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主題頁目錄
俄巴底網誌

每 月 主 題

2008年11月(第50期)

 


引言、財就是神

財神贊

太初有財,財與神同在,財就是神。

這財太初與神同在。

萬物是藉著它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它造的。

生命在它媕Y,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以上這首「讚美詩」是我根據約翰福音1:1-4「篡改」的,不過,我不是說笑,這,卻實實在在是今天許多人,包括為數甚眾的猶太人與基督徒的「真實信仰宣言」。請容我慢慢道來。

 


一、當代「股神」--巴菲特的「神蹟」與「教義」

 

以下引文主要出以自下三本書:

1、《巴菲特致股東的信》(北京:新華書店,2008,以下簡稱「」)

2、《沃倫.巴菲特傳--一個美國資本家的成長》(海口:海南出版社,2007,以下簡稱「」)

3、《股王之道--沃倫.巴菲特全傳》(北京:九州出版社,2007,以下簡稱「」)

 

1、必有「神蹟奇事」……

沃倫.巴菲特被喻為「當代最偉大的投資者」,在美國《財富》雜誌1999年底評出的「20世紀八大投資大師」中名列榜首。(課.頁5)

巴菲特36年來一直是個收益年增長23.5%的股神。此番納斯達克暴跌,網絡股縮水,使從不碰網絡股的巴菲特公司的股票一路穩升,巴菲特的投資理論又重新贏得掌聲。(美國《華爾街日報》)

如果一個人在巴菲特職業生涯開始時(1956年)投入一萬美元並且堅持到底,那麼到2002年,它將變2.7億美元,而且是稅後收入。因此,巴菲特當之無愧地被稱為「華爾街股神」。(課.首面扉頁)

他(巴菲特)曾創造了39年投資盈利2593倍,100美元起家到獲利440億美元財富的投資神話。……他曾投資伯克希爾、可口可樂、索羅門、通用再保險公司、內布拉斯加家具城、《華盛頓郵報》、美國運通……等多家美國龍頭企業,取得卓越的成就。(道.封面扉頁)

根據估計,巴菲特目前擁有約620億美元的淨資產。根据《福布斯》雜誌公佈的2008年度全球富豪榜,他已經超過比爾.蓋茨成為全球首富。(維基百科)

 


2、教主、聖會、聖經與聖徒

 在投資界中,巴菲特已有近乎「教宗」的神聖地位

每年一次,信徒和投資者們像聖徒一樣湧向奧馬哈(巴菲特的家鄉,也是他的投資公司的總部所在地)朝聖,聆聽巴菲特分析投資、商業、金融的複雜性,這簡直成了美國每年的一件大事,如同埃爾沃斯音樂會或宗教復活節。金融界人士到達奧馬哈,把巴菲特的著作視為《聖經》,猶如念佈道的經文一樣背誦巴菲特的格言。(傳.頁1-2)

巴菲特本人是「教主」,股東大會是「聖會」,巴菲特的著作(主要指他給股東的信)是「聖經」,而股東與慕名而來的投資者是「聖徒」,作為一個宗教必要的原素都一一具備了,這就難怪巴菲特有「股神」之稱了。

巴非特出身於一個(所謂)基督教家庭,長大後卻成了一個「不可知論者(表面上對信仰不置可否的人)--

巴菲特是一個不可知論者,因為他懷疑人的心智是否能確切地知道上帝的存在。(道.頁5)

但是,實質上,他卻建立了一套體系十分完備的「宗教」。這套宗教,表面上面呈現為一堆理財及投資理念,但骨子裡卻遠多於此,絕對可以「取代」一個人的基督信仰。

 


3、財技(一) 投 資:先保老本

巴菲特的投資術其實就是「穩中求勝」四個字,所以,最基本是先求「保你老本」。他的「投資二誡」就這樣說:

第一條規則:永遠不要虧損;

第二條規則: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

巴菲特的投資哲學首要之處是:記住股市大崩潰。即是說,要以穩健的策略投資確保自己的資金不受損失,並且要永遠記住這一點。(道.頁181)

為了力求「保本」,巴菲特極之提倡他的「恩師」格雷厄姆提出的「安全邊際」理論--

我們強調在我們的買入價上有安全的餘地。如果我們計算出一隻普通股的價值(實質盈利能力)僅僅略高於它的價格(入股價),那麼我們不會對買入產生興趣。(信.頁88)

所謂「安全邊際」,簡言之,就是「入股價」足夠地低過該公司的「內在價值」--即其可以長遠盈利的實際能力。為甚麼要這樣強調「安全邊際」呢?

