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今天日誌              主題頁目錄 資源頁目錄
注意:較早前的日誌請往《日誌選輯》或《創作之頁》尋找。網站地圖

帝 京 夢 華 (續)

 

默度餘生:帝京夢華(續)          二零二四年四月十九日

開封「樂園」(一)

寫到這裡,加之安陽殷墟的部分不免過於沉重而且冗長,大家,包括我自己,恐怕都已經忘記了我這趟行程的整個安排。

請先再看一遍這行程略圖——

此行我籠統稱之為「三古一墓」之旅。「三古」指三個不同等次的「古都」,包括作為戰國時代趙國首都的「邯鄲」,作為商代晚期首都的「殷墟」(安陽)以及作為北宋首都的「開封」(汴京);至於「一墓」,則是指殷墟的墓葬群(並不限於王陵區)。此外,行程尾聲,還有個看上去不太相干的「岳陽」。

事實更是,把邯鄲、安陽、開封、岳陽這四個點串起來,表面看去,都很有「不太相干」的感覺。很可以說,這是在我三十多年的「長線(10天或以上)旅遊」資歷之中,行程最「鬆散」的一趟。

何只鬆散?而且「落差」很大。

這巨大落差,就見之於,從一般的旅遊角度看,「安陽遊」「開封遊」之間的天淵有別。

……

天堂與地獄

根據某些媒體的說法,香港不但已經成了「金融中心遺址」,還已經成了「遊客天堂遺址」。

何謂之「遊客天堂」?我疑心不外是有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而且交通相對方便、價格相對廉宜、服務相對優良,之類。

按這樣的標準,一比較,大家便不難發覺,「安陽遊」與「開封遊」的差異,說來並不夸張,前者是「地獄」,後者是「天堂」。

出發之前,我曾告訴別人我們將去安陽,看殷墟,看甲骨文,記得有些人表示「羨慕」,我很疑心是因為這聽上去「很有文化」似的。

我卻警告大家:

像安陽這樣的一個除了「文化」(或說歷史文化)以外,就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要是閣下好不容易才有個比較長的假期,就萬萬不要來。

想想,如果倫敦、巴黎、紐約、東京,首爾只有「文化」而沒有各種「時尚」,會有那麼多遊客嗎?再說香港,有什麼大不了的「文化」?但是,只要有匯聚各方的美食,有低稅商品,還有迪士尼、海洋公園,就可以吸引許多遊客(至少以前是這樣)。

文化作為「錦上添花」則可,但作為「主調」,我疑心人類尚未進化到如此高尚的地步。

說白些吧,像我們這些都市人,逛商場逛食街,逛到成「精」了,在安陽這路除了文化,就基本上什麼旅遊資源都沒有的地方,待上一天都難受。而且安陽遊性價比很差,就孤伶伶一個點子,必得「專程」而來,交通往還金錢時間花費不少,從旅遊成本角度看,怎麼算都不值。

總之,安陽遊不是看「甲骨」就是看「人骨」,不惡心也要悶透。此之謂「地獄」。

或問:哪你為什麼要來?

我是立下宏願才來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有明白我的幽默——很黑很黑的幽默——的嗎?

總之跟安陽相比,開封,簡直就是「天堂」了。

……

何以「天堂」?

按國際甚至大陸標準,開封或者遠遠算不上「旅遊天堂」,但是,當你經驗過在安陽「除了看甲骨就是看人骨」那種「地獄」般的「旅遊模式」之後,開封的「旅遊模式」就絕對算得上是「天堂」,或說「樂園」

今天開始的分題名為「開封樂園」,部分原因就是在此。

開封究竟多像一個「樂園」?請先一看以下略圖:

首先,開封的景點很多,而且大都集中在市中心區,部分更徒步可到,這對於遊客來說,是十分友善的「布局」。不似得安陽,除了殷墟一處,再勉強加上個中國文字博物館,就再沒有什麼景點可言了,而且殷墟偏處西郊,交通上未算太難,但也不甚方便。

