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9年3月(第54期)


本期導讀

1、故事地圖

為了讓大家看得比較分明,請先參看下面的故事地圖及其註解,特別留意各地點、事件及時間順序的關係。

蘭塞:摩西帶著以色列人從這裡出發離開埃及。

紅海(蘆葦海):估計以色列人在此過紅海(紅海Red Sea可能是蘆葦海Reed sea的誤譯)。

第一個米利巴(汛的曠野):出埃及大概個多月後,以色列人因為沒水喝而大吵大鬧,上帝吩咐摩西擊打磐石出水給他們喝,並未予以責罰。

西乃山(何烈山):出埃及三個月後,他們到了西乃山,摩西在山上領受上帝頒佈的誡命,但百姓竟在山下拜金牛犢,惹來上帝大怒,幾乎要滅絕他們。此後,上帝對以色列人的犯罪背叛,多有嚴厲責罰,亦多次賴摩西居間「調停」。

加低斯:出埃及兩年後,他們到了迦南南方的加低斯。摩西派出十二探子打探,除約書亞和迦勒外,其他都報惡訊,認為不可能攻取迦南,百姓大發怨言,結果惹來上帝震怒,責罰他們除約書亞兩人外,當時二十歲以上的成人(即第一代)都不得進入迦南。從此百姓就在曠野「滯留」三十八年。三十八年後,第二代回到這裡出發,輾轉北上摩押地(約旦河東),準備進入迦南。

第二個米利巴(尋的曠野):再出發後不久,第二代的百姓又因為缺水吵鬧,摩西又再擊打磐石出水,但這次卻只有摩西本人(亞倫只是陪襯)被上帝責罰,不許他進入迦南應許之地。

何珥山:不久,摩西的哥哥亞倫就在此離世。

什亭:以色列人最後集結於此,預備進攻迦南,卻在此受不住引誘參與當地人的巴力崇拜與邪淫活動,遭上帝用瘟疫擊殺了二萬四千人。

尼波山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前夕,上帝只許摩西登這山上遠眺,卻不許他進入迦南。最後,摩西在山上去世並葬在約旦河東摩押地的某山谷裡。

耶利哥:摩西死後,百姓在約書亞的帶領下過約旦河攻打迦南,最先攻取的就是耶利哥城。

2、參考經文

以下相關經文,大家可以先行閱讀,或到有需要時才參考。

(1)出埃及記一至三十三章

(2)民數記十一至二十八章

(3)申命記一至四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章

(4)詩篇八十一、九十五、一百零六篇

(5)以賽亞書五十三章

(6)馬太福音十七章

為使行文流暢,「演義」中的引文及典故,恕不一一註明出處。坊間網上,有許多經文搜尋工具,要查明經文及典故的出處,諒無難度。

敬告諸君:

俄網絕對沒有「取代」聖經的意圖,反之,我深願各位讀過俄網今期的「演義」之後,能更加愛慕深思細讀聖經的原話。

聖經給某些「學者」與「牧師」搞得死氣沉沉是一回事,但聖經本身卻是「神來之筆」,絕對精采絕倫。筆者的所謂「演義」,實在未及其萬分之一。之所以還要寫出來,只是想幫大家「解毒」,好讓各位較能看出聖經的本來面目而已。餘下的工夫,仍要上帝的恩典和各位自己的努力。

 


第一回:尋的曠野,百姓喧囂

    尼波山上,志士無言

想到明天終於「再出發」了,這晚,摩西怎麼也合不上眼。

他起來,走出營外……

今夜星光燦爛,他不期然想起那段遠古的故事(更何況那是他自己的手筆)--

上帝於是領亞伯蘭走到外邊,說:「你向天觀看,數算眾星,能數得過來嗎?」

又對他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

亞伯蘭 信耶和華 ,耶和華就以此為他的義。

「主啊,我也信……」摩西低頭默禱。

耶和華又對亞伯蘭說:「我是耶和華,曾領你出了迦勒底的吾珥,為要將 這地 賜你為業。」

「是的,這地--」摩西忽而抬頭,往北方極目遠望。

這是尋的曠野加低斯,就在西乃半島的東北部,迦南地的南方,與應許之地只有一步之遙。

本來,三十八年前,他們已經來了一趟。那一趟,摩西派十二探子進去打探迦南情況,回來,卻除了約書亞和迦勒外,其他的都報上壞消息,說他們根本不可能攻取迦南,進去必是送死無疑。於是百姓大吵大鬧,哭哭啼啼,還嚷著要另立領袖帶他們回埃及去。接下來……

摩西不想想下去了,總之,就是這樣,出埃及的第一代,從此就在這西乃曠野「住」了下來。(說是「飄流」只是曲筆,其實只是「滯留」,說「飄」,因為這裡畢竟不是「應許之家」。有家不歸就是「飄」,摩西自然明白。)而且,他們在此一「住」就是三十八年了。若從出埃及的日子起計的話,更是足足的四十年了。

「四十年了,是的,又是一個四十年了!」摩西又再低頭,喃喃自語。

摩西知道,他一輩子都在等待、都在守候,而且一等、一守,無巧不成話,洽洽都是四十年--但人生能有幾多個四十呢?

摩西卻有三個「四十」之多,但這不過意味,他一輩子就消耗在這三個「四十年的漫長等待」之中。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

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

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

轉眼成空,

我們便如飛而去。(詩 90:10)

這是摩西自己寫的。常人的兩個「四十」(八十歲)已經夠受了,而他竟有三個之多。

第一個四十,是在埃及王宮。那時,他貴為王子,但他的心,卻在天天等待,等待著與他的骨肉同胞們相認。四十年後,他出去了,要看望他在苦難奴役裡的同胞骨肉,甚至出手救助他們,重手殺死了一個埃及人。摩西以為他們會明白,但是,他們不明白--是的,「不明白」,摩西一輩子都不被明白--風聲洩漏,於是,他只好逃亡,逃到米甸曠野去。

在那米甸曠野,一等,又是等了四十年。在他裡,摩西算是成家立室了,兒子也生了兩個。但他知道,他只是一個寄居者,他不是米甸人,正如他當初不是埃及人一樣。他似乎還是在等,不過,這回,他卻已不敢想象,自己究道在等著甚麼--

「我愛同胞,但他們愛我嗎?」這問題問足了四十年。

終於,在西乃山下,他遇見了上帝,或說上帝遇見了他。半推半就下,他應承了重返埃及,戰戰兢兢地,要回去救出自己的骨肉同胞,領他們到上帝應許之地。這已是他的第二個四十,即八十歲時發生的事了。

沒想到,出埃及至今,又是一個四十年了。

這四十年,摩西卻又在等甚麼呢?

是等「死」,不過,不是等他自己的死,而是等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都死光了,再領著第二代的以色列人進迦南。人生,還有比這個更蒼涼的等待嗎?

