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 外:

《走出撒但教》真偽辨

2006年7月

版 本:1、原   書:利百加《走出撒但教》。台北:橄欖出版社,2002版。

    2、網上簡節版:http://b5.ctestimony.org/2003/20030318.htm

  

書影(封面)           書影(封底及「內容簡介」)

 


引言:我的限制與批判基準

首先,筆者必須老實承認:

1、我並沒有任何狹義的靈界經驗,如一般所說的趕鬼或神蹟治病,更沒有上過第三層天(參林後12章)和見過天使傳話等等神異經歷。

2、我沒有加入並脫離過任何神秘組織或教團,如撒但教或共濟會,沒有任何荷里活驚標片式的奇遇,甚至不曾認識一個直接向我聲稱其為當中成員的人士。

因此之故,就我本身而言,我絕對沒有能力斷然肯定或否定某些自稱是「過來人」的人士所宣稱的靈界或神秘經驗。我只是一個讀書人,一個喜愛讀書(特別是聖經與人生哲理)、思考、探求信仰的基督徒讀書人,並帶著一份牧者的召命與情懷,來從事探究諸如「共濟會」等類我本來毫不擅長的事物。故此,我並不打算與任何自稱有這類特殊經驗或領受的人士「對質」(連「對話」也不會),因為結果肯定是誰也說服不了誰。我只能就我的所知所長,列舉一些基要的判準和原則,來表達我的立場。【在第23期(2006年8月)中,我會更詳盡地表達我的立場,請留意。】

筆者之所謂「判準」,不是針對狹義的真假對錯,例如《走出撒但教》一書的每一個細節描寫,諸如撒但的「造型」、撒但教的入教儀式、故事中主角的出教過程、正邪間的靈界鬥法等等,是否準確和可信。我再說,我沒有任何「絕對無誤」的判準或經驗來作出可靠的結論。──既是這樣,筆者還可以憑甚麼「發言」呢?

老實說,筆者十分不喜歡讀「靈恩派」的著作。【在筆者的定義中,所謂「靈恩派」泛指一切有將「靈恩」或個人主觀的「屬靈經驗」凌駕於客觀的聖經字句啟示之上的傾向的基督教教派。】主因之一,是那些作者們常有意無意地將他們的經驗和觀點絕對化,以之「打壓」(恐嚇)讀者,並宣稱他們的經歷和見解有確實無誤的屬靈(聖靈)來源與權威,言下之意,是誰若反對他們的見解,或懷疑他們的經驗,就等同反對聖靈云云!而《走出撒但教》一書開首的「口氣」亦正是如此──

在這種口氣的威懾下,你只管信(全數接受),而不許問(質疑考究)。作者利百加雖偶然故作持平,說讀者必要以聖經來「驗證」個人的「亮光」和任何人的釋經是否來自聖靈,但骨子堙A仍是一面倒地強調客觀的聖經經文,必須經由「個人」特殊的經驗印證,才具備權威和效驗。事實就是倒過來將聖經放在人--尤其是那些自稱別具權威的人士(如利百加本人)的審視之下。看上面這篇「殺氣騰騰」的「警告」,就可見她如何將她這本書的權威,高抬到近乎《聖經》的地位。【詳見另見下文】

注意,筆者不是反對信仰應該有某些絕對的執著與持守,大家只要看過我的《俄巴底行動網》,就一定知道筆者的文章與信仰都相當「絕對化」,有時更「霸氣」得很哩!我真正反對的,只是--

將絕對化建基在別人難以甚至 無 法 質 疑 檢 證 的特殊經歷與論證之上。

筆者之所謂「判準」,所指的正是這種「可檢證性」,即任何人宣稱的經驗或提出的見解,至少在原則上有被檢證(否定或肯定)的可能。只是《走出撒但教》這類高度標榜特殊經驗與領受(亮光)的書籍,卻往往欠缺明確的「可檢證性」。作者或主角的經歷充滿著傳奇性及神秘性,「常人」難以重複核實,當然,作者們一般也不會鼓勵讀者去親身體驗(例如加入撒但教去探個究竟),而為了保護當事人云云,有關人等的真實姓名等資料往往又要經「加密」處理;但如此一來,作者或主角的宣稱,便永遠處於無法檢證的神秘面紗之下,疑幻疑真,死無對證,可立於永遠凌駕於一切客觀批判的「不敗之地」。