更重要的是,再看一遍上圖,開封那些景點,什麼「萬歲山武俠城」,什麼「宋都皇城旅遊度假區」,一看名字,就可感覺到很有「樂園」的那種氣息。其餘如「清明上河園」甚至「包公祠」,都是。容後細說。

說到旅遊資源之豐富,開封自然不比北京、上海、西安、成都。但是那些一線或者准一線都會都有一個重大缺點,就是人太太太多了。有許多景點,要不是人多到走不動,就是人多到推著你走動,上班時得「拼命」,連放假也要「拼命」,這樣的旅遊經驗實在不太好。開封卻洽到好處,不似邯鄲、安陽般冷清,又不似北京、上海般過分擠擁。

旅遊若志在散心,求舒服,開封是一處相當合適的「樂園」。

……

我們都是「紂王」

好了,對遊客來說,我疑心最最最重要的還是以下這點。

我們入住的酒店在「鼓樓區」,以下是附近的街道圖——

紅點所示的是酒店的大約位置。旁邊是「書店街」(步行街,分南北兩段),近在咫尺的樓下更就是「鼓樓」與「鼓樓夜市」。

大家撫心自問,身為遊客,你最渴望的,不正正是如此這般,頗近於「酒池肉林」的旅遊經驗麼?

書店街,入夜之後,從街頭到街尾都是小販攤檔,賣的多是小食;兩旁店舖亦多為食店,書店確也有些,但賣的大多是迎合遊客需要的精品與手信。

鼓樓是開封旅遊的「中心地標」,交通四通八達;而且入夜亮燈後,十分漂亮,許多人在這裡打卡留影。

鼓樓夜市啟市之後,四周的燈光就更加璀燦了,仿如白晝。流動攤擋裝飾以中國式房頂,看上去很古色古香。當然啊,最重的還是,美食當前,絕對絕對可以令你流連忘返,還有「選擇困難」。

西媒一天到晚唱中國崩潰,但是鼓樓夜市給我的經驗卻是,看著滿街美食卻吃不過來,這才叫做「崩潰」!

跟安陽相比,單單就滿街美食這一點,開封已絕對是天堂,是樂園。

 

 

 

默度餘生:帝京夢華(續)          二零二四年四月廿一日

開封「樂園」(二)

開封是北宋首都,但我疑心,沒幾個北宋皇帝是大家熟悉的,但是一提到開封有什麼歷史名人,我相信許多人耳畔就會馬上響起——

開封有個——包青天!

不錯,現在的開封就有座「包公祠」,相鄰不遠還有個「開封府」

包公當過許多官職,其中最出名的一個,想必是開封府尹,約略相當於今天的北京市長。開封府就是包公的辦公廳。

我疑心大家對包公(包拯、包青天)的「認識」,沒多少是在來自正規歷史的,絕大多數都是來自小說、戲曲,尤其是電視劇。所以一想到包公,大家就會想到「鍘世美」、「審烏盆」等情節,還有類似下面的畫面與造型——

這不是很親民,很通俗,還很有娛樂性嗎?跟殷墟那些叫人惡心的祭祀坑,與讓人悶透的甲骨文,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此行我只參觀了包公祠,沒參觀開封府,但就包公祠裡的所見(參下圖),便知開封府根本不是什麼歷史文物,而是一個「片場」,我疑心有好幾齣「包青天」甚至曾在那裡取景。

這是用狗頭鍘「鍘世美」的情景的蠟像展示

事實上,開封的多數主要景點不只像「樂園」,還像「片場」。當心,我這說法並不特別針對中國,美帝的什麼迪士尼樂園與環球影城,其實質,不也是片場或片場的延伸麼?

