聖經叫我們抵擋魔鬼,指的是抵擋牠的誘惑與迷惑,而「聖靈之劍」則是真理之劍,最大的用處,正是要識破魔鬼冒充上帝或天使的假面與謊言。但上帝沒有給我們「斬妖劍」,沒有吩咐我們「消滅魔鬼」。就連主耶穌第一次降世時要消滅魔鬼的作為,也是指牠誘使人不信上帝的作為,卻不是「斬妖除魔」,完全消滅魔鬼。徹底剷除魔鬼,是基督第二次來時的工作。

基督徒的使命,自然也不是去「斬妖除魔」,主基督更不是我們「斬妖除魔」的「助手」。我們的使命,是叫人承認自己的無力自救,悔改歸主。

至於這種「斬妖除魔」的說法,暗地裡,一是使人相當「自信」,口說靠上帝或靠基督云云,其實「主角」還是自己,將自己的「特異功能」捧到可以「替天行道」的境地。二是矮化上帝,以為上帝非要與惡魔大戰數十百回合,還要我們「出手」,否則就不能制勝。三是抬舉魔鬼,把牠捧到成了可以很大程度「獨立行事」的另一個「神」。四是架空基督救贖,將「救贖工作」歪曲為某種「神魔大戰」,核心變成暗地裡叫人更驕傲的「打敗惡魔」,而不是叫人放下自己順服上帝的「打敗自己」。

當然,正如洪秀全當年將「斬妖」的意義「擴大」為消滅政治上的敵人--清朝,則今天,我們也大可將「斬妖」定性為任何我們看不順眼或阻我們「建立自己的太平天國」的障礙,譬如「恐怖分子」--

嘴巴裡整天說著信靠耶穌基督的贖罪工作,但滿腦子都是如何打敗這樣那樣的「惡魔」來「自我解救」的想法,將耶穌降格為「米迦勒」式的「武裝天使」,這也是今天教會裡最嚴重的「精神錯亂」之一。


總之,在信仰實踐上,洪秀全及他的太平天國並不特別「精神錯亂」,他只是太「土」、太「坦白」了,相類似或更嚴重的「精神錯亂者」,包括:

1、異夢型--標榜特殊、追逐神秘的「精神錯亂」

2、使命型--朕即天下、捨我其誰的「精神錯亂」

3、一神型--泛論創造、架空基督的「精神錯亂」

4、誡律型--自我聖化、行善立功的「精神錯亂」

5、天國型--天下一家、現世福音的「精神錯亂」

6、斬妖型--神魔大戰、直接救世的「精神錯亂」

當然還有最多的「混合型」,我疑心,滿街都是!

 


結語、請繼續等!--我們的「使命」

在基督信仰裡,「天國」,是一個必需與「等待」同時並存的概念。

我們最大的使命不是「引入」天國,而是「自己等待」並「勸人等待」天國。

天國終會降臨,人間苦罪必會過去,必有新天新地--這是福音的「一半」;

我們若承認叛逆之罪,追隨基督歸回上帝,就可得享天國--這是福音的「另一半」

勸人耐心等待天國降臨,不要中途變節,不要妄想自救,這就叫「傳福音」。

任何妄圖將天國兌現於人國的說法,都是假福音,與「太平天國」無本質分別。

記得主的話:

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

彼拉多就對他說:「這樣,你是王嗎?」

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 (約翰福音18:36-37)

我們承認天父是創造主,但不必認同那種泛泛的,與「自然神論」及「共濟會信仰」無甚分別的「空泛一神論」以至架空基督及祂的十架救贖。我們也信這是天父世界,信上帝掌管著這世界,但不必認同那種庸俗混淆的「現世福音觀」,以至架空基督的再來與審判。

若你心清目明,就知道空泛一神論」否定了基督的第一次降世及祂的救贖,「現世福音觀否定了基督的第二次降世及祂的審判,最終,就是要徹底架空基督,宣揚一個無基督無十架無審判也無天國的假福音。

其實,我們也相信「人間天國」,就是有一天,「天國」必會降臨人間。我們不相信的,只是那些像「太平天國」那樣,由「人工合成」的,用「人國」冒充出來的「偽天國」而已。

洪秀全的太平天國是一場信仰上的「精神錯亂」,是的,但願我們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