巴菲特之所以強調安全邊際原則的原因是:一方面,投資者在買入價格上有足夠的安全邊際,可以大大降低因預測失誤引起的投資風險,即使投資人者預測上有一定程度的錯誤,也能在長期內確保投資本金的安全。另一方面,……在預測基本正確的情況,可以降低買入成本,從而保證合理且穩定的投資回報。(道.頁194)

簡而言之,安全邊際云云,就是以防萬一,千萬不要「蝕入肉」的意思。總之,保本第一、獲利第二,而已而已!以下三「技」都是由此第一「技」自然引伸出來的,渾然一體。

 


4、財技(二) 持 股:長期持有

關於巴菲特的財技,「長期持有」是常被人提及的一點,說起來,還「鏗鏘有力」,彷彿頗有「道德」意境--

查理(巴菲特的長年拍檔)和我希望你們不要認為自己僅僅擁有一紙價格每天都在變動的憑證,而且一旦發生某種經濟或政治事件就會使你緊張不安,它就是出售的候選對象。相反,我們希望你們把自己想像成一家企業的所有者之一,對這家企業你願意無限期地投資,就像你與家庭成員合伙擁有一個農場或一套公寓那樣。……

如果我們有堅定的長期投資期望,那麼短期的價格變化對我們來說就毫無意義……。 (信.頁30)

實際上,我們的大部分股份都被那些希望至死仍然持有的投資者持有,我們因此得以要求我們的CEO為最大的長期價值,而不是下一季度的盈利去管理。 (信.頁45)

這種「面貌」,驟眼看,確與那些朝秦暮楚、待價而沽的「股票投機者」不同。

不過,所謂「長期持有」與甚麼真正的道德理念,譬如忠誠信實、思恩念舊全都無關無涉,它純粹是一種經過巴菲特嚴格「計算」出來的「更佳策略」而已--為的只是要確保你可以得到更加長期、穩定和實際的得益。因此之故,這一「技」必須與以下兩「技」一併使用,靈活配合,否則「長期持有」就會變成「坐以待斃」,愚不可及了。

 


5、財技(三) 選 股:唔熟唔食

為了「長期持有」不至於變成「坐以待斃」,那麼,你一開始「選股」時就要千萬審慎,不可輕舉妄動胡亂投資。策略呢?廣州話「唔熟唔食」最能道出其中精蘊。巴菲特這樣說:

實際上,如果你不能確定你遠比市場先生更了解而且更能估價你的企業,那麼你就不能參加這場遊戲。(信.頁65)

但你總不可能熟悉一切行業和任何企業的實際價值,那麼,你就不要貪多,只選你有把握的行業投資,並持之以恆--

顯然,每一位投資者都會犯錯誤,但是通過把自己限制在相對較少易於理解的行業中,一個聰明伶俐、見多識廣和認真刻苦的人就可以以相當的精度判斷投資風險。(信.頁79)

巴菲特本人亦不諱言他是「唔熟唔食」的--

研究我們對子公司和普通股的投資時,你會看到我們偏愛那些不太可能經歷重大變化的公司和行業。……作為投資者,我們對處在發酵過程中的行業的反應,與我們對太空探索的態度非常相似,我們會努力鼓掌歡呼,但寧願跳過這種旅行。 (信.頁91)

巴菲特說:「可口可樂公司正是我所喜歡的那種公司,我喜歡我能理解的產品,比如說,我就不知道甚麼是晶體管。」(道.頁109)

選對了你認識的行業,還要選「穩穩陣陣」的公司來投資--

他們(指可樂和吉列剃鬚刀)的品牌威力,他們的產品特性,以及銷售實力,賦與他們一種巨大的競爭優勢,在他們的經濟堡壘周圍形成了一條護城河。 (信頁79)

巴菲特比其他投資者更早掌握了壟斷和收費橋樑的概念,因而比其他投資者獲得更為可觀的利潤。(道.頁72)

總之,為保老本,不要冒不必要的危險--

對於在很快變化的行業中經營的公司,預測它們的長期經濟表現超出了我們的極限。……我們堅持做我們理解的事。(信.頁95)

總結起來,「唔熟唔熟」這一原則的「熟」有三重意義:

1、你對該類企業能夠能充份「熟悉」,不要盲目瞎猜地投資,就不會被「市場股價」誤導你不理智地入貨或出貨。

2、該類企業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不會有太多突如其來的變數。(因此巴菲特從不投資多變的「科網股」)

3、你投資的某公司在同行中已經「混熟」,有相當主導性甚至壟斷性。(如可樂在飲料市場的江湖地位就牢不可破)

不過,別忘了巴菲特的「安全邊際」原則--即使是「好」的企業,也不要「出價過高」,故此,「趁低吸納」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相應原則,請看下文。

 


6、財技(四) 入 股:低價入貨

一般人往往留意股票的賣出價,以求多獲取利潤,但巴菲持認為更加關鍵的是入股價--

成功投資的關鍵是在一家好企業的市場價格比固有的企業價值大打折扣時買入其股份。 (信.頁63)

市場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忽視企業的成功,但最終會加以肯定。……只要公司的內在價值以合意的速率增長,那麼企業成功被認知的速度就不那麼重要。實際上,滯後的認知有可能是一種有利因素:它可以給我們機會,以便宜的價格買到更多的好東西。 (信.頁65)

關於低價入貨,巴菲特說了不少我認為簡直「喪心病狂」的話--

低迷的股市可能給我們帶來極大的優勢。第一、它有助於降低價格,使我們可以收購整個公司。……(信.頁32)

當你讀到頭條新聞說「投資者們隨市場下跌而虧損」時,得笑容滿面,在你們的腦子裡應把它編輯成「減資者們隨市場下跌而虧損--但投資者獲利」。(信.頁67)

這些話,對基督徒的信仰心靈有不可估量的殺傷力!!!