回頭說包公祠,參觀完了,你對包公的為人與歷史不會增加多少認識,甚至不會引起你多大興趣。倒是紀念品商店裡的「迷你虎頭鍘」(可惜當時沒拍下照片)很有些吸引住我了。明明是殺人凶器,卻沒半點陰森恐怖之感,反覺著「可愛」,我甚至差點就忍不住手,買回家裡做小擺設。

包公祠尚且如此,開封其他主要景點的「歡樂氣氛」就可想而知了。

……

歡樂「有價」

諸君不可不知,歡樂「有價」——人家給你「歡樂」,你總得給人家錢,讓對方也「歡樂」,但每個「樂園」的入場費都不菲,若都去,埋單結算起來就不那麼「歡樂」了。(老妻生晚了幾年,還未能享受諸般老人優惠。)

加之也沒有太多時間,於是我們只選了一處——「清明上河園」

門票正面與背面。老妻盛惠120元,我半費,60元。

我之所以會選上清明上河園,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慕名而來」——別說你沒有聽過《清明上河圖》的鼎鼎大名。

清明上河園景區坐落在八朝古都開封,是按照中國傳世名畫《清明上河圖》為藍本1:1復原再現的大型宋代歷史文化主題公園。歷史成就開封,文化成就名園。

自1998年正式對外開放以來,清明上河園始終堅持以“再現千年歷史畫卷,建設國家精品景區”為發展方針,通過宏大的規模、豐富的宋文化內涵、獨特的古代娛樂設施、新穎的表演劇碼、全新的休閒度假理念,始終引領著中原文化旅遊產業的發展方向,創造了旅遊界令人稱頌的“清明上河園”現象。來自官網

更不可不知的是,這《清明上河圖》的電子動態版(智慧的長河)還是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中國館的「鎮館之寶」啊!換句話說,《清明上河圖》跟大熊貓與三星堆一樣,絕對是國寶級的。

清明上河園正門

就因著這個鼎鼎大名,我就慕名一看,要看看這個,差不多等於說要復原再現大宋開封繁華清明上河園,是否值得我們花上180元門票。

結果發現,從旅遊、散心、娛樂的角度看——值,而且物超所值。

……

物超所值

園區超級大,照著地圖走也會迷路。

園中的景色、表演、展覽、玩意,大體不錯。但國內「之旅」了幾十年,什麼沒見過呢?都沒有太「震撼」我之處。

我們還看見有許多青年男女,穿著「漢服」到處取景拍照。可惜老妻跟我對拍攝人像照都沒什麼興趣,就平白浪費掉這裡的美景。

說過許多遍了,這趟「三古一墓」之旅,重頭在安陽殷墟,其他行程安排,包括開封,都有急就章湊數之嫌,事先沒做多少功課。故此對於清明上河園的「精華」究竟何在,我並不知悉。

都說園區真是超大,我又是一個不善甚至不愛「規劃」的人,於是打算隨便逛逛看看,約略了解一下,就離園了事。

沒想到,在我們差不多要離園之際,忽然看見好一些遊客匆忙朝某方向走去,知道該是某處有表演節目要開始。心想門票共計180元,就此離園的話,似乎有些「不值」,於是也跟在人們的後面走去,看看是什麼表演節目。

一看,180元的票價,就值了!

……

明天有些「要事」,今天提早上載。

 

 

 

默度餘生:帝京夢華(續)          二零二四年四月廿三日

開封「樂園」(三)

我們跟在人們的後面,走到一處後來得知叫「大宋校場」的地方去,那是一座頗大型的露天實景表演場地。

觀眾席上已經差不多坐滿了人,卻是不知何故,最前面的兩排幾乎沒人坐。我們不知就裡,但知道表演應該馬上開始了,就在第二排接近中間的位置,隨意找了兩個座位就坐下。

表演開始,戲碼原來是《岳飛槍挑小梁王》——

故事情節絕對不是來自史實,乃來自通俗小說《說岳全傳》第十二回,就演出的部分,大意是說:

岳飛等到相州考武舉,……岳飛等進京考試,小梁王賄通張邦昌耍奪武狀元。……小梁王仗勢欺人,被岳飛槍挑喪命。牛皋等大鬧武場,宗澤放走岳飛,岳飛哭辭轅門。【百度】

這節目,史實性,零;娛樂性,接近滿分!