筆者作為一個讀書人,要向自己的理性(我信上帝,但絕不反智)負責,故此我無法全盤「接受」這類書中的描述與觀點;而作為一個牧者,我更要向上帝交付的群羊負責,要教導他們小心提防一切無法檢證的論說與「見證」。簡言之,對《走出撒但教》一書的描述與見解,我有相當程度的保留,主要原因不是我有足夠證據證明它們是錯誤或虛假的,而是它們那含含糊糊的「不可檢證性」,形跡可疑,足以令筆者不得不加以提防。

既是如此,對於這本書或這類書籍,筆者還能有甚麼好說呢?──我再說,我沒有能力證明,也沒有能力否定它大部分的細節內容,但我至少可以參照聖經對靈界事物的基本「寫法」及態度,來考究一下這本書中的描述和解說的可信程度──注意,我說的是「程度」,不是非黑即白的真假對錯。

為求簡便,以下引文,除有特別註明外,俱轉錄自網上流通的「簡節版」,資料來源:http://b5.ctestimony.org/2003/20030318.htm。以下,我會分五點申明我的理據,最後則會以兩段例子補充說明。

 


一、對靈界事物的描寫太「實」,太巫術化,與聖經不符

聖經當然肯定有魔法和巫術這些事體的存在,但卻沒有寫得這樣「實」──唸甚麼咒、畫甚麼符、做甚麼動作姿勢……就可直接產生甚麼特定果效。聖經描述的魔法和巫術主要是指「交鬼」的行為,那些符咒,其實是人與靈界溝通的一些「暗語」或「記號」而已,其本身並無具體實效。

就以「拜偶像」與「吃祭過偶像的肉」為例,聖經清楚指出「吃祭過偶像的肉」獨立來看是可以的,這表明靈界事物或力量並不會「附上」曾用於靈界活動的物件之上;不過,聖經同時又強烈反對參與「拜偶像」的行為,指斥那是與鬼魔相交的嚴重惡行。由此可見,重要的是那個會促成關係的「行為」(如向偶像獻祭),而不是相關的「事物」(如祭肉)。當然,相關的物品若極容易使人聯想到有關的行為,則為免絆倒信心軟弱的肢體,使他們以為連這個異教行為也可以一併接受,那麼,為了他們的良心的緣故,我們也要相應地避免接觸甚或丟棄有關的事物。【參見林前8至10章】

但像《走出撒但教》一書,把靈界事物寫到可以「附於」某些物件及「影響」物質界的運作,例如借此叫人生病甚至置人於死,這卻是聖經沒有的觀點,故此也是筆者不能接受的。【參看原書頁334-337】想想看,筆者為編寫《俄巴底行動網》,家奡N放著許多關乎「邪魔外道」的書籍,連塔羅牌也有,豈不是滿屋都是邪靈?再看聖經,假神「巴力」等連稍稍降雨降火的能力都沒有【參見王上18章】,撒但就算要令人生病,也必要先經過上帝的「批准」,並且牠要攻擊的是我們的對上帝的信心,而不是身體本身【參見約伯記】。撒但的真正「力量」僅在於製造謊言和紛爭,對於物質世界,牠並不怎樣神通廣大!

聖經明訓,降福降禍的,都是耶和華!

再想想看,邪靈要操縱「人」來掌控物質界的事情,例如魔鬼要透過收買共濟會員來掌管全球政治、經濟和宗教,豈不正正反映牠們對物質界並沒有多少直接界入的能力麼?

 

附:「經驗」絕不可成為真理判準

有些讀者或會疑惑,利百加與主角伊蓮的靈異經驗難道都是虛構的麼?

筆者直言,我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或否定她們的經驗。我只強調,就算她們完全誠實,而她們的經驗,至少在她們看來,全部都是真實的,筆者仍不能就此將之奉為事實或真理。

有空,你且去看看別的宗教人士的「宗教活動」,例如法輪功信徒集體練功--

想想,你可根據甚麼理由,說他們的宗教經驗與體會全都是「假」的呢?一味講所謂「主觀經歷」,最後只會變成「口跟鼻子說話」,根本無法對話!