長話短說,巴菲特就用這樣簡潔的話總結他的投資理論:

我們著眼於企業的經濟前景,負責運作的人,以及我們必須支付的價格。 (信.頁64)

其實真是十分簡單,「企業的經濟前景」是「將來得到的」,而「我們必須支付的價格」就是「現在付出的」,前者減去後者,就是你這項投資的最終收益,「減數」一條而已!

總之,巴菲特的投資策略就是這麼簡單--

巴菲特的愛好就是尋找可靠的股票,

把它們盡可能便宜地買進,

盡可能長久地保存,

然後坐看它的價值一天天地增長。(美國《商業週刊》)

 


7、不貪、不貪、還更貪!

巴菲特這位身為全求首富的股票投資者,他的理論給人的「感覺」竟是「不貪」

1、保本第一--不「貪」一時之快,寧願保守投資、穩中求勝。

2、長期持股--不「貪」從股價的升跌中可得到的短期獲利,而輕易入股或出股。

3、謹慎入股--不「貪」得無厭地追捧大量根本毫無認識或沒有真正實力的「明星股」。

不過,誰都知道,不貪、不貪、還更貪!

巴菲特的一切貌似「不貪」的保守的投資策略,為的只是更「理性」和「有利」地運用自己的「貪慾」,使他能最終得到更多和更長遠的利益而已。就是為了「貪」得更多好處,他力求保本、他長期持股,他小心入股--實際上,無處不貪!!!

他貌似「忠誠長情」的「長期持股論」,其實都是惺惺作態的,且看他有多少「後著」--

……無論價錢如何,我們對出售伯克希爾擁有的任何優秀企業根本不感興趣,我們也不願意出售低於標準的企業……(信.頁35)

嘩,夠「忠誠長情」吧?但且再看下文如何--

……只要我們希望它們至少還能產生一些現金,只要我們對它們的經理和勞資關係感覺尚可。……

大家一定要留意中間的兩個「只要」,因為「只要」的一旦做不到,哈哈!就必須棄之而後快了,因為--

……對江河日下的行業進行大筆額外的投資,就如同在流沙中掙扎那樣於無補。

以為「買股票」的人真的會天長地久同股票「做人世」,別天真好麼?!

在《巴菲特致股東的信》的「導言」中有一段這樣的話,大家且去「感受」一下這位「股神」的真正「成功之道」吧--

作為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源自19世紀開業的一批紡織廠--的CEO,

巴菲特運用了這些傳統的投資理論。……

現在,伯克希爾已經成為涉足多種行業--不含紡織--的控股公司。……

這就叫做「持久」,哪一本字典說的???我卻看到「忘本」……

 


9、原來「信仰」……

以上所說的,似乎都只是一些「財技」,不涉宗教信仰,但究其實,是百分百的宗教信仰,深刻地主導著一個人的信仰心靈與宗教生活。前面說過,投資界中,巴菲特已儼然有「教主」的地位,備受崇拜,但真正的影響卻遠深於此。

巴菲特的投資理論貌似持平,但深藏著他的「信仰」。請大家不要自欺,一個人不可能單單學習他的「財技」,而不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吸收」了他的內在信仰。

巴菲特到底「信」甚麼呢?

少年巴菲特沒有真正的宗教信仰,對他來講,重要的是合理性、事實、數字和金錢。(道.頁5)

沃倫(巴菲特)的業績都建立在數字的基礎上的,他對數字的信任超過一切。相比之下,他不贊成家族流傳下來的那些信條,甚至當他還很小的時候,就顯得太數學化、太邏輯化,於是不能在信仰上產生飛躍。(傳.頁10)

幼小的巴菲特已滿腦子是「錢」和「數字」,就算返教會崇拜,也心不在焉。大家想像得到,巴菲特心不在焉的時候,他做著的竟然是甚麼嗎?

每次當沃倫(即巴菲特)梳洗一番,坐在鄧迪的長老會教堂的靠背長椅上時,他總是用計算宗教作曲家們的生死年限來打發週日的時間……(傳.頁1)

但大家知不知道,他「計算宗教作曲家們的生死年限」除了「打發週日的時間」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

當沃倫坐在教堂的裡計算那些宗教人士的生死年限的時候,他其實有自己的目的,他想知道忠實是否可以讓人的生命得以延續。不同於別的信徒為那死後的生活,他關心的是在今生今世能否活得長久些。(傳.頁11)

恐怖嗎?「計算」的結果,當然是令他「不信」上帝,因為沒有實質可計量的「著數」說服他相信,從此,他只信自己。接受他的理論(其實是信仰)的人,最終必無法對上帝產生真實和動情的信仰。