且看就這個電玩《三國志》常見的「單挑場面」,在我們這些多多少少有些暴力傾向的男生看來,已經很可以叫我們血脈賁張。

當然還有許多打鬥及馬術表演,都十分精彩。

更夸張的是,校場上還出現會噴煙的「古代裝甲車」,嘆為觀止啊!

不過最精彩的還是最後面的「爆破秀」。爆出的不是火,是水,還就在很貼近觀眾席的位置「爆炸」。(上圖取自網上,居然有人拍到。)我們這時候才意識到為什麼最前面的兩排沒人坐!

雖然被「炸」得濕了一身,有些狼狽,但現場觀眾的笑聲夾雜著「慘叫」聲,整個氣氛卻是十分「歡樂」的,連我們自己也覺著「好玩」。

單看這場充滿驚喜,充滿娛樂性的《岳飛槍挑小梁王》,共計 180 元的票價,我跟老妻都很以為值了大半。

……

從該場館的宣傳,我們得知,清明上河園裡還有兩個同樣甚至更加大型的露天實景表演可以看,其中一個是——

像我這代「港澳男」多是看「日本超人」長大的,一聽見《東京保衛戰》,我疑心最先聯想到的是這個——

當然不是。

東京並不是指現代日本的東京,而是指汴京(開封),相對於位處西邊的洛陽,開封就被稱「東京」。而「東京保衛戰」所指的,則是北宋末年,大宋守護京師抵抗金人入侵的戰爭(考之史實,前後共有兩場)。

回歸現場。當時,我們聽廣播,得知《東京保衛戰》快要開演了。表演場地並不在這裡的「大宋校場」,而是在另一處,建有城牆與護城河,比這裡還要開闊與壯觀的實景場地。

奇怪的是,我們卻沒有繼續留在園中看《東京保衛戰》(稍後解釋),好使得此番遊園更加物超所值。

上圖是我從油管的片段中截取來的,可以肯定,一定比《岳飛槍挑小梁王》還要刺激好看。

……

不止於此,園區到了晚上還有第三場大型表演(估計應該要另外付費)——

我很疑心,這第三場表演《大宋.東京夢華》,單看名字,就該知道才是精華中的精華,最能「復原再現大宋開封繁華」。

上面這圖是從油管片段中截取的。場面浩大,服裝華麗,燈光璀璨,據稱還配以「宋詞曲樂」,極盡視聽之娛。

總之,開封「樂園」,單看清明上河園這裡的三場大型表演,已足夠讓你樂不思鄉甚至樂到不知人間何世了。

……

樂極之後……

問題來了,既在園中看《岳飛槍挑小梁王》樂過一遍,怎不留下繼續觀賞《東京保衛戰》與《大宋.東京夢華》(即使要另外付費,相信也值得),再樂上兩遍、三遍呢?

我自問不是一個整天板起臉孔,完全說不得笑的人。

只是有些「笑話」,聽一次就夠了,可一而絕不可再。

岳飛,我能聯想到的絕對不是「槍挑小梁王」,而是壯志未酬,更是含恨而終

所謂東京保衛戰,說來好聽,實情是北宋「亡國之戰」。此戰,徽宗怕得要死,臨陣走路,「讓位」與欽宗;欽宗當然也怕死,三心兩意,和戰不定;大臣們,主和派主戰派吵吵嚷嚷,不同心不同德;加之受長期「重文輕武」政策所累,宋軍整體上打得很窩囊。總之,所謂東京保衛戰,東京(開封)最後根本沒有守住,徽欽二帝與數千家眷大臣被金人擄去,是為「靖康之恥」,北宋亡國。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諸君明否?「靖康恥」,並不限於一事,乃是指自己國家民族,千萬年來遭逢的苦難與屈辱。「臣子恨」,亦不限於一人,乃是指千萬年來,無數大志難伸含恨而終的仁人志士。