當然,像利百加等類的作者必會不時「祭出」聖經,引經據典,強調她的經驗與對經驗的解說都是「有經為據」的。但她的解經是如何的不敢恭維,下文,筆者會詳加論述。

任何人的「經驗」都不大靠得住,恕筆者多疑,我只能一字一句地考查聖經,好曉得這道是與不是。

 


二、對巫術、秘教與靈界的細節描寫得過分詳盡,導人入迷

我們還看到《走出撒但教》一書對撒但教的儀式與組織,往往有太多不必要的「揭秘」與「暴露」。綜觀聖經,聖經固然一面極力反對人們參與任何巫術與邪教,但同時,對有關的活動的描寫記載,卻極為簡略和收斂。就連對「正面」的靈界經驗,如保羅個人曾上三層天聽見靈界奧秘的經驗,都說得十分「節制」,不事渲染,見好就收。至於《但以理書》及《啟示錄》等高度密集的靈界異象記述,卻全部直接或間接涉及普世未來的啟示,而非為了展示個人的靈界體會或神秘經歷。充斥在異教典籍中的「陰間之旅」或「天堂之旅」,在我們的聖經卻是絕口不提的。 【為此,筆者拒絕認可但丁《神曲》之類的作品為「基督教」文學!--其內容不是基督教的,連包裝也不是基督教的。當中倒充滿各種異教巫術!】

反觀《走出撒但教》一書,作者利百加卻將靈界事物寫得繪形繪聲,極為詳盡。連甚麼「人狼」和「吸血鬼」,她也花了極多篇幅來細意描寫。【參見原書頁265-273】須知道,人對靈界或神秘事物總有近乎病態的好奇心,若有關作者真的不想讀者們「以身試法」參與其事的話,對靈界事物的記述和形容,就必須按照聖經的原則,做到「最低消費」,盡量剋制,見好就收,而非像那些「xx週刊」般,一味舞文弄墨,賣弄所謂「一手經驗」與「獨家資料」。

若說這樣寫只是為了揭開撒但教的陰私來叫人提防,也不必「一揭再揭」,不厭其詳地重重複複!並且,要防範撒但教,知道它的「存在」和主要的「欺哄伎倆」已經足夠,並不需要知道撒但教有多少級數和如何升級──這些資訊恐怕只會對想「加入」撒但教的人有意思,對想脫離或防範它的人並無必要!於此,大家不妨想想那些所謂「揭開黑社會黑幕」的電影如何產生適得其反的「果效」,便會明白我的意思。

不僅如此,原書更以多幅插圖【頁189-202】及大量引用倪柝聲的著述【如頁248-251】,來分析人的構成──所謂「靈魂體三元論」,並進一步引伸解說人與靈界互動的具體運作--

插圖:作者巨細無遺地借圖畫描述「靈界的運作方式」,令人「想人非非」

對於這種令人「想入非非」的寫法,筆者實在不敢苟同,一來是欠缺整全的聖經根據,二來是更會引人「遐想」,使他們對靈界奧秘更加著迷,更想深入探個究竟,最終就算作者無心,也會弄巧反拙,導人入邪。

 


三、對許多細節描繪得過於具體、恐怖和血腥,令人不安

若各位參看原書,就可以看到更多極其可怕的血腥場面。作者利百加雖然一再宣稱耶穌的能力比撒但更大,上帝最終必然是得勝者云云,但書中關於撒但教對「叛教者」或「敵對者」的追殺與用刑,卻寫得極為仔細與血腥暴力,令人讀罷不寒而慄。各位必定明白,對現代人來說,「官能刺激」遠較「文字說理」有「說服力」得多──筆者在網上,就曾看到有初信者曾因看了這本書而疑神疑鬼、精神緊張,最終寧願完全放棄信仰──

大約係四年前,我睇左本書叫做「走出撒但教」。睇完之後成日思想裡面的內容,跟住我睇一段聖經關於褻瀆聖靈是永遠不能赦免的經文,之後思想爭戰很激烈,令到我睡不著:我想為甚麼耶穌說任何罪都可赦免,但是說耶穌是鬼上身是褻瀆聖靈是永不赦免呢?難道是耶穌係鬼上身而唔想比人揭穿他?難道他是同魔鬼夾埋做戲比我地睇?從而恐嚇我們要相信耶穌是靠神的。

於是我日日夜晚睡不著,又心裡常常想著耶穌同魔鬼的關係,曾經我懷疑耶穌是魔鬼個仔去騙人,但是心裡很矛盾,又好似被撒但引誘咁,叫我想起那本書的內容,引誘我去拜牠……我真的很痛苦啊!我祈禱求耶穌可不可以給我平安,但是祂不理我,於是我寫信比驅魔人馬先生,訴說我的經過。由於他認識我教會一位導師,於是他就把我轉交給她,她開解我,但我仍是這樣,沒有甚麼效果。