今天,算是「等」到了--真的差不多都「死光」了。摩西自然想起,就在沒幾天之前,她的大姐米利暗,就是死在這裡、葬在這裡的。還有,他的二哥亞倫也都一百二十三歲了,已經老態龍鐘得不成樣子。

「我呢?--」摩西忽然想到自己。

「我可以進入迦南嗎?」

這年,他一百二十歲了,但仍然精神矍爍,不似他的哥哥亞倫。卻不知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

終於等到了天明,出發了。

一夜裡百感交集,但想到這畢竟是個「新開始」,摩西就抖擻精神,披上外袍,走出營外。

百姓紛紛在營外列隊集結,摩西看著這出埃及的第二代,心中只是默唸:

「孩子,不要像你們的父母輩啊!」

不過,良善的願望,總是不容易成真。

摩西望著在浩浩蕩蕩中「再出發」的百姓,不期然又想起四十年前,在埃及的蘭塞,差不多一樣,或者是更加壯觀的場面。只是那一代的人,如今,都不在了。

「孩子,不要像你們的父母輩啊!」

摩西的千言萬語,都化成了一句話。

...

「他……他們又……又 " 來 " 啦!」這是亞倫的聲音,從營外傳來,卻是有氣無力。

「又 " 來 " 甚麼啦?」摩西口中應著,但心中有數。

摩西走出營舍,門外,除了在發著抖的亞倫外,早就聚集了大夥群眾。

「我們的父母輩都死在耶和華面前了,我們恨不得與他們同死!」他們說。

他們不知道,這話卻深深刺痛了摩西:

「孩子,就是不要像你們的父母輩啊!」

他們卻不理會,只是七嘴八舌--

「你們為何把耶和華的會眾領到這曠野,使我們和牲畜都死在這堜O?

「你們為何逼著我們出埃及,領我們到這壞地方呢?

「這地方不好撒種,也沒有無花果樹、葡萄樹、石榴樹,又沒有水喝!

百姓越鬧越大。摩西無言,只向亞倫打個眼色,叫他跟著他去。

...

他們離開仍在吵嚷中的群眾,來到會幕門口,俯伏在地;耶和華的榮光向他們顯現。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你拿著杖去,和你的哥哥亞倫招聚會眾,在他們眼前吩咐磐石發出水來,

「水就從磐石流出,給會眾和他們的牲畜喝。」

於是摩西照耶和華所吩咐的,從耶和華面前取了杖去。

一路上,摩西只是心中嘆息:

都四十年了,都第二代了,怎麼 還是一樣

摩西禁不住想起差不多四十年前,剛出埃及不久,他們的父母輩到了汛的曠野,就曾因著沒水喝而大吵大鬧、怨天尤人。那次用杖擊下出來的水源,後來就叫米利巴水。摩西一路想著,一路握著手中的杖,緊緊的。

摩西、亞倫招聚會眾到磐石前。

摩西說不出自己心裡是悲涼、是生氣,還是擔憂,就說:

「你們這些背叛的人聽我說,你們以為是我為你們使水從這磐石中流出來嗎?」

說罷,摩西舉手,用杖擊打磐石兩下,就有許多水流出來。

百姓只管搶著喝水,還盛口去喂飼他們的牛羊,顧不得摩西在生誰的氣。

忽然,天上來了另一把生氣的聲音,生的卻是摩西的氣。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

「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

「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

「……」摩西愣住了。

...

百姓早就散了,天上的聲音也默然了,摩西、亞倫,也相視無言。

天地,從未這樣靜穆過。

驚魂甫定後,摩西想到當天發生的事,與四十年前在汛的曠野的米利巴發生的事情,實在太過「神似」,於是,就把這個也是用杖擊打出來的水源,也叫作米利巴水--米利巴就是爭鬧的意思。這是後話。

不過,倒也不完全相似--

兩次,鬧事的都是百姓;兩次,鬧事的百姓都逍遙法外;

但這次,被罰的卻是摩西自己……

...

這夜,又是一個失眠之夜。

摩西獨自一人,又來到會幕前,低頭下拜:

「主耶和華啊,你已將你的大力大能顯給僕人看。

「在天上,在地下,有甚麼神能像你行事、像你有大能的作為呢?」

他微微地抬起頭來,仰望繁星,前所未有地,為自己祈求:

「求你容我過去,看約旦河那邊的美地,就是那佳美的山地和黎巴嫩。」

天上默然良久,然後,有聲音說:

「罷了!你不要向我再提這事!」

然後又默然良久,那聲音再說:

「你且上毗斯迦山頂(即尼波山)去,向東、西、南、北舉目觀望,因為你必不能過這約旦河。

「你卻要囑咐約書亞,勉勵他,使他膽壯;因為他必在這百姓前面過去,使他們承受你所要觀看之地。」

「……」

從此,摩西就再也沒有向耶和華「提這事」了。

...

繼續行程,卻不多幾日,亞倫就在何珥山上去世了。

所謂「不得進迦南」的責罰,對亞倫來說實在沒有甚麼的--他已經一百二十三歲,早就老得不成樣子,那裡禁得起進入迦南後的連場爭戰。死在這裡,於他,倒是個不錯的安息。

摩西,雖已一百二十歲了,卻是眼目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敗--然而,他卻不得進入迦南,這,才算是 責罰 呀!這就好比把一個本來垂死昏迷的病人喚醒,要他清清醒醒地等待著自己的死亡……

...

自然,路上還有一些曲折。但曲曲折折地繞過了以東地後,百姓終於順利到達摩押地,並在上帝大能的手幫助下,不消幾下,就消滅了亞摩利王西宏的國和巴珊王噩的國,在約旦河東站穩了陣腳。

最後,以色列人在什亭集結大軍,與迦南地的耶利哥城隔河相望。

「等了三個四十,一百二十年了,終於到達 " 家門 " 了。」摩西想著,卻有說不出的滋味。

就在這天,耶和華吩咐摩西說:

「你上這亞巴琳山中的尼波山去,在摩押地與耶利哥相對,觀看我所要賜給以色列人為業的迦南地。

「你必死在你所登的山上,歸你列祖去,像你哥哥亞倫死在何珥山上,歸他的列祖一樣。

「因為你們在尋的曠野,加低斯的米利巴水,在以色列人中沒有尊我為聖,得罪了我。

「我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地,你可以遠遠地觀看,卻不得進去。」

摩西確也不再「提這事」了,就領命從摩押平原,登上了與耶利哥相對的毗斯迦山頂,也就是尼波山。

尼波山上,耶和華把基列全地直到但,拿弗他利全地,以法蓮、瑪拿西的地,猶大全地直到西海,南地和棕樹城耶利哥的平原,直到瑣珥,都指給摩西看。

摩西看得入神之際,上帝對他說:

「這就是我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之地,

「說:我必將這地賜給你的後裔。

「現在我使你眼睛看見了,你卻不得過到那堨h。」

摩西默然不語。

 


第二回:英雄氣短,少年入夢

    千年一案,積恨難翻

話說神州大地的南方小島上,有一個少年人,此刻也是默然不語,卻是心中有氣:

「哼!真想不到連上帝也是這般胡塗,就算摩西有錯,總不成罰他不許進入迦南吧!?