總結來講,巴菲特相信的是一切「可知」和「可掌握」的東西--

1、可知可掌握的人生只有「今生」,來世或永生是不可知的,不值得花時間投資上去。或極其量只可當多買個「保險」,但不宜投資過多。

2、最可知可掌握的資源是「」,而「錢」又可倒過來讓你能「掌握」更多事情,近於萬能。

3、可知可掌握的東西,必定是能夠實際,能夠拿來量化和觀察的,至少也可以作出一定的「估量」,所以他特別相信「數字」。

4、可知可掌握的人類機能,是「理性」,因為只有理性可以掌握和運算「數字」,以此來作出最長遠和有利,即獲得更多金錢的決定。

5、可知可掌握的人是「自己」,只有你自己可以掌握你自己的理性來計算一切可計算的東西。所以,可以總結一句,巴菲特「只信自己」--除他自己,他甚麼都不信!

弟兄姊妹,這種「自信主義」和「今世主義」是基督信仰的「天敵」,兩者誓不兩立!所以,我一萬個不明白為甚麼有些基督徒(見3/11的「網誌」)竟然引用他的理論,以為並不違反聖經,甚至推波助瀾,為他免費宣傳!!!

巴菲特這位當代「股神」如何死我不知道,也不想猜測(至於離棄基督信仰是否也算一種「死」,大家想想。)不過,二千年前,也有一位「財技」與巴菲特不相伯仲的「股神」--加略人猶大,他卻死得非常、非常的悲慘,至少,比巴菲特計算過壽數的大多數作曲家,更加短命早死!

讓我們回到二千年前的巴勒斯坦……

 


二、先代「股神」--猶大「八股」的生途死路

 

1、尋 股--亂世求財

將人類貪財好利、巧取豪奪的邪心惡行徹底合理化、制度化、系統化,是近三百年間資本主義的「傑作」。不過,貪財好利、巧取豪奪的邪心惡行本身,卻是由來以久、古已有之的。

猶大生當二千年前的以色列(地理上稱巴勒斯坦,當時為羅馬殖民地),那時當然還未有「股票」,更沒有「迷你債券」之類的「衍生工具」。不過,政治、民族和宗教形勢錯綜複雜的以色列,卻為一眾「投機者」舖開了一個滿佈各色「機遇」的「投機世界」。簡單言之,二千年前的以色列地是一個「亂世」,而亂世多會造就識時務的「俊傑」或者「奸雄」。

當時有幾「亂」呢?

首先,政治上是「一國三公」的亂局。話說自公無前63年羅馬龐貝將軍攻陷聖城耶路撒冷,以色列就淪為羅馬殖民地,由羅馬當局委派羅馬人擔任巡撫(類似港督)來管理。但為了更有效管治「原居民」,羅馬皇帝又策封善於逢迎的大希律為「猶太王」管治猶太地區。不過,長久以來,自公元前六世紀中葉被擄回歸後,在波斯人的寬鬆管治下,以色列民間的實際管治權卻在「政教合一」的大祭司家族手上。這樣,管治上就形成了「一國三公」互相制肘和問責不清的混亂局面。

大家應該記得,主耶穌被審當天,就曾一口氣被押見該亞法(大祭司)、彼拉多(羅馬巡撫)和希律安提帕(大希律之子)三人,在三方勢力的討價還價之下,最後才被曲曲折折地判處死刑釘上十字架。由此可知,當日小小的一個巴勒斯坦,政治權力上的角力卻是異常複雜。

不但如此,以色列人自公元前第六世紀初,在巴比倫人手下亡國被擄後,就念念不忘「復國」。五十多年後,巴比倫亡於波斯,在波斯王恩准下,部分以色列人回歸故土重建聖城聖殿。但這並不等於真正的復國了,因為以色列人仍先後受著波斯、希臘(亞力山大)、多利買及西流基王朝等異族政權的統治,中間雖有一段「半獨立」的馬加比王朝,但終歸又亡於羅馬人的手上。總之是「主子」換了又換,但「亡國奴」的身份卻似終如一,做了足足五百年--復國之夢幾時能圓呢?這樣,又為以色列地的政治生態再添上一層濃重的「民族主義」色彩--反抗羅馬人統治以求獨立和復國,還是在羅馬統治下甘做「順民?還是……

另外,以色列人由於在政治和民族上長期喪失獨立身份,「宗教」(猶太教)便成了不少以色列人自我認定的主要媒介。基於不同的立場和考慮,在公元前的二百年間,就陸續出現不同的宗教群體,包派重視解釋舊約律法書的文士群體、堅守猶太教傳統反對猶太人「希臘化」(或羅馬化)的法利賽人、實際上掌握聖殿體制和儀文的撒都該人(祭司集團)等等。由於一定程度的「政教合一」傳統,這些宗教團體又與不同政治勢力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情況非常複雜。

總而言之,政治、民族、宗教這三大元素併合起來,當其時,就有許多不同「投資組合」供「有心人士」選擇「入貨」。亂世正正因為其「亂」,就有許多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的「機遇」,使本來籍籍無名故而難於「正常上位」的無名小子,也可以有一朝飛黃騰達的機會。 猶大,就是生當一個這樣混亂而又充滿機遇的世局,於是,他四出細意尋找可以「投資」以求長久獲利的「好股」--就是那些可以幫他上位以致名成利就的好機會。