日日係咁訓唔著,最終影響我日頭返工,我變得工作很慢,老細又不滿我。有一天老細叫我入房訓話,她逼我講我做乜事,我就把這些事給她聽,最好彩的是她肯給機會我,我就盡力做快D。到九月,天氣沒有那麼悶熱,我就開始睡得著,而且懂得說明天先再諗吧,可以有精神工作。漸漸地,我可以放低宗教包袱,唔理耶穌同魔鬼有甚麼關係……

── http://hk.myblog.yahoo.com/beckyhk720

我想,《走出撒但教》的作者利百加,如此大量記載撒但教懲罰和追殺叛教者的可怕場面,恐怕只會使多數人更加「敬畏」魔鬼而已,而一旦「入會」或被「邀請入會」,就更加不敢妄想脫離和拒絕了!退一步說,書中把靈界事物寫到如此神秘恍惚,魔影幢幢,至少也會令人神經衰弱,疑神疑鬼,最後,連原本淺近親和的基本信仰也一併拒絕接受!筆在編寫《俄巴底行動網》的同時,亦編寫了《基本信仰專欄》,為的就是不想讀者只是對那些特定的神秘事物(如共濟會)好奇,而對更基本的信仰不聞不問。

 

附: 「褻瀆聖靈」釋義

至於何謂「褻瀆聖靈」呢?經文的字句如下:

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文士說:「他是被別西卜附著;」又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

耶穌叫他們來,用比喻對他們說:

「撒但怎能趕出撒但呢?若一國自相分爭,那國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分爭,那家就站立不住。若撒但自相攻打紛爭,他就站立不住,必要滅亡。沒有人能進壯士家堙A搶奪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

「我實在告訴你們,世人一切的罪和一切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凡褻瀆聖靈的,卻永不得赦免,乃要擔當永遠的罪。」

這話是因為他們說:「他是被污鬼附著的。」

--可 3:22-30

其實,經文字面很清楚,「褻瀆聖靈」的定義很窄,就是「說耶穌是被污鬼附著的」。

表面上看,人「褻瀆聖靈」之所以為大罪,是因為他誣蔑「聖靈」為「污鬼」,是大不敬,所以就「永不得赦免」了。但如此一來,上帝(聖靈)便顯得十分小器和報復心重,難怪叫人發惡夢睡不著了。

不過,只要我們略加細心,便應該看到「說耶穌是被污鬼附著的」等話,所針對的根本不是聖靈,而是主耶穌的身分(文士的原意亦在此)--祂有否神聖來源,即祂最終有否拯救我們的資格。換言之,「說耶穌是被污鬼附著的」實質等同拒絕承認祂能代表上帝,是有著赦罪權柄的救贖主。事實是一字咁淺--

你若指在耶穌背後的靈是污鬼,

  那麼你必定拒絕承認祂為有赦罪權柄的救贖主,

    你也必定不會接受祂為救主,

      那便是你自己拒絕接受祂的赦免,

        那麼你當然「永不得赦免」啦!

不是主不赦免你,是你自己不要,怨不得人。事實上,聖經壓倒性多數的經文,說的是祂的憐憫與樂於赦免,而這段經文,說的其實也是一樣:

上帝樂於赦免,除非你自己不要!

看,我們的聖經就是如此淺近易明,用點心思去體察神的話語,必有美妙的發現,何用發惡夢睡不著呢?當然,《走出撒但教》一書誇張渲染的描寫,魔影幢幢,誤導視聽,仍須負上相當的責任。事實上,看《走出撒但教》一書中描繪的「正邪鬥法」,極似看甚麼「天師捉鬼」一般,不管是「正方」(法師)或「邪方」(鬼怪),看雙方的神色動靜,其「邪氣」實在所差無幾。

 


四、作者的釋經往往十分瑣碎和隨機,斷章取義

筆者作為一個傳道者兼讀書人,對靈恩派那種「心血來潮」,極其「實用主義」,並個人「亮光」大於聖經字句的釋經與引用經文的手段,總是不以為然。我不是說聖靈不會在特定的場合用特定的聖經來鼓舞、警誡、安慰我們,我自己就曾有許多這樣的經歷。我反對的是作者竟然可以將聖經「用」得這樣不顧上下文理,肢離破碎,隨心所欲。

至於全書充滿著「主指示我讀某經」等類的字眼,更好像在說她有全新的、特殊的、超凡的、個人的聖靈指引,甚至可以架空聖經整體的啟示,以至一切宗派傳統的脈絡來「隨機」引伸應用。