「還有那夥百姓,天天鬧事,上帝卻不去管,任由他們逍遙,卻在摩西身上找渣子!」

那少年放下手中的聖經,合上了,因為實在氣得不能再讀下去。

他原以為岳飛、屈原,已經是人間「極慘」,沒想到摩西的境遇,卻是更加淒涼。

但一如以往,這少年猶是心有不甘,於是又再翻開聖經,要再讀下去,誓要讀出一個「了結」出來。

只見他還拿出紙筆,攤開了,畫成表格模樣,像是要記甚麼賬似的。

然後,就在上端寫下五個大字--

--《摩西沉冤錄》--

如是地搖頭幌腦,讀呀讀的,寫呀寫的,燈光卻忽而暗淡下來……

...

待到燈光再亮,少年人赫然發現,自己已不知身在何方。

眼前所見,端是「公堂」模樣。

中間是一張高高的案桌,坐著一位「大人」,衣冠裝束,卻是不中不西,不像知縣,又不似法官。但看他頭頂上「公正嚴明」的四個大字,就知道必是個「大人」無疑了。

正猶疑間,一個師爺或說法庭助理,翻開了一本冊子,上書「摩西沉冤錄」……

少年人愣了一愣:

「這書倒也面善,卻不知幾時見過呢?」

但見到「摩西沉冤」數字,就心中暗想:

「莫非這裡就是為摩西昭雪沉冤的 " 所在 " ?」

說是「所在」,因為實在弄不清這是中式官府還是西式法庭。

「把原訴人帶上!」冷不防「大人」忽然開口講話,把那少年嚇了一跳。

「誰是原訴人呢?」少年人心中吶罕,四周張望。

正想著,忽然兩脅一痛--原來早被兩個官差(或庭警)夾著,半拖半拉地帶到「大人」面前。

「哼!這案子查無其事,只是有你這等閒人,無端要為摩西伸個甚麼冤,卻也多事!」

這少年沒想到自己私下為摩西鳴個不平,竟真正搞出一場公堂審訊,正是疑幻疑真。

「但為免你終日胡思亂想,敗壞綱紀,也克盡本府教化蒼生之職,人來--」

「人來甚麼啦?」那少年嚇得張大嘴巴,怕是要「痛打四十」或「拉出去斬」了。

「人來--傳各方證人出庭作證--」

少年人這才鬆一口氣。

只見堂後隨即冒出一大群人來,分列在左右兩旁。

左邊的,多是黑衣白領,有幾個肩上還搭著紅色的緞帶,一看便知是「牧師」模樣。

右邊的,是西裝筆挺配各色領帶,幾位還架著金絲眼鏡,一看便知是「學者」裝煌。

...

「事情是分明擺著的!」先是一位黑衣白領牧師模樣的開口講話。

「上帝金口已開(除非你不信上帝)--」說著瞟了那少年人一眼,少年人心中一涼。「民數記二十章十二節: "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 " 這還不夠清楚麼?」

「不是嗎?」

「對啦!」

「還用說麼?」幾個牧師交頭接耳,紛紛應和著。

「相類的經文還多著,民數記廿七章十四節、申命記三十二章五十一節,還有詩篇一零六篇三十二節……」這黑衣白領牧師模樣說得更是神氣十足。

接下來,他著意拍打手上的黑皮聖經,說:

「證據俱在,實在毋須多說!」

眾人紛紛點頭說好。

過了一會,另一位灰袍白領,也是牧師模樣的,清清喉嚨,用比常人高一調子的腔子說話:

「其實也不必看聖經喇!--教會領袖嘛,身為群羊榜樣,怎能如此大發脾氣、亂打磐石、不識大體?」

接著又搖搖頭、嘆嘆氣:

「這摩西忠心實在是忠心,卻就是晚節不保,不能有始有終,可惜呀!可惜!--」

接著目光橫掃全場,把腔子再提高一個調子:

「各位,正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好自為之呀!」

各人又是擾攘一輪,然後又平靜下來。

「品格這一層自然不在話下--」終於有一個棕色西裝學者模樣的開口說話。「不過,釋經這一方面,我想還是要仔細一些。」

說著他不知從那裡打開了一部投影機,打出了一個畫面來。

「大家看--」只見他伸手向畫面指劃著。

「出埃及記十七章說的擊打磐石出水事件,是上帝明明吩咐的,那一趟, " 擊打磐石 " 自然沒有問題。但是,大家看這邊--民數記二十章卻不是同一回事啦,上帝明明說是 " 吩咐磐石 " ,摩西卻擅作主張 " 擊打磐石 " ,沒有徹底遵行上帝的吩咐,這就出亂子了!還有……」

「我要補充一點--」一個披著紅色緞帶的老牧師(或者主教吧)沒等對方說完,就開口「補充」了。

「這其實也不僅是釋經的問題--摩西錯就錯在太相信自己的經驗,以為上一次是擊打磐石,今次也一定又是擊打磐石,沒肯仔細聽清楚上帝的吩咐。……咳咳……」

他咳了幾聲,頓了一頓,再說:

「時移世易,與時並進,大家看我一把年紀,仍不斷求進。摩西卻停留在四十年前的老經驗,實在難辭其咎呀!」

說罷博得全場好一陣掌聲。

掌聲持續了半分鐘吧,那少年卻已經豎起了全身的汗毛。

「見大家說得高興,我也來說兩嘴吧!」只見一個打著紅色領帶的學者,徐徐的開口說話。

「談到釋經,我認為問題倒在 " 杖 " 這方面--」說著露出一個神秘的眼色。

「大家說 " 杖 " 象徵著甚麼呢?--當然是權力--耶和華上帝的權力。大家想想--」他把聲音大大提高。「摩西拿著上帝的權杖,但用的,卻是他自己的方法,這就是僭權、越權呀!」說得鏗鏘有力。

「有道理呀!」

「果然有見地呀!」

「難怪上帝生他的氣呀!」

眾人隨聲應和,一致好評。只見他托一托紅色領帶,大方地接受了大家的恭維。

「不過--」忽然,又一個海藍色西裝中間分界的學者揮一揮手,示意大家安靜,聽他說話。

「各位老兄,咱們是基督教嘛--」

「對,這又怎樣?」幾個人異口同聲問道。

「那麼--」那海藍色西裝中間分界的學者豎起食指一揮。「說到骨節眼處,就不能不提基督啦!」

「這個當然啦!」所有牧師與學者都表示同意。

「大家道 " 磐石 " 預表著甚麼嗎?--」他繼續著。

「基督--是基督呀!第一次擊打磐石出水,預表基督受擊打流出寶血呀!這寶血,大家知道,流一次就夠啦!但你們看,這摩西,竟第二次擊打磐石,還兩下呀!兩下呀!--這就不只是 " 重釘 " ,是 " 三釘 " 基督上十字架啦!」

「這還了得嗎?」

「反了!反了!」

「真想不到這摩西有此歹毒……」

「我早說他是 " 舊約餘孽 " 呀!」

「他還有 同 黨 嗎?……」

聽到「同黨」二字,那少年平生第一次知道甚麼是毛骨聳然,急忙向四周張望,想找大門在哪裡。

「夠了!夠了!--」台上的「大人」終於開口。

「我看各方陳辭己足,意見也基本一致,關於摩西沉冤一案,現在本席宣判--」

...