 


2、選 股--奇貨可居

當時可以選的「股」主要有「五大股」:

A股、法利賽派(保守派)--猶太教的保守主義者,堅守字面上的律法,甚至外加許多瑣碎的猶太傳統。他們反對外來文化,反對猶太人希臘化或羅馬化。但由於他們不主張武力,不主張宗教過分政治化,因此只在宗教文化上與羅馬人劃清界線,卻沒有進行武裝反抗。另一方面,他們死板無情的教條主義(例如死守安息日),因一再受到耶穌「衝擊」,故而設法反對和排斥耶穌。

、撒都該派(開放派)--猶太教裡的實權派,歷來都是受異族政權委託的民間的實際管治者,關心政治遠多於宗教,甚至大力鼓吹接受外來的希臘和羅馬文化。他們更掌握著聖殿體制,從中獲利甚大,因此耶穌潔淨聖殿之舉,對他們的衝擊與損害也最大,故而力主謀殺耶穌的主要為撒都該派。

、愛色尼派(避世派)--猶太教中的隱士派,退居於山林野地,以個人及集體的「靈修操練」為尚,有修道主義、禁慾主義及神秘主義的傾向。他們集體地隱居避世,專心於盼望將來的「天國」(彌賽亞國度)的降臨,徹底不過問現實政治。聖經中沒提過這派人與耶穌有任何衝突,有人以為施洗約翰可能就是愛色尼派的一份子。

、希律黨(保皇派)--顧名思義,是支持希律王朝的一黨,即俗語說的「保皇黨」。大希律是由羅馬人扶植的政權,所以希律黨也支持和維護羅馬人對以色列的統治,故此,對耶穌的行動可能會引發騷亂危及羅馬人的管治,他們十分關注(其實是怕羅馬當局責問他們管治不力和「沒收」他們的權力),終而也加入反對耶穌的行列。

、奮銳黨(革命派)--猶太人中的武力反抗派,起源於公元六年,由加利利人猶大發動的一場反抗羅馬人統治的叛亂。後來叛亂被平息,殘餘的叛亂份子便成了奮銳黨人(意為大發熱心者),仍矢志反抗羅馬人統治,或上山打游擊去,或身懷匕首施行暗殺活動,近於今天的「恐怖分子」,或暫且隱居民間百姓中伺機反抗。耶穌門徒中,具名的奮銳黨人就有一個,而性情激烈的彼得(記得他也動過匕首嗎?)、雅各、約翰,甚至多馬等,都頗有奮銳黨人的影子。

但是,在這五大「股票」中,猶大選來選去也不合心水--

法利賽派太過保守,在全世界都趕時髦搞希臘化、羅馬化的時候,仍在抱殘守缺死守猶太教規,實在前景黯淡。撒都該人握有宗教實權和聖殿收益,大大有利可圖,可惜是「家族生意」,猶大作為「外人」實難以問津。愛色尼派是禁慾退隱的「修士」,與猶大想「上位」的進取路線全然不合,亦不在考慮之列。希律黨是「保皇黨」,由於希律是羅馬的「走狗」,又不是血統正宗的猶太人,「保皇黨」歷來在民間的聲望一直欠佳,所以亦不可取。至於奮銳黨企圖以武力反抗羅馬人,簡直以卵擊石,自取滅亡,公元六年的「猶大叛亂」早已證明是不會成功的,也揀不過。總之,這五大「股票」,按照巴菲特的說法,都不能給你「長遠獲利」的把握和保證,也就是說,沒有一個是揀得落手的。

不意就在這個「淡靜」的時候,「奇峰突起」,忽然殺出一個前所未見、聞所未聞的「耶穌股」來。這「加利利人耶穌一黨」能否在「五大股」外另闢蹊徑創造「奇蹟」?猶大細心觀察,靜觀其變。方法,是混入群眾之中,借機「跟從耶穌」……

 耶穌股的想像圖

因為這是個「概念」全新的「新股」,「股價」未可限量……

 


3、入 股--免費入市

這個「耶穌股」果然不同凡響,不出數月,耶穌的名聲就響遍加利利(以色列北部)的各城各鄉。也是不消多久,耶穌基督就儼然成了「萬人迷」,一時間,萬人空巷,風頭無出其右--

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堭訄V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他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那堛漱H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樣疾病、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們。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坡里、耶路撒冷、猶太、約旦河外來跟著他。(太 4:23-25)

猶大見「事有可為」,就越「跟」越近……想引起耶穌的「注意」。終於,機會來了--

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這十二使徒的名:頭一個叫西門……還有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太 10:1-4)

既然反正是「免費入股」的,而且「追隨耶穌」,暫時所見的,只有其利沒有其弊,何樂而不為?猶大自然二話不說就「應召」去了,成為十二使徒之一。

 