筆者確信,聖靈常常透過聖經跟我說話,但祂要說的話,從沒有凌駕聖經的上下文理所限定的解釋範圍。並且,更多的時候,聖靈沒有「指示我」讀某一兩節經文,而是以整全的啟示(如基督的救贖和天父的看顧)來保守、提醒和教導我。就算偶爾有較個人化、處境化的「領受」,也最多只可視為一點提醒,而絕不可「規範化」,而作為傳道者,就更不應借此鼓勵這種最終一定會架空聖經權威的「隨機化」的讀經方式。【關乎利百加的「釋經」與「用經」方式,詳見最後的例子說明】

 


五、書中部分描寫太特殊化和靈異化,欠普遍性,不能造就人

以上這些繪形繪聲的畫面,戲劇性確是十足,卻沒有多少的普遍性。我不是說特殊的就是假的,而是說過於特殊個人化的經驗,對個人或者有點幫助,但對其他人,除了用以「炫耀」自己的天生異稟或「格外蒙恩」外,我看不出有要大書特書的必要! 須知道,一個原則上「可信」的信仰,至少要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性,即任何人,只要智能正常、態度認真,方法對題,都能得出相近的經歷與結論。

筆者自問也頗有一些「特殊」的經歷,但一般情況下我都不會說,因為正如不能繙出來的方言只能造就自己,不能造就別人,故此在公開的場合就不說也罷。【參林前14章】並且,我相信上帝給我某些「特殊經驗」(例如某次得到格外保守的事件),目的只在於強化「我」的信心,對在疑惑中的我顯明祂的同在與保守。這類個人經驗針對的是我本身的特定處境(尤其是我的軟弱),對別人意義不大,而我更不希望過於強調我的「特殊經驗」,而令弟兄姊妹追逐這類經驗,而非追隨基督本身。

作為牧者,我寧願多分享、教導一些普通的、普遍的事例,例如透過雅各、大衛、約拿、彼得的生平故事,說明上帝的滿心忍耐與不離不棄,藉以堅立每個信徒的信心。描寫與揭發共濟會等的陰謀,事出無奈,並非我的擅長,更不是我的「興趣」!自辯無益,大家且看看我的網站,推斷一下筆者的本心若何。但《走出撒但教》一書實在有太多、太多古古怪怪的描述,不論其真假,都已有「引人入邪」之嫌疑──令弟兄姊妹過度關心追逐這類特殊經驗(例如嘗試去找自己的所謂「守護天使」),而非追求和實踐普遍的聖經真理。

 


結語:筆者又如何?

大家若仍未能掌握上述解說,可比較一下筆者的《俄巴底行動網》。這樣,你應該會發現,相較於《走出撒但教》的「不可檢證性」,筆者的《俄巴底行動網》的內容和論說是可以「檢證」的──

1. 我所引用的資料,如書籍、網址及VCD等,全部都可在坊間搜尋得到,不必經由特殊「秘道」,也無須「開天眼」才看得見,全無神秘可言。

2. 我所憑藉的證據,如大量方尖碑的存在與布置,布殊父子乃骷髏會成員等等,都是人人可見或普世公認的事實,事實俱在,可資考證。

3. 我所作出的斷言,都是藉著上述的資料和事實,再加上我對聖經的理解推斷引伸而得出的,例如指出共濟會員一定不會是真正的基督徒。其中或者仍有錯漏不足之處,但至少是可以客觀地檢證考核的。

4. 筆者對經文的解釋,所用的基本上是文法字義釋經法,或有錯漏,但並無神秘,各位絕對可以按顯然可見的經文的文法字義,來批判筆者的解說。

所以,你不必,甚至不應全盤接受我的看法與結論。你若肯認真地逐一檢證筆者提出的資料、現象與解釋,無任歡迎!我不是真理,真理自己會向你說話!

但《走出撒但教》這類書卻把自己說成絕對,甚至封殺別人檢證的途徑,故此,就算當中的內容有部份是真實可信的,但單看這種「信仰態度」已足以令筆者生疑,不願引為同道了。

弟兄姊妹,我至此仍沒有簡單回答這本書的內容是對或錯,是真或假,一是因為我沒有這樣的能力,二是因為看問題不能如此簡單一刀切。我再強調,我絕不是信仰相對主義者,我自己的信仰觀就絕對得不得了。但我的「絕對」仍是「相對」的,就是相對於我所提出的資料、現象與解釋是否正確可信。

我的確在傳述著某種「絕對的信仰和觀念」,例如耶穌基督是真神,共濟會是敵基督的主要組成部分等等,但我沒有將「我自己本身」也絕對化和無誤化起來!我只是一個常人,我能找到的,看到的,你也可以找到,看到。是對是錯,你自己可以考究定奪。只是《走出撒但教》這書一開首就將自己絕對化、無誤化,實質就是將自己等同聖經──這種態度本身就已經非常反聖經了。加上書內那些錯到離譜的釋經,則作者宣稱的「聖靈」或「屬靈」權威,就萬分可疑了。 【參見下面的兩個例子】

就此而論,我基本上不相信(更正確說是不信任)這本書,原因主要不在於它的「具體內容」,而是在於其作者自我絕對化的「信仰態度」!