這少年掩著耳朵逃出夢境,跑到床上,冒出一身冷汗。

只見手上的聖經已經掉在地上,白紙黑字跌滿一地,亂得不成文章……

 


第三回:念念皆仁,竟成末路

    百二年來,冤屈無數

想到不多幾天後,百姓就從這裡「出發」了,這一晚,摩西又是怎麼也合不上眼。

但這感覺,不像四十年前在蘭塞,也不像幾個月前在加低斯。

這是摩押平原的什亭,就在約旦河東,與耶利哥隔河相望,百姓,第二代的百姓,正在這裡聚集,預備著進入迦南。

對於這一代以色列人,他們將要有一個新開始,但對於摩西,這卻是他的終結,或說,一百二十年奮鬥犧牲的「果報」。

摩西一百二十歲了,卻還是太清醒,清醒得一一記得一百二十年來走過的路--

四十歲時,一念之仁,去看望自己苦難中的骨肉同胞,就落得個「殺人犯」的惡名,逃到米甸去隱姓埋名;

八十歲時,又是一念之仁,許諾重回埃及領出自己的百姓,到如今,竟又落得一個「晚節不保」的惡名。

摩西想著:如果--

如果他當初狠下心腸,安心做他的埃及王子……

如果他在何烈山下決絕到底,不應承上帝的「無理」呼召……

如果他接受上帝的順水人情,滅了這群惡徒,立自己的子孫做選民……

如果他在百姓某次發難的時候,就「溜之大吉」……

如果,只消一個「如果」的不同,摩西知道,他的「命運」必不至於這樣。

都是些廢話。

沒有「如果」,「如果」有這個「如果」,摩西就不是摩西了。

這就正如,百姓若不吵鬧,還算是百姓嗎?

摩西忽而失笑。

...

長夜漫漫,摩西卻也未必有足夠的時間,去回想百姓的吵鬧……

記得那年,他冒著危險去見法老,叫他容讓以色列人出埃及去,怎料大事不成,法老竟然硬著心腸,反倒大大加重對以色列人的奴役,百姓想也不想,就向摩西發難了--

願耶和華鑒察你們,施行判斷;因你們使我們在法老和他臣僕面前有了臭名,把刀遞在他們手中殺我們。

出到紅海邊,他們見到法老的大軍追來,又是惡言相向--

難道在埃及沒有墳地,你把我們帶來死在曠野嗎?

你為甚麼這樣待我們,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呢?

我們在埃及豈沒有對你說過,不要攪擾我們,容我們服事埃及人嗎?因為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

過得了紅海,卻也不過三天,因為當地的水太苦不能喝,他們就又起哄了--

我們喝甚麼呢?

個把月後,到了汛的曠野,他們又 "來" 了,還離譜到懷愐在埃及的「好日子」--

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耶和華的手下;那時我們坐在肉鍋旁邊,吃得飽足。

你們將我們領出來,到這曠野,是要叫這全會眾都餓死啊!

那次,上帝給了他們「嗎哪」吃。但不多久,他們就連「嗎哪」都吃厭了--

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

現在我們的心血枯竭了,除這嗎哪以外,在我們眼前並沒有別的東西。

當然,這些還算是「小事」,「大」的,是公然反叛上帝的旨意、惡意質疑摩西的身份。

摩西怎能忘記,那年,他們在何烈山下拜金牛犢的大惡,在西乃曠野裡可拉一黨的聚眾謀反,還有不久之前,就在什亭這地,他們還是受不住引誘,去參加本地人的巴力崇拜,大大犯下姦淫之罪。

不過,最叫摩西難堪的,是他忠於上帝囑託執行公義,卻被千夫所指,說他「濫用私刑」、「居心叵測」……

你將我們從流奶與蜜之地領上來,要在曠野殺我們,這豈為小事?

你還要自立為王轄管我們嗎?

摩西不能再想下去了。

...

埋怨,有十足的原因埋怨;離開,有充份的理由離開。大不了回米甸去,不再受這等閒氣。

辭職,不是沒有試過的,而且為數不少。

有「暗示性」的辭職--

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從你對僕人說話以後,也是這樣。我本是拙口笨舌的。(出 4:10)

以色列人尚且不聽我的話,法老怎肯聽我這拙口笨舌的人呢?(出 6:12)

看哪,我是拙口笨舌的人,法老怎肯聽我呢?(出 6:30)

這是暗示叫上帝「另覓人選」。

也有「明示性」的辭職--

主啊,你願意打發誰,就打發誰去吧!(出 4:13)

這是明示叫上帝「不要搞我」。

甚至還有「死諫性」的辭職--

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慾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現在我們的心血枯竭了,除這嗎哪以外,在我們眼前並沒有別的東西。」……

摩西聽見百姓各在各家的帳棚門口哭號。耶和華的怒氣便大發作,摩西就不喜悅。 摩西對耶和華說:

你為何苦待僕人?我為何不在你眼前蒙恩,竟把這管理百姓的重任加在我身上呢?

這百姓豈是我懷的胎,豈是我生下來的呢?你竟對我說:「把他們抱在懷堙A如養育之父抱吃奶的孩子,直抱到你起誓應許給他們祖宗的地去。」

我從哪堭o肉給這百姓吃呢?他們都向我哭號說:「你給我們肉吃吧!」

管理這百姓的責任太重了,我獨自擔當不起。

你這樣待我吧--

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立時將我殺了,不叫我見自己的苦情。

--民 11:4-15

當然,所有「辭職」都沒有一次「成功」。

四十年了,今天,他竟然還呆在這裡,還在預備著抱送他們到達「家門」……

「是甚麼,是甚麼令我留戀到今天呢?」摩西沉吟著。

其實,摩西當然知道「這」是甚麼,不過,這幾個月來的感覺,卻又有點異樣,令他不解。。

說到這異樣,摩西就不得不回想那日--就是在尋的曠野擊打磐石出水,被上帝責罰不許進入迦南的那日……

 


第四回:朋友之交,此情不再

    知遇之恩,生死難忘

這夜的寂寞,似乎熟悉,卻又陌生。

這樣的寂寞,埃及皇官裡,有四十年,米甸野地裡,又有四十年,西乃曠野裡,也有四十年,本應是熟悉不過的。

不過,摩西卻從未有過這晚上的這種寂寞。

受百姓誤解、屈辱、謾罵,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回了,摩西卻都能一一的默然受過,因為,到了最後,耶和華他的上帝,總要為他出頭,替他討回公道。

記得可拉黨造反的那次--

摩西剛說完了這一切話,他們(可拉叛黨)腳下的地就開了口,把他們和他們的家眷,並一切屬可拉的人丁、財物,都吞下去。這樣,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活活地墜落陰間;地口在他們上頭照舊合閉,他們就從會中滅亡。(民 16:31-33)

上帝為摩西大大地出了一口烏氣。

但最刻骨銘心,畢生難忘的,還是那次--

摩西娶了古實女子為妻。米利暗和亞倫因他所娶的古實女子就毀謗他,說:

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不也與我們說話嗎?