4、持 股--靜觀實幹

對於「耶穌股」這隻「新股」,猶太以至所有人都未能參透,不少人都為耶穌的身份與作為議論紛紛,莫衷一是--

到了安息日,他在會堂堭訄V人。眾人聽見,就甚希奇,說:「這人從那埵陶o些事呢?所賜給他的是甚麼智慧?他手所做的是何等的異能呢?這不是那木匠嗎?不是馬利亞的兒子雅各、約西、猶大、西門的長兄嗎?他妹妹們不也是在我們這媔隉H」他們就厭棄他。(可 6:2-3)

耶穌到了凱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堛漱@位。」(太 16:13-14)

有些人更為對耶穌的看法不同而彼此爭論不休--

眾人聽見這話,有的說:「這真是那先知。」有的說:「這是基督。」但也有的說:「基督豈是從加利利出來的嗎?經上豈不是說『基督是大衛的後裔,從大衛本鄉伯利恆出來的嗎』?」於是眾人因著耶穌起了紛爭。(約 7:40-43)

不過,「耶穌股」直至這一刻仍然是「免費」的,前景雖然未完全明朗,不過,相對於上述暮氣沉沉、不死不活的「五大股」,「耶穌股」的上升勢頭,在猶大眼中,卻是明明可見的。換言之,「跟隨耶穌」至少可以多買一個「希望」,而且是「免費」的。按照巴菲特的「算術」,這樣「超低價入貨」的「安全邊際」真是大到無限,就算「希望」完全破滅,也不會損失一分一毫,何樂而不為? 於是,與巴菲特一樣精於「算術」的猶大,自必然會「入貨」,還要「大手吸納」,再「長期持有」,慢慢守著,靜觀其變,以待一朝大升特升的時機。

而且,我們有理由相信猶大一直「爭取」獲得「認可」的良好表現,以求上位。否且,「管錢」這重要一職又怎會落在猶大之手?坊間誤傳猶大蛇頭鼠目、賊眉賊眼,全錯!猶大肯定表現得像一個沉默老實的謙謙君子,這樣,大家才會放心將錢囊交在他的手裡。大家還要知道,猶大確是「貪心」的,約翰曾馬後炮說:

他是個賊,又帶著錢囊,常取其中所存的。(約 12:6)

不過那是「後話」。事實是猶大「貪心」得非常「節制」,所以才一直不會露出馬腳。因為猶大志在的不是錢囊裡的「小利」,而是「追隨基督」將來成就大事的「大利」。他既要「長期持有」這隻「耶穌股」,那麼,「貪心」得來就要相當「節制」了,這與巴菲特的長線投資理論不謀而合!

 


5、守 股--人棄我取

這個新興的「耶穌股」的勢頭果然節節上升,越來越受群眾歡迎。耶穌的聲望更在五餅二魚神蹟之後達到頂點,許多人甚至想擁立耶穌為王,眼看形勢大好--

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真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 ……要來強逼他作王,……(約 6:14-15)

不意這個時候卻忽然形勢逆轉,面對成千上萬的群眾的擁護,耶穌基督竟然一個人逃到山上去,不知所終。及後,終於被四處找衪的群眾找到,但衪卻說了一大堆令人們極其掃興、費解以至反感的話(俱見約6)--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找我,並不是因見了神蹟,乃是因吃餅得飽。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就是人子要賜給你們的,因為人子是父神所印證的。

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堥茠滿A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

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叫人吃了就不死。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堶情C

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堶情A我也常在他堶情C永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

這就使得許多興致勃勃來擁護衪作王的人,紛紛非常不滿地「退股」,不再「跟隨耶穌」了--

他的門徒中有好些人聽見了,就說:「這話甚難,誰能聽呢?」……

從此,他門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約 6:60、66)

這一個忽然逆市,「耶穌股」的「股價」便由山頂直跌下谷底。

趕走了大夥群眾後,耶穌卻好像「意猶未盡」,轉頭再問衪的十二使徒,問是否也有人想走,要「退股」,還不點名地暗示猶大將會出賣衪--

耶穌就對那十二個門徒說:「你們也要去嗎?」西門•彼得回答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 神的聖者。」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門徒嗎?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耶穌這話是指著加略人西門的兒子猶大說的;他本是十二個門徒堛漱@個,後來要賣耶穌的。(約 6:67-71)

這時,猶大卻詐傻扮懵,默不作聲,為要繼續隱藏,繼續觀望。

猶大不馬上「退股」,當然不是對耶穌有情有義,而是相信仍然有利可圖」--

第一、眼下雖然「股價」暴跌,但沒有跌穿「入股價」(因為根本是免費的),仍未超越「安全邊際」的限線。

第二,「股價」只是反覆無常的市場的「紙面數字」,像巴菲特一樣,猶大不相信「市場先生」的估值,不相信群眾的羊群心理。猶大有他自己的盤算想頭,他不跟大隊入市,也不跟大隊離場。

第三、猶大對「耶穌股」的「內在價值」仍然大有信心,至少它比明顯無望的「五大股」好得多,繼續「持有」,再次升市指日可待。

第四、這也是最重要的,是「耶穌股」既然仍然大有潛力,那麼,人棄我取,反而是大手入市的更好時機。君不見巴菲特也是在金融海嘯股市崩盤下大手入市麼?他說過許多歡迎「大跌市」的話,因為可以檢「便宜貨」云云。猶大所見略同,盲目的群眾「不識貨」大夥兒離開耶穌,正正是「少個香爐少隻鬼」,是猶大進一步佔有「耶穌股」的大好時機。

如此這般,猶大當然不走,還要「跟」得更近!