這就是我的立場!

 


兩個補充例子

不過,再細看這書,其中的「具體內容」,也頗有可疑之處,我試舉兩個例子說明之。

例一:離天萬丈--利百加的用經與釋經

上述引文中充滿著隨機的、個人的、特殊的「用經」與「釋經」例子(見間有紅線的字句),嚴重斷章取義,甚至完全惘顧經文的上下文理,扭曲它的本意來遷就作者自己當下的處境與關懷。

須知,利百加的斷章取義與曲解經文不是一時失誤,而是根本的出自她本人錯謬的「聖經觀」--她將聖經低貶為一本「實用的驅魔手冊」,完全可以「合法地」任她隨機隨用(見間有綠線的字句)。

最令筆者憤慨的是她竟然如此「踐踏基督的血」見間有藍線的字句)--

有最起碼的聖經知識的人,都應知道,以色列人在出埃及前塗於門框和門楣上的羊血,絕不是用來「驅邪」的!越過房子,不擊殺堶悸漱H的,不是從撒但派來的惡魔,而是從上帝差來的天使!!!!!

耶和華在埃及地曉諭摩西、亞倫說:「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你們吩咐以色列全會眾說:本月初十日,各人要按著父家取羊羔,一家一隻。……以色列全會眾把羊羔宰了。各家要取點血,塗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門框上和門楣上。……你們吃羊羔當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趕緊地吃;這是耶和華的逾越節。因為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擊殺了,又要敗壞埃及一切的神。我是耶和華。這血要在你們所住的房屋上作記號;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你們要記念這日,守為耶和華的節,作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出 12:1-14)

基督的血,正像逾越節羔羊的血,祂要以捨身流血來救我們脫離的,是上帝的憤怒和審判,而不是甚麼撒但或惡魔的攻擊!!!!!

現在我們既靠著他的血稱義,就更要藉著他免去神的忿怒。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不但如此,我們既藉著我主耶穌基督得與神和好,也就藉著他以神為樂。(羅 5:9-11)

利百加聲稱「用基督的寶血把屋子封密」云云,實質是將基督贖罪的血低貶為「法師」驅邪趕鬼的「豬血」、「狗血」等類,更把耶和華與撒但的角色來個大顛倒--這不是褻瀆上帝又是甚麼?????

如此的釋經,如此的對待基督寶血,對不起,我實在無法忍受,更不能引為同類!

 

例二:反著紅旗打紅旗--利百加更有導人入邪的嫌疑

利百加雖不時煞有介事勸人「走出撒但教」,甚至不要沾染任何靈界事物。但綜觀全書,她卻從不間斷地「鉤引」讀者對靈界事物產生好奇(見間有紅線的字句),使人想入非非。例如對於「天使」,特別是他們與「個人」的關係,聖經是寫得極為含蓄謹慎,為的就是怕人過於好奇而跪拜天使或接觸靈體。可是利百加對所謂「守護天使」的著意描寫【見頁138-145】,卻絕對不合乎聖經的「規格」。事實上,她筆下的所謂天使,除了錯謬百出的引經與釋經之外,我看不出與異教或新紀元的「靈體」有何分別?

天使將身子往後靠,翹起腳,換成一種比較輕鬆自在的姿勢。

這使我想到的,不是聖經中的天使,卻是某個很「自在」的菩薩造型,你呢?

當然,還有更可怕的是她對耶穌基督的神聖形像的描繪(見間有藍線的字句),看上去,竟是百分百的「太陽神」造型。你會在異教徒或新紀分子的「靈異經驗」的描述中,經常讀到這種以「日出」比喻「神」的描寫。

作為基督徒,我們必須謹守:聖經就是我們認識基督的最有效、也最可靠的權威,任何人想找到更高的「門路」來得到對上帝的所謂更深的認識,追隨自以為高人一等的靈界經驗,最終必會入於「魔道」,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