這話耶和華聽見了。……

耶和華忽然對摩西、亞倫、米利暗說:

你們三個人都出來,到會幕這堙I

他們三個人就出來了。耶和華在雲柱中降臨,站在會幕門口,召亞倫和米利暗,二人就出來了。耶和華說:

你們且聽我的話:你們中間若有先知,我--耶和華必在異象中向他顯現,在夢中與他說話。

我的僕人摩西不是這樣;他是在我全家盡忠的。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

你們毀謗我的僕人摩西,為何不懼怕呢?

耶和華就向他們二人發怒而去。(民 12:1-9)

上帝要為摩西伸冤,挺身而出,完全不顧「身分」、不管「儀態」,開口就罵,關切之情.溢於言表。有上帝的全力維護,再多的冤屈,摩西都能一一受過。只是--

今天,上帝待摩西,似乎是「不比從前」了。

今天,百姓又再吵鬧,又再對摩西惡言相向,但上帝卻沒有為摩西伸冤說話。

今天,事實上,冤枉摩西的,正是上帝:

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

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

摩西一陣暈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記憶--雖然,還只是今天白天發生的事。

...

多少次,百姓誣蔑上帝,他就為上帝仗義執言--

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神。他是磐石,他的作為完全;

他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神,又公義,又正直。

這乖僻彎曲的世代向他行事邪僻;有這弊病就不是他的兒女。

愚昧無知的民哪,你們這樣報答耶和華嗎?

他豈不是你的父、將你買來的嗎?他是製造你、建立你的。(申 32:3-6)

多少次,上帝大發義怒,他就為百姓苦苦哀求。

百姓拜金牛犢那回,摩西上西乃山上,苦求了四十晝夜--

唉!這百姓犯了大罪,為自己做了金像。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

可拉聚眾謀反的那次,他又為百姓求情--

神,萬人之靈的神啊,一人犯罪,你就要向全會眾發怒嗎?

摩西一輩子,就是這樣,夾在上帝和百姓中間,做兩下的「調停人」,卻沒想到,到頭來是兩下不討好,裡外不是人。

摩西一輩子都在替別人說話,但今天,卻沒有一個人替他說一句公道話。

今天,他備受冤枉,甚麼「擊打磐石不敬上帝」,完全是「莫須有」的罪名。卻沒有一個人,肯挺身為他仗義執言,連上帝也沒有,因為,冤枉他的,就是上帝。

這是個甚麼世界?!

...

那就 吧! 吧!

四十年來不成功的辭職,今天,終於有了十足的辭職理由了!

摩西卻是默然留下。

不解,是的,摩西很是不解--

「祂待我不比從前嗎?」

「是我自己枉自多情嗎?」

「還是祂待我有詭詐,像流乾的河道?」

眼前的,模糊不清,摩西實在測不透,看不明。

但是,過去的,卻是歷歷如繪,生死難忘。

這一百二十年來的恩義提攜,難道,都是假的嗎?

一個離死不過半步的希伯來人嬰孩,何竟能活到如今的一百二十歲?

一個生來本應注定無知無識的奴隸,何竟成為學富五車的埃及王子?

一個在埃及王宮中可享盡榮華卻不過爾爾的公子哥兒,何竟又成了愛國愛民的熱血志士?

一個在米甸寄居但求苟活一生的流浪漢,何竟成了領著百萬雄師邁向迦南美地的民族領袖?

還有更更更不可思議的,是--

一個凡肉之軀,何竟能成為上帝面對面的朋友!

耶和華與摩西面對面說話,好像人與朋友說話一般。(出 33:11)

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能否親自進入迦南,確是微不足道到不值得「再提這事」了。

摩西揩乾淚眼,不意天已微明。

 


第五回:忘情忍淚,但惜群羊

    鞠躬盡瘁,悄然離世

三十八年前,在迦南地南方的加低斯,第一代的以色列人錯過了一次,沒能進入迦南;三十八年後,第二代的以色列人到了迦南地東方的什亭。這次不會再錯過了。錯過的,只有摩西一人。

摩西知道,他的「死期」已到。

這天,耶和華對摩西說:

「你上這亞巴琳山(尼波山),觀看我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地。看了以後,你也必歸到你列祖那堙A像你哥哥亞倫一樣。因為你們在尋的曠野,當會眾爭鬧的時候,違背了我的命,沒有在湧水之地、會眾眼前尊我為聖。」

摩西確也不提「這事」了。他忘了自己,只想到百姓,就對耶和華說:

「願耶和華萬人之靈的神,立一個人治理會眾,可以在他們面前出入,也可以引導他們,免得耶和華的會眾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

耶和華對摩西說:

「嫩的兒子約書亞是心中有聖靈的;你將他領來,按手在他頭上,使他站在祭司以利亞撒和全會眾面前,囑咐他,又將你的尊榮給他幾分,使以色列全會眾都聽從他。」

摩西於是,更徹底地忘記「這事」,把握著這僅餘的日子。

一面,是努力地栽培他的接班人約書亞

摩西召了約書亞來,在以色列眾人眼前對他說:「你當剛強壯膽!因為,你要和這百姓一同進入耶和華向他們列祖起誓應許所賜之地;你也要使他們承受那地為業。耶和華必在你前面行;他必與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申 31:7-8)

另一面,是勤勉地完成律法書(摩西五經)的壓卷之作--申命記,給第二代及後來的世代最深厚綿長的叮嚀:

這是耶和華--你們神所吩咐教訓你們的誡命、律例、典章,使你們在所要過去得為業的地上遵行,好叫你和你子子孫孫一生敬畏耶和華--你的神,謹守他的一切律例誡命,就是我所吩咐你的,使你的日子得以長久。(申 6:1-2)

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且愛耶和華--你的神,聽從他的話,專靠他;因為他是你的生命,你的日子長久也在乎他。這樣,你就可以在耶和華向你列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所賜的地上居住。

……我現在一百二十歲了,不能照常出入;耶和華也曾對我說:「你必不得過這約旦河。」耶和華--你們的神必引導你們過去,將這些國民在你們面前滅絕,你們就得他們的地。約書亞必引導你們過去,正如耶和華所說的。耶和華必待他們,如同從前待他所滅絕的亞摩利二王西宏與噩以及他們的國一樣。耶和華必將他們交給你們;你們要照我所吩咐的一切命令待他們。

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他們,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和你同去。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申 30:19-31:6)

說到沉痛處,足以教人聞聲淚下--

我知道我死後,你們必全然敗壞,

偏離我所吩咐你們的道,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以手所做的惹他發怒;日後必有禍患臨到你們。(申 31:29)

摩西說了一輩子的話,認真聽他的沒有幾人,但他還是要說,到死還是要說,明知不聽還是要說。悲情苦心,天上人間,只有上帝可堪比擬。

...