 


6、疑 股--始悉危機

猶大不相信「市場先生」,卻十分相信自己,包括相信他超乎常人的「政治觸角」。

無知的群眾對耶穌的「估價」,就是對耶穌基督的身份和作為的評論和爭議,猶大認為毫無參考價值,完全不屑一顧。不過,另一些「有勢力人士」對「耶穌股」的看法,猶大卻知道他不能掉以輕心。

這些「有勢力人士」就是其他「五大股」的主要持有人,特別是法利賽派、撒都該派和希律黨「三大實力股」的持有人。這「三大股」本來佔有市場的大部分額,一直穩坐「市場」的頭三把交椅。不意忽然殺出個程咬金--「耶穌股」,紅極一時,其「勢力」更由北方偏遠的加利利,蔓延到這「三大股」的主要根據地--南方的猶大及首都耶路撒冷。這「三大股」的主要持有人見形勢不妙,就心生惡念--先是將「耶穌股」勢力趕出猶大,及後,更有要殺害耶穌以絕後患的圖謀。

這事以後,耶穌在加利利遊行,不願在猶太遊行,因為猶太人想要殺他。(約 7:1 )

耶穌天天在殿堭訄V人。祭司長和文士與百姓的尊長都想要殺他。(路 19:47)

政治上「先知先覺」的猶大也隱隱感覺到法利賽派等人對「耶穌股」懷有敵意,開始洞悉這個微妙的危機--「耶穌股」可能並不如他想象般是「免費」的,繼續「持有」它,可能要付上一些他「入股」時未及想到的沉重代價。猶大開始心中動搖了,略有「棄股」的念頭,不過,慣於投機觀望的他,一時間實在拿不定主義,直到……

 


7、棄 股--賤價出貨

群眾對「耶穌股」的態度,猶大認為不值一顧;法利賽人等權貴對「耶穌股」的態度,猶大認為不可輕視;但最要緊的,還是耶穌自己對「耶穌股」--即自己建立天國的大業的態度。正如巴菲特十分看重公司CEO(行政總裁)的管治和應對危機的能力,猶大的雙眼這一刻就盯住了耶穌,看衪如何面對此刻的危局,簡言之,就是衪是否懂得使出超凡的政治手腕,充分利用情緒化的群眾的支持、分化貌合神離的「三大股」的合作關係,從而「化危為機」……

結果,令猶大大失所望,令他在最後一刻不得不「棄股」。原因?

A、拉撒路復活後,殺機已近在眉睫

有許多猶太人知道耶穌在那堙A就來了,不但是為耶穌的緣故,也是要看他從死堜珒_活的拉撒路。但祭司長商議連拉撒路也要殺了;因有好些猶太人為拉撒路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約 12:9-10)

猶太人領袖已經老羞成怒了,要殺害的,已經不止是耶穌本人,還要株連祂的弟子。洞悉先機的猶大知道自己名義上是「耶穌門徒」,再這樣搞下去不「自求多福」的話,一定要為耶穌「陪葬」。

B、耶穌全無危機意識,反預了受死

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極貴的香膏來,趁耶穌坐席的時候,澆在他的頭上。門徒看見就很不喜悅,說:「何用這樣的枉費呢!這香膏可以賣許多錢,賙濟窮人。」耶穌看出他們的意思,就說:「為甚麼難為這女人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她將這香膏澆在我身上是為我安葬做的。(太 26:7-12)

現在是「死到臨頭」了,耶穌卻完全沒有反抗或逃走的「危機意識」,反說出「這香膏澆在我身上是為我安葬做的」這些洩氣喪志的話,似乎是預備去「送死」了。猶大心想:「你去送死就去罷,我卻要自己救自己了!」

C、耶穌進一步得失群眾,盡失時機

本來,在耶穌生命的最後一週,雖然敵人已大動殺機,但耶穌仍有機會「先下手為強」,不待人殺,先去殺人--利用進聖城時仍受群眾歡迎的「餘威」,振臂一呼,煸動群眾仇外復國的情緒,攻到羅馬巡撫彼拉多的官邸,來個「武裝起義」。這樣,形勢就會馬上逆轉,對「耶穌股」大大有利了。

可恨耶穌入城後,不去彼拉多官邸「起義」,反跑到聖殿來「搗亂」,一下子就得罪了「全世界」--包括本來仍盲目支持祂的群眾。猶大見大勢已去,敗局已成,賣主(與耶穌劃清界線),便成了唯一自保之道。