人總不能一天到晚,都苦大仇深地緊繃著臉,偶爾娛樂一下,無可厚非。但是變相地拿「岳王恨」以至「靖康恥」來搞娛樂開玩笑,那絕對是頂多可一,而絕不可再的事情。於是,我離場,沒有留下來看所謂《東京保衛戰》。

至於《大宋.東京夢華》,唉,可知北宋之亡,主要就是亡於北宋君臣上下,尤其在徽宗一朝,極盡奢華醉生夢死,在一片歌舞昇平中不知大禍將至?

那幅正正完成於宋徽宗年間的《清明上河圖》,根本不是什麼「吉祥物」,它表面反映的是北宋的京師繁華,實質反映的是北宋的醉生夢死以至——亡國不遠。

那情景自是「樂極」,但要知「樂極」之後,便是「生悲」。

……

人間沒有「樂園」

南宋人已經不能吸取北宋人「樂極生悲」的教訓,於是——

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

暖風燻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其實這詩作得不十分對,因為就算仍在「汴州」(北宋未亡國),都不該「樓樓不絕,歌舞不休」啊。

此行,我頗不懷好意地買了本南宋人作的《東京夢華錄》,說及當年開封是何等繁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想必是到處都是大型酒樓食店與歌樓妓院。我甚至聽過這說法,就是我們現代都市人「穿越」到大宋開封去,一定不會不適應,因為差不多一千年前的開封,已經有很豐富的「夜生活」云云。

不相信樂極生悲,不曉得大禍臨頭的,又豈只是北宋人與南宋人呢?把好像《清明上河圖》這樣的「不祥物」,當做「吉祥物」來宣揚炫耀的,又豈只有中共與開封政府呢?日光之下直到末世都不會有「新事」,列國萬城都必定繼續醉生夢死,直到一夜之間,都灰飛煙滅。

人間沒有「樂園」!

 

---- 今 天 日 誌 ----

 

默度餘生:帝京夢華(續)          二零二四年四月廿四日

開封「樂園」(四)

當開封「樂園」全城上下幾乎都沉浸在一片「歡樂」之中時,卻有那麼一處景點或說有幾個人——斯人獨憔悴!

開封的景點很集中,大都在龍亭區和鼓樓區,卻有一處偏處禹王台區的一隅,那就是「禹王台公園」,見下圖右下方——

但我真正在意的不是禹王台公園,而是在它裡面的——「三賢祠」

實不相瞞,此行「誘使」我到開封這裡來的,不是開封裡的任何「樂園」,更不是這些「樂園」裡的任何大型表演,而是三賢祠。只是,閣下在網上隨便找個「開封市十大景點」來看,都會發現禹王台公園肯定榜上無名,更別說只在裡面佔一個小角落的三賢祠了。

在開封城的東南方向約三公里處有一座千年古園一一禹王台公園。禹王台公園最早是春秋時期的大音樂家師曠在此撫琴收徒的地方,稱作「吹台」。後來漢朝梁孝王出巨資在此建三百里「梁園」,延攬天下文人騷客及四方豪傑,在此吟詩歌舞、談古論今。明朝於吹台上建禹王廟的同時,在東隔壁建三賢祠,以紀念李白、杜甫和高適逛大梁、游梁園,寫下千年不朽詩作。【來源

記得,就在開封某書店裡,我們曾看見這樣的景象——

原以為有了《長安三萬里》的「加持」,開封三賢祠會比較熱鬧,起碼不至於門堪羅雀。但是一個民族的文化素養與民族靈魂,不會因一兩齣動畫片而有實質改變,人心嚮往的始終是「人間樂園」,而不是詩人的「詩與遠方」。