摩西的結局,申命記中只有寥寥數語,想是後人補記的:

 

摩西從摩押平原登尼波山,上了那與耶利哥相對的毗斯迦山頂。耶和華把基列全地直到但,拿弗他利全地,以法蓮、瑪拿西的地,猶大全地直到西海,南地和棕樹城耶利哥的平原,直到瑣珥,都指給他看。耶和華對他說:「這就是我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之地,說:『我必將這地賜給你的後裔。』現在我使你眼睛看見了,你卻不得過到那堨h。」

於是,耶和華的僕人摩西死在摩押地,正如耶和華所說的。耶和華將他埋葬在摩押地、伯•毗珥對面的谷中,只是到今日沒有人知道他的墳墓。

--申 34:1-6

 


第六回:千百年後,迦南境內

    與主同顯,萬代輝煌

這就是摩西的「結局」嗎?

終於讀到申命記的三十四章,那少年已經頭昏腦脹,心裡打著千百個問號。

卻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一個早已讀過的片段--

過了六天,耶穌帶著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約翰,暗暗地上了高山,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像,臉面明亮如日頭,衣裳潔白如光。

忽然,有 摩 西 、以利亞向他們顯現, 同 耶 穌 說 話 。彼得對耶穌說:「主啊,我們在這堹u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媟f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太 17:1-4)

咦!這個不就是摩西嗎?

這裡不就是迦南境內嗎?

摩西幾時進了迦南的呢?

摩西不是因著「晚節不保」而被上帝「撤職」了的嗎?

看主耶穌與摩西「面對面講話」,不是與當年一樣嗎?

那少年忽然眼前一亮,似發現了無限玄機。

...

醒了就不能再睡。

這少年再抖擻精神,想道:

「對於擊石被罰之事,聖經本身會否有另一種論調?」

「或說摩西本人,是否也會有些 " 意見 " 呢?」

提到摩西「本人」的「意見」,申命記是必得一看的。這申命記自然看過,剛才還在讀哩,卻沒看出個甚麼來。但這回帶著「問題」來讀,果然馬上就看出「答案」了--

耶和華 為你們的緣故 也向我發怒,說:「你必不得進入那地。……」(申 1:37)

但耶和華 因你們的緣故 向我發怒,不應允我,對我說:「罷了!你不要向我再提這事。……」(申 3:26)

耶和華又 因你們的緣故 向我發怒,起誓必不容我過約旦河,也不容我進入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的那美地。……(申 4:21)

清清楚楚,「因你們的緣故」--罪不在摩西,而在百姓(你們),言下之意,摩西是「無辜頂罪」的。

但這樣一來,上帝與摩西豈不是「不夾口供」麼???

耶和華的「口供」(據民數記)
摩西的「口供」(據申命記)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民 20:12)

耶和華在附近以東邊界的何珥山上曉諭摩西、亞倫說:「亞倫要歸到他列祖那堙C他必不得入我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地;因為在米利巴水,你們違背了我的命。」(民 20:23-24)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上這亞巴琳山,觀看我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地。看了以後,你也必歸到你列祖那堙A像你哥哥亞倫一樣。因為你們在尋的曠野,當會眾爭鬧的時候,違背了我的命,沒有在湧水之地、會眾眼前尊我為聖。」這水就是尋的曠野加低斯米利巴水。(民 27:12-14)

vs

耶和華為你們的緣故也向我發怒,說:「你必不得進入那地。……」(申 1:37)

但耶和華因你們的緣故向我發怒,不應允我,對我說:「罷了!你不要向我再提這事。……」(申 3:26)

耶和華又因你們的緣故向我發怒,起誓必不容我過約旦河,也不容我進入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的那美地。(申 4:21)

為查明真相,實在有需要「案件重演」--重演「兩次米利巴事件」。

以下,就是這少年漏夜寫成的「報告」。

...

《摩西沉冤錄》(續編)

--又名《摩西洗冤錄》

第一次米利巴事件(在汛的曠野,出埃及後一個月左右,仍是第一代)

以色列全會眾都遵耶和華的吩咐,按著站口從汛的曠野往前行,在利非訂安營。百姓沒有水喝,所以與摩西爭鬧,說:「給我們水喝吧!」摩西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與我爭鬧?為甚麼試探耶和華呢?」百姓在那堿ぐ驉A要喝水,就向摩西發怨言,說:「你為甚麼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使我們和我們的兒女並牲畜都渴死呢?」

摩西就呼求耶和華說:「我向這百姓怎樣行呢?他們幾乎要拿石頭打死我。」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手堮陬菃A先前擊打河水的杖,帶領以色列的幾個長老,從百姓面前走過去。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堙A站在你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從磐石堨畢酗繻y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長老眼前這樣行了。他給那地方起名叫瑪撒〔就是試探的意思〕,又叫米利巴〔就是爭鬧的意思〕;因以色列人爭鬧,又因他們試探耶和華,說:「耶和華是在我們中間不是?」(出 17:1-7)

第二次米利巴事件(在尋的曠野,出埃及後第四十年,已是第二代)

正月間,以色列全會眾到了尋的曠野,就住在加低斯。米利暗死在那堙A就葬在那堙C會眾沒有水喝,就聚集攻擊摩西、亞倫。百姓向摩西爭鬧說:「我們的弟兄曾死在耶和華面前,我們恨不得與他們同死。你們為何把耶和華的會眾領到這曠野、使我們和牲畜都死在這堜O?你們為何逼著我們出埃及、領我們到這壞地方呢?這地方不好撒種,也沒有無花果樹、葡萄樹、石榴樹,又沒有水喝。」

摩西、亞倫離開會眾,到會幕門口,俯伏在地;耶和華的榮光向他們顯現。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拿著杖去,和你的哥哥亞倫招聚會眾,在他們眼前吩咐磐石發出水來,水就從磐石流出,給會眾和他們的牲畜喝。」於是摩西照耶和華所吩咐的,從耶和華面前取了杖去。摩西、亞倫就招聚會眾到磐石前。摩西說:「你們這些背叛的人聽我說:我為你們使水從這磐石中流出來嗎?」摩西舉手,用杖擊打磐石兩下,就有許多水流出來,會眾和他們的牲畜都喝了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這水名叫米利巴水〔米利巴就是爭鬧的意思〕,是因以色列人向耶和華爭鬧,耶和華就在他們面前顯為聖。(民 20:1-13)

這兩件事,驟眼看,重要的分別只有兩點:

一、上帝的吩咐不同:第一次是「擊打磐石」,第二次只是「吩咐磐石」,沒叫「擊打」。

二、摩西的反應不同:第一次是依足指示遵行,第二次卻違反指示,照舊的「擊打磐石」,還擊打了「兩下」之多。

結果,摩西「沒有依足上帝的吩咐指示」,及由之引伸推論出來的「情緒化」、「發脾氣」、「沒忍耐」、「濫用(誤用)權力」、「榜樣不良」、甚至「破壞基督預表」等等,就成為了摩西被責罰不得進入迦南的各項罪名。