D、耶穌一片婦人之仁,難共圖大事

太 26:19-25 門徒遵著耶穌所吩咐的就去預備了逾越節的筵席。到了晚上,耶穌和十二個門徒坐席。正吃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他們就甚憂愁,一個一個地問他說:「主,是我嗎?」耶穌回答說:「同我蘸手在盤子堛滿A就是他要賣我。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賣耶穌的猶大問他說:「拉比,是我嗎?」耶穌說:「你說的是。」

到最後晚餐上,耶穌又再一次預言自己的死亡--又是預了送死,猶大「不祥之感」已充斥在他的心中,除了設法自保外,他甚麼都不想了。席間,耶穌暗示猶大會賣主,卻又心中不忍,卻言又止。猶大看在眼裡的,不是耶穌的仁慈不忍,而是難成大事的婦人之仁。而且,耶穌既說祂已「知道」猶大的企圖,則事不宜遲,遲恐生變了。終於,他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原初,猶大以小人之心,以為耶穌基督與他一樣,都是「神棍」一名,口中的天堂地獄只是幌子、仁義道德僅為招徠、神蹟奇事都是吸引「收視」的戲法,最終的目的是樹立勢力、招攬群眾、伺機而起、待時機一到就策動群眾叛亂,推翻羅馬殖民政府,建立自己的獨立王國。

到今天,猶大終於發現他入錯「股」了,耶穌原來是「講真」的,還瘋瘋癲癲到說要用自己的「死」來打救世人,不切實際也算了,可憐還會累死衪身邊的人--包括猶大自己。原以為免費的「耶穌股」突然間要大幅「追加資本」,而要投上的更不是金錢,而是「持股者」的老命。這下子,就完完全全跌穿了一切「安全邊際」,非馬上「脫手」不可。

於是,猶大主動找祭司長將耶穌「降價賤賣」。不要以為他賣主是貪財,其實三十塊銀子絕對是一個賤價。因為猶大要「賣」的不是耶穌,而是他與耶穌的「關係」,要藉著出賣基督的行動來與祂劃清界線、一刀兩斷,以免因耶穌的「愚蠢作為」而招致殺身之禍。他當初「入股」是投機,現在「棄股」也是投機--「君子」不吃眼前虧也!

猶大與巴菲特所見略同,就是賺錢固然重要,但「保本」(保你老命)更加重要!不過,猶大就真的可以憑著自以為了不起的政治觸角和看風轉舵的投機伎倆,而逃過一劫嗎?

 


8、死 股--賠上生命

自我保護(保本)是古往今來一切投機者的第一規條,巴菲特如是說,猶大也如此想如此行。

猶大賣主(實際是「賣斷」他與耶穌的關係)後,他還是放心不下,因為這樣一場交易,他又與大祭司他們建立了某種「關係」,非法殺人無論就羅馬法或猶太法,都是不容的,一旦東窗事發,有關當局追究起來,必會受到牽連,說不定,大祭司會供他出來頂罪了事。此刻,猶大手上的「三十塊銀子」就是罪證,非常危險,非盡快「脫手」不可,於是--

這時候,賣耶穌的猶大看見耶穌已經定了罪,就後悔,把那三十塊錢拿回來給祭司長和長老,說:經定了罪,就後悔,把那三十塊錢拿回來給祭司長和長老,說:「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他們說:「那與我們有甚麼相干?你自己承當吧!」猶大就把那銀錢丟在殿堙A出去吊死了。(太 27:3-5)

猶大不是「良心發現」,而是想買個「萬全保險」,就是透過歸還三十塊銀子,與大祭司劃清界線,以求徹底脫身。猶大、猶大、到死還是不脫投機本色!

不過,「賊」終於遇上「賊阿爸」,講到投機取巧,猶大幾時及得上大祭司集團裡的「老鬼」呢?這群人迫死耶穌,難道會賣你猶大的賬麼?一旦「出事」,拿猶大出來「祭旗」平息民憤或向上頭交代,還用說麼?猶大知道自己裡外都不是人,最後,唯有賠上性命--「以身殉股」了。

但要特別聲明,猶大「殉」的不是真真正正的「耶穌股」(像後來真正為主殉道的使徒們),猶大所「殉」的是他自己一手虛構和打造的「偽耶穌股」--猶大一心想利用「敬虔」作為「得利的門路」,先是「追隨耶穌」以謀大事,一旦事成便設法上位,再伺機「取耶穌而代之」,成為一教甚至一國之主。猶大「殉」的是他不休的貪念,是佔據人心的巴力--財神教,與真正的基督信仰無關無涉。

哀哉!猶大明明跟主三年多,被主選上,而自己本來也選上最好的「耶穌股」,可惜他的所謂「長期持有」並不真實,不過是變相的投機取巧,到底還是見風轉舵,背棄「天途」,自尋「死路」。

 


二千年前的「股神」猶大,

就是如此自作聰明卻走上滅亡之路,

今天的「股神」及他的「信眾」,

又當有何感想?

 

末世,臨門一腳,危機處處,

也會有許多基督徒「審時度勢」聰明自誤,

最終竟背棄應該「持守到死」的基督信仰,

就功虧一匱,永遠抱憾……

 

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