……

樂園不是遠方

按行程時序,三賢祠是先於清明上河園的,但我心目中的焦點既在前者,故先述後者以為舖奠與比較。

這便是 禹王台公園,但看門面破落冷清,便知無法跟清明上河園相比。

園區很大,但十分冷清,連來晨運的大叔大媽也沒有幾個。

園中零零落落有些別的景點,但都無心觀賞,一心只想尋找「我的杜甫」

終於在園中西北一角找著,就在「禹王殿」的旁邊,一看,四周當然也是靜得幾乎沒人。

眼下的「三賢祠」主要就一個祠堂,空蕩蕩地供著三位詩人的塑像——

牆身剝落,燈也沒開,詩人們連臉面也看不清楚!

旁邊還有幾個偏室,放了幾組塑像群,說的當然是當年他們在這裡留下的一些風流逸事。

至於詳細的展覽廳、精品店什麼的,統統沒有。

我們的「三大詩人」,就這樣,靜靜地待在這裡,仿彿根本不屬於現在的開封。

……

公道說,李白、高適、杜甫,那個時候尚算年青,加之李白是富家子,杜甫是官N代,都有些家底,能「放蕩齊趙間,裘馬頗清狂」(杜甫《壯遊》),過的自也不是什麼苦日子。

但三大詩人所追求的「快樂」,絕對不限於一時肉體滿足,更是希望莫負「天生我才」(李白語),能「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杜甫語),能成就一番「天下無人不識君」(高適語)的遠大抱負。

有人以為宋徽宗也算得上是「詩人」,起碼很有「藝術細胞」,文采風流,書畫更是一絕。但我以為,中國詩人,自屈原起已經「定型」,就是詩人不能只有文采風流,還要有家國情懷,有崇高道德(宋徽宗連邊都沾不上)。所以中國詩人的「遠方」不是升天得道,不是環遊世界,而是「為國為民」——

詩之大者,為國為民!

只是你想為國為民,可國家(譬如唐玄宗)卻並不要你,甚至人民也不要你。

人民心中的「樂園」跟詩人心中的「遠方」,並不是同一碼事,你比對一下清明上河園的遊人如鯽跟三賢祠的門庭冷清,就會一目了然。

……

說到「斯人獨憔悴」,就在我們住的酒店附近,原來也有類似的一處景點(姑且算是一處景點吧)——

劉少奇在開封陳列館

我們只是路過,好像沒開門,沒有進去。但是「劉少奇逝世處」這幾個字引起我很大感觸。

記得嗎?附近便是開封市最熱鬧的步行街與鼓樓夜市。沒想到,就在這樣的一片「樂園」般的熱鬧之中,會有這樣的一處地方,文革期間,國家主席劉少奇,就在這裡默然逝世。

大宋亡國大家都不在意;那「區區」一個國家主席逝世,誰還記得呢?——這又是一個「斯人獨憔悴」。

……

不知不覺

開封之所以能成為「樂園」,那其實是因為大家都把那些會讓人「不快」的回憶,譬如岳王之恨、靖康之恥,詩人之痛,文革之苦,都有意無意地扭曲,置邊、淡化與遺忘,甚至很「選擇性」以至「人格分裂」地加以「處理」。

昨天提過那齣《大宋.東京夢華》會配上「宋詞」來表演,後來發現,當中竟然包括李後主的《虞美人》。一時間,我以為自己看錯。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天啊,這首《虞美人》並不是什麼「吉祥物」啊,它可是南唐的「亡國之音」。官方當然可以將之解說演繹為:那是南唐的「亡國之音」,但同時也是大宋「統一大業」的象徵啊。

卻不想,你能滅人,人也能滅你!

你不能同情共感於別人(李煜)的亡國悲哀,絕不意味,你就不會,終有一天,親身經歷你自己的亡國悲哀。

人同人的靈魂並不相通,對於臨到別人身上的苦難,我們基本無感;所以,苦難才會總是「不知不覺」地臨到我們自己的身上!

 

 

 

 

 

 

 

[email protected]