這些本來都是不值一駁的無理指控,但為摩西一雪沉冤,且細表如下:

罪名一:品格進路--情緒失控、亂發脾氣、怒責百姓

有點理性、有點良心的人,讀過摩西五經,都只得一個結論,就是摩西是世間「最謙和的人」,最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能控制情緒」斷乎不是「無情」。摩西大情大性,自然有愛有恨,愛恨到極深之處,就不免要「爆發」出來。摩西怒摔法版、打碎金牛犢,還逼百姓和著水喝,這些「怒氣」不嚇人嗎?只是那幾趟上帝沒說甚麼,那些拾人牙慧的「牧師」與「學者」們自然也不敢說好說歹。但我疑心,他們其實一直都看不過眼摩西的「脾氣」的,只是「敢怒不敢言」。這趟第二次米利巴事件,上帝金口一開,這群「跟尾狗」就應聲狂吠,落井下石,好不稱心。

摩西一百二十年的艱辛痛苦,特別是對「第二代」仍是「教而不善」的痛心疾首與無比擔憂--擔憂他們重蹈上一代的覆轍,這些「牧師」與「學者」們,大概連條邊都沾不上,卻隨應附和,胡說八道。退一萬步說,摩西就是有一點「失控」,那怪只怪他不老早就狠下心腸跑掉,那就不用受這麼多閒氣了。我們今天這麼「有修養」,請撫心自問:是我們修養好?還是沒有真真正正對百姓、對上帝動過真情?這些「紳仕」一般的「牧師」與「學者」們大概不會情緒失控、亂發脾氣、怒責百姓,但那是因為他們「比摩西更謙和」,還是,他們根本不敢開罪會眾--他們的米飯班主呢?!

凡事,請加一個「分母」,或說一個「處境」,若你不能明白體會對方的處境,收聲,便是你最大的智慧!

罪名二:行為進路--不依指示、誤用舊法、擅作主張

單看這兩次米利巴事件的比較,老實說,上帝是分明「栽贓嫁禍」的。

第一、既說只是「吩咐磐石」,哪麼你叫摩西記得拿「杖」去幹甚麼呢?這不是「蓄意誤導」麼?分明「靠害」。

第二、說到「指示」,這不是「造方舟」或「建會幕」等事工,可以有簡單明確的「尺寸格式」作依歸。現在是關乎管治百姓的「人事問題」,而人事問題,從來都有許多「見機行事」的「權宜做法」。看摩西怒摔法版、打碎金牛犢逼百姓和著水喝,哪一件有上帝的明確吩咐呢?摩西為百姓苦苦哀求的時候,更是明明的「頂著」上帝的旨意而行。誰知這一趟,卻忽然要「按足本子」,咬文嚼字起來,甚至因「一字之差」就鑄成一錯?分明又是「靠害」。

第三、你先「安排」一個最會勾起摩西傷心回憶與百般憂心的時間、地點和情景(在三十八年前「臨門失腳」的加低斯的附近,在米利暗等第一代人差不多「死光」之際,百姓又是鬧著沒有水喝,上帝又吩咐甚麼磐石出水),然後容讓百姓發難胡鬧卻一直不加責備,等到他們把摩西撩得「火」了,以致有小小的一點「閃失」,就獨責摩西。這分明也是「靠害」。

總之,上帝分明是在「設局」,包括用「舊例」(上次擊打磐石的案例和現在叫他拿著杖去的「暗示」)、用「性質」(一般人事管治上可接受某程度的權宜做法的通則)和用「氣氛」(勾起摩西的傷心憂心再讓百姓把他惹火),引摩西「入局」,誘使摩西不自覺地擊打磐石,然後就找他渣子,將他「入罪」。

不過,叫我更困惑不解的,是這群「牧師」與「學者」在道貌岸然地指責摩西的同時,怎可以不心慌呢?--若摩西真是如「字面」所說那樣,因為某次沒有依足某些指示就落得這般下場,「物傷其類」,他們怎可以安心事奉下去呢?--對不起,上帝若是這樣的上帝,事奉變成十足的「伴君如伴虎」,我不能安心,甚至非常反感!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上帝根本「不像」聖經一直啟示的上帝,而摩西與上帝一百二十多年來非比尋常的關係情誼(他們是面對面的朋友),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變成這樣的「公事公辦」彷如陌路。我有理由說,上帝在這裡是「做戲」--裝出一個「不近人情」的樣子,其實是別有玄機。當然,那些只會「查字典」釋經的「牧師」與「學者」是不會明白這個玄機的,因為他們根本不認識上帝,也不認識摩西!

罪名三:解經進路--再打磐石、破壞預表、得罪基督

這是最可怕也最莫名其妙的罪名。磐石預表基督,這是某些經文可以作出的解說或演繹,但不能「放諸四海皆準」,一看見「磐石」就說那就一定預表「基督」,然後「擊打磐石出水」就是預表「基督流血贖罪」,再然後「三打磐石」就成為了「三釘基督於十字架上」。實在越扯越遠,越描越黑。

是的,舊約有許多新約的預表,但必須整體地、動態地看,否則就會跌落「字典釋經法」的謬誤裡--將一個聖經字眼的解法硬套在另一段不相干或層次不同的經文上面去。兩次米利巴事件中的磐石,都沒有任何明確地「預表基督」的意思,其他的更不用說了,根本是張冠李戴,毫不相干。再說,若摩西再度擊打磐石,就等於「重釘基督於十字架上」,那就不是(象徵性地)不許他進入迦南可以了事的過失,而是踐踏基督十架寶血的致死大罪,結局應該是永遠滅亡。若是這樣,上帝對摩西的責罰,就不是太重,而是太輕,輕到違反最基要的神學。

就算說輕一點,說摩西並不真的踐踏基督寶血,而只是因「再擊磐石」,類似「畫蛇添足」地破壞了這個「完美預表」,但這即是意味,他不過像舞台演員般「說錯台辭走錯位」而已,那就更加罰得莫名其妙了--屬靈領袖甚麼時候要兼職「演員」?

我疑心那些「牧師」和「學者」說著這樣的話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有些這一路數的「牧師」和「學者」,還說摩西只能「代表舊約(律法)」,所以沒有「資格」領以色列人迦南去,要由「代表新約(恩典)」的約書亞(名字與耶穌同義云云)取代他的位置……又是不知所云。

事實卻是,這些「牧師」和「學者」們根本不知何謂真正的「預表」--他們不知道,摩西(整個的摩西),實實在在就是耶穌基督的預表,而摩西之所以「被拒進入迦南」的事件,也正正是「基督贖罪救恩」的偉大預表。

 


第七回:含恨不伸,乃真神僕

    無辜代罪,正是救恩

請不要忘記「立體」。一切的錯,基本是錯在「平面化」的謬誤上面。

那些「牧師」和「學者」,往往將這兩件米利巴件事「平面化」處理,把它們壓在同一個「平台」(層次)上面比較,沒有先各自放回適當的處境上分析。要比較是可以的,但應該將兩者放在一個「更大的框架脈絡」上面立體地比較

第一、第一次米利巴事件,上帝沒有責問鬧事的百姓,但這不能作為第二次米利巴事件,上帝也不責問鬧事的百姓的合理解釋。

二、綜觀整個出埃及的過程,百姓犯罪或反叛,上帝是一定會有所追究的,小則小懲大戒,大則不許他們進入迦南。第一次米利巴事件暫不追究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那時他們才剛出埃及,信仰基礎幼稚,情有可原。但打從西乃山領受了十誡之後,我們發現,無論是第一代或第二代人犯罪反叛,上帝都會嚴加追究。就是在第二次米利巴事件之後,上帝也曾經非常嚴厲地責罰第二代以色列人,單就什亭拜巴力的事件,上帝就擊殺了二萬多人。所以,在第二次米利巴事件中,上帝對鬧事的百姓全不追究,獨獨責罰摩西,是非常「不正常」的,我們有理由相信,當中必定別有玄機。

三、不少人以為應以上帝的「金口」作準,即是祂對摩西的直接判語應是「最權威」的,就算摩西在申命記中三次說「因你們(百姓)的原故向我發怒而不許我進迦南」,也不能作準,用來推翻上帝的「原判」。這又是不通「立體」的大錯。

四、大家搞清楚,民數記中的「耶和華說」,其實是「摩西說耶和華如此說」,因為申命記中的「摩西說」與民數記中的「耶和華說」,其實都是「摩西說(寫)」的呀!--所以,真正的權威就不在於字面上是不是明白寫著「耶和華說」,而是「摩西」是否老實「說」。

五、單就對第二次米利巴事件的「判決」的「解釋」,申命記中的「摩西說」才是更具「權威」的--民數記二十章等的「耶和華說」只是第二次米利巴事件中的「台詞」(對白),但申命記中的「摩西說」,卻是摩面對整件第二次米利巴事件的「綜合解釋」。

六、如果大家不接受摩西在申命記中的「綜合解釋」,即上帝是因百姓之故而不許摩西進迦南,而非因摩西本人的甚麼過錯,那麼,後果是極其嚴重的--摩西的整個人格和信用都會磞潰,那麼,不只申命記中的「摩西說」,而是連民數記中的「耶華和說」,以至整個摩西五經都一併不可信。

七、總之,我們只得一個選擇,就是「同時」接受兩個講法--民數記中的上帝「判語」沒有誤記,耶和華確曾這樣公開地歸罪於摩西,但摩西在申命記中的「判語」(自辯)也沒有誤解,他私下知道上帝是因為百姓之故而非摩西自己的錯失而責罰他的。而立體整合這兩個「說法」,最可能的解釋,是上帝「別有用心」地故意冤枉摩西。

八、再回到上帝對罪的追究的問題。我們要知道,上帝關心的重心不在於個別的行為,而是整體上這些人有否信心與順服的生命表現,這方面,出埃及後的第二代一點也不見得比第一代「進步」。若第一代因為不信而不能入迦南的話,那麼,第二代理應也不可能進入迦南。

九、問題是,若第二代人又因為他們本身的不信而不許進入迦南的話,哪就真的不知道要第幾代人才可以進去了!事實上,基督信仰的靈魂--救贖論,正是要解決這個「千古難題」。

十、結果,我們就只得一種「救法」的可能,就是由一個「無罪」的去「代替」那些「有罪」的,只責罰那無罪的一個,卻「放生」其他所有有罪的。(注意:有罪無罪,重心是整體上是否甘心順服進入迦南去,而非外在的、片段的道德行為。)

這裡說的,其實就是那些「牧師」和「學者」整天掛在嘴邊的 基督教救贖論 ,可惜他們只會「背書」,卻不會將之應用在第二次米利巴事件中摩西無端被罰的情節上面。

用基督教救贖論中「無辜贖罪」的框架來理解整件事,答案就呼之欲出--

上帝為了拯救(放生)第二代的以色列人進入迦南,

就「設局」,要摩西「啃死貓」--背負他們的過犯。

事實上,摩西代替百姓(第二代)「死在曠野」,

就是這些百姓能夠「活在迦南」的唯一合理解釋。

...

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

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

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

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

--賽 53:3-5

以上的經文,適用於基督,也適用於摩西,二者的際遇與使命都非常神似。我敢說,不了解摩西的,也不會了解基督,反之亦然。

摩西含冤,甚至千百年來,在「教會圈」中也是含冤,就是因為大多數人根本沒有搞通基督信仰的核心精髓--無辜贖罪的教義。

第二次米利巴事件所寄寓(預表)的,正是偉大的「贖罪神學」。

第二代的百姓可以大搖大擺進入迦南,絕對不是他們的義,但也不能寵統說上帝有恩典就「放行」了事。

上帝有恩典有憐憫,但也不能以有罪的為無罪,除非,有人「自願」為他們「頂罪」。

於是,上帝就設局「嫁媧」摩西,要他背負第二代以色列人的罪(不僅是在米利巴缺水鬧事,而是整體的不信和不順服),讓他們不致也像他們的父母輩(第一代)一般死在曠野,一個不留。

摩西含冤莫白,卻默然忍受,這反映了他對上帝最大的信和對百姓最大的愛--這就是他的順服,也是他的大義,與一千五百年後,耶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裡的順服與大義,遙遙呼應。這就是預表。

義不是指外在的「道德行為」,而是指心靈的「道德行為」,這心靈的「道德行為」表現為受盡冤屈,卻無怨無恨,默然忍受。

摩西擊打磐石之際確有「情緒」,但這「情緒」歸結於愛,本身絕無過失。

或者「用情不當」稍有不該,但並不是甚麼大罪;至情至性的上帝豈不諒解?倒是那些「牧師」或「學者」寡情無義的「殺人禮教」,才是罪又惡極。

...

當然,摩西本人沒有絕對的義,他本身的罪,仍是靠基督洗淨。

但請「立體」,基督擔當我們眾人的罪,不意味我們就不必彼此擔當。

我們的彼此擔當,為別代求認罪,其救贖力量是大得無比的:

--它使你「自己」先蒙上帝悅納;

--它使你的「代禱」蒙上帝悅納;

--它使你的代禱的「對象」也蒙上帝悅納;

所以說,彼此擔當能救你自己,也能救別人。

成就客觀救贖的,是主耶穌基督釘身十字架贖罪的「擔當」;但將它落實在你自己和別人身上的,卻是我們彼此的「擔當」。

簡單說,你願「擔當」別人的罪,主就「擔當」你的罪--你的罪就赦免了!

摩西,是「能擔當」的最高典範。

...

摩西的最後日子,

別人看到「臨門失腳」晚節不保;

你應看到「十分落地」完美無瑕。

 

摩西之「能擔當」,

在米利巴事件的「無辜頂罪」中竟能默然忍受,

登峰造極為「人間極品」,

更預表著基督的「客西馬尼」。

 

末了,摩西不是被「撤職查辦」,

而是以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進入迦南--

常人是登山涉水

摩西卻腳不沾地凌空而降。

 

請看,摩西正與基督同在山